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二章 道歉有用的话

他是瞧见了我陡然长高了七八公分,人又变得精神无比,心中有些生疑,方才会出言试探。
南海一脉的手段颇多,但是能够让我真正入眼并且觉得适合自己的不多,十三层大散手便是其中之一。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一味地如同老鼠一般逃走呢?
简单的说,那就是银行终于有了存款,终于不用再靠借贷过日子了。
是的,再过了十几个回合,形势陡然变化。
那大盒子陡然开启,从里面喷出了一个硕大的铁丝网来,朝着我兜头罩来。
两人缠战,龙泽乔想要以力服人,然而几个回合之后,陡然间发现自己已然不能如先前那般,将我给制服。
这是一种饱经考验的技法,甚至有一种先知预测的灵活性。
我路过的时候,随手一带,那人也躺倒在了碎玻璃碴子上去。
快,再快,更加快!
我跳上了车顶,将他的外衣猛然一掀,冷然说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我隔壁老王干嘛?”
我的心脏陡然一缩,要知道常言说得好,功夫再高,一枪撂倒,我虽然有修行过玄武金刚劫,但并非刀枪不入,上一次留给我的弩箭伤口,要不是小米儿帮着,说不定还留下了病根,这一次倘若再给轰几枪,说不定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呢。
龙泽乔的瞳孔骤然收缩,几秒钟之后走,他嘿然笑了起来,说没想到几日不见,你居然变得这般模样了,到底是什么,让你一下子就精神焕发了呢?
这是和*图*书高阶血族的手段。
战斗到了某一节点的时候,我终于将自己满腔的怒火通过一招擒拿手给全数爆发了出来,伸手擒住了龙泽乔的身子,然后一记大摔碑手,这至刚至勇的强劲陡然击发,将那凶猛的龙泽乔给一把摔倒了地上去。
何为京都,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必然会有高手坐镇,倘若上面追查下来,谁也都不得。
我又不是抗日神剧里面的大哥们,实在是没有在枪林弹雨里面吃饭喝水的逆天风度,最大的可能就是会变成一滩多孔的肉泥。
啊……
散手又称断手、散打或者实作,散的是拳术各项训练的总成,是直接检难拳术锻炼的综合体现,就其原始意义来讲,乃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徒手搏击。
人无退路,狗急跳墙。
毕竟那三滴先天精血,此刻已经融成了一个小球,其余的能量则已然散布在了我的全身经脉之中去。
猛!
龙泽乔狂冲而来,一个四两拨千斤,将那可恶的家伙给推飞。
不但如此,门外还有两个人,在一瞬间就将手摸进了怀里面去。
想起这家伙有事没事拿我老爹来威胁,又想着这家伙阴魂不散的情况,我也管不得此刻的时间和场合,杀意浓烈,陡然向前,朝着龙泽乔扑去。
龙泽乔眼光十分毒,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同。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龙泽乔的身子一涨一缩,里面仿佛有无数波纹浮现,紧接着酒店大堂的环形出口,突然和*图*书间卡住了,再也无法转动。
这般的手段,最能够培养出修行者勇敢、机智、灵活、果断的一切意志。
对于这帮人的行事手段,我也有了初步的了解,那就是肆无忌惮。
咋办?
我眼尖,却瞧见是小米儿自个儿从那旅行箱里面翻了出来,然后以迅雷不接掩耳之势,冲到了伏倒在地的龙泽乔跟前来,将她的小短腿高高扬起。
散手分为踢、打、摔、拿,踢以蹬、踹、扫、摆、勾为主,而打则以冲、掼、抄、鞭为宗,摔跤与擒拿,又各分套路,则这十三层大散手则综合了北派无数的手法,再加上南海多年与外敌相争的经验,最终融合而成。
他瞧见了我,慌忙喊道:“等等,王明,有事好商量,我可以跟你道歉……”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龙泽乔说道:“有种,你特么的过来跟我单挑!”
他们带枪了么?
龙泽乔说话的时候,身边的黑西装倏然间就都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拿起了一个大盒子,对准了我,然后按动机关。
那就是与龙泽乔缠战,我倘若是能够将这个家伙给除掉,恐怕追捕我的力度,立刻就降低一大截吧?
龙泽乔发出一阵尖厉的惨叫,显然也是受到了重创,不过就在此时,他躺在地上的身形突然一阵恍惚。
轰!
与上一次交手相比,此刻的我,自然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前段时间追着这家伙,痛打落水狗,没想到回过头来,倒是将他给教训得和*图*书不要不要的。
一开始的时候,我使用那南海龟蛇技,是剑走偏锋,龙泽乔还是有机可乘的,而当我这一整套十三层大散手源源不断而出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懵了。
不!
我自然不会跟他硬拼,而是一个矮身,像一条游蛇一般,与他周旋。
龙泽乔一愣,没想到绝境之中的我不但不跑,而且还跟他拼起了命来。
如何进?
他倒不是没有见过高手,只是没有见过进步这般迅猛的人。
超声波!
不能退,只有进。
南海龟蛇技。
别的不说,一身修为,绝对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这人咋忒地彪悍了?
那被龙泽乔用手段固定住的转盘大门终究承受不住小米儿的这般大力,整扇玻璃都碎了,紧接着龙泽乔落到了酒店前方的停车场上去。
速度!
修为足够,而招式又奇妙精巧,那么龙泽乔唯一能够剩下的,也就只有他赖以为生的速度了。
双方打得兴起,大堂里一片鸡飞狗跳,无数器具飞舞。
也是一般的惊才绝艳。
此刻的我,一身劲气雄浑,已经不再是当日任他欺压的吴下阿蒙了。
就在我这一愣的时候,突然间从旁边冲出了一个黑影子来。
不过这个对于全神戒备的我,哪里能够奏效?
老子王明出来闯江湖,难道就只是为了跑路?
这家伙的十指之上,尖锐指甲宛如锋利匕首,上面寒光萦绕,黑气附着,却并非简单。
我冲到了大堂不远处的停车场外来,瞧见和-图-书趴倒在那车顶之上的龙泽乔此刻正勉强支撑起身子来,裸露在外的皮肤开始冉冉冒烟。
他落在了我面前的五六米开外,十分绅士地从我行了一礼,开心地说道:“王先生,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我没有退,因为自觉告诉我有人用枪锁定了大门,我一个人冲出去,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子弹倾泻到了我的身上来。
砰!
我心中气愤,也不管他到底是龙泽乔的内线,还是一个较真的家伙,将他朝着倏然从来的龙泽乔猛然甩去。
哒哒哒、哒哒哒……
这一脚,让我想起了小米儿刚刚出生时,踹黄溯的那一下。
没有任何停顿,龙泽乔就像一个炮弹一般,朝着那转盘大门射了出去。
落地之后,我一矮身,倏然揪起了刚才不断纠缠我那个工作人员的脖子,寒声说道:“你不是问我几号房么?1912,听到没有,1912,老子睡得好好的,一帮畜生就冲到了我的房间里去,你特么的怎么不问那帮人有没有房号?”
没有条件,没有束缚,便是决死之法。
被逼到了绝路之上时,我突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热血一瞬间燃烧了起来,没有任何犹豫地腾空而起,一个双叉脚,直接将两个朝我扑来的家伙给踢飞了去。
踹你娘咧!
何谓散手?
已经不再是龙泽乔压着我狂攻,而是我追着他猛打,他手中那锋利的指甲并不能够划伤我半分,反倒是被我擂了几套老拳,脸色显得越发的苍白起来。
hetushu.com好像砸中了一辆黑色的汽车上,将人家的车顶给砸塌了去。
所以任何事情,都需要速战速决。
此法我已然练得纯熟不已,与人交战,最为适合,它弥补了我在第六感的缺陷,有的时候甚至仅仅凭借着敌人的一个起手式,便能够判断出对方的下一步动作,而做出最为适当的对策来。
倘若龙泽乔化身成了数百只的蝙蝠,恐怕我还真的找不到他的弱点,既有可能会被他给活活耗死。
这是捕猎的绝佳工具,倘若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给罩进了里面去。
我一个箭步,冲出了酒店大堂,守在门口的那两个疑似枪手,一个被玻璃给带伤,趴倒在地,另外一个则给吓傻了,直愣愣地站着。
我的心中一跳,知道这家伙是准备化身为蝠了。
紧接着,她猛然一脚踹了出去。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挑战,显然是因为心中有些犹豫,此为其一,第二这儿毕竟不是彭城下面的县城,而是京都。
怎么办?
杀了他!
我的脸阴沉如水,一是因为被围困于此,二则是怕我的事情牵连到林警官。
龙泽乔整个人陡然间化作了一道幻影,围绕着我,不断地挥爪而来,似乎想要将我给切死,却没想到除了南海龟蛇技之外,我另外还有杀手锏。
龙泽乔也是不闪不避,气血一运,整个人的身子就好像涨了一圈,紧接着挥起陡然长了一大截的尖锐指甲,朝着我当头划来。
可以这般说,十三层大散手,融合了天下间一切之格斗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