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四十章 街边小店

黄胖子应付自如,说什么关系?反正不是男女关系,呃,不好意思,他们都是我的好基友,书友会的,年轻人嘛,兜里面也没有几个钱,相约一起穷游嘛,嘿嘿……
老鬼猛摇头,说不住了,天天警察查房,搁谁都受不了。
我们十分疑惑,也就没有再多废话,出了小酒店,在附近转了一圈,找了一个人气比较高的早餐店坐下,点了几份当地特色的早点,刚刚准备吃,突然听到角落处有声音传来:“唉,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夜里,在岳阳楼湖边那里,发生了一起枪击大案,上面震怒,说一定要彻查此事呢……”
也对,我现在已经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千万不能再将自家老爹给拉进这江湖的泥潭来了。
樊岩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道:“其实这事也不难理解,毕竟现在的洞庭湖,跟以往还是有很大不同的,高手辈出,你们几个,还是消停一点……”
然而老鬼对于我的想法,却坚决反对。
樊岩嘿嘿笑了一声,说知我者老吴也,既然说到这里了,我也不隐瞒了,现在有很大一部分证据表明,鱼头帮参与了此事。
警察指着老鬼和我,说那这两人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王明、闻铭、黄小饼?你们三个来岳阳,是做什么的?”
原本以为我们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留下了这么多的篓子?
到一楼前台退房的时候,老鬼找到老hetushu.com板娘闲聊,故意埋怨道:“老板娘,你们这儿还有特殊服务么?怎么大清早的就有警察查房啊?”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黄胖子吵着叫饿,于是我们离开了房间。
正诧异间,老鬼却突然皱起了眉头来,我问他怎么了,老鬼将右手手指按在了额头上,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睁开眼睛,告诉我,说张威可能摊上事情了。
什么,这么快就传出来了?
众人忍不住地砸巴嘴,说我操,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这是不给人留全尸的节奏啊,整个脑袋都给轰碎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警察皱着眉头,说别跟我拽文了,这么说你们是过来旅游的咯?
警察离去之后,黄胖子从窗外将自己那些见不得人的行李和装着小米儿的背篓给摸了回来。
“是谁?”
我下意识地朝着角落处瞟了一眼,瞧见那儿坐着四个汉子,瞧那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常年在外面跑的人物,说不定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的“江湖人”。
他这般一讲,立刻将其余几人的好奇心给成功地吊了起来,纷纷催促他,说樊岩,快讲,快讲……
黄胖子猛点头,说是,是啊。
众人叹息,而那老吴则又问道:“我感觉你知道凶手是谁啊!”
那铁剑倒也还好解释,小米儿就真的有些头疼了,三个大男人带着一小女婴,而且还是昏迷不醒的小婴儿,不管我们怎和图书么解释,都会被百分之百地当做人贩子给抓起来的。
这些都是不太好见人的东西,特别是黄胖子的铁剑,还有小米儿。
老板娘叫屈,说没有,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的酒店。
什么?
对方一开口,我们三人就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来。
这个时候,我有点儿开始想把小米儿带回家里,给我爸照顾了。
咝……
这个家伙嘴唇一碰,什么谎话都可以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送出去,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双眼还真诚无比,实在是演技感人。
老鬼反驳道:“既然是正规的,那人家警察干嘛大清早查房啊,你这儿肯定是有猫腻——不过话说回来,你这里有特殊服务,也不跟哥几个儿推荐一下,害我们一晚上翻来覆去,寂寞死了。”
樊岩嘿嘿地笑,说还有更恐怖的呢,你们还想听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
众人自然纷纷叫嚷,说樊老二你个瓜皮宝器,什么话不能一口气说完呢,老是吊着咱们哥几个儿是干嘛呢?
除了黄溯枪击案之外,难道还有什么案子不成?
警察查看着我们的身份证,满脸狐疑地打量着我们几人的脸,而黄胖子则嘻嘻笑着说警官,俗话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咱自小就读过范仲淹老先生的《岳阳楼记》,熟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http://m.hetushu.com”,又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古人豪情,过来瞻仰一二的。
我们唯唯诺诺,也没有敢多加反驳。
樊岩这时开口了:“你当我骗你们不成?实话告诉你们,本来这事儿也没有人知晓的,毕竟脑袋轰得稀巴烂,一对手掌都给剁下来了,谁能分得清楚?要不是后来黄溯的几个手下找上门来,谁也不知道堂堂莽山怪客居然就葬身在了这里,听着都有些心酸。不过江湖事江湖了,那几个家伙倒也没有跟警察打交道,匆匆离开了,要不然还能够得到些线索呢。”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结果老鬼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让我把这话儿听完。
紧接着又有人说道:“嘿嘿,老吴,你的消息迟钝太多了,我跟你们讲吧,我有一个表弟就在上面,所以那件案子我大概知道一些内幕,想不想听一听?”
众人纷纷惊诧,说我勒个去,姚雪清这家伙到底跟黄溯存着多少仇怨呢,居然都顾不得江湖规矩了,这动了枪,这事儿传出去,还真的是让人笑话了嗯。
我们同意,他翻检了一番,又在房间四周大致检查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们,说最近这一带有些不太平,让我们如果没事的话,赶紧离开这里,别在这里瞎晃悠了。
樊岩嘿嘿一笑,说事情就出在这里了,你们想想啊,洞庭黑蛟是一http://www.hetushu.com多骄傲的人,他当年打败了茅山宗的水虿长老徐修眉,夺了那天下第一水战高手的名头之后,就更加爱惜羽毛了,这事儿倘若是鱼头帮干的,那绝对不是一件功劳,而是定时炸弹;所以上面的人觉得,这事儿肯定不是鱼头帮干的,至少姚雪清不知情。至于是谁,他们分析,觉得应该是刚入江湖的小牛犊子做的……
樊岩被众人一骂,也不恼,嘻嘻笑着说你们知道那死的人,就是那个脑袋给轰碎了的家伙,是谁么?
警察没有时间跟他闲扯,提出要检查一下我们的行李。
老鬼最后的一个理由点醒了我。
他说完这话,便不再多言,几人匆匆吃完,便起身离去,留下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两起大案子?
他跟我讲了两个理由,一来小米儿的身份,能少一人知晓,便多一分安全;二来如果有人顺着线索找到了我父亲,恐怕那个时候会给他老人家带来很大的危险和伤害。
一屋子抽冷气的声音,那几人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地朝着周围望了一圈,方才低声问道:“樊岩,你狗日的可别乱说啊,黄溯是什么人物,别人不知道,咱们怎么可能不了解,这家伙可是荆门黄家的分支,当年一个人来到莽山打天下,多少地头蛇给他弄得死去活来,硬生生打下这么大的地盘,就连雄霸荆楚的鱼头帮,和南方省的闵教等势力,看在荆门黄家的面子上,都让他一步,这样厉害的和*图*书人物,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
老板娘拍着胸脯保证,说我这里挺安全的,平时根本没有警察过来,而且警察来这儿,不是为了扫荡,而是听说昨天发生了两起大案子,过来清理可疑人员的。你放心,我该打点的,都弄得妥妥当当了……
那樊岩是个一字眉,故意犹豫了好一番,将众人的胃口都给吊了起来之后,方才低声说道:“昨天夜里三点多的时候,就在前些日子崂山与龙虎山比斗的岳阳楼前面湖边,发生了一起命案,交手的绝对是江湖中人;根据现场的子弹来看,是两短一长,死者四人,有三人是胸口中枪,另外还有一人,整个脑瓜子都给子弹轰碎了去……”
老吴惊叹,说不会吧,若是真的如此,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几个刚出茅庐的小牛犊子,就能够把黄溯这样的资深江湖给弄死了,这世界变得还真的让人不能认识了呢。
什么,黄溯是荆门黄家的分支?
我的天!
老板娘不由得笑了,说哎呀,原来老板还有这个想法啊,你今天再在我这里住一晚,我保证让你满意。
啧、啧……
我们在窗边等了好一会儿,瞧见警车开走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昨夜的事情虽然让警察的盘查变得严了许多,但是我们到底还是没有东窗事发,看得出来,张威办事还是挺靠谱的。
这回樊岩倒也不卖关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也不怕告诉你们,那人便是莽山怪客黄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