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章 津门找寻踪迹

我说你摸摸索索算了大半天,这是算出了那风魔在当地老大的手里了?
我口中不再说了,但总觉得她行事邪里邪气的。
洛小北望了我一眼,说我外公的身份呢,比较复杂,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再告诉你。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我只是少个人帮忙跑腿而已,真不是让你去干什么拼命的事情,毕竟像你这样抱着一孩子,也实在没办法做些什么,对吧?
如此想想,仿佛真的只有帮她完成任务的一条路可以走,不过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洛小北说天机不可泄露,你先找到人再说吧。
确定了行程,我便准备闭目养神,不再搭理她,没想到这女子却是个话痨,一脸好奇地问我,说对了,你也不可能是平白无故地就冒出来的吧,说一说吧,你什么来历?
我说真不是我干的,我就在旁边打打酱油而已,真正干活的,是另外两个人,尤其是那胖子,你别看他一身赘肉,可厉害着呢。
懊恼了好一会儿,我方才问那我们到哪一站下?
我说是明面上的,还是背地里的?
我不想透露自己太多的信息,便下意识地胡编了一句:“我啊,我们村子以前有个破庙,我拜了那破庙的庙祝当师父,随便学了点小手段,不值得一提,你可别指望我能够帮你大忙,能力有限。”
嚯,温半城,好大的口气!
龟甲落下,零零散散,她一脸严肃地观察着,不断地那罗盘来勘测,http://www•hetushu•com目光在龟甲和定星图上面来回移动。
说话间,她已经将里面厚厚的一扎钱给掏空,然后将钱包随手丢在了旁边的垃圾箱上,说至于证件什么的,我拿它也没用,可不就给他留着了?
此津门并非荆门黄家的荆门,而是祖国首都的门户,四大直辖市之一的津门。
洛小北摆放整齐之后,双手合十,先是往东天方向认真地拜了拜,然后口中念念有词,说了一阵子,紧接着她将那七块龟甲轻轻往空中一抛。
我暗想着若是真的如此,那我就拼了老命,跟她同归于尽得了。
见我这般知趣,洛小北嘿然而笑,说别那么害怕,不过是一个风魔而已嘛,瞧你吓得小脸儿发白的样子,真可爱。别紧张,现在的风魔跟以前的风魔,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在白城子受了那么多年的折磨,还能够留着一口气在就好了。我之所以找他,不为别的,而是他有我外公的一样东西,所以我势在必得。
我脑子一愣,继而突然想起了之前师父曾经跟我胡侃过的江湖往事,下意识地低声喊道:“你要找的,是邪灵教十二魔星?”
紧接着,我朝着旁边的八仙桌猛然拍了一掌。
离开了车站,洛小北问我有没有钱,若有的话我们就打的过去。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卜卦?
洛小北一阵抓狂,说明面上的那是市委书记,我直接百度就知道了www.hetushu.com,还要问你?
洛小北似信非信地望着我,说是么?
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秘辛的,特别是她对那邪灵教算得上是了如指掌,就连鱼头帮隶属于邪灵一脉这种隐秘事情,她都拈口而来;更有甚者,说起鱼头帮帮主,她都是直呼其名。
我日!
洛小北笑了,说你倒是什么都知道一点,不错,就是他。
我苦笑,说你没事偷人家的钱干嘛啊,人丢了,不知道得多着急呢?
一路上我都抱着孩子不说话,而小米儿也装作普通婴儿,乖乖的,闭着眼睛睡大觉,洛小北打到了车之后,带着我们来到静海区下面的一个镇子。
我对这个女子越发地猜不透了,也不愿多想,知道自己当真是倒了血霉,没事中途换什么车,搞成这个样子,还被人给捏住了小辫子,怎么蹦跶都不成。
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我的心中其实也差不多能够明白。
我原本以为她会就此打消主意,另寻他人,没想到却适得其反,她嘿然而笑,说会咬人的狗不叫,高手从来谦虚,你若是夸夸其谈,我或许就真的打算换人了,而现在你却如此谦虚,我可算是放心了……
风魔?
我瞧她一副瞧我不起的模样,不由得兴奋了,当下也是将我自己给一顿贬低,说得几乎一无是处。
第一个,的确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神棍,根本就没有踏入圈子,我一试就知晓。
和*图*书玩意,能准?
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我跑没跑,都没有什么意义,而且还连累了黄胖子和老鬼。
你外公?
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方才能够有如此儿的底气呢?
我这般想着,不知不觉就跟着走了大半个时辰,洛小北带着我来到了一个水洼子附近,蹲在地上,然后开始从身上的小包里面不断地掏出些小玩意来,有罗盘、定星图、司南针和八卦铜镜,另外还有七块磨得圆润的龟甲。
我瞧她那小包并不算大,也不知道如何能够塞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不过第二个就有些意思了,多少也懂一些,就是口风严实,说什么都需要拿钱开道,我问洛小北要钱,小娘们抠门得紧,在一旁抱着胳膊,就是不说话,而那算命先生瞧见我们没钱,立刻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准备赶我们离开。
不逃走,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灭口。
洛小北拽着我到大街上打车,然后不屑一顾地说道:“我下手也是挑人的,刚才瞧见一大胖子,脑袋大脖子粗,脖子上挂着一大金链子,满眼色眯眯的,这种人丢一两回钱包,根本不当一回事儿。”
洛小北口中不断地计算着,这时间颇为漫长,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她终于将地上的这些东西给收了起来,然后站起了身,对我说道:“你去帮我打听一下,这地面上的老大,是哪一位?”
我说我对这儿人生地不熟,哪里能够知道?
我愣了一下,说你外公是谁?
http://www.hetushu.com这会儿我也是来了火气,左右打量了一下,瞧见他这香堂里人不多,于是走上前去,一把掐住了算命老头的脖子。
这是个什么东西?
理智告诉我,千万不要跟这种疯女人硬着干,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洛小北一瞪眼,说你不是有那么强的策反能力么,鱼头帮这么严密的组织结构,都被你策反得骨干叛变,这地头池塘小,总共也没几条大鱼,还推脱个啥咧?
洛小北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说能够把秦长老这样的佛爷堂精英干掉,你就别谦虚了。
科技日新月异,动车飞速前行,中途转了一次车,不知不觉便到了津门,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说话都带着相声口音的城市,哪儿都觉得新鲜。
只是这女子别看只是稍微地露出了一点儿手段,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却十分不同,总感觉是个小恶魔,开开玩笑还可以,倘若是我真的敢对她动了什么不轨的心思,转手之间就能够把我给灭了。
她会不会出尔反尔、得寸进尺,对我不依不饶吧?
她瞧见我是一个穷光蛋,不屑地撇嘴,说你等着,别走啊。
我在旁边看着,脑子乱糟糟的,颇觉得奇怪。
这样的人,我若是有机会,定然得离她远一些,要不然总感觉会有惹火烧身的危险。
我没有办法反驳她,于是琢磨了一下,决定按照从下到上、以点带面的方法进行找寻,首先我来到了镇子上最热闹的茶馆,观察了好一会儿,然后找到那最能hetushu.com侃的茶客,问他这一带有没有比较厉害的算命先生,或者神汉之类的人,我有大难,就想找人解一下。
那八仙桌陡然间就塌了下去,化作许多碎片,而我则对这惊慌失措的老头儿说道:“还要钱么?”
说着话,她就消失到了人群中,而没有等几分钟,小女子就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重新找回了来,说有这本事,还用得着随身带钱么?
我闭口不言,在她身后紧紧跟随,想着如何摆脱这个可怕的疯女人。
其实我有很多机会逃走,不过之所以没有离开,就是因为把柄掌握在对方的手里,倘若她真的如自己所说的一般,将我们那天的身份给报上去,麻烦可就随之而来。
我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离这个疯狂的女人远一点儿,然而被她一瞪眼,我又坐了回去。
洛小北说津门。
那人是当地有名的八卦王,一下子就给我出了好几个主意,我将这些人的名字和地址记下,然后前往找寻。
那附近有一个很宽阔的大湖,下了车,她便在湖边不断地扫量着,似乎在看风水,又或者做些什么望气的事情。
我之前工作时存的钱随着银行卡的丢失而冻结,也没有时间去重新补办,兜里的这点儿钱,可都是黄胖子的接济,哪里能充什么大款,被问到这话儿的我不由得一阵头疼,说大小姐,你自个儿身上不带钱的么?
这个洛小北的身份不简单。
算命老头的眼中闪过怨恨的神色,报了一个名字:“津门大侠温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