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一章 道魔谁高一尺

我回了她两句话,第一句是“安好勿念”,第二句则是“小心刑峰”。
他刚刚要骂,结果那边的房门也被瞧响了,有人去开了门,我听到龙泽乔的声音传了过来:“人不在房间里,你们确定他昨天是在这里住着的?”
她这边一纠缠,沙发上那些坐着的人立刻就朝着我看了过来。
双方若是打起来,我或许并不畏惧龙泽乔,不过一旦出现什么变故,也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刑峰离开了,而李局长则去了卫生间洗澡,我走到套房里面来,打量了一眼房间的布置,想着我若是想着出去,恐怕正好撞到龙泽乔这帮人,那些家伙对我可是势在必得,绝对不会担心影响的事情。
几分钟后,一个中年大叔的形象从镜子里面露了出来,我站直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衣领,装模作样地走了两圈。
我们两人四目相对,他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我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我来,不过却是心中一慌,没有任何犹豫地拉着箱子,就朝着大堂门口飞奔而去。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自己的阳台那里,已经有人冲了出来。
李局长说道:“对了,昨天上头有人打电话过来给我,虽然明面上没说啥,但实际上是在敲打我,估计那丫头有些背景,你以后别再用那种花活了,免得授人以柄。”
而我的行踪,恐怕也是这两人给报出来的。
我打量了一下房间,一矮身,抱着小米儿直接藏进了衣帽间里去。
和*图*书过头来,我冲着小米儿笑,说你看看,还认不认得爸爸?
不知道是李局长发了一通脾气,还是觉得在这天子脚下不要太过于张扬,那龙泽乔倒也没有再坚持,折中说道:“这样子,我那边找朋友查一下外围的情况,这边呢,也请两位帮忙问一下这楼层的同行,看看有没有人借道而过。至于我的人,会守在酒店里,确定了人之后,等到不敏感的地方再动手,你们看如何。”
小家伙懂事得很,都不用我招呼,自个儿就钻了进去。
李局长说既然金镇的龙总跟那小子有仇,你就不能让他们再等等,到了比较安全的地方再动手?何必急在这一时呢,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若是落了把柄在别人手里,恐怕刑主任也未必能够罩得住。
李局长连连摇头,顿时就有些发火了,说我不同意,刑峰,龙总,你们若是真的准备乱来,我也不管了,回头有人追问起来,你们自己去解释。
刑峰说千真万确,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
她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早上没有见到我,然后酒店里莫名就多了一帮奇怪的人。
我大致瞧了一眼门外,虽然那帮家伙开始有意识地隐藏了起来,但我还是能够瞧见十几个人在。
而这个时候,从拐角处,也走了一个人来。
我跳下了床,然后直接打开了李局长的箱子,从里面翻出了一套黑色西装来,面料不错,想来并不便宜,我毫不犹http://m•hetushu.com豫地直接试穿了起来,感觉除了腰有些宽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小米儿眯着眼睛笑,拍手喊道:“mumu,mumu……”
他这般说着,也只是笑了笑,觉得不可能,不过还是不放心,说准备去那边看一眼,不管怎么样,先确定了再说。
我自己装扮忘了之后,瞧了一下小米儿,指着李局长的旅行箱,说委屈一下你,躲在这里吧,行不行?
我没有任何犹豫,手一撑,身子就一下子跳到了那边去。
龙泽乔。
我慌忙蹲身下来,不让那些人瞧见,矮着身子一点一点儿地走,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放心了,老李,金镇的龙总办事绝对靠谱。我也是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惹到了龙泽乔这混江龙,有他在,一定让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的。”
呃,看来这孩子是改不了口了。
动用了这么多的人,对方想必也是准备了万全之策,我没有敢硬拼,回到了房间里,快速把东西收拾好,抱着小米儿,听到那声音一声高过一声,随时准备强冲的架势,我来到了阳台上,左右一看,发现隔壁的阳台,离我这里只有两米多远。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现在对方的人手是最充足的,而一旦他们将范围扩大,留守的人必然就不会多。
他的退让使得李局长稍微下了些台阶,说这般也可以。
我落到了这边,想着我若是从这里离开,恐怕还是在和*图*书对方的范围,所以想了想,又故技重施,从阳台这里继续跳,一连翻了两个,这才停歇下来。
这一觉我差不多睡到了中午十二点钟,起来的时候,我望了一眼外面的阳光,发现还挺灿烂的。
发完信息之后,我关了手机,任小米儿玩耍,而我则躺床上睡了一会儿。
龙泽乔说不是,我们刚才检查了一下,发现这边的阳台是互通的,虽然隔着几米,不过依照他的身手,并不困难。现在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调取一下酒店的监控记录,查看他是否半夜离开了,第二是带着我的人,在这楼层里搜一圈,只要他还在这楼里,就一定能够找到他。
现在正是午时,阳气最充足的时候。
龙泽乔不阴不阳地说道:“李局,你放心,我们会很小心的……”
我待李局长离去许久,方才走了出来,把小米儿放在床上,而我则坐在椅子上等待机会,如此过了好一会儿,想着应该跟林警官联系一下,于是打开手机,登陆了微信。
我擦,这么多人,龙泽乔还是疯了么?
龙泽乔领人离开,而两人回到房间里来,刑峰说那小子莫非半夜摸到了林雪的房间里去了?若是真的如此,等龙泽乔抓到了那小子,我一定要弄死他。
我拖着箱子往前走,而那工作人员则追了上来,继续问道:“那么先生你是几号房的呢?”
我不知道这人是龙泽乔安排好的,还是仅仅看我拖着个行李箱,主动过来问的,不动声和*图*书色地说了一句:“不退房。”
这人却是那个叫做刑峰的帅哥,而另外一人,则是林警官的上司李局长,他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说这儿住的都是咱们的同行,而且都是行内的精英,若是事情闹大了,咱们未必能够收拾得了。
他怎么会找上门来的?
刑峰烦躁地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操……”
刑峰的言语之间带着怨恨,说听龙总说,这小子滑溜得很,若是被他瞧出什么不对劲儿,说不定就扬长而去,找不到人影了。
换过了衣服,我对着镜子,开始认真地打扮起来。
哎呀,是我大意了,原本以为跑到了这人流最密集的市中心来,对方未必就能够找到我,却没想到同样是来自于南方省,两者居然还有联系、怎么办呢?
龙泽乔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是这样,他要么就是半夜离开了,要么就是刚才看出了破绽,跳窗走人了。”
就在我这般想着的时候,有一个酒店的工作人员突然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温柔地询问道:“先生是要离开么,你是几号房的,需要退房么?”
我脑子嗡嗡响,过了几秒钟,这才反应过来,那龙泽乔以及他手下的金镇信息事务所,肯定跟李局长或者刑峰有关系的。
刑峰满不在乎,说怕啥子,你是不知道,龙总办事,妥帖得很,不会出岔子的。
停了一下,他又说道:“再说了,他昨天坏了我的好事,我不让他吃点儿苦头,心中哪里能安?”
李局http://www.hetushu.com长说这怎么可能,小何跟林雪在一起呢,难不成他还能两个人都搞定了?
刑峰说那可不一定,小何那骚货说不定就看上那个家伙了。
刚刚一打开,立刻就有信息弹了过来,我查看了一下,全部都是林警官的。
这么说来,我只有在这里继续藏着,等一段时间再说。
李局长他们今天也有会要召开,洗过澡之后,便离开了房间,而我则出了来,想了想,觉得我肯定要离开这里的,不过不能是现在,也不能拖到傍晚。
至于不能拖到晚上,是因为到了晚上,龙泽乔无论是修为,还是活动范围,都会大大增加。
走到拐角的时候,我瞧见有一个黑西装站那儿站着,他与我对视一眼,眼中有些狐疑,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我坐着电梯,一路来到大堂处,才发现这大堂里,左右的沙发上都坐着各式各样的人,都装作不经意地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
刑峰说不可能吧,这儿可是十九楼,他若是真的跳下去,可不就粉身碎骨了?
这话儿听得李局长连连摇头,说不行,这里是部里下辖的酒店,而且还有好多系统里面的同志,你们不能这么乱搞!
要知道,那家伙可是血族。
出门的时候,过道里空无一人,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然后缓步朝着电梯口子那边走去。
把旅行箱合上,留出一丝缝隙来,我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房间。
在瞧见将身子包裹在黑袍里面的龙泽乔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就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