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三章 李代桃僵之术

洛小北问道:“风魔伯伯,当初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会陷身于此呢?”
邪灵教十二魔星之风魔,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区区一个津门大侠就能够罩得住的,一开始的时候他特惊慌,几次过来找风魔说好话,准备把人给放了。
于是他就起了贪心。
当初他逃离特殊监狱之后,一路南逃,虽说他在白城子之中饱受折磨,修为折损大半,但底子毕竟还在,于是逃得也比旁人要快一些。
里面的人大为震惊,颤声说道:“你是小北?天王家的孩子洛小北?”
然而任凭温半城使尽无数手段,风魔都不曾开半句口,不过那家伙倒也是个有耐心的人,一点儿也不焦躁,每隔个几天,他就会过来讨教,试过无数办法,乐此不疲。
内乾坤极巅之阵?
洛小北也跟着叹气,说我们也不想。
风魔说道:“既然不想,为何会要拿那龙魂灵珠?既然要防范那个人,当年为何又要把他推上那个位置去?天王啊天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然而那家伙又不是傻子,在几次试探之后,这才发现风魔已经不再是传说中的风魔,而不过是一个任他拿捏的阶下囚。
洛小北的身子一紧,不过很快就竭力放松了下来,对着他说道:“我外公当初给你的意思,就是此刻我想要表达的想法。”
那人说道:“孩子,你靠近一些来,我仔细看看?”
等到后来消息传开了和图书,他方才知道自己拿了一个棘手的火球。
他激动异常,而洛小北则按捺住激动的心思,对他说道:“我之前在调查风魔伯伯你的案宗,发现了一个可疑点,于是深入调查了一下,发现当初传闻你战死的消息是假的,便追到了津门来,用大六壬之术算了一下。没想到误打误撞,居然真的找到了你来呢。”
生死关头,憋屈了十几年的风魔,终于领悟了一层境界。
不该这么说,应该是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在附近,正好捡了狗屎运。
而正因为如此,使得追逐他的力量最为强大,不但白城子派出了坐镇狱中的两位大拿级人物进行抓捕工作,而且还从总局之中调出了最让人恐惧的黑手双城。
这个被誉为“津门大侠”的黑道枭雄,一开始以为先前那大阵仗是过来清剿他的,吓得屁滚尿流,却不曾想居然不是,便小心翼翼地在旁观战。
风魔陷入了长长的沉默,过了许久,他终于说话了:“天王对我的恩情,我没齿难忘;而那个人是沈老总的转世,没有沈老总的点化,我至如今,也不过一只懵懂无知的大鸟……你们之间的战争,我选择两不相帮,不过那东西终究是天王交给我的,还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它被我放在了囚风崖畔,你放我出去之后,我给你取出,然后隐世,这世间便再无风魔苏秉义了!”
因为这话儿,并http://www•hetushu•com不是我的口音,而是刚才风魔那低沉的话语,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听到他的讲述,洛小北终于松了一口气,说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人还在?
我大声叫道:“你要干嘛?”
风魔说道:“对,对,我知道你自小修习法阵与卜卦之术,据说最是天才,没想到居然印证到这儿来的,好,真不错。”
只听到那温半城走到了刚才洛小北和我所站着的位置,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看样子不是为了这个而来的,那么说,又是哪个兔崽子给我惹了事儿?温老四,你去查一查,新进的这批货,有哪个后面有背景的。
洛小北盯着黑暗,语气凝重地说道:“那么问题来了,风魔伯伯,你到底是选择我外公,还是那个人?”
他见到洛小北,倒也不急着提出逃离之事,而是讲述起了自己当初逃亡的故事来。
怪只怪当初风魔曾经杀过了陈志城手下的弟兄,那家伙明摆着就要报仇,于是对他进行了截杀。
一开始的时候,温半城并不知晓这人是谁,只觉得应该是个重要人物,便小心翼翼地拘着。
黑暗中又进来了一人,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我没有听过温半城说话,却一下子就感觉到是他。
有人匆匆闯入黑暗之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瞧的,便大声喊道:“温老大,所幸人还在,没出事。”
我感觉周遭的炁场不断和-图-书翻涌,巨大的气浪拍打在了我的脸上,于是下意识地使劲儿挥舞手脚,结果瞧见黑暗中,有一个只有三两岁小孩儿的身影,踩着我的身子,往外面走了出去。
当年最为鼎盛时期的风魔,可就是被这位爷给一只手擒住,弄进的白城子。
风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那龙魂灵珠可是御使总坛山门守阵骨龙的关键所在,你为何突然这般问起?”
黑暗中的风魔长叹了一口气,说哎,说来话长。
风魔在最紧要的关头,施展出了金蝉脱壳的手段,让自己的本体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死去,而自己则借着一颗肉胎逃遁离开。
里面的风魔说算了,这里的法阵,是内乾坤极巅之阵,若无替代之人顶着,即便是你将我给救出,那头顶上数万吨的湖水便会倾覆而下,将你我给碾压。绝无生路。
听完了他的讲述,洛小北这才说道:“风魔伯伯,我要救你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说罢,两人匆匆离开,而我则感觉一股恐怖的水气从天而降,将我整个人都给压在了黑暗中。
风魔凭什么能给让人心惊胆战,闻之色变,还不就是那一身惊人的修为和手段?
大鹏金身。
风魔长长一叹,说事情真的要走到这个地步了么?
洛小北笑了,说无妨,我自小便研修外公留给我的那本法阵集,此阵我却也有解法,不过风魔伯伯,我多余问一句话,当年我外公曾经和-图-书交给你一份龙魂灵珠,可还在你的身上?
什么?
眼睁睁地瞧着对方逃离,而我则跪倒在地,背上的压力将我身上的衣服给撕扯碎裂,整个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温半城又说道:“对了,另外将消息放出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在太岁头上动土,找到人,我亲自出手,弄死他。”
温老四躬身说道:“好。”
好恐怖的力量。
倘若是能够继承得到他身上的法门,那我温半城可不就是第二个风魔了?
在这整个牢房里,没有人知道风魔的身份,除了温半城。
洛小北使劲儿点头,说对啊,我就是洛小北,你认不出了么?
那人便是温半城。
这事儿将我给吓到了,一把拉住了洛小北的胳膊,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黑暗中,洛小北悠悠地说道:“对不起了王明,本来想救出风魔,你我就一笔勾销了的,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内乾坤极巅之阵,那就让你先填一下湖眼吧。祝你好运!”
结果我这话儿一说出口,却将自己都给吓住了。
我感觉自己一分钟都承受不住,而那风魔整整承受了几年。
陈志程。
跪倒在黑暗中,承受着巨大水力气压的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勉强行气,让自己变得不再那么痛苦,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大声的喊叫:“别管那些废物了,快看看水牢里面押着的人还在不在?”
说完这话儿,她将我往黑暗中猛然http://www•hetushu.com一推,我下意识地稳住身子,却感觉一股吸力将我往里面使劲儿拽了过去。
说罢,她转过身来,右手往着我的嘴里摸来。
洛小北毫不犹豫地上前,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瞧出来的,用极为激动的声音大声说道:“对,你是天王家的孩子,洛小北,洛小北,哈哈,孩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想要躲开,结果她说了一句“别动”,我就下意识地定住了,没想到洛小北拍了一个药丸进了我的嘴里,使劲儿一顶,那药丸就下了肚子里去。
洛小北冲着我笑了笑,说道:“借你的身子一用!”
啊……
我奋力喊叫,没想到这声调,居然是与那风魔一般模样。
一切本来是天衣无缝,就连那黑手双城都未曾发觉,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黑手双城是谁?
现如今他伤痕累累,哪里能够是他的对手,于是一路奔逃到了津门,双方发生了火拼,而最终风魔不敌,本想投降算逑,没想到那狗日的黑手双城,连投降的机会都不给。
温老四匆匆离去,而那温半城则和颜悦色地冲着我这边拱手,说小温无能,惊扰了前辈……
没曾想正好撞见了那奔逃而来的风魔肉胎,直接擒住,然后将他给安置在了此处。
这情况让我有些抓狂,也最终知道,相信这个疯女人的话语,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犯过的最大错误。
这般想着,也就开始了长达数年的逼迫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