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八章 异乡重逢林雪

黄胖子诧异地喊道:“什么,老鬼喜欢鬼鬼姐?”
我苦笑,说我这只是猜测,你可别跟老鬼说,万一他听到了耳里,说不定就炸了,找我麻烦。
林警官摇头,说我当时去问了他,那家伙说当天你也失联了,他去宾馆找你的时候,也没有瞧见,不知道。
林警官告诉我,说京都这边有个表彰学习大会,领导就带她过来了,白天开会,晚上就出来逛一逛。
或者说我不应该用自己的身份证来做这事儿。
我诧异,说兄弟会是什么鬼?
我说罗平是怎么跟你说的?
帅哥走上前来,想要拉林警官的手,林警官不动声色地让开,他脸上有些不愉,不过却很快就收敛了,说林雪你别这么不合群嘛,老李他们都是领导,大家若是熟悉了的话,对以后的工作,也是有帮助的。对了,这位朋友也可以一起嘛……
那帅哥说老李他们说准备去三里屯的酒吧玩玩,见识一下首都的夜生活,你要不要过去?
我想了想,对他说道:“你在金陵,路子广,门道多,帮着打听一下,看看黄养鬼嫁的人,到底是谁。”
想到这里,早已是惊弓之鸟的我没有任何犹豫地离开了这里,然后出门打车,开了一个多小时,进了市区里。
黄胖子说听说兰德公司有兄弟会的背景呢。
这次我真正关心的问题,而这事儿黄胖子也是无能为力,他的消息大多都是通http://www.hetushu.com过慈元阁得到的,而慈元阁管江湖,却不管寻常的人物,对于这件事情,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报案。
林警官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啊,就不了吧……”
说罢,她又回过头来,对那帅哥说道:“刑队,我这朋友好不容易碰上的,说不定以后都找不到了;你和李局长他们先过去吧,我晚上若是来得及就过来;来不及的话,那就等明天吧,好么?”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慌忙解释,说你别误会啊,我也是猜的,只是感觉而已。
黄胖子叹了一口气,说说这么多,有个几把用?人家都要结婚了,老鬼就算是再喜欢她,也没有法子了,荆门黄家跟别处不一样,就连抢亲或者私奔,都未必能行。
爸爸去哪儿?
黄胖子说这是自然,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啊,兰德国际咨询这个公司,你别看业内的名声不广,但是势力却很强,有消息说它的背后有美国、英国等国外势力的支持,在华的势力很强大,不但人手充裕,而且在朝中也有自己的代言人,他们若是真的看上了你,你的麻烦可不少。
我的头有些疼,事实上黄胖子说的这些东西,实在是好太飘了,对于一个被人追得像老鼠一般四处逃窜的家伙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什么兄弟会、兰德公司或者和-图-书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鲲鹏石,则在黄养鬼的手上。
只可惜,老鬼现在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他。
我说这样好的条件,你都不考虑,到底想要找什么样的啊?
我摸了摸鼻子拒绝,说去酒吧我就算了,还没吃饭呢。
我笑了,说年轻才俊,挺好,看得出来,他对你挺有意思的。
听到了我的回应,林警官走上前来,欣喜地喊道:“我远远地瞧见,就感觉很像你,不过又不确认,没想到真是你小子啊?”
不管怎么说,鬼鬼姐对我们都是有恩情的,再说了,咱师父剑妖可还在那鲲鹏石里。
林警官似乎也不太喜欢跟这个热情的帅哥走在一起,于是说道:“是么,我听说这里有一家很不错的餐厅,美团上的评分是4.7呢,走,我带你去吃饭。”
林警官并没有跟他说起我的具体身份,点了点头,说对,是的。
听到这话儿,我转身一瞧,也下意识地愣住了,失声喊道:“林警官?”
那也是一张真身份证,是别人遗失的,为了这个,我还多花了两百块钱。
开会!
事实上,我的兜里面有两套身份证,一个是我自己的,那是之前慈元阁少东主帮我托关系办的,如假包换,而另外一个,则是我在渝城的时候通过票贩子弄的,叫做王福贵。
林警官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说这事儿说来和图书话长,一言难尽……说着话,那边又来了一个男子,二十七八岁,长得挺帅的,有点儿像黄晓明,脸上也充满了正气,走到跟前来,朝着林警官问道:“林雪,怎么了,这是你朋友么?”
他说你还知道啊?不过那些都是明面上的,背地里的,谁都说不准,就连慈元阁也说不清,估计真正能够说清楚的,只有宗教总局、总参和外交部那些大佬吧。
他离开了,我瞧见他硬挺的背影,笑了笑,说林警官你男朋友?
只可惜后来我就开始逃亡了,便一直都没有再见面。
不过我这人多少有些惊弓之鸟,现在已经犹豫得不行了,准备随便找一个可以留宿又不用身份证登记的地方,免得对方顺着些蛛丝马迹,就找上门来。
电话的最后,黄胖子告诉我,说黄养鬼的婚礼在今年四月,我若是有时间的话,最好还是回来,跟他一起去参加一下。
现在是信息社会,网络发达得很,像黄胖子刚才说的那个什么兰德国际咨询,人家连军事秘密都能够查得一清二楚,未必不能够查到我的开房和票务记录。
让人民警察来管这事儿,才是真正的专业对口。
这人却是我在江城之时认识的林雪警官,她当时负责我们公司的连环跳楼案,还跟我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同生共死过,后来也是在她的介绍下,我前往的东官,找到了当时的罗平寻求解决方法。
对象和_图_书是谁?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她若是结婚了,老鬼怎么办?
我这才醒悟,说你说的是罗斯柴尔德和共济会?
林警官瞥了一下嘴,说也是刚跟认识的,他是省厅下面的一个副队长,听说父亲是大官,他自己也挺张扬的。
就在我彷徨之时,突然间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王明?”
帅哥虽然并不情愿,却也不想在林警官的面前表现得太过于强势,于是笑了笑,说那好,我等你电话啊,忙完了一定要来。
黄养鬼结婚了?
我打量了一下她,发现没有穿制服,而是修身的牛仔裤和白色外套,显得很青春,就跟在校大学生一样,于是笑了笑,说没想到能够在京都碰到林警官你,真的是缘分啊,对了,你来这儿干嘛呢?
我听到他再一次的提醒,不由得诧异,说一国外公司,能有多大的实力,过江猛龙么?
黄胖子在电话那头叹气,说哥,你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人,不要这么没文化好吧?有时间你去翻一翻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我们再说吧。
如今在京都的街头重逢,倒也是有些意外。
夜幕降临,我一个人徘徊在了街头,头有些疼。
我冷冷笑了两声,说他倒是说得出口。
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把我爹给找到了。
若是如此,说不定我这里也不安全了。
黄胖子却同意,说也对,鬼鬼姐这样的女子,也就老鬼这般沉稳淡定、义薄云天www•hetushu•com的男子方才能够配得上,你不说还好,这般一讲,我倒是觉得两个人还是挺合适的。
回到宾馆的房间里,我痛定思痛,琢磨了好久,觉得不应该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前往东北。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就感觉脑子嗡然一响,赶忙问起心中的疑惑,而电话那头的黄胖子则闷声闷气地说道:“我也只是听慈元阁的人说起来的,讲荆门黄家那边在跟他们订制一应结婚的物件,就多嘴问了一句,才知道是他们的大小姐用。我想呢,这大小姐,可不就是黄养鬼?”
呃……
久别重逢,林警官难得地露出了小儿女神态,推了我一把,说我找不找男朋友,嫁不嫁人,关你什么事,赶紧跟我走,我倒是要听一听你这大半年来,到底跑哪儿鬼混去了——你知道么,为了你的事情,我可没有少挨上面批评,委屈得不要不要的……
林警官耸了耸肩膀,说得了吧,就这样自以为是的官二代,还是找适合他的姑娘吧——你不知道他有多烦,有事没事就过来跟我讲他那副厅长的爸爸,还说要给我作职业规划,恶心得要死。
我挂过了电话,收拾了一下,然后出门,在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一身衣服,考虑到现在东北那边挺冷的,于是还加了一套大衣。
说罢,她抓着我的胳膊,问我后来到哪里去了,当事人失踪了,搞得她们挺被动的,后来还有好多麻烦事处理,公司那边也怨言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