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一章 此战血腥异常

“尅色可!”
哥!
血淋淋的衣服,仅仅只是一瞥,那玄家兄弟只以为我就是崔金海,还特地让出了一个位置来。
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我躺倒在地,感觉力量正随着血液流逝,眼前一片眩晕,而这时瞧见那雪君姑娘匆匆赶来,在玄哲山的身上补了两刀。
别说那崔龙海,就算是我师父南海剑妖鼎盛时期过来,也未必能够将小米儿给怎么样。
这家伙,到底有多恨这个小孩儿?
断臂者的喉咙被割开,半拉脑袋就耸拉了下来。
我回头望了一下跪倒在温泉里浮浮沉沉的崔金海,晓得若是平地里,我与此人生死相搏的话,十有八九,我肯定会落败于他的手上,被一刀斩落头颅。
他猛然翻身,将我给按在了水里去。
小米儿的安好并没有让我有半点儿仁慈之心,一个凶狠得居然对一个婴儿进行手撕的家伙,让我实在生不出半点儿同情来,当下也是将他遗失在水中的那把长刀给陡然横切而过。
在我看来,倘若不是玄家兄弟有意捉活的,恐怕她早就已经血染满地了。
听到这话,另外一个家伙立刻侧身,拦住了雪君姑娘的后路。
两人如此配合,最终将崔金海给死死按到在了水底下,那家伙并不会什么闭气之法,只是修行者,比别人的气息绵长一些,在经过了水底几分钟剧烈的搏斗之后,终于感觉到胸口憋闷,开始下意识地想要往上浮起来。
这长刀曾经杀过无数的人hetushu.com,最终却是被用来了解自己主人罪恶的一生。
不过这玄家兄弟也是不输于崔金海的高手,在骤然的变化中,却也能够强忍疼痛,抽身后撤,横刀来挡我。
两人之力,实在是恐怖,而即便如此,那崔金海却是在此时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声,水底咕嘟咕嘟地冒泡,陡然站了起来。
紧接着他倒在了温泉之中,大片的鲜血从他的身子里冒了出来,将半个池子的水都给污染。
那崔金海口中陡然吼出这么一声,左手猛然一抓,却是将水底里的小米儿给拽了出来。
瞧见赤手空拳,被那玄家兄弟给逼得不断躲避的雪君姑娘,她此刻也是十分危险,随时都有可能被擒住。
啊……
然而我本来就存心将此人给溺死,哪里肯让他解脱,当下也是四肢交缠,死死地锁住了他。
受到如此重创,那家伙居然还有力道拿捏小米儿,我瞧见小米儿的一只手给他拽着拖出水面,顿时就忍耐不住了,迎着水花上前,在崔金海挥刀斩向小米儿的那一瞬间,将他给扑倒在地。
再一次翻身的时候,我将长刀抹到了他的喉咙上,而自己的小腹处也被他捅了一刀。
当长刀横斩的时候,大片的鲜血就从他的身体里迸射了出来。
我愣了一下神,这时方才想起下方还有战斗,慌忙冲到那温泉泡子边缘一看,却见在落差六七米的另外一个温泉泡子边缘,仅穿着贴身内衣和_图_书的雪君姑娘正在于那玄家兄弟拼死搏斗,而在旁边的不远处,雪见姑娘已经躺倒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而小米儿也拼着力气,帮我死死按住他的臂膀。
我当时也是慌张了,伸手一摸,却是抓到了一把刀柄。
斩龙刀递出一半,突然就转了方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劈向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家伙。
我拔出了长刀,盯了那刀刃一眼。
不过对方得意,我却并不服输,那玄水丙罡灌注于周身,早日在水中就已经修行得了的御水法门此刻也自觉生起,双手一缠,我将这家伙也给拖入了水中。
我脑海里飞速转动,突然心生一计,回过神来,将温泉泡子中间的崔金海尸体拖到旁边,将他身上的衣服给剥了下来,也不管破旧和满是鲜血,我全部穿上。
那白头山少主,果然挑了一个好人才。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鱼贯而入,从那家伙的后背,将那刀口捅入了崔金海的胸口。
我下来的时候,尽量避开两人的视线,而就在对方厮打正酣的时候,突然间就窜了出来,假意朝着雪君姑娘劈了过去。
小米儿是真狠啊……
她也是气恼,手底下并不留情,在那人发出一声厉吼之后,猛然一划。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雪君姑娘的一声大喊:“小心!”
然而我却不能不救,眼看着雪见姑娘生死不知,倘若雪君姑娘有落在了他们的手里,那我可就被动了。
玄哲山http://www•hetushu•com厉喝了一声,狂刀如林,将我给逼退,然后又扑向了雪君姑娘,他状若疯虎,而雪君姑娘手上有刀,却也不惧,小心迎战,虽然处于下风,却也能够应付。
这是在燃烧生命啊?
先天之物,就是这般厉害,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来抢她。
而那人,也死去。
金玉之身,刀枪不入。
我感觉身后一阵飓风倏然而来,下意识地一矮身,感觉一道锋芒贴着我的头皮划过,将我一大撮的头发给削了下来,我就地一滚,躲开之后,回身看去,却见那个被叫做玄哲山的家伙已然放弃了对雪君姑娘的追击,反过来杀我。
两人再一次浸入了那温热的泉水之中,我一只手按着他持刀的手,另外一只手则死死地掐着他的喉咙。
尿了他一身。
三个人,绝对能够生擒住着小娘们的。
我趁着这机会,猛然扑向了对方。
唰!
我冲她笑了笑,没想到她居然扬起刀,朝着我的脖子处斩了下来。
我被他给摔落一边,刚刚爬起来,而却瞧见那家伙双手捉住了小米儿,居然奋力一撕,却是想要将小米儿给撕成两半。
小米儿负责力道,我负责技巧。
铮!
双方在方寸之间相斗了数个回合,而就在这时,那边突然又传来一声惨烈的尖叫,我和玄哲山不约而同地望了过去,却瞧见那雪君姑娘居然趁着这功夫,纠缠住了失去左臂的那带刀客,此刻却是夺过了对方手中的刀,将其按在了和-图-书那人的脖子上。
这两个家伙,竟然这般厉害?
崔金海终于松开了小米儿,扭身过来,口鼻之中满是溢出的鲜血,死死地瞪了我一眼,张口喊了一句:“……万岁!”
那人似乎对雪君姑娘恨之入骨,一阵泼风刀法,将雪君姑娘手中的长刀给击飞,而我却缠住了他,不让其补刀,那家伙已然疯狂,挥刀斩来。
刀刃不断碰撞,火花迸射而出,而我全力攻击之下,那人只是节节后退,虽然慌乱,却也没有多少破绽露出。
我没有用过刀,却知道刀讲究的,是一往无前的气势。
我的心情原本是惊恐中带着悲恸,而此刻瞧见小米儿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粉碎,却是露出了半边鳞甲、半边粉嫩肌肤的真身时,这才想起蛇婆婆关于蛊胎的交代。
当剥下他的裤子时,我这才看到为何如此厉害的家伙会落败于我的手上。
他那命根子的地方,一片血肉模糊。
两人在温泉泡子里翻来覆去,你压我,我压你,争得不亦乐乎。
那人像疯了一般,长刀不断落下,我拼死反抗,感觉节节后退,原来所拥有的心里优势一下子就丧失了。
只不过,我又不是崔金海。
此物乃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
这一些,我是用了狠劲的,双方从半坡之上,一路滚落而下,不断地摔打,我死咬着牙,凭着玄武金刚劫硬顶,而那人在疯狂之后,也有些颓势,给摔得头昏脑涨。
长刀犀利,从后进入,和_图_书一刺即穿,那刀尖从崔金海的胸口处冒了出来,而直到此刻,他却已然没有能够将小米儿给撕成两半。
崔金海也是有着钢铁的意志,即便如此,却也还是凭空生出一股子力气来。
事情实在是发生得太快了,那人也是刀锋临体,方才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地偏了一下身子,结果斩向脖子的刀锋一闪而过,将那人的左手给卸了下来。
被我一刀断臂的家伙瞬间就变成了独臂杨过,而我绝对不是刁蛮儿的郭芙,此番出手,全凭筹谋,哪里能够让这人好过,当下也是一阵连环斩,不断逼近,务必要将那人给斩杀于此。
有一个家伙用怪异的腔调大声喊道:“玄哲山,右边,活捉这娘们!”
这家伙,居然凭着一己之力,将我和小米儿两人的夹击都给化解,并且反手还击,将局势陡然逆转,实在是了得。
也唯有如此,方才敢过来,在天池寨的眼皮子底下掳人。
我换上了崔金海的衣服,然后将他伤口处的鲜血往脸上涂抹了一番,回望了一下水面,感觉虽然有诸多破绽,不过却也有几分相似,没有再耽搁,提着刀,就跑了下去。
我没有让她一个姑娘家单独承受,再一次纠缠上去。
最终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动不了了。
就在此时,一直没有行动的小米儿再次出手,结果被他一刀劈飞。
倘若怯弱了,那就只有等着挨砍的份。
被他高高举起来的小米儿乐不可支,突然间迸出一股热流,浇在了崔金海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