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七章 坏消息好消息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一种行侠仗义的快感。
至于匆匆赶来的吴队长,则只接到了一把被舔得干干净净的梭镖。
我心中震撼,不过却强行按捺住,问他说这么急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
双手握着方向盘,这是我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子。
至于她身上的伤口——我仔细瞧过去的时候,哪儿还有什么伤口,完全就是光洁一新,啥玩意儿都没有。
听完我的讲述,黄胖子直接给镇住了,叹了一声,说老王,你特么的是自带倒霉光环是吧,这么大的火车上,居然能够跟那平胸妹遇到,实在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那家伙坐在一辆红色跑车的驾驶室上,显然也是刚刚被吓到了,正准备离开了,瞧见我挡在了路上,脾气顿时就上来了,破口大骂,气焰嚣张,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这里是高档会所,来往的皆是权贵巨富之人,不过这帮人也绝对不可能毫无畏惧,我脑子一转,口中大声吼道:“警察扫黄,赶紧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在我受困的这些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句话,我反复喊了好几遍。
黄胖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好消息就是——黄养鬼要结婚了!”
这儿与那日我们进来时一般模样,依旧是莺歌燕舞,各种穿着高开叉旗袍的漂亮女孩子穿梭如云。
我油门不停,疯狂地转着那方向盘,想不起来这位大神是干嘛的和图书,听名字应该是某一位公仆大人的名字。
我回过头来,瞧见一个二十来岁、满身酒气的小年轻红着眼睛瞪我。
黄胖子说你之前托我打听的金镇信息事务所,大有来头,是一家很厉害的咨询机构分支,它上面的兰德国际咨询,在业内赫赫有名,比慈元阁还要厉害无数,所以恐怕你的麻烦不小。
我的心几乎都快要蹦出来了,然而那小家伙顺着我的目光瞧见自己胸口的梭镖,却毫不在意地将其拔了出来。
我苦笑着说不但如此,而且还是我自己主动撞上去的——要不是我自己没事换乘什么车,哪里能够遇到这麻烦?
小米儿?
饥饿终于缓解了一些,我打了个酸爽的饱嗝,步行离开了服务站。
难道仅仅只是喝多了酒,还是素来便是如此呢?
我正忿恨间,却不曾想小米儿将那梭镖往嘴里送去,就好像小孩儿吃那棒棒糖,又是吸又是舔。
不过凭着国家干部的工资,能够给自己儿子买上保时捷911,想了应该不是什么好鸟。
我望了一眼远处的吴队长,又瞧了一眼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个箭步冲到了驾驶室旁,伸手一抓,就将这家伙给像小鸡一样揪了出来,顺手将他的衣服剥下来套上。
瞧见小米儿这一副滋滋有味的模样,我突然想了起来,是自己陷入了思维死胡同里去了,若是论起毒性,谁人有小米儿强?
这娃儿,为何会这般蛮m.hetushu.com横?
是的,这一点我没有说谎话,这一辆骚红色的保时捷,我虽然没有什么研究,但价格绝对是七位数以上,往日的我别说保时捷,就算是奥拓、五菱宏光都买不起,没想到今时今日,居然还能够开着这车跑路飞奔。
那年轻人叫嚣着,身体却跟弱鸡一样,我跟小米儿直接跳进了驾驶室,油门一轰,那跑车就像箭一样陡然冲了出去,呼啸而过。
我在附近走了十几里路,然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打听了当地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地进了城,在五环外的一大厦前落了车,然后找了一间小酒店住下。
打开一看,里面满满的百元大钞,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银行卡琳琅满目,多得吓人。
这刚刚一开机,我就瞧见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打开一看,除了几个标注诈骗、推销的号码之外,全部都是黄胖子打来的。
紧接着,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张狂地大声骂道:“喂,抱着孩子那个,你眼睛瞎了么,还是死妈了?你个傻比,赶紧给我滚开,信不信我油门一轰,直接将你和那狗崽子一起撞死?”
黄胖子说对,王新鉴,这个家伙活了差不多一百多年,自从前任邪灵教的掌教元帅沈老总失踪,就是这一位独立支撑起了邪灵教的偌大盘子来,劳苦功高;他几乎代表了一个时代,是这世间修为最高的几人之一,而据我所知,那个洛小北,就是王新鉴的外m•hetushu.com孙女……
我一愣神,突然间身后传来一声剧烈的刹车声。
李某某?
我诧异,说此话怎讲?
我说那好消息呢?
我数好了钱,揣在兜里,然后下了车,将钱包和车钥匙随手丢在了附近的一处阴沟里,不慌不忙地在便利店里买了两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毫无风度地将这些在几秒钟之内塞进了肚子里去。
我说坏消息先。
我手机没电,于是用客房的电话打了过去,一开始的时候,黄胖子并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掉了,我估摸着他以为是诈骗电话,等第二遍的时候,他刚刚接通,赶忙喊道:“胖子,别挂电话,我是老王。”
蛊胎不但不惧剧毒,而且还坚硬如玉。
呃……
我在跑车上搜了一下,摸到了一个钱夹子。
京都,祖国的心脏,无数种中心,一个藏龙卧虎的伟大城市,一个房价傲视全国、拥有几千万常住人口的城市。
在这里,我王明一人,就好像是一滴水融入了海绵里面,什么津门大侠,他的手还能伸到这里来?
我找服务员要来了充电器,将我之前抢来的那手机给冲上了电。
简直是、简直是……
“我操,你知道我是谁呢?我爸是李某某,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分分钟弄死你?”
一片混乱的尖叫声中,我和米儿趁乱逃出了庭院,冲到了停车场这边来。
我能够从他那二十几个的来电显示里感受到满满的怒气,也没有跟他计较,而是简单地http://m.hetushu.com将这几天的遭遇,跟他讲了一下。
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心中的情绪了,如此想想,那洛小北倒真的有置我于死地的理由了,毕竟当初诛杀鱼头帮秦长老的时候,我们几个可是冒充过邪灵教的人。
那梭镖的尖口处一片漆黑,散发着一股恶臭,显然是涂抹得有剧毒。
黄胖子说:“你还记得之前我们谈论黑手双城时,曾经讲过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不?”
洛小北用一顿饭将我所剩无几的钱都给消耗一空了,使得我不得不走上了和她一般强取豪夺的道路。
吱呀……
我说为什么洛小北对邪灵教如此熟悉呢,原来竟然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啊。
这梭镖之上的毒药,只能够给小米儿当做是零嘴儿……
随着跑车的油表进入了警戒值,我将跑车开进了一家高速服务站,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停下。
黄胖子说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一个?
瞧见小米儿并无大碍,我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知道温半城和吴队长必然会在后面追赶,也没有往戒备森严的后院赶去,而是直冲中庭,来到了最为繁华的院子里。
人生之奇妙,当真是难以言叙。
黄胖子对我说道:“不过你也别抱怨,那洛小北颇有来历,能够从她的手上活下来,你也算是捡了条命。”
呃……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诧异的惊呼,紧接着黄胖子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特么的到底干嘛去了,手机怎么一直和图书关机呢?”
我们刚到,就瞧见吴队长在远处气势汹汹地朝着我们冲了过来,瞧见他那恼羞成怒的模样,我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还想着杀人灭口的事情呢。
这是康妮转交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的,我每一个字都背诵在心头,不过到底还是陷入了思维定势之中,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我瞧见,顿时就一阵怒火横生,想着那吴队长堂堂一国家工作人员,没想到行事却那般的歹毒,居然还在暗器上面喂毒,简直就不是人。
老王?
其实我虽然会开车,但车技绝对算不得好,不过这一理通百理通,开车无非就是一个反应能力,故而这一上手,也没有什么难度。
既然不是好鸟,我哪里还有什么愧疚之心,那跑车一路轰鸣,却是在道路上飞速行驶,穿行如梭,不断地超越,将那湖边会所给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去。
我开着跑车一路狂奔,也有些慌不择路,不知不觉就上了高速,我也不管这个,一直行,等到回过神来,瞧了一眼前方的路牌,才发现自己居然从津门开到了京都。
而且他并不是开玩笑,好像真的就准备撞上来了。
第一次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了后来,那些人琢磨过来,就立刻变得惊慌了起来,也不管温半城的场子以前有多安全,终究还是心里有鬼,无论是男男女女,都开始四散逃去。
我的天?
我愣了一下,过了好久方才说道:“你是说被他击败的天王左使王新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