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六章 天池寨闭门羹

我看这事儿是瞎扯,当时的满清王朝已经是走到了陌路,除了紫禁城和少数的满清大员之外,朝廷上下已经都是汉臣占据,北洋一脉已然主宰了政局,南方革命党势大,孙先生大旗一招,武昌起义,无数省份望风换旗,齐办共和,那是人心所向,与风水无关。
雪见姑娘微微一欠身,说是的,小女子宋雪见。
雪见姑娘略微有些担忧地说道:“王明哥你上山之前,可曾让王钊通报过寨子里?”
小屁孩你懂爱么?
雪见姑娘止步,向我拱手说道:“王明哥,未得长辈应允,我不敢带你直入其中,你且在这里稍等,我进去通报一下。”
听到雪见姑娘这般说,我突然意识到一点,那就是父亲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宁肯老老实实地当一个下岗工人,在街口摆修车摊,也不愿意来老家求人,并非仅仅只是傲骨。
我竟然不知道这内中有这么多的内幕,不过也仅仅只是感慨,虽说我那英年早逝的爷爷出自于这长白天池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说是亲戚,却也没有什么感情,想必抱大腿是来不及了,人家能够收容我老弟在这里修行,已然是不错,我就不指望也能够跟着进来享福了。
我扶着胸口,说老弟,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你喜欢她啊?
我老弟摇头,说不,我在这里陪我哥吧,我怕他乱走,误闯了法阵。
我拱手,说雪见姑娘可姓宋?
一通话,一直说到天黑,说得我口干舌燥,而和*图*书即便如此,也没有瞧见那树林里,有半个人走出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只是想拜访一下天池寨的领导。
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姓黄?
信息社会,高科技,原子弹,这些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我擦……
我想到这里,便请教她,说我老弟表达不明,雪见姑娘,我想请问一下,这天池寨目前到底什么个情况,谁说话比较管用呢?
不过修行者终究只是一少撮人,却也扭转不得大势,一个国家从根子里烂了,恐怕他们也是挽救不得的。
从她的讲述中,这些龙脉守护因为在龙脉之中修行,得天独厚,十分强大,所以未必会比江湖上的修行者差多少,而且又有行政资源的加持,更是厉害无比。
雪见姑娘说道:“明末清初,女真崛起于长白,占了龙脉之气,又趁着明朝内忧外患之机,一举鲸吞中原,当初的龙脉守护,或战或降,最终龙脉易手,势力重定;而失败了的龙脉家族里,有两家,百年筹谋,卧薪尝胆,一直等到了二十世纪初期,清朝大势已去,便北上长白,在这长白天池边立寨,挖断满清龙脉,截断根本,这才有了长白天池寨——而这两家人,一家姓王,一家姓宋……”
望着她那风姿绰约的身影,我老弟的双眼直勾勾,就好像要钻进人家的身子里去,我瞧见他一副猪哥模样,刚要笑他两句,结果这小子幽幽地说了一句:“哥,雪见好像有些喜m.hetushu.com欢你……”
我在开解着我这不开窍的老弟,跟他灌输一个道理,那就是好女孩儿是需要死磨硬泡的,你这边矜持着,难道还要人家女孩儿主动?
我点头,说原来如此……
雪见姑娘劝过我之后,见我执着如此,却也没有再说,而是说上山的路也漫漫,既然如此,正好同路,倒也无聊。
我老弟一脸委屈地说道:“我能够感觉得到,雪见喜欢你这种能说会道的,唉,难道嘴笨的人,就注定不能够拥有爱情么?”
我冲她点了点头,她也礼貌地回应,问了两句小米儿的事情,又逗了小家伙一会儿,这才说道:“王明哥也是上山学艺的么?”
想想这王、宋两家也是不容易,清朝统治,差不多有两三百多年,若是孩子生得快,可不知道有多少代过去了,居然还能念念不忘自己的使命,趁着清朝力弱,自顾不暇的时候,一帮外人跑到这苦寒之地来立寨挖墙脚,这种精神,当然让人……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可知道龙脉守护?”
在牛波伊的背景,那又如何,现如今是新世纪,什么龙脉守护,都是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现在讲究的是什么?
清朝灭亡,真的是被王宋两家给挖了龙脉?
雪见姑娘摇头,说王明哥你若是王钊的亲哥哥,那么你们家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你们爷爷当年出寨,是跟寨子里几位当家的闹翻离开的,虽说现在的大寨主是你们的二hetushu•com爷爷,但他性子古怪,能够容得下王钊已经是极限,而且那还是得到了那一位的密函,至于你,恐怕……
雪见姑娘答我,说这事儿她隐约听过,所知不多,只知道当初满清进关,有一家奋力抵抗,被诛满门,另一家姓洛,据说是远走了海外,还有一家姓黄,听说是投靠了满清,成为了新一任的龙脉守护。
我顿时就感觉一阵天雷滚滚,说你啥意思?
雪见姑娘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我那一路上沉默寡言的老弟,说王钊,你进去不?
一路上我与雪见姑娘畅聊,她的谈吐清晰,思路明确,知道的典故也多,而我则是多年在外闯荡,对外面世界的理解和感悟,有着她并不了解的东西,所以交流得到了愉快,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山谷之前。
这老家,未必会待见我们,而王钊只不过是因为某位大人物的看中,方才得以留在此处……
我说未曾,怎么了?
凭着这般激烈的竞争,使得在任的龙脉守护,永远都是最强大的一批人。
听到雪见姑娘的讲述,我陡然间豁然开朗,终于算是明白了这内中的缘由——我说为什么那茅山、龙虎或者各门各派这般强大,为何又对那朝廷服服帖帖,相安无事,原来除了这些江湖势力之外,朝堂之内,也有强大的修行者,也就是这所谓的龙脉守护。
雪见姑娘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儿,她算不得极美,但一颦一笑却十分清纯,给人的感觉十分不错。
和-图-书难道,我真的吃了闭门羹?
我说你开口了就有希望,而不开口,这辈子都只能够看着人家的背影,一个人寂寞。
死缠烂打,才能够走出一片春天来……
雪见姑娘说道:“历朝历代,这五个龙脉守护家族都是王朝的根本,因为他们守护着的,是这个国家的命脉;不过这五个家族并非一直绵延,会随着时代的更替不断变换,有的没落,有的崛起,但是不管如何,都会是五个,金木水火土,五行五德。”
我拱手,说有劳雪见姑娘了。
我一听,心中一动,不过却是笑了笑,觉得不可能有这般的巧合。
我有些抓狂,说你既然喜欢她,那就去追呗,我跟你讲,追女孩子有三宝,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你思前想后,犹犹豫豫的,鬼才愿意跟你好呢。
而我也并没有想着抱大腿的意思,此番上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我老弟口中的二爷爷,也就是天池寨的大寨主王大蛮,问一下我父亲的去向。
爱上?
这儿,就是天池寨的山门口。
老弟犹豫了,说啊,我怕这样子,她不理我怎么办?
雪见姑娘含笑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不过有的事情,讲的就是这么一个说法,说不定它也是一只展翅的蝴蝶,也尤未可知。
只要打听到了这个,我立刻下山。
闲谈之中,我问起当年的五行守护,除了王家和宋家,可还有谁?
这姓王的,自然就是我们老王家,而姓宋的……
当然,这些龙脉守护并非和*图*书亘古如此,也是随着王朝更替,而不断地吐故纳新,能者上,庸者下。
老弟显然是刚刚情窦初开的年纪,根本就不能接受我这种老油条的观念,犹豫不决,弄得我恨不能一脚踹飞他。
雪见姑娘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王明哥也不是外人,迟早都会知道,雪见也不敢隐瞒……”
一家姓王,一家姓宋?
雪见姑娘说这恐怕就有些麻烦,王明哥你不知道,天池寨素来不爱与外界交流,属于世外桃源,我们这些寨子的子弟还好,若是像王明哥这样第一次拜访的人,他们未必会愿意接待,只怕会吃闭门羹。
他点头,说是,从见到她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了她。
所以一个字,追!
雪见姑娘说道:“所谓龙脉,既是风水,也是气脉,在我们国家五千多年的历史之中,无数王朝兴亡皆以地理因素有着千丝万缕,也就是龙脉王朝。此事看似不可捉摸,实则玄机暗藏,擅长观风望气的文夫子最为擅长此事,相传这龙脉乃古之真龙埋骨藏尸之处,能保平安,能言兴亡,得龙脉者得天下,而随着这千年相随繁衍,封建王朝之中,根据春秋邹衍的五行五德论,演化为了五个龙脉守护家族来……”
我摇头,说不知。
不多时,她就消失在了林子里。
那山谷松林茂密,错落有致,却是颇有章法,显然是有过精心布置。
我说不会吧,好歹是亲戚,不至于这般刻薄吧?
我说如此说来,这天池寨莫非就是五个守护家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