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七章 南海一脉王明

继续等,天色更黑,风呼呼地刮了起来,我老弟冻得直哆嗦,对我说哥,是不是雪见姑娘忘记通报了,这么的吧,我偷偷带你进去,今天就在我房间先睡,明天我再带你去拜见二爷爷吧?
美髯公诧异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对他有意见?”
闭上眼睛,我想起了雪见姑娘所说的那些话语。
修行着轩辕内经,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图来,笼盖了我头上的整个星空。
我笑了,说你要是一妞,我倒也可以抱着你取暖,可是你是一男的,两男的抱在一起多尴尬啊?你进去吧,我回头下山,在镇子里住一晚上,明天再来拜访。
我耸了耸肩膀,说不好意思,你说的那个死鬼爷爷,死得太早,我也没有见着;不熟,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也没办法跟你一起对他进行批判。
望着身边积雪,我不由得微微一笑,说本打算明日再拜访寨主,却没想到您今夜都等不及了。
民国时期有新生活运动,全盘西化,而新中国则是三反五反,去除一切封建糟泊,文化嗡嗡嗡……
我的话语一激,黑暗中便走出了一人来。
我在附近找了一棵树下的石头,将上面干冷的雪清理掉,然后盘腿而坐。
少寨主就是他这般一无所知的样儿?
王大蛮子?
我说我爷爷死去的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你觉得我父亲不会,他又是如何隔代传授于我的,托梦么?
现如今,和*图*书那些旧传统,可还存在?
那张图幅员辽阔,从伟大的昆仑山起,一直绵延到了东海之滨。
这家伙脑袋倒也简单,根本不明白这里面的缘由,居然还提出带我溜入寨子里。
美髯公说道:“王大蛮子。”
我不知道存在不存在,行过一段气,南海降魔录稍歇,然后一段口诀突然就浮现于脑海之中来。
美髯公眯起了眼睛,说道:“按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二爷爷,为何喊我寨主?”
我若是答应了,只怕不但我见不着人,而且他也要给赶出天池寨。
我说我父亲、我老弟,他们可曾有半点儿修行底子?
美髯公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怨气,却突然笑了,说你跟你那死鬼爷爷,脾气倒是一个样子。
美髯公说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你爷爷当年的修为,并不弱于任何人,甚至他还是黄金王家之中,除了大兄之外,唯一一个接触过龙脉社稷图的人。
美髯公突然笑了起来,说那人觉得你弟弟王钊应该是我黄金王家这一代的显脉,我却觉得你才像是。
如此许久,我浑身温热,与这天寒地冻的天气并不相同,我身边的雪开始化了,泊泊水流流淌,我能够感觉到,配合着龙脉社稷图而修行,那轩辕内经突然间就事半功倍,突飞猛进了起来。
我扶额轻叹,然后往回走。
美髯公摇头,说没有。
我挺起了胸膛,十分正经地拱手,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和*图*书再隐瞒自己的身份了——南海一脉,南海剑妖门下弟子,王明,拜见长白山天池寨寨主!”
唐宋元明清,再之后,就是民国,然后就是解放后的新社会……
这不是什么交通要道图。
我直直地望去,过了许多,开口说道:“阁下既然来了,不如就露上一面,何必藏头露尾,不像个男人。”
好大的责任,不过关我吊事?
我的心中一惊,知道自己没事儿在这野林子里修行轩辕内经,却是给抓到了一个正着。
美髯公傲然说道:“想我王家,延续千年,断断续续,历经过十一朝,皆为金字守护,被誉为黄金王家,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我王家每隔几代,就会有一名显脉觉醒,承担匡扶家族的重任;我父王安公,我大兄便都是如此,只可惜我之下的二三代,皆是草包,要不然也不会将目光,投入到你们这旁支来……”
长白山顶的积雪,要一直到五月份左右才会解冻,所以这山上的雪积颇深,不过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寒冷并非是敌人,残酷的环境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坚强。
老弟听我这般说,方才点头同意,然后还认认真真地给我花了一张下山的路线图。
我从石头上缓然站起,然后跃了下来,拱手说道:“不知道是哪位前辈?”
望着老弟进了林子,我并没有跟着混进去的想法。
美髯公骄傲地说完,瞧见我脸上并无半点儿得意之色,不由得表情转冷m.hetushu.com,说当初你那死鬼、哦,不,你爷爷离开我天池寨的时候,曾经发下过毒誓,绝对不将黄金王家的功法外传,即便是自己的子孙也不行,为何你会轩辕内经?
不愧是学霸,这家伙画的地图,就跟印出来卖的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睁开眼,望着林中的黑暗处。
我笑着说道:“若是没意见,是不会在前面,加一个‘死鬼’的;不过在下的意见是,人死为大,不管生前再多怨恨,毕竟相识一场,多少还是得尊重一些的,对吧?”
我有些担心我老弟了,看得出来,这个地方,并非净土,像他那样的脑子,未必能够混得出来。
而是龙脉。
但是我不会。
我来这儿,是求人的。
匡扶家族啊?
闭门羹。
黄金王家,就只有两人接触过?
历朝历代以来,皆会有龙脉,自然也就会有龙脉守护的家族,有金、木、水、火、土五家,清朝之前的守护家族,乃王、宋、洛、黄,还有一家被灭了满门、不知姓氏的族群,而后满清入关,成立大清帝国,黄家投靠,其他几家则实力大损,隐退江湖,而清朝必然也有五家对应的守护家族,除了黄家,其余的应该都是新崛起的满清贵族。
在我脑海之中的这一张图,是一张活着的龙脉社稷图,黯淡的,是曾经辉煌、却又没落的龙脉,而依旧明亮的……
他之前还跟我说他极有可能成为这儿的少寨主。
我笑容不减,和-图-书语气却冷清,说我的家在彭城,亲戚屈指可数,都是娘舅家的;这儿呢,我不熟,若是亲戚,我想不会大冷天的,还将我给丢弃在野外,不理不睬。我这人呢,自小见过了无数白眼,也有了自知之明,所谓高攀抱大腿的事儿,我倒也做不来的。
心之所想,顿时就有气脉从遥远的方向传递而来,地煞融练,淬炼吾身。
我老弟别看刚才吃我的醋,不过对我这老哥倒也挺关心,说我不,我在这里陪着你。
北疆冻土,一直到南疆以南。
我的脑子里面一转,立刻明白了此人的身份,那便是长白山天池寨的大寨主,也即是我老弟口中所说的二爷爷。
明确了这一点,再多的委屈就也能放得下来了,当老弟的身影完全隐没于林间的时候,我不由得长叹了一声。
我心中有了明悟,转了身子,朝着如今龙脉最亮的京都方向“望”了过去。
美髯公凝望着我,说必然,法门私传,那是重罪,即便他死了,也得处罚;至于你,未经本家同意,就私学法门,一经查实,必将废去修为,留待后效。
寒冷让我将修行变成了本能,若是不修行,那么就会在这低温之中昏昏沉沉地睡去,而倘若是睡了过去,那么低温就将冻僵血液,然后让人死于沉睡之中。
许多登山运动员都是这般不知不觉就走入死亡的。
我扬起了眉毛,说哦,显脉?
我说这个我需要交代么?
他笑了,说难道不是?
一跳三米,这m.hetushu.com又有什么用呢,难不成还跑去参加奥运会不成?
我拍了拍我老弟的肩膀,说太冷了,你先进去吧。
我摇头,说不敢,您是前辈,我是晚辈,该我聆听您的教诲,不过事涉先人,国人讲究一个“孝”字,虽说我并不认识他,但若不说这一句话,心中不安。
我要被废去修为么?
他的表情有些冷,说你这是在教我?
这种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还是交给我那犯着青春期中二病的老弟肩上吧。
美髯公陡然一愣,说纳尼,你是南海一脉的?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长长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就是王明?”
好久没有吃过这玩意了,不过经历了那么多的世事,特别是以前公司里面的勾心斗角,这点儿委屈我倒也是扛得住的。
偌大的天下,皆在那一张山河社稷图之中,而先前那无数或者明亮,或者黯淡的脉络,此刻落在我的眼中,却突然给了我另外的一种感悟。
此人的满头白发,有着关公一般的美髯,却是青色长须,长相孔武有力,而一对金鱼泡的眼睛则显得有些古怪。
所谓望,并非用眼,而是用心。
这般想着,我狂跳不止的心突然就变得平静了下来,眯起了眼睛,说你觉得我修行的,是什么轩辕内经?
轩辕内经。
觅龙、察砂、观水、点穴、立向,龙就是地理脉络,土是龙的肉、石是龙的骨、草木是龙的毛发,而寻龙首先应该先寻祖宗父母山脉,审气脉别生气,分阴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