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四十六章 太岁传说

张威用几句话,将自己现在的处境讲明,他表哥听完,表达了热烈的欢迎。
至于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回事,前两天说人说了一回,好像是准备上访吧?
之前历史记载的那位从明朝一直活到清朝末年的长寿老者,据说就是吞服了太岁。
穿过一排狭窄的小巷子,我们三人边走,边讨论着一会儿过去之后需要注意的细节,另外还需要进行一下装扮,得找个地方弄一下,除此之外,还得看一下那楼里面是否有监控措施等等。
他本来就浑身是伤,饱受折磨,还逞强喝酒,喝醉了也不足为奇,我们把他送到附近的地下室里休息之后,洗了把脸,然后由张威表哥送到了附近的镇子上去。
张威表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脸的络腮胡,眼睛小而亮,充满了精明之色。
我们都叹了气,世事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来这儿避难,是他早就想好的事情。
这人最后被派出所给扣押了起来,年都是局子里过的。
这样神奇的东西,自然是极为稀少,是百药之中的上品,道家将其称之为长生不老药炼制的主味,吞服可多活百年。
不过张威表哥是个好客之人,哪里会放我们走,当下也是叫了婆娘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又开了一瓶好酒来招待我们,席间聊了一会儿,张威说到自己的母亲,眼泪水就流了下来,不知不觉,就喝醉了去。
那龙涎液有无数高手和*图*书大拿在争夺,稍有不对,立刻就性命全消,与其去那儿打酱油拼死,还不如跑到太岁这边儿碰碰运气,说不定还真给我们找着了。
我这几日里,先是轰碎了黄溯的脑瓜子,又是活生生地将秦长老的脖子给啃碎,特别是后者,每每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呕吐不止,想想都觉得可怕。
来的路上,张威告诉我们,他表哥并不是江湖人,而且跟他们家也没有多少联系,所以他刻意地将这一段关系给隐藏了起来,除了他娘,还真的没有人知晓。
我看了老鬼一眼,他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胖子却出了手。
张威他表嫂是湘湖郴州的人,在她们乡里,有一人在钓鱼的时候,钓出了一个四不像的怪物来。
我着急另外一件事情,待张威刚刚说完,便问起了太岁的事情。
当天夜里,他们村支书带着副乡长过来找他,说准备花五万块收购这个东西。
听到张威表哥跟我们讲完了这个事儿,我、老鬼和黄胖子三人互看了一眼,觉得这事儿可比那洞庭湖真龙要靠谱许多。
年关刚过,场子里的工人也放了假,就他表哥、表嫂和一个十几岁的外甥在,张威跟他说明了来意,他便把我们带进了里屋来,然后叫儿子去外面放哨。
不过私底下他跟他表哥关系还是蛮好的,就连这养蟹场,大部分的钱都是他来出的。
毕竟,那家伙已经给我轰碎了脑和*图*书瓜子,再也凶不起来了。
只见这个家伙突然窜了出来,一把拽着那个人的胳膊,然后朝着地上猛然拽了下去,那人突然间受到攻击,下意识地想用匕首挥过来,结果被黄胖子给灵活地避开了去。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莫不觉得古怪——这名字,可不就是钓到太岁的那个倒霉蛋儿么?
那人不肯,觉得这东西绝对能够卖大价钱,于是死不松口,结果惹怒了村支书,临走前放了狂言,说你龟蛋的,有眼不识泰山,你要是这么犟,五万块钱都拿不到。
当张威表哥开着他的破皮卡离开之后,老鬼长叹了一口气。
次日清晨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张威的表哥家,那是一处位于湖边的养蟹场,大片的水场,中间搭着一排铁皮棚子,外面再围一圈小院子,就是他的表哥家。
几人感慨一声,然后收拾起这情绪,离开此处。
而他的后面,则有一伙人,正在追着他。
但如果是隐入人群中,未必能够瞧见。
我们吃过东西之后,就按照地址找了过去,那是一个教育局的集资楼,就在县工商局后面。
张威他表哥那边也只是道听途说,所以尽管听说那玩意曾经出现在一位县领导的家中,不过却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他老婆倒是告诉了我们一个情况,就是那个副乡长的老婆是县教育局的一科员,家是安在县城里的,地址她正好知道,就抄了一份给我们。
至于时间和_图_书,应该是在年前的时候吧?
因为我身上,已经有了凶煞之气。
我问他怎么了,老鬼告诉我,说张威虽然心里一直没有说,不过他母亲死的这件事情,在心里面已经成了一个结,怪也不是,不怪也不是,心里纠结,这才是酒入愁肠,醉意弄人。
这一地界离黄溯的老巢挺近的,若是往日,我们或许还会挺纠结的,但是现在就没关系了。
我们当天乘火车南下,到了郴州之后,已是夜里,不过大家都是急躁之人,一刻都等不得,于是在火车站拦了一辆的士,谈好价钱之后,就很直接奔往张威表哥告诉我们的县上。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估计能够认识我们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没想到这还没有睡多久,便感觉房间里有动静。
然而即便如此,那也是异常珍贵的,所以那人在得知此物是太岁之后,就没有再给人瞧,将其锁在厨房的水缸里面,准备隔了天,去市里面买一个好价钱。
他打开灯来,瞧见一个黑影从窗口跳了出去,急忙追出去,结果那人快得跟鬼一样,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回过来瞧那水缸,里面一缸子浊水,哪里还有什么太岁。
后来有老板闻讯而来,据说价格出到了七位数,只可惜东西都没有了,拿什么来卖?
当然,太岁也有品质高低,并不能说每一个都有奇效。
这玩意长着壳却又有些像植物,有一条透明的尾巴,大约有四http://m.hetushu.com十公分长度,一十三斤重。他将这玩意用水桶带回家之后,邻居都跑过来看稀奇,有一个懂行的人说这个东西,有可能是太岁。
村支书和副乡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那人心中也惶然,几乎一夜都守在了水缸边,一直到了凌晨四点多,才困得不行,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张庆?
黄胖子单手将这人给死死按在地上,而就在这个时候,后面追逐的人也慌忙摸出了手铐,大声喊道:“嘿,张庆,敢行刺包家伟副乡长,看你龟儿子往哪里跑!”
张威表哥并不是江湖中人,但许多事情都清楚一二,对于张威的到来也并不意外,当初搞这个养蟹塘的时候,就特地弄了一个地下室,就是专门用来给他避难用的,这会儿倒也用得上。
这玩意又称肉灵芝,传说是秦始皇苦苦找寻的长生不老之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把它奉为“本经上品”,功效为“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神仙”,而据《神农本草经》记载,说“肉灵芝,无毒、补中、益精气、增智慧,治胸中结,久服轻身不老”,而现代医学之中认为这是一种大型黏菌复合物,即便是在显微镜中观察,也不能看到它的细胞结构。
什么是太岁呢?
鱼头帮说是势力遍布洞庭湖,但到底不过是一个有着修行者背景的黑帮,又不是政府机构,爪牙并不能遍布四周,这个时候倘若是乘坐交通工具离开,或许还会有迹可循。
这事儿知道的和图书人不多,因为一晚上就被人给偷了,事情也并不确定,要不是他老婆正好是那个村子的,那天又赶巧回娘家,赶热闹瞧了一眼,说不定也不晓得呢。
这般想着,我们恨不得饭都不吃,就赶紧离开。
那人听说太岁老值钱了,说不定这辈子就指望这玩意翻身了,于是不放心,还特意跟老婆将水缸挪到了卧房里面来。
那人茶不思饭不想,整日唉声叹气,不过没两天,就听人说那玩意,居然出现在了他们县里的一个县领导家里,他思前想后,觉得这事儿是他们副乡长联合村支书干的,就去找人对质,结果三两言语不合,就发生了口角,后来还打了架。
我们正说着呢,突然间感觉到前面有人在追逐,有一个家伙从远处朝这儿快速冲了过来,手上有一利刃,不时反射着光亮。
那人快要接近我们的时候,那边有人在喊,说前面的兄弟,帮忙拦住这个家伙,我们是公安局的,那家伙持械行凶,不能给他跑了。
恐怕就算是有鬼,害怕的可能是它而不是我。
想着自己原先能够被一小鬼都给吓得魂飞魄散,现在的我,却已然是满手血腥。
到了那县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年节的时候,大街上人流不多,不过好在还有吃饭的地方,我们随便吃了一些,然后准备去一趟那个副乡长家里。
他表哥听到我问起此事,先是看了一眼张威,在得到点头之后,这才告诉我们,说这是他老婆娘家那边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