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四十九章 两个贼手伸进了一个兜

我一开始没有听明白,到了后来,这才想了个清楚。
我们两个藏在附近的林子里,没有吭声,静静地候着。
当真是冤家路窄啊!
三角眼说老子那个时候在骑车,哪里听得到电话?接他们的那人,是开车来的么?
这就好办了,三角眼摸出手机来,正要打电话,给我拦住了,他望向我,说你什么意思?
我们趴在这儿瞧了半天,正准备起身跟着,突然身后传来轻微的落叶声,下意识地朝着后面摸去,刚刚准备动手,结果那人倒是自觉,举起双手,低声喊道:“是我,饼日天,队长别开枪!”
我眯眼一看,却见黑暗中挤来一个宽厚的身影,光溜溜的脑袋,可不就是一路追着标记过来的黄胖子么?
那女贼本来已经逃到了树林边,然而听到这句话,却不该再走,而是转过身来,冲着这家伙气愤地骂了一句话。
有人在我们之前出手了?
三人定计之后,便不再犹豫,在老鬼的带领下,悄不作声地摸到了那洞子的边缘处,那是一个灌木丛遮盖的地方,门口有两个大汉守卫着,一脸的警惕。
黄溯?
包副乡长那家伙虽然没有说假话,但肯定是瞒了我们一些东西。
三角眼一愣,说我叔让我这边有事就打电话通知他的。
我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平静地说道:“这件事情,是听你叔的,还是听包乡长的?谁的官儿大啊?小胡和*图*书,既然包乡长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我们来办,你负责协助就好,别给我们添乱,知道不?”
老鬼这个时候下意识地望了我一眼,而我则忍不住低下了头去。
啊,被发现了么?
两边商量妥当,便由那女贼过来,将自家母亲的尸体给背在身上,然后引着这总共十二人一起,朝着山上走了过去。
旁边有一个语调油滑的家伙说道:“放,肯定是要放的,不过我们还得确认一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世间足足费了好几分钟,快到近前五米左右的距离时,两人几乎同时跃起。
我们一路走,不停留,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留下一个标记,留给后面的黄胖子,如此追了差不多小半个小时,在一处山梁上,老鬼的脚步突然停下了,转过头来,问我说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老鬼没有二话,直接朝着那边追了上去,而我则将目前的情况给他简单解释两句。
我和老鬼愣了一下,互看了一眼,这才晓得看上了那太岁的人,可不只是我们这一家。
没想到这家伙死了,却还留下了一帮为非作歹的狗东西在。
他跨行摩托车就匆匆离开了,而我们则再问了他在这村子里的内应几句话,又去了目标的家里面逛了一圈,这才朝着村子的里面走了进去。
那人摇头,说不是,他们几个走路离开的。
咳咳……
莽山www.hetushu.com洛铁头说对,我们拿这几两肉,也没有什么用处不是?
而就在这时,我们听到那莽山烙铁头在里面慢悠悠地说道:“门口的朋友,是哪个码头的,麻烦通报一下姓名,免得误会!”
三角眼双目一瞪,说什么,接走了?什么时候走的?
内贼姚小宝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是不是我把那东西还给你们,就能够放了我侄女?”
而在另外一边,则有四五个人,守着一个倒地的身影,而有一个小孩子则在哇哇大哭。
真的有一个洞子?
女贼气呼呼地说关你们什么事?
我瞧见老鬼的脸色变得严肃,知道黄溯并不可能就凭着一人打天下,手下自然还是有一帮不错的兄弟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建起这么一大帮子的势力来。
我侧耳,听了一会儿风声,点头,说好像有人在打斗。
我们将守卫给解决了,立刻奔到了那洞子口来,靠着旁边的山壁,刚刚准备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吵,一开始听得很模糊,到了后来,却听到那女贼歇斯底里地怒吼,说不是说东西给你们了,就放人的么,你们怎么能够言而无信?
老鬼点了点头,我问接下来该怎么办,黄胖子大大咧咧地一挥手,说还能怎么办,黄溯的同党都不是什么好玩意,我们直接英雄救美,然后再拿了那太岁呗。
按理说对方已经走了半个多和*图*书小时,追是肯定追不上了,不过好在对方还带着老人和小孩,倒也还是有机会的。
那人一本正经地说东西虽然是,但我们这些出来跑腿的苦哈哈却不认识,得回去了,找人验证才知道,姑娘你就委屈一点咯……
那人说你走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来了,把祖孙两个给接出了门,朝着村子下面那条路离开了,我给你打电话,一直都不接电话。
一晃眼,人就不见了踪影。
莽山洛铁头嘿然笑了,说千里奔波,只为钱财,如果不是因为这事儿,我们也懒得跟你计较。
当时实在是太快了,从我的角度来看,两道黑影从草丛中像大蟒一样,骤然跳起,一把勒住这两人的脖子,猛然一拧,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立刻就悄无声息地倒了下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跟在后面,小心翼翼,一路来到了半山腰处。
我们很快就走了下来,远远望去,却见黑暗中有七八个人在追逐一个瘦弱且娇小的身影,被追的那人一边哭一边喊着什么,而追逐的人则嘿然而笑,不时发出几道奸笑声。
这家伙耍流氓的手段和口吻,当真跟我是一模一样的。
我快速走到近前来,低头一看,觉得其中一个,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眼熟。
我瞄了一会儿,没敢往前走,而这时老鬼从前面折返了回来,说人进了洞子里,门口有两个守卫,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图*书这人,居然就是之前我们旅游时的那个向导。
我摩拳擦掌,等待着这帮人走出洞子的时候,跟着出手伏击,然而对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迟迟没有动静,我和老鬼互看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古怪。
他们的手都利落地勾向了对方的脖子处。
这情况倒是让人有些奇怪,老鬼吸了又吸,也是确认了许久,这才转了方向。
她终于点头了,说好,跟我走吧,东西藏在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我带你们过去那,不过希望你们能够守信用一些,不然我就算是把那东西给毁去,也不给你们拿到。
莽山洛铁头说你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你难道就忘记了?
这人,之前应该在惠州那边待过,还关押过我。
我背上有一孩子,不方便潜伏,于是黄胖子便自告奋勇,跟老鬼一起匍匐在地,一点儿、一点儿地挪了过去。
女贼说这东西不是你们自己的么,还需要确认?
老鬼身子绷得紧紧,说走,去瞧一瞧。
女贼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对方问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摆了摆手,说小胡,从现在开始,这事情就跟你没有关系了,你去把我们的朋友接过来就行了,知道么?
莽山洛铁头拿住那少女的后颈,一字一句地说道:“跟我们没关系?那太岁本来就是我莽山蛇帮养的东西,一不小心跑脱了,给人从江里钓了出来。本来这事儿也找不到你头上,可http://m•hetushu.com偏偏你见财起意,拿了我们的东西还想要躲起来,你觉得在这地界,能够逃得脱我们的眼睛么?”
他说得荒诞,而一向沉稳的老鬼这个时候却点了点头,笑着说好主意。
对面在一番追逐之后,也终于不再继续,那少女被人给高高地举了起来,有一个人粗声粗气地说道:“姚小宝,你老娘不经事儿,掐一把就死了,我很抱歉;不过你若是不停下来,恐怕你这侄女可就要被你给害死了……”
被人这般骂着,那人却不生气,而是嘿嘿地笑道:“哎呀,你听过我蟒山烙铁头的名声,对吧?那就好,那你就应该晓得,我说的话,从来都不掺假,怎么样,你考虑考虑吧?”
不过那当老大的,都给我们给弄死了,咱又如何会在一帮小瓜皮手上栽跟头呢?
三角眼跟我对视了几秒钟,眼皮一阵发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说好,我去接人。
老鬼的鼻子很灵,刚才过去闻了一下老人和小孩衣物的味道,然后跟着我一起,朝着村子里一路追去,一直追出了村子,对方居然并没有朝着大路上走开,而是钻进了山林子。
我们从远处看,瞧见这帮人都还是有些本事的,也是修行者,不知深浅,所以只有慢慢地靠近,等不到十几米,借着月光能够瞧清楚对方的脸时,眼尖的老鬼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道:“是黄溯的人。”
走路?
“洛铁头你这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