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九章 白头三少有请

我一开始想叫住她,不过瞧见她在那些泡子里进进出出,玩得不亦乐乎,倒也没有再管她。
我此番前来,本身就没有什么目的性,瞧见居然有温泉,立刻就心生好奇,顺着溪流一路往上,走了小半个小时,居然来到了一处山窝子里。
这里是黄金王家的地方,不是我的。
居然还是熟人。
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坡下又传来了声音。
下面来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我认识的,也就是我老弟的暗恋对象雪见姑娘,另外一个也是个女孩儿,长得跟雪见姑娘有七分相似,年纪比她大一点,或者说成熟一点儿,身材前凸后翘,颇有女人味。
我回头一看,却是小米儿不知道何时回到了我这里来,这荒郊野岭的,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来历,我也是冲着她嘘了一声,缓缓地挪到了旁边去。
雪见姑娘兴奋地说对呀,你猜不到吧,没想到王钊那么木讷笨蛋的人,居然还有那么帅的一哥哥——我跟你讲,我昨天回寨子的时候,正好遇见他们兄弟俩上山,正好同路,就一起聊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王钊的哥哥。他不但长得又高又帅,而且见多识广,谈吐也十分幽默风趣,言之有物,要不是他告诉我他都已经有了一女儿了,我都恨不得给姐姐你介绍当老公呢……
雪见姑娘说哪有,人家就是觉得只有这样的男子,才能够配得上我家雪君姐姐嘛。
温泉?
或者说hetushu.com是朝鲜话。
叽里呱啦,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呃,听着好像很刺激的样子啊,我要不要……
那小家伙倒是不管这个,直接扑腾了进去,炸出了巨大的水花声来。
我舍不得骂她。
我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使得这温泉并没有被人开发,不过我也并不关心这个,当下也是来到了一处四十多度的温泉泡子,将一应衣服背包,全部都塞在一个石头洞子里,然后跟小米儿一起,下到了里面泡着。
雪见姑娘说不知道,不过我猜很有可能是跟王钊的哥哥有关。
因为我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三个诡异的带刀客,莫非是三个死变态,特地跑这儿来,就是为了偷看人家姑娘洗澡的?
这事儿就有些让人奇怪了,虽说我并不了解这长白山的情况,但是却知道一件事情,在这样的雪山之中,能够有这般品质的温泉,按道理来说,绝对是会得到大力开发的。
这哪里是我的老家?
对方讲的是韩语。
三名带刀客低声说着什么,然后在我们这温泉泡子的附近蹲了起来。
我稍微站起身子来,往下望了一眼,突然有点儿想笑。
我们刚刚藏起来,那三人就已经走到了这边。
我有些奇怪,四处望了一下,发现这儿并没有人活动的踪迹。
我有点儿郁闷了,倘若对方说的是汉语,我倒是能够从他们的对话里面,大概探明他们的来意,也好决定hetushu•com到底是露面还是不露面,然而对方这一开腔,我直接就懵了。
在这样的美景之下,泡着天然的温泉,赏着雪景,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加惬意?
被她叫做姐的女子心情也十分愉快,不过还是谨慎地说道:“你还是去附近瞧一瞧,看看王家的那几个小子有没有在附近。”
不一会儿,他们就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一点儿声音发出。
难道因为这儿是我王明的老家,所以才会有这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么?
姐姐说王钊还有一哥哥呢?
啊?
我正瞧着,旁边突然多出一只手来,抓着我胳膊。
不对。
若是靠着什么旅游景区,或者车水马龙的地方,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忧虑,但是在这样一个荒山僻壤的地方,离长白山天池寨也只有小半日路程,还是三个带刀客,我就不得不慎重了。
这小可怜疙瘩,从出生起,就没有怎么享受过好日子,生下来就逢大劫,没一会儿,为了救我,就昏迷不醒了;刚刚把她给救醒了,又随着我四处奔波,就没有歇停过一天,时至如今,好不容易能够开心一下,我又如何舍得说她呢?
三人的腰间,都带着刀子。
姐姐说长得再帅,再幽默,也不过是一普通人而已,爷爷最注重门当户对了,所以你就别想了。
我脑子有些迷糊,过了一会儿,我想起来了。
若是搁在先前,我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还会享受这样的时光m.hetushu.com,不过这三个突然出现的诡异带刀客,却让我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便生出了离开的心思。
这种感觉说起来,很奇怪,有点儿像是谈恋爱,面红耳热的,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发热。
两人一边聊,一边脱衣下水,眼看两人下了温泉泡子,我顿时就急了,害怕她们瞧见我,说不清楚。
之所以说他们穿着古怪,是因为感觉这些衣物跟当今市面上的截然不同,款式又老又旧,就不像是一个年代的一般,而他们的头发也乱糟糟的,看着并不像是常打理的样子。
我的老家在彭城,那里承载了我童年、少年时期的所有记忆,我的家人和朋友、同学都在那个地方,而不是这里。
我看了旁边吐着泡泡的小米儿,顿时就觉得一阵无语——先前的时候还没有半个人影,怎么这会儿就跟赶集一样,一波接着一波过来呢?
其中一个家伙,用生硬的汉语喊道:“雪君姑娘、雪见姑娘,我们白头山三少有请,跟我走一趟吧。”
然而瞧见小米儿在水中快乐地扑腾着,我终究还是没有骂出口。
我有点儿闹不清了。
如此从夜里一直走到了天色初明,我来到了一条溪流之前。
我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要不要站起来,而这时雪见姑娘已经和另外一个女子来到了我们的这个温泉泡子前,那女子试了一下水温,欣喜地说道:“姐,温度正好合适呢,我们下去泡吧?”
一开始我也是听得和图书一头雾水,不过后来听到对方话语里面的几个音节时,我突然就明白了。
那姐姐有些诧异,说啊,为什么呢?
瞧见两人一步一步地我这边走来,我顿时就愣住了。
姐姐笑了,说是你动了春心吧,扯我作甚?
长白山封冻,连天池都是冰封着的,这儿居然有溪流,当真是奇怪,我俯身试了试,发觉这溪流居然是温热的。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我们所处的这个温泉泡子,并非敞口的,有一边是个遮口,躲在里面的话,能够瞧见外面,但外面却未必能够望进来。
呃,我在想什么呢?
那种刀子并不是我们平常所见的匕首或者砍刀,而是古时候的那种腰刀。
这三人到底是韩国人呢,还是朝鲜人呢,还是咱们东北这疙瘩的朝鲜族人呢?
雪见姑娘说没有,虽然王钊哥哥没有说起自己的事情,但是上山的一路,不管路再险,他都是脸不红气不喘,气势沉稳,绝对是一个很厉害的修行者呢……
小米儿先是在我这个温泉泡子里游了一会儿,就像一条鱼,没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水温不够烫,就撅着小屁股,跑上面的温泉泡子去了。
姐姐说你自己多想了吧,王钊上山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他爷爷是老王家前两代最小的儿子,出寨之前发过血誓的,后人不可能有传承。
我有些发愣,下意识地循声望去,只见有三个穿着十分古怪的男人从下方往上走来www•hetushu.com
我刚想要起身说话,而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三个带刀客终于出场了。
这里高高低低,却是有十几个温泉泡子,我一路走过,每一个温泉泡子都用手摸了一下,感觉从二十多度一直到六十多度都有,有的咕嘟咕嘟往外冒泡,热气腾腾,在这雪山之中,显得格外美丽。
对方靠近的时候,我认真地听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听不懂。
跟我猜的一般模样,他们没有往这遮口处打量,所以也并没有瞧见我,而我却能够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我昨天一夜,除了一开始的修行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雪林子里赶路,也是颇为疲惫,所以坐在那温泉之中,感受到那水温的温度,便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美美地享受着当下这难得的平静。
我朝着东方行走,缓步而行,并不焦急,没有那种约会的迫不及待,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平静。
思密达!
雪见姑娘满不在乎地说道:“放心,他们一大早就被叫到讲武堂里去了,不会过来的。”
二十岁的女子,已然出落得成熟欲滴,瞧她走路的模样,倒也是个正经姑娘。
当然,我并没有脱得光光,尽管不确定小米儿是否有了性别意识,但毕竟是女娃娃,我还是留了一条底裤。
我蹲坐在那温泉泡子的遮口下,如此又是待了小半个小时。
即便是进来的路实在是太过崎岖了一点,但有钱人哪里会在乎这个?
水花洒了我一脸,我颇为狼狈,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