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章 你爹在我手里

这不是精神,而是杀气。
她的智商很高,我跟她讲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头。
我将那老木柜子给重新放回了远处,背靠着墙壁,不断地喘着粗气。
这是父亲为了防止我,或者我老弟回家忘记带钥匙,而特意藏起来的,我也只是试着摸了一下,没想到居然还在。
那数百字的口诀,叫做轩辕诀,有过南海传承、并且日夜修行南海降魔录的我能够发现,这玩意也是一种修行的心法口诀。
我摸的时候,手掌抚摸到了一种有些不同的暗纹,这暗纹自小都在,我并不奇怪,然而此刻,我的心中突然就浮现出了几分好奇来。
许是昨天夜里闹得太过厉害,此刻大清早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瞧见什么可疑之人。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瞧见这山河社稷图的时候,我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
但是我去,却不能够让小米儿陷入险境之中,所以我才会这般的交待,毕竟她跟普通的小娃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虽然并不如出世之时的那般惊艳,但绝对能够照顾好自己。
她舍不得我。
我想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直接上家里去。
那图,还有文字,仿佛烙印进了我的脑子里。
所以即便是死路,我也得去。
我提起话筒,说了一声,而电话那头则传来了一声沉闷的话语声:“王明,是你么?”
小米儿瞧见我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得也有些惊慌,紧紧拽着我的衣袖,咿咿和*图*书呀呀不放手。
是我父亲。
门开,我缓步走进了客厅里面来,路过鞋柜的时候,我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抚了一下,然后一瞧,上面全部都是灰。
这是南海传承给予我的直觉。
因为我父亲就在对方的手上。
我笑了笑。
我点头,在他的带领下到了二楼,越过屏风,我瞧见了一张桌子。
我脑子有点儿乱,而就在这个时候,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旁边的小米儿瞧见我一惊一乍的模样,不由得也害怕了,低声呜呜两声,我连忙将她给抱了起来,哄了两声,然后过去接了电话。
差不多等到快八点钟左右的时候,我才戴了一顶帽子,回到了我的家里。
他们不可能把耳目遍布在这整个城市,而且昨天粗鲁的行为,恐怕也引起了一定的注意和反弹。
这天是星期一,何罐罐有班上,所以在确定了我不需要她帮忙之后,想把钥匙交给我,而她则去幼儿园,但是我却不同意。
我父亲知道么?
就算是警察,也有人手不足的时候。
对方说的茶馆,在街头那边,离我父亲摆摊的路口很近,我没走多久,就到了,大门紧闭,我敲了敲门,开了,一个黑西装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道:“龙老板在等你。”
疼。
我知道在我家门口,肯定是有安排了人在监守,不过别的地方,恐怕就未必人手充足了,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什和*图*书么狗屁事务所,而不是警察。
这木柜据说是我爷爷传下来的老物件了,可得有上甲子的年头,父亲一向念旧,所以尽管样式和款型都特别的不合时宜,却一直留到了现在来。
只是那暗纹……
打开门的时候,我的心情有些激动。
叮铃铃、叮铃铃……
家已经不再是家。
喂!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些暗纹,居然是一片数百字的口诀。
不过这老木柜子底下篆刻的山河社稷图和轩辕诀,却让我感觉到这里面可能有着很微妙的东西在。
但是他是自己离开的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晃眼,我瞧见那些文字和图录,居然像是流水一般波动,紧接着居然不见了踪影。
这本来是我的家,此刻却成为了风暴漩涡的中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大概读了一下,却感觉古怪不已。
我浑身僵直,就好像被一颗子弹给击中。
我没有再多观察,而是直接奔向了我父亲房间的那个老木柜。
身为人子,我不能把这件事情当做未发生、不知晓。
突然间,我的脑子里有一道光划过,紧接着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将这老柜子给放倒在了地上去,然后打量这柜子底下那困扰了我多年的暗纹,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
我心疼。
两人一起出了门,在附近的早餐铺子里吃了点东西。
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而另外一个人,则是老熟人。
hetushu.com过了早餐,我与何罐罐告别,她离开,行走在阳光里。
我家藏着个大秘密,而这事情,我在这里活了二十多年,居然都不曾知晓。
突然间,我变得有些迷茫了起来。
我的背脊一弓,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沉声说道:“你是谁?”
这一次我没有避开任何人,所以帽子也摘掉了,伪装也撤掉了,楼道里碰到邻居,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说啥时候回来的,小伙儿变精神了。
这两样东西,虽然我一时半会还弄不清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却感觉挺厉害的。
我说好,马上就来。
过了许久,我才回过神来。
即便是对方有高手,但是我相信凭借着自己对这个小县城的了解,也不会让对方占到什么便宜。
一切仿佛又只是一场梦。
那是一张山河社稷图,并非现在的雄鸡,而是类似于元朝或者清朝那般辽阔雄伟的山河,有各种经络,将其牵连,化作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
什么?
那人说你别管我是谁,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你父亲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想要他能够活下来的话,那就过来见我一面吧。
何伯伯说我爸已经离开了一个月,这事情看来是真的。
明明两个人如此熟悉,然而此刻却感觉到无比陌生——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从我怀上了小米儿之后,以前我那些熟悉的一切,都已经开始渐渐地与我割裂。
桌子后面,坐着两个人。
那人笑了和-图-书笑,说你接电话的柜子下面,第二个抽屉里,有一张身份证,是我从你父亲手里拿来,并且放回去的,你若是不信,可以打开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便能够知道了。
古老。
沉默了好久,我才拿起电话来,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张身份证进入了我的眼帘。
我说好,在哪里?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爷爷这是一个普通的南下干部,因为他很早就死了,所以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心中一跳,不过却强行按捺住那激动的心情,尽量平稳地说道:“你怎么证明呢?”
打开了暗盒格子,我瞧见里面的身份证、户口薄等物都不见了,连存折都少了好几张。
这情况表明,我父亲走的时候,意识还是清醒的,所以这些贵重的东西,他都拿走了。
我一听,赶忙蹲身,将那抽屉给拉了开来。
除了口诀,还有一张图。
他说我在你家街头的那家茶馆,你直接过来就好,我等你。
说服了小米儿,我开始出门了。
我昨天在这里暂居,是想从何伯伯口中知道我父亲的消息,怎么可以长期在此叨扰。
之所以在这个风口浪尖还要执着地回去,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实在太想知道父亲此刻的下落了,而他平日里藏在柜子角下方的身份证,则是至关重要的佐证;第二是艺高人胆大,经历过了这么多,我对于自己的身手已经有了充足的信心。
挂了电话,我想了想,http://m.hetushu.com把小米儿给放了下来,对她说道:“宝宝,爸爸要去见一个人,很危险,你不能跟我一起去。你在外面守着,看到有什么情况不对的话,你就离开,去找黄胖子叔叔,知道么?”
他在那边轻笑了一声,说想跟你见一面,聊聊天。
何罐罐离开之后,我并不着急着马上回家,而是在老城区附近的街区转悠了几圈,仔细地观察着。
我望着她的背影离去,感觉就好像是一场梦。
我的手往那木柜下方的暗盒格子摸了过去。
罗平那狗日的若是现在站在我面前,只怕吃亏的是他不是我。
这个时候无论是上班、还是上学,都是人最多的时候,来来往往,倒也不容易注意得到。
尽管何罐罐看起来一点儿不在意、甚至还有些期待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
我本来站起身来,都准备离开了的,然而心中却一直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上街来的时候,特地左右观察了一下。
我到了家门口,从附近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箱底下,摸出了一把钥匙来。
瞧见这情况,我的心中不由得有几分欢喜。
罗平。
理智告诉我,这个时候过去,那是赴鸿门宴,对方早就布好了刀枪剑戟在等待着我,随时都准备将我人头拿下,但是我却不得不奔赴这么一个约。
它与我印象中的所有法诀,都不一样。
平凡的生活已经与我渐行渐远,而我的路,到底有该走向何方呢?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