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六章 夺命狂奔之中

我怒吼了一声,将手中的鬼头刀洒落除了一大片的光辉来。
温半城冲了过来,就像一头野牛。
这是我人生之中最为协调的一击,气血从我的丹田之中腾然而起,经任督二脉流出,疯狂击在了双手之上,无论是精、气、神,都达到了巅峰状态。
当瞧见那光溜溜的头颅飞起,一腔热血洒落出来的时候,无论是温半城,还是小屈阳吴队长,都不由得愣住了神。
因为不管我说破了天,愤怒得已经丧失了理智的温半城都要把我给杀了泄愤,既然如此,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半路出家的我理论上很难抵御得住这两个老手的夹击,然而当死亡近在咫尺的时候,我却突然间又有所不甘了。
说罢,我作势朝着兜里摸去,而就在此刻,那吴队长突然惊慌起来。
我也只是吹牛波伊,却没想到那吴队长脸色大变,惊声喊道:“什么,黑手双城是你大哥?”
我其实也就是在麻栗山西熊寨里,跟回家挂亲的黑手双城说过几句话而已,实在算不得什么交情,不过听到那吴队长想用权势来压人,顿时就忍不住了,直接将他给搬出了来。
一声炸响,我感觉双手一阵酸麻,却发现那温半城的袖子里,竟然有一对铁护臂,根本就不畏锋刃。
我不管她的这一手到底有没有奏效,趁机拉着小米儿,朝着前方狂奔而走。
鬼头刀与那铁护臂轰然对撞,交击在了一起。
灭口——我擦你什么意思和_图_书啊,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给黑手双城一点儿面子,出来道个歉啥的,然后礼送我出境么,咋上来就灭口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小米儿发出一声闷哼。
纳尼?
吴队长的眉头扬起,冷然说道:“无辜之人?在我的面前还敢杀人,你胆子不小啊,还敢说自己是无辜的?举起手来,我告诉你,就算你逃出去了,我分分钟也可以把你给通缉得连藏身之处都没有!”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温半城的脸色变得格外阴寒,冷冷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面对着温半城的责问,我依旧还是那一句话。
起先被我那悍不畏死的刀势给逼迫后退,就等着我的刀势用老、锐意丧失之时再将我给擒下,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又冒出了一个程咬金来。
吴队长的脸上露出了阴寒的笑意。
鬼头刀陡然砸落而下,而温半城也如同一头野牛,举起双臂,朝着我猛然鹰击了上来。
你是谁?
嘛玩意,这是啥情况咧?
铛!
说好的替死鬼呢,你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凶了?
他身材魁梧,双手一伸,便将整个出口给拦住了,而与此同时,那吴队长也错身而上,拦住了我的退路,其余在场的人员则一下子散开,将我给团团围了起来。
黑手双城?
打鸡血了么?
我老王可是南海一脉的传承弟子,当年横行天下的南海剑妖,那可是我的师父,我曾经发誓要如同一字和*图*书剑黄晨曲君那般牛波伊,现如今怎么可能甘心死在这么一个地洞子里?
我眉头一扬,盯着他说道:“小屈阳?”
无辜之人。
两个实力修为超出我一大截的老家伙同时出手,若是之前的我,说不定就死在了这里。
我这边刚刚一逃离,温半城立刻反应了过来,身子一移,挡住了洞子的出口。
低头一看,我瞧见小米儿的胸口,却是插着一把梭镖——她刚才,并没有完全接到吴队长的暗手。
这一刀,是南海剑技之中最为野蛮和粗暴的一招。
那刀势凶猛,有着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气势,这两人虽然厉害得很,但终究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心慌之意,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却从角落处抢将而出,将拦在门口的两人给几脚踢飞了去。
温半城和吴队长一时就傻了眼,而当他们瞧清楚了出手的这个黑影真面目时,则更是目瞪口呆。
啊?
紧跟其后的吴队长瞧见我连滚带爬地逃离,手往怀间摸去。
瞧他的表情,恨不得将我给吞入腹中,方才解恨。
我反手将门给关上,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向了中庭。
我的神啊,这是啥回事咧,什么时候半岁小娃娃都有这般凶狠了?
我瞧见那吴队长扭曲的面容,突然意识到自己装波伊过了头,有点儿过犹不及了。
我是一个路人。
是啊,我如何会甘心死去?
这是在做梦么?
就在那hetushu.com寒芒即将射入我的身子时,小米儿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手脚并用,却是将这寒芒给尽数收下。
陈黑手当初不是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的么,既然是他们系统内部的事情,我提黑手双城,也没有错不是?
我说听刚才温半城温总介绍,你是有关部门的人啊?
他整个人就好像一团火,热力十足。
没办法,毕竟别人是半辈子的修为,而我呢?
杀!
不但如此,她还反手,朝着对方射了回去。
最先冲到我跟前的,是温半城。
这津门大侠之所以能够盘踞在这儿为非作歹,横行无忌,除了有吴队长这样的保护伞在身后遮挡之外,更多的则是自身过硬的本事,他便是如此,陡然冲到跟前来,我挥刀斩去,他不闪不必,而是将一对手臂迎了上来。
不要怂,就是干!
他与我陡然相拼,没有任何停顿,再一次欺身而来,而这时那吴队长也跟着来到了我的身边,袖子底下有一把黑黝黝的匕首,不动声色地朝着我的背心处捅了过来。
我很想告诉他一件事情,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是一个邪灵教的平胸妖女,那家伙毒辣得令人发指,最让人痛恨的就是欺骗了我的感情,还将我给扔在了这里。
温半城早就蓄势待发,听到吴队长的话语,便不再犹豫,宛如一头猛虎,朝着我猛然扑了过来,而另一边的吴队长也是在陡然间气势猛涨,从另一面和_图_书朝着我杀将而来。
瞧见两人铁了心要掀起腥风血雨,我自然也没有半点儿侥幸之心,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鬼头刀,回忆起了南海传承之中的剑术来。
我瞧见他神情大变的模样,跟之前那牛逼哄哄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不由得笑了起来,说自然,怎么的,不信啊,我现在就打个电话,到时候你就信了。
剑术精妙,刀者凶狠,两者之间儿的差别挺大,不过我以前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这器械拼杀,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
别人叫力劈华山,我们叫劈死你。
干!
两人都红了眼,一上来就出重手,务必要将我的性命留下。
怎么还有人呢?
由上到下,猛然一斩。
我的天,这个家伙从内乾坤极巅之阵被弄出来,怎么还有这般的手段?
一股巨力从前方陡然传来,我感觉好像被几头奔马冲击一般,止不住地朝着后方飞跌而去,而另一边的温半城也并不好受,他的冲势不但被阻,而且身子也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
吴队长扬起了头来,说是又如何?
啊?
斩!
那两人傻了眼,而我则一把抓住了鬼头刀,朝着前面一蹿,却是离开了那法阵的拘束位来。
我一边朝着后面的通道退开,一边集中了所有的气力,朝着那家伙猛然挥了一刀。
温半城和吴队长无比诧异地瞧见小米儿从角落里蹿出来之后,用堪比电影里黄飞鸿还要利落的脚法,将两个得力干将给踹飞了出去,将那洞子的门口给让http://m.hetushu.com了出来,而我则趁着一片混乱,也冲到了那洞口去。
吴队长说怎地?
砰!
不按剧本来啊你?
满打满算,有大半年了没有?
南海剑技,劈荆斩浪。
而且还是噩梦!
然而我却并没有机会跟他们将这里面的曲折和缘由一一道来。
唰!
刚刚打通了任督二脉,我的心中也是一阵热血激扬,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畏缩之气,所谓强者,悍不畏死而已,于是冷言说道:“我说两点,第一,我与偷龙转凤的那家伙并无关系,而是被她给害了,你们若是想找她麻烦,我可以提供帮助;其次,别特么跟我在这里摆当官的臭脸,你特么是谁啊,一个小小队长就跟老子猖狂,听说过黑手双城么,那是我大哥,你有种立刻通缉我!”
几道寒芒陡现,却是朝着我的周身要害杀来,我这个时候还被温半城的冲势给左右,根本闪避不得。
倘若说温半城的手段大开大阖,以力取胜,而那吴队长就宛如藏在暗处的毒蛇,不动则已,一动必取要害。
他冲着温半城大声吼道:“老温,这人不能留,必须灭口!”
大侠感觉自己被愚弄了。
诧异之后,温半城终于决定不管任何疑问,也要将面前的一切给扫平,他浑身猛然一抖,却是有一股煞气腾然而起,朝着四周冲来。
那地洞之中,我们碰到好几个人,不过事发突然,却没有一人能够拦得住我们,很快我和小米儿就冲出了假山,瞧见头顶群星璀璨,却是夜间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