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五十二章 是否选择信任

黄胖子毫不犹豫地手往后抹,那把铁剑就给他一下子拔了出来,直指前方,冷然说道:“啰啰嗦嗦这么多干吊啊,我就说一句话,好狗不挡路,识趣的给我特么的让开,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依例,老鬼和黄胖子不能进去,所以他将抱了一路的木盒子打开,检查了一下之后,递到了我的怀里来。
不过我又不是小孩子,求人办事,多少也得收敛一些性子,平静地回答,说不是,这启明胎是我们亲自寻来的,姑娘且瞧一瞧,看是否可以用。
我端详着小米儿的小脸儿,这是我奔波多日之后,第一次认真地瞧她,发现这娃儿不知不觉间就已经长开了许多,就好像是普通六七个月的婴儿一般了,眉目之间,真的是像极了我的前女友米儿。
我擦咧?
女子奇怪的望了我们一眼,也不理会这剑拔弩张的场面,转身就走了。
瞧见那人走远,我们仨人互看一眼,没有任何犹豫,健步如飞,逃命一般地朝着山里跑去。
黄胖子本是个急躁的性子,听到这人盘根问底,不由得恼了,说我们去哪儿,犯得着跟你说么,你是谁啊,在这儿查户口的么?
侧厅光洁的地板上面铺着几个蒲团,我将木盒放在了矮茶几上,又将背篓给放了下来,抱起了里面用白虎皮包裹着的小米儿,看着睡梦中她微微皱起的小脸,一股怜意就涌上了心头来。
黄胖子你妹啊,我还真的以为你是穷得从路边随便弄了一和*图*书把没人要的长剑来挥舞呢,没想到光是一把剑,都有这么大的来历,简直就是一大土豪,还说你爹对你漠不关心呢。
像,真的是太像了,我眯着眼,就感觉米儿又重新回到了这世间一般。
唉!
我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原本以为逃出了郴州,就不会再有麻烦了,没想到都已经走到了麻栗山,就差这临门一脚了,那高手却一个接着一个地冒了出来。
康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不会吧,我师父说的那三种药引,都是世间罕有之物,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了呢?难道是姓黄的那娘们开了心窍,从她那污秽不堪的荆门黄家给你拿的?”
康妮走上前来,一把打开木盒,将里面的那玩意抓了出来。
这也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精神修为很恐怖的高手。
交代完之后,他转身离开。
老鬼、黄胖子着急地过来询问,得知人和东西都给带走了,下意识地想要冲进去,被我拦住了。
他这话儿刚一说完,从龙家岭那边跑来一女子。
好在这光头男子并没有再多做阻拦,而是朝着我们一拱手,说麻栗山山势险峻,诸位多加小心。
漠不关心,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一把剑?
光头男子有些诧异地说道,眼睛一转,却是落到了我的背篓和老鬼老者的木盒子上面,手一伸,说道:“你们都带着什么东西,给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光头男子如数家珍地讲起黄和*图*书胖子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我顿时就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他火气挺大,而我和老鬼则默契地与黄胖子配合着,不动声色地将光头男子呈半圆形围住。
我当下也是将整个过程,简单地跟她讲了一遍。
如此一路狂奔而走,我们并没有用多久,便赶到了西熊苗寨,按照我与康妮的约定,我们在寨门口出声,过来没多一会儿,那罗大叔就走了过来,将我给带进了康妮的药园里去。
我叹息了一声,而这时门被推开,浑身湿漉漉的康妮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这才过了几天,你就赶回来了,到底什么事情?我告诉你,如果没有药引的话,我以后都不管你这点破事了……”
什么?
康妮的脾气虽然怪了一点,但她是黄养鬼介绍的,应该不会阴我们。
布鱼?
她匆匆离去,我拦都拦不住,恍然若失地退回了院子外。
她走到窗边,对着阳光端详了好一会儿,然后从头上摸出一根银针,扎在了那玩意的身上。
他说得暴躁,然而那光头男子却平静许多,微笑着说:“并不是有意查你们,只不过看见三位江湖气息浓厚,而正巧我家老大带着父母回乡祭祖,沿途安保由我负责,生怕你们是对头,不免就多问了几句。”
我感觉持剑准备跟对方刚正面的黄胖子浑身一颤,而不远处的那光头男子则平静地笑了笑,说好,你先回去,我这就来。
和-图-书走到近前,冲着这光头男子说道:“布鱼,你在干嘛啊,哥哥他们准备去上坟了,让你过去拿东西呢。”
他的话说得我们莫名其妙,我瞧见对方一脸镇定,渊渟岳峙,一派气度俨然的高人模样,也不敢怠慢,越众而出,拱手说道:“我们只是路过,并没有来这里的想法。”
“康妮那鼻孔朝天的小魔女,居然也会有朋友?”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心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叫一声,我立刻杀到。
结果她这么一扎,那玩意就像一活物般,不断地挣扎了起来,康妮哈哈大笑,说天啊,还真的是启明胎,不错,不错,不得不说你的狗屎运真的是逆天了,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怎么寻到的?
我心中想着,嘴里却回答道:“蛇婆婆乃隐士高人,寻常哪里得闻,我们与康妮是相熟的朋友,此番前来,是有约定的,还请这位大哥让出路来,多谢。”
我的妈呀,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面对着我们咄咄逼人的架势,那光头男子却一点儿也不急,反而是盯着黄胖子手中的铁剑,略微惊奇地说道:“玄铁剑?哦,不,里面应该是掺了一些金落石粉和星辰钢。不过材料珍稀,工艺却更是昂贵,瞧你这特有的‘回’字纹锻造法,可是只有金陵大师于南南才会,表面的纹路和篆刻也是用剑名家所为——好厉害的玄铁剑,你是哪家的世家子弟?”
唉,你老爹没有本事,不能让你过上平静的生活。
m.hetushu.com还是和之前那般火爆的脾气,我笑了笑,指着桌子上的木盒,说东西在这里,你过一下目。
来人留步。
我之所以吞声忍气地在这儿跟他掰扯这么多,一来是瞧见对方的气度沉稳,应该是一位高手,二来则是想着赶紧将太岁交给康妮,把小米儿给唤醒。
此事至关重要,不想节外生枝,然而对方的眼睛竟然如此尖,一下子就瞧见了我们最为关心的东西,而且还说要检查。
那女子的脚步轻灵,明明上一秒还在很远,此刻却已经到了跟前来,诡异莫名。
我脑子有点儿不好使,不过还是按照着她的吩咐,来到了侧厅。
她开口就侮辱我那便宜师姐黄养鬼,这让我心里面有些不舒服。
我不想多生事端,一把抓着黄胖子的肩膀,然后说道:“不瞒这位大哥,我们是去麻栗山西熊寨的。”
那光头略微有些意外地望了我们一眼,说你们是去找蛇婆婆,还是康妮呢?
说句真话,对方刚才倘若强上,非要跟我们交手的话,我、老鬼和黄胖子,三人加起来,未必能够敌得过他。
笑话。
这太岁和小米儿,能够让他来检查么?
我推开院子的门,缓步向前走,刚刚走了两步,那远门自动关了去,我的心也莫名就提了起来,而走到屋子门口的时候,我耳边却想起了康妮的声音:“你直接去原来的侧厅坐一下,我在我师父这里呢,一刻钟之后就回来。”
经过刚才的那一周折,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提心www.hetushu.com吊胆。
她长得并不算美,但面容清秀,特别是那一对丹凤眼,明亮而清澈,有一种看透人心的感觉,我被她扫了一眼,莫名就是一阵心跳不停,慌乱不已。
我们便这般苦等,一直到了日落时分,还没有消息传来,然而这时身后却传来一声话:“咦,你们三个还真的来这儿了?”
我可怜的小米儿,刚刚一出生,就遭此劫难,接着被我带了大半个中国晃荡,爬山过水,好几次身陷危机,实在是天生命苦。
蛇婆婆也在这里么,为什么要等一刻钟?
敢情他认识蛇婆婆和康妮啊?
他这句话一说出来,老鬼的脸色就变了,而我也下意识地捏起了拳头来。
西熊寨?
虽然他并不如刚才那女子的身法轻灵,稍纵即逝,然而这一步一步地走,却给人有一种山势平移的厚重,看得我一阵心惊。
是我的错。
夜长梦多,我们得赶紧走。
光头男子狐疑地打量了一番我们,又问道:“既然不是来龙家岭,那么又是去哪儿呢?”
光头男子将我们给留住,平静地说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康妮听完,将那玩意放回木盒,又将小米儿抱起,说行了,我带她去见我师父,你出去,快则一日,迟则三两日,你就能够见到活蹦乱跳的娃娃了。
对方眼光锐利,黄胖子的剑就有些不好出了,不过还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兄弟,我们真的有急事,你赶紧让开路信不信,别耽搁大家的时间了。”
只是,她终究还是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