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八章 北上老家寻根

听到我的话,黄胖子那边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问我说老王,到底咋回事?
坐在座位上,我抱着小米儿,静静地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那帮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火车站呢?
到达彭城市内之后,我找到了附近的一家小诊所,买了些医用药品,然后找了家宾馆,在小米儿的协助下,自己包扎妥当,待一切完毕之后,我躺倒在了宾馆的大床上,睡了一觉。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之后,这些外来物种离我们,已经不再遥远。
他比较喜欢集体活动,毕竟朋友在,就可以唠嗑,没事在一起还可以跟我请教南海一脉的手段,不过他这边的任务也极为重要,离不开人,于是只有作罢。
通常情况来说,女厕所的人气,远远不是男厕说能够比拟的。
我脑子有些乱,而这个时候,我的肩头突然被人猛地一拍,紧接着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哎,你是准备当做看不到本小姐,对吧?”
我将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黄胖子气得几乎要炸了,说骂了隔壁,祸不及家人,这是最根本的江湖道义,那帮狗日的居然做出这种龌龊事,简直是太可恶了;不行,老子去查一查,看看这个金镇信息事务所,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套口诀背诵完毕,我不知不觉竟然运行了两个周天,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才发觉我差一点儿就错过了列车的时间。和图书
这家伙白天也能够出来活动,这情况挺出乎我意料的。
这是一种完全区别与南海降魔录的心法。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在那站点等了两个多小时,之所以如此折腾,主要我还是害怕对方在黑省也有势力,若是我一下车就被盯上了的话,恐怕问题可就麻烦了。
我并没有一路直行,而是在下一站就立刻下了车。
坐上车的时候,我暗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孟浪了,居然在这候车厅里就自顾自地修行了起来,简直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回想起来,刚才的那一切,仿佛是本能一般,根本就由不得我自己来做主。
有一种让我想要哭的感觉。
那个龙泽乔,定然是外国血族在国内安插的重要棋子,要不然不可能有这般的厉害。
轩辕诀到底是什么法门,为什么会刻在我爷爷留下来的老木柜子里呢?
那人一阵无语,说为什么是我?
瞧见这个,我的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
这是一段糟心的经历。
在一阵尖厉叫声的刺激性,即便是血族,也不堪其扰,龙泽乔带着一伙人匆匆离去,害怕这些崩溃的女人报警,到时候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离开之前,我换了一件衣服,然后搭乘了出租车,离开了老家县城,然后朝着彭城市里开去。
过了一会儿,我想起了龙泽乔手下那事务所的名字来。
我不断地深呼吸,感觉自己好像还沉浸和-图-书在了刚才的意境里。
我点头,说好。
这是我在家里老木柜子下面找到的轩辕诀,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十分的古怪和拗口,各种不适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读起来,却感觉还像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不过即便是被发现,这大庭广众之下,对方未必能够赶得及。
连龙泽乔都有一些诧异:“不可能吧,那家伙能够拉得下那个脸来?再说了,女厕闯进一男的去,立刻就炸窝了,怎么能够待得住呢?”
在车站候车厅,我坐在了角落的座椅上,闭上眼,突然间几百字的口诀就从眼前一阵掠过。
之前的车是直接前往东北的黑省,而这一回,则是前往辽宁。
结果那边直接就没有声音了,黄胖子嘿嘿笑道:“老王,我看电视呢,啥事?”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拒绝了他,我告诉他,说追查之事,他一个人就足以,我在旁边根本就帮不上忙,两人保持联系就是了;我呢,想要去一趟东北老家,看看我父亲是否有去过那儿——即便是我父亲没去,也可以确定一下我老弟的情况。
不过尽管如此,通过检票口时,我回望了一下,感觉自己还是发现了。
仿佛我上辈子就已经知晓过一般,而与此同时,丹田之内的气息,也随着口诀的路径在流动。
我于次日出发,踏上了前往东北的寻亲之路。
江湖名声这东西,说起来很虚,但有的m.hetushu.com时候却又实用无比。
顾名思义,这应该就是一个靠贩卖消息闻名的公司,所以调查和跟踪人的这些手段,他们应该是专业的。
黄胖子问我现在在哪里,要不要到金陵来,跟他一起追查?
按理说,有着南海降魔录基础的我,对于此心法应该是有本能排斥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就是觉得一阵顺畅,就好像是天生的本能。
龙泽乔说难道我亲自去么?你不知道我对大姨妈过敏么,快点,快点……
我与老鬼曾经同生共死过,也相互毫无隐瞒地坦诚相待,所以我比普通的修行者更加了解这种物种,也越发晓得一点,那就是事实上,其实有很多他们的同类,隐藏在人群之中。
简单一句话,终于让龙泽乔也同意了,开口说道:“李洲,既然是你提议的,那你就赶紧过去瞧一眼吧,瞧完我们还得去附近找寻呢,快点……”
难道说,我爷爷的身份很不一般?
传统思维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这帮人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却在女厕所的门口给困住了,想必也是觉得闯女厕所这名头实在不好听,太过于损害江湖名声。
我在宾馆里一觉睡到天黑,半夜的时候给饿醒了过来,躺在床上,睁开眼,想着接下来我该如何办。
提议的人也有一股韧劲,说生命垂危的人,哪里会在乎什么廉耻?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这种修行之后的感应,似乎在hetushu.com与我的血脉在交互辉映。
我吓得后背出汗,匆匆忙忙地跑往检票口。
我刚入江湖,跟这帮老狐狸比起来,到底还是嫩了一些,不过我也有足够的信心,那就是假以时日,我定能够将这帮觊觎我们的王八蛋,给一网打尽,让他们后悔今日得罪了我。
电话打了很久方才接,而且拨通之后,那一头传来了奇怪的喘息声,我一开始听得不是很明白,过了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我立刻就醒悟了,直接对他说道:“胖子,你特么的完事儿了打回来,我真的有事。”
小心总没有大错,在我小心翼翼地打量中,却是发现了一个昨天在老家县城对我参加围捕的龙泽乔手下,我不动声色地进行了反跟踪,在车站厕所附近找到了穿着严实、戴帽子和口罩的龙泽乔。
我蹲在那坑位上,黑着脸熬了许久,终于感觉到女厕不再忙碌,便让小米儿先去探了究竟。
我这般想着,终于算是自我安慰了一把。
我下意识地跟着默读了起来。
我问他怎么查,他说慈元阁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买货卖货的机构,也有大量的人手在做情报收集工作,通过他们,应该可以快速知晓的。
上车的时间是在下午一点,我出现在车站的时候十分的小心,总是走在死角处,然后不断地打量着。
多折腾一点,也是有好处的。
与此同时,厕所外面也传来了惊惶的女人呼喊声。
我太累了,特别是与龙泽乔的m.hetushu.com交手,每一刻都是那般的心惊胆战,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着死亡,若不是我的南海龟蛇技已经练到了极为纯熟的境地,只怕未必能够跑得出来。
那帮家伙本来都已经要离开了,却因为这一句话,再一次停住了脚步。
跟黄胖子打过电话之后,我出了宾馆,在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一张移动卡,装进了从龙泽乔手下抢来的手机里去。
外面一阵纠结,不过那个叫做李洲的男人终于妥协了,迈着沉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然而他刚刚进来,正好有人上完厕所出去,瞧见了他,顿时就是一阵尖叫。
因为在我的想法中,吸血鬼,或者说是血族,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在阳光下行走的,容易被太阳光里蕴含的极阳之力给灼伤,但是没想到只要包裹得严实,不让皮肤裸露在太阳光底下就成。
在此之前,我已经用手机定了另外的一班车次。
累。
我把现在的号码发送给黄胖子,完了之后,用手机定了一张前往东北的动车票。
金镇信息。
在小米儿探知无人之后,我方才离开了这里。
我想了许久,拿起了床头的电话,拨给了黄胖子。
什么?
我有一种被勒得喘不过气的感觉。
我一阵无语,过了一会儿,我才说道:“我被伏击了。”
我一直耐心地在暗处等待着,然后快到了出发的时间,方才随着人流涌入,紧接着上了车,没有给对方留下多少反应时间。
对于我的决定,黄胖子表示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