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四十四章 讲点规矩

寒毒!
但是我却知道这个名字,在江湖上到底有多么恐怖的名头,这样的组织,任何丧心病狂、毫无规矩可言的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算得上是臭名昭著。
众人本来就对秦长老今天的行为颇为不满,此刻听到我的话,却下意识地信了。
我脚尖一顶,满腔的浓烈战意在一瞬间就激发了出来,冲着前方就是一声怒吼:“杀!”
他将我压住,恶狠狠地骂道:“就是你们三个,对吧,想跟我玩?”
他每拍打一次,就会有一股青寒之气脱体而出,这些气息充满了寒毒,附着在他身上死死攀咬的那些蝙蝠就会变成了冰霜之色,浑身僵直地落了下来。
小的攀附大的,血滴攀附肉块……
当情绪攀登到了最浓烈的巅峰时刻,我整个人就像一头炮弹,直接撞进了秦长老的怀里去。
我的心脏在那一刻,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容许?
听到这句话,奋力往前冲的那帮人立刻放缓了脚步。
我使劲一口咬下去,咬到了一大坨腥臭的肉,然后奋力撕扯……
然而在下一秒,我瞧见那漫天的血肉开始各自凝结。
我没有犹豫,三两个箭步冲去,重重地踩在了栈桥的一处薄弱处,将那六七米的桥面直接给踩塌了,然后没有再管这帮犹犹豫豫的人,而是直接冲向了另外一头,在那儿,决战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就好像是小孩子在打架。www•hetushu.com
它虽为灵体,但老鬼化身的蝙蝠却逃不开它的撕咬,但凡被咬住,那便是再无声息。
他为了什么?
轰!
什么?
啊……
杀!
我看得一阵热血沸腾,而黄胖子也重新冲回了废墟之上,扬着剑就冲,奋力厮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头令牌恶灵就迎了上来,黄胖子挥剑与之应敌,双方竟然争得你死我活,难分难解。
秦长老一开始颇为得意,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一招破敌,简直是太帅了。
蝙蝠嘴小,咬得不深,但是我的嘴巴大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一热,没有任何犹豫地就低头,一口咬在了他的喉结上面。
这样外表冷漠、内心却像火炉一般炙热的男子,此刻他却正受着性命的威胁。
我心中焦急,知道如果这帮人一加入,我们就必死无疑了,于是急中生智,冲着这些人大声吼道:“这是我们跟秦王龙的私人恩怨,任何人要是敢跟我们邪灵教为敌,老子就挨个儿地找过去,诛你们九族!”
为了我,千里奔袭,波折辗转,这是友情;为了我师父,奋力厮杀,深入地穴,这是孝道;而为了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张威,他却能够将头颅和性命都给抛洒出去。
邪灵教,一个我并不算熟悉的名字。
张威的老娘,可不就是被秦长老给亲手结果的?
不过即便如此,那数百只的蝙蝠却也是悍http://www.hetushu.com不畏死,前赴后继地向前冲来,没一会儿,无数的蝙蝠就趴在了秦长老的身上,奋力撕咬。
这个时候的老鬼,到底特么的是人,还是妖啊?
事实上,由不得他们不恐惧,邪灵教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了,要真的如我所说的,谁要是贸然出头了,自家的父母亲人可不都得死去?
老鬼这是在拼命啊!
我瞧见他们只是放缓脚步,并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知道他们尽管被我给唬住了,却也不敢贸然向前,生怕秦长老怪罪下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沾沾自喜呢,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来,当下是一边挥手,用那柄鱼头令挥赶,一边惊诧地大声吼道:“这是什么鬼,等等,你这是什么招数?不对,不对,你不是人,人怎么可能有如此变化?”
蝙蝠!
真的熟了,我操……
我瞧见张威醒了过来,心中狂喜,说你自己可以么?
我被他感染到了。
这一下没把我给拍散,但是却吓得我魂飞魄散,赶忙抓住了他的手腕,双方在废墟上翻滚了一会儿,最终我还是不敌此人,给他翻身压制了住。
秦长老手中的鱼头令想必也是鱼头帮的顶级法器,不但充满了寒水的柔性和韧力,而且上面蕴含着的恶灵也是相当凶猛,那是一头插翅之虎,四只眼睛、八条腿,嘴巴张开,满嘴的獠牙,不断地在半空之中扑腾,仿http://www.hetushu.com佛要将面前的一切都给吞噬掉一般。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一瞬间被击溃成烂肉血糜的老鬼此刻居然还有生命力,而且还十分顽强,几秒钟之后,在那凶兽的撕扯下,居然化作了数百只……
好冷!
我瞧得焦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上的那人动了一动,我低头看,却见张威睁开了眼睛,朝着我望了。
漫天的蝙蝠,此刻居然已经少了一半。
如此想着,我满腔的热血在此刻就平息了一点儿,仿佛冷水浇在头上。
黑乎乎的水底下,他却能瞧见我,嚅动而来一下嘴巴,说是你?
杀!
杀!
说罢,我双手攀住木桩,三两下就爬上了栈桥,这边刚刚一上来,就瞧见栈桥的尽头那边已经有一大堆的人朝着这边冲来。
他们恐惧了。
秦长老悲愤欲绝地吼道:“你们特么的是第一天混江湖么,能不能讲点儿规矩?”
对的,是蝙蝠,这些扑棱着翅膀,红眼猪嘴的黑色蝙蝠“嗡”的一下就散开了去,形成一个极为庞大的蝙蝠群落,紧接着在一瞬间收缩,从中间坍塌下去。
老鬼,这个在平日里沉默寡言,素来不喜欢江湖的男子,一遇到危机,立刻就能够变成大家的主心骨,而且还能够毫无畏惧地冲锋在前,就算是丧命,他也毫无畏惧。
再过几分钟,那些蝙蝠全部都死去了的话,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给他死死按住,一边用那玄武金刚劫抵www.hetushu.com御,一边扭动身子,伺机反击,听到他喷着口水骂我,我也忍不住回骂,说你特么的牛波伊个毛线,乱拳打死老师傅,你给我等着。
张威可是天天跟他们这帮人一起混着的弟兄,结果居然落了这么一个下场,说句实话,要说没有人心寒,那绝对是骗人的。
我的脑子一瞬间就冻僵了,然而在这个时候,激烈的争斗中,双方僵持着,我却不经意地瞧见了这老家伙的喉结。
我一手抓住满是苔藓的木桩子,一手拉着已然失去意识的张威,心中莫名就涌上了一丝悔意来,想着倘若我们能够跳出这个地方,说不定就不会如此了。
这事儿一开始大家还并不怎么害怕,但是今天正好出了张威的事情……
此时此刻,再多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出我心中翻滚的战意,我从未有一刻如今时今日一般炙热,丹田之中的三滴精血烫得我心脏都快要熟了。
话语刚落,我一个南海龟蛇技之懒龟翻身,将他给再次按倒在地,那家伙也来了火,浑身一震,身子立刻一阵青芒浮现。
对方的强悍,实在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他点了点头,伸手抓住了栈桥下面的木桩子,我瞧见他恢复力惊人,心中一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另外一只手则将身后的背篓给取了下来,一抓抓着张威的胳膊,说你若是能坚持的话,照顾一下我的女儿,可好?
我将秦长老重重地扑倒在了废墟上,这废墟下方并无根基,在湖http://m•hetushu•com面上一荡一荡的,那老家伙给我撞晕了,好几秒钟之后才回过神来,抽出令牌就来拍我,我本来想伸手掐他脖子,结果后背给他拍了一下,整个人都差一点儿魂飞魄散,好像直接蒸发了一般,要不是丹田之中的三滴精血将我护住,说不定我就直接跪了。
随着那些扑棱翅膀的声音,我似乎听到了老鬼无言的呐喊,这喊声中包含着他对于胜利的渴求、对敌人的痛恨以及浓烈到极致的战意。
废墟上,湖水里,到处都飘着冻得僵硬的蝙蝠尸体,而即便如此,那些半空中的蝙蝠依旧还是疯狂地往下落去。
数百只蝙蝠就围绕着秦长老进攻,不时俯冲下来,直接咬在了那家伙的身子上。
而即便如此,半空中的蝙蝠还不断地俯冲而去。
我能够明白张威的诧异,事实上,我估计这世上也没有第二人会如我一般,带着一个刚刚生下来不久的婴儿出来拼死,不过我实在是没有时间给他解释太多,一把塞进了他的手里,说她是我的命,帮我照顾好了。
事实上,不光他看懵了,就连我和刚刚爬出水面的黄胖子,也给吓得不要不要的。
没有任何招式,没有任何手段,直接就是一个“蛮牛冲撞”。
秦长老一手持着鱼头令,而另外一手,则不断地拍打着胸口。
张威诧异地看了一下我身后的背篓,惊讶地说道:“这里面,是你的女儿?”
当瞧见老鬼化作漫天血肉的那一刹那,说句实话,我整个人是崩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