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一章 风魔藏身假山

她的手,有些冰冰凉的。
洛小北不屑地说道:“什么啊,那糟老头子不一定讲的真话——没看到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歹毒么?”
洛小北伸手,与我轻轻一碰。
我诧异,说如果没有死,那又怎么样?
洛小北说道:“你放心,只要你能够帮我找到风魔,从他手里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我便不会报出你们几人的事情,并且任你离开!”
我不怀好意地笑了:“即便是假的,人家也是有着满满的诚意嘛,对不?”
到底是修行者,不但气力大了,胃口也变得深不可测。
瞧见我这般凶狠,洛小北急了,一边使劲儿吃,一边招呼我,说哎呀,你这人能不能别像刚从牢房里放出来的饥荒贼一样,给你姐姐我留一点儿……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在意,过了一会儿,服务员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先生,是否买一下单?”
我愣了一下,说我有一朋友还在卫生间,等一会儿再买。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做?
这小妮子不是个过日子的人,两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由着性子点,阔绰极了,我反正是不花自己钱,也不心疼,待菜上齐了,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毫不客气,而且还是风卷残云的气势。
温半城!
我问那咋办?
结果没有看两眼,洛小北便使劲儿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恶狠狠地说道:“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些假的!”
她在上面停留了一hetushu•com秒钟,对我说道:“有电网,小心点!”
我余光瞟了一眼,瞧见那中年男人梳着一个地中海的发型,一身儒雅恬淡,而眉目之间,却有着杀伐果断儿的狠厉,心中猛然一跳,想着这人,莫非就是温半城?
这不是有钱就能够办得到的,必须要有过硬的关系才行。
温半城的这么一个大宅子,居然能够配备得了如同监狱一般的设备,想必真的是有着大秘密。
我过了许久,这才面无表情地叫服务员把账单拿过来,仔细一算,发现把这顿饭钱付完之后,我连北上的火车票都买不起了。
是个高手啊!
我黑着脸离开了饭店,结果刚一出来,就瞧见之前被我欺负的那个算命先生,正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从远处走来,瞧他那顾盼自雄的状态,明显是找到了强援。
洛小北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架势,毫不在意。
从外面看,根本就搞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名字霸气得一逼,而我却知道,一般叫出这样名字的人,必然不是什么能够成气候的角色。
我和洛小北来到了会馆外围,打量了一下这宅子,发现果然是地头蛇,周遭的防卫都很严,门岗哨位齐全,高墙大院。
我笑了,说他是指望那温半城能够帮着他报仇,毕竟在这一片混,像他们这样的家伙,肯定是有交过份子钱的,回头他打个电话,我们又找上http://www.hetushu.com门去的话,那家伙自然得为难我们,报了一箭之仇。
电网?
入夜时分,不断有好车开进了这处大宅旁边的停车场,我对车的研究不深,但是知道那车牌号能够有一串相同数字的,肯定都是牛人。
我苦着脸,说小姑奶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直接说罢。
两人朝着黑暗的地方一阵摸索,很快就来到了中间的院子里,这时才瞧见所谓会所,却是一个风月场所,只见一个个年轻貌美、身材高挑的女子穿着高开叉的旗袍在院子里穿梭,不时进入不同的房间里去,里面又传来一阵阵的莺声燕语。
我伸出了手来,说君子一诺,快马一鞭。
两人早就瞄准了一处院墙,匆匆赶到,洛小北的身手极好,脚尖轻点,三两下就翻上了墙头。
因为他太不低调了。
洛小北有一句话说得好,高手从来谦虚,因为不谦虚的高手,死得通常都很早。
这时的她已经摸出了一个罗盘来,紧紧握在手中,一路疾走。
吃过饭,洛小北毫无女神风范地翘着二郎腿,一边剔牙,一边对我说道:“老王啊,看在你跟我外公同姓的份上,我提醒一下你啊,暴饮暴食对于一个正常的修行者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你看那些有成就的道士,大多好几天才吃一顿呢,这是在净化身体里面的杂质,懂不?”
洛小北说道:“所有的人都以为风魔死了,所以连同他和_图_书的事情也一样冰消瓦解,但是我外公当年交了一个东西在他的手里,对于我接下来的谋划至关重要,所以我必须找到他。”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大约到了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一直在树上观察的洛小北滑落了下来,对我说道:“他们在换岗了,趁着这时间,我们赶紧溜进去。”
我这辈子哪里见过这般高档的风月场所,不由得眼睛发直了,忍不住地朝着那些妹子雪白的大腿上面瞄了过去。
而这时的我,还抱着一罐汤再喝,瞧见那服务员快要惊得掉下来的眼珠子,美美地打了一个饱嗝。
洛小北问我要不要帮忙,我让她翻下墙,然后身子如蛇,攀爬而上,很快也翻上了墙头,紧接着即将一用力,一个漂亮的翻身落到了里面的院子里来,洛小北在黑暗处招呼我,说不错啊,背着一孩子,你都能够翻过来。
洛小北的眼睛一下子就好像带了火气,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嘴一撇,说不理你了,吃得有点儿撑,我去上一个厕所……
洛小北瞧见我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她的胸口,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走,应该就在这里了。”
她说不然的话,我们晚上去吧。
两人离开,没有跟这一帮地头蛇打照面,到了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我们找到了算命老头给我们提供的地址,那是位于湖边的一处大宅子,明面上是一处封存的古建筑,不过却被用来当做了高档和-图-书会馆,招待些身份尊贵的客人。
两人行于暗处,再加上这儿是外紧内松,倒也不妨事,一路就来到了后院的假山处,洛小北在这里停下,看了一眼罗盘,瞧见那儿的指针疯狂转动,脸上露出了喜色,说就在这下面,没想到啊,事情居然这么顺利。
晚上的话,我们就得找一个地方待着,洛小北刚刚得了一笔横财,囊中阔绰,便带着我们找了一家不错的馆子吃喝,席间她突然问起了一个问题来,说王明,你这女儿不哭不闹,我也就不说了,一路上就没有看你给她冲过奶粉,换过尿布,搞得我都怀疑了——她到底是不是个活物啊?
洛小北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就是好几天才吃一顿啊,吃多点不是理所当然么?”
爽!
已经离开?
我说是,怎样?
我说你吃这么多,也不见胖,跟一柴火妞一般身材,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紧……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还跟我抢,貌似你吃得最多吧?
她拿小米儿来开涮,我自然不给她好脸色,说这事儿就由不着你来操心了,还是多想一想晚上该怎么办吧。
打听清楚了算命老头口中那温半城的地址之后,我出了香堂,对洛小北说道:“喏,人我已经帮你给找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服务员上菜来的时候,那眼神就好像看两个装逼犯,没等过一会儿,回来收盘子的时候,恨不得给跪了。
我气得胃疼,正要找她算账,算命先生和_图_书那帮人就从不远处呼啸而过,洛小北笑颜如花,对我说你一大男人的,真的计较啊?
她喜不自禁,刚要往前走,结果下意识地身子一矮,然后拉着我躲在一旁去。
我们刚刚躲好,就瞧见四五人簇拥着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中年男人,从假山小径那儿缓步走了出来。
说着话,她就扭着腰肢,一摇一摆地离开。
我不敢与这地头蛇硬碰硬,直接转到了巷子后面去,结果洛小北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冲着我笑。
洛小北的脸色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对我说道:“玩笑到此为止,我实话跟你说罢,两年前被关押在白城子监狱的风魔、魅魔逃狱,魅魔得以逃脱,而风魔被人击毙,但是我有消息表明,他并没有死。”
服务员笑容满面地说道:“先生,你的朋友刚才有事,已经离开了……”
我擦……听到这消息,我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柴火妞?
我毫不留情地拆穿她,说你其余的时间我不知道,这两天,一路上你可没少吃,正餐零嘴无数——对了说句真的,你有一点可是真的羡煞旁人呢……
她说什么?
那足够十人份的盘盘碟碟,基本上就只剩下残羹冷炙了。
洛小北沉吟了一番,说你讲得也对,这儿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我们这般贸然找上门去,实在是有些欠妥。
她说那好,你敢动我一根寒毛,我就叫了,你看看那帮人到底是过来追你,还是追我?
我嘿然而笑,也不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