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章 真是阴魂不散

林警官不断地用红唇凑到我的脸上来亲吻,而我则避开了去,因为两人有些高度差,所以她并没有能够成功,而就在这时,小米儿突然伸出了肥嘟嘟的白嫩小手掌来,一把印在了林警官的嘴唇上。
太恶心了。
回到酒店之后,大堂里有很多系统内的熟人,李局长、刑峰等人在这里停下来打招呼,而我则跟着林雪、小何一起乘电梯到了房间里。
这般想着,我跟着走出了酒吧,瞧见刑峰正一边扶着林警官,一边肆意地将另外一只手滑落到了她饱满的臀部去摩挲,正等着出租车呢。
怎么办呢?
李局长挥了挥手,说唉,只是喝多了几杯酒,醉了而已,送回酒店去休息便是了,你看我旁边的小何,她跟林雪是一个房间的,不如让她来照顾便是了,你说好不好?
不过这般做,必然会给林警官带来大麻烦,为了双方彼此的颜面,我就得动点脑子了。
她说我给你在这酒店开一间房吧,不用那么折腾,明天早上,我还想着跟你告别呢。
听到他说起报警一事,李局长的眉头顿时就是一跳。
相比于刑峰,李局长到底老辣许多,瞧见恢复神志的林警官,他微微笑,挥着手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一起回去。”
林雪?
这话儿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只见林雪从我身后走上了前来,脸色依旧还通红,不过眼睛却恢和*图*书复了清明,她冲着李局长说道:“李局,不好意思,我酒量浅,喝两杯酒就上了头,打扰大家的酒兴了。你们继续吧,我让我朋友送我回酒店休息便是了……”
我在旁边看得清楚,不由得暗暗一笑,想着这个刑峰还说自己是做刑侦的呢,他们这刚刚对林警官下了药,回头一报警,查出事情来了,他们自己的脸上能好看?
我在想倘若我不在这里,说不定这林警官就在药效的驱使下,跟刑峰那家伙翻云覆雨了。
我的心当时就是一阵生疑,踮着脚,悄不作声地走到了门前来,透过猫眼,往外面望了一下,结果把我自己给吓了一大跳。
客房服务?
相比于刑峰这种公子哥儿,李局长却是老练许多,走上前来,笑吟吟地说道:“年轻人啊,你说你是林雪朋友,不过我们都不认识你,她喝醉了酒,被你这般贸然带走,实在是有些不妥。我呢,是林雪的领导,他们几个也是林雪的同事,知根知底的,所以还是让我们来照顾,你看可好?”
刑峰仿佛找到了靠山一般,走到李局长面前来,指着我说道:“老李,这小子突然冒了出来,把林雪给抢了过去,自称是她朋友,还准备把人给带走——对了,这家伙还对我动手,这样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咱们报警吧?”
她的皮肤,已经烫得十分惊人了。
瞧这模样,难道是被下了药?
http://www.hetushu.com说我找个地方睡觉啊,明天还要赶路去东北呢。
“林雪,你真的没事么?”
而与此同时,林警官那迷乱的眼神开始逐渐地变得凝聚,就在这时,那刑峰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拨了一个电话,草草讲了两句,然后有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冲着我怒吼道:“你小子是想惹事对吧?”
我的开门见山,使得刑峰的脸上划过了一抹慌乱,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大声说道:“你、你血口喷人。”
小米儿睁着一双大眼睛,骄傲地笑,而林警官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儿,叹了一口气,说我终于知道罗平为什么会铤而走险了。
双手扶着墙,林警官回过头来看我,吐了一口气,说谢谢你。
林警官诧异,说你这么晚了,到哪儿去?
他立马上前,就对我一阵推搡,口中骂骂咧咧地说道:“你特么的是从哪个石头缝里给蹦出来的啊,多管什么闲事?给我滚,信不信我把你拷回去,关你特么的几天?”
小米儿是我的心头肉,这家伙居然这么搞,我哪里能够饶他?
我把林警官揽过来,这才发现她的脸上一片桃花般的酡红,眼睛迷离,鼻息咻咻,显得十分的不正常。
我说你没事就好,不过他们这么肆无忌惮,显然不是第一回,你要小心一点。
此刻最为诧异的,恐怕就是作为当事人的刑峰和李局长了,其余两人也许并未参与,不知道这事情hetushu•com的内幕,而他们便不同。
林警官在同一楼层开了个房间,我当天就住了下来,本以为她晚上会过来找我聊聊天,说不定能发生点儿什么关系,只可惜小米儿解药的手段太强,林警官给我说完晚安之后,便不再出现。
一夜无事。
这大清早的,弄什么客房服务啊?
对方若是不动小米儿,我或许啥都好说,但是他上来就朝着小米儿动手动脚,顿时就超出了我的底线。
我冷冷一笑,说我说得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有数,让开,我要带她去医院。
刑峰美人在怀,心中早就怦然而动,就想着带着大长腿的林雪回去恣意怜爱呢,结果半路杀出了我这么一个程咬金来,顿时就是一阵火起。
来人是一个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家伙,金镇信息事务所的龙泽乔,为什么会追到这里来呢?
我说你都知道?
林警官点了点头,又摇头,说差不多能够晓得一些,他们肯定是趁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下的药,当时我一喝就感觉不对劲了,心想着坏了,还好有你在——对了,你是怎么给我弄醒的?
我笑了笑,说我是坏人?
果真是个猪队友。
我想了想,觉得也行,因为她这边要是再出什么变故,我也来得及帮忙。
面对着这种老狐狸,我自然不能跟对刑峰那般直接,而是微微笑了笑,说我看林雪的神志有些不清,想带她去医院瞧一瞧,不如各位跟我一块儿去吧?
似乎想m•hetushu.com到了什么,刑峰一把拦在了我的跟前,大声吼:“你不能走,谁特么认识你啊,你要是坏人,把林雪带走了,谁能负责?”
说话间,之前在酒吧的另外三人也走了过来,为首的是李局长,一脸威严地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火急火燎的?”
平日里庄重典雅的林警官突然露出这般的神态来,我并没有感觉到心中一荡,而是下意识地愤怒了起来。
那家伙虽然生得一副好皮囊,长得挺帅,但行为实在是有些卑劣。
林警官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忿恨,说道:“你放心,我家里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回头我给我爷爷打一个电话,让这帮家伙吃不了兜着走,哼!”
想到这个可能,我顿时就是一阵心惊肉跳,因为我虽然也有过怀疑,但实在是想不到对方竟然使出这般卑劣的手段了来,再想想对方的身份,实在是有些让人不齿。
我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扶着林警官,刑峰也是酒色之气上了头,下手没轻没重,直接就朝着小米儿这边出拳擂了过来。
瞧见这个,我顿时就忍不住了,三两步上前,一把将林警官从他的怀里给抢了过来,口中嚷嚷道:“雪儿,雪儿,你不是说让我过来接你么,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我瞧见了小米儿的手心之上,有一抹红光在摇曳。
次日清晨的时候,我被一阵铃声给吵醒了过来,坐起来,清醒了一些,听到门外有人在叫“客房服务”。
真是阴魂不散www.hetushu•com啊!
我的天?
我将林警官揽到了身后,然后回过头来,笑着对刑峰说道:“刑队长,追女孩子呢,得用心,用真诚去感动别人,而不是凭着一包春药就搞定。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下作了?”
他说得合情合理,我竟无力反驳,正想着如何回答之时,却听到我身后传来林雪清冷的声音:“不必了。”
一个刚刚走上岗位的女孩子能够开得起宝马MINI,林警官显然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听她这么说,我笑了起来,说好,你既然没事儿,我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我指了指小米儿,说都是她的功劳。
我揽着林警官,拍了拍她的脸,发现此刻的她已然是昏迷不醒,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存在,林警官突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手过来,一把揽住了我的脖子,湿润的红唇却是要往我的嘴唇这里凑来,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媚态十足。
经过了短暂的思考,我觉得还是得光明正大地过去,免得林警官难做。
若是依我的性格,恐怕会选择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刑峰给干掉,然后把林警官带走。
回到房间,小何很自觉地去了洗手间,而我则和林雪来到阳台上。
我当下就是抬脚一踹,直接将他给踢了狗吃屎。
特别是刑峰,脸上的惊诧的表情,掩盖都掩不住。
他们住的酒店在西城区长安街附近的木樨地,李局、刑峰和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坐一辆车,而林雪、小何与我则坐了另外一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