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二章 守护雪见姑娘

看得出来,她对自家妹子的安危,还是十分关心的。
雪君姑娘欣喜,说哪两件?
我的伤口处本来灼热无比,痛得我冷汗直流,不过小米儿手上那清凉的劲儿也让我稍微安宁了一些。
雪君姑娘说王大哥刚才拼命击杀了崔金海和玄哲山,实在是大义;而且你又能够得到我妹子雪见这般推崇,定然是出类拔萃的英雄人物,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眼神跟我前女友米儿吃醋的样子,特别像,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阵柔软。
比起生孩子来,这点儿伤真不算什么,我冲着她微微一笑,说你先别管我,回去瞧一下令妹;另外,把衣服穿上……
雪君姑娘点头,说却有此意,不过不知道王大哥能答应么?
我说自家人,我叫王明,是王钊的哥哥。
我仍然心存疑虑,说这儿离天池寨,一来一回,即便脚程再快,也得有半天的时间,而雪见姑娘昏迷,我又重伤,如果那白头山少主倘若是再派人过来,我只怕未必能够应付得了。
她这时才醒转过来,拿开了手中的长刀,俯身下来看,说你受伤了?
雪君姑娘依旧警戒不减,手中的刀锋紧紧而握,说你如何证明呢?
她对我说道:“我妹子中了那棒子的新罗寒冰劲,这门功夫十分邪门,能够让血液冻僵,如无解法,三日之内就会变成一具冰尸。这泡子里的温度有六十多,暂时能够给她祛除寒毒……”
我刚才是在装正经,等那雪www.hetushu•com君姑娘一转身,便下意识地朝着人家的背影望过去——嘿,那滚圆的臀部;嘿,那霸道的身材;嘿……
穷途末路,别无选择啊……
小米儿的身体,半边粉雕玉琢,半边龙鳞细甲,而且表现与同龄人迥异不同,雪君姑娘不傻,也知道有蹊跷之处,没有多问,对我说道:“我帮你缝合一下伤口,再撒些止血消炎的药粉,双管齐下,可好?”
这一回,她倒是信了我的话。
这边达成协议,她将皮肤都已经开始结霜的雪见姑娘给穿上衣服,然后放入了六十度高温的温泉泡子里去,只听到一声“哧”响,白雾升腾。
我低下头来,小家伙居然气呼呼地撅起嘴,恶狠狠地瞪我。
啪!
雪君姑娘有些犹豫,想了想,却还是说了:“王明大哥,我并不会那新罗寒冰劲的解法,那玄家兄弟也都死了,问不出来,我只有回到天池寨去找人;而我妹子如果离开了这水池,肯定就会冻僵,所以小妹这里有一个不情之请……”
王明?
雪见姑娘居然在那温泉袍子里浮了起来。
她差不多弄了半个小时,然后回来告辞离开。
我正看得起劲儿呢,结果小米儿用她那满是细鳞甲的手给我扇了一巴掌,顿时就将我所有的念头给打消了。
我苦笑,说你别给我扣大帽子,只要别把我当成偷窥的死变态,那就不错了。
雪君姑娘回来了么?
我对她郑重承诺道和*图*书:“你放心,别看我家女儿人不大,什么都懂了,我不会当着她的面,做出什么龌龊之事的,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我正要说着话,瞧见小米儿偷偷摸摸地靠近,准备再一次偷袭这个挟持她爸爸的坏女人,慌忙喊住:“宝贝,宝贝,别乱来,这是爸爸的朋友,不准再像刚才一样了,不然爸爸就不理你了!”
我与雪君姑娘对话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扭过脸去的,这并非不礼貌,而是体贴两人之间的尴尬,她明显能够瞧得出来我的想法,越发觉得我是个正人君子,冲我行了一礼,然后匆匆往上跑去。
我苦笑,说没有,昨天跟天池寨主王大蛮子交过手,探知了我父亲的消息之后,我也是闲着无聊,便往东走,没想到来到了这温泉山里。我也是贪图这儿的美景,刚刚搁这儿泡澡呢,就碰到了这事儿,因为认识雪见姑娘,所以才会出手帮你……
那雪君姑娘杀人的时候毫不留情,救人的时候也十分利落,当下也是穿针引线,将我的伤口给缝好,然后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再撒上药粉,用纱布包裹,几分钟就妥当了。
此地一冷一热,适合修行,我让小米儿照顾水泡子的雪见姑娘,而我则修行起来。
这话儿比任何保证都值得信任,雪君姑娘冲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去收拾残局。
这话儿说得,那雪君姑娘的眼眶都湿润了,深深望了我一眼,然后认真地点头。
刚才收拾崔金海衣和-图-书服的时候,我就瞧见他血肉模糊的下体,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跟哪儿学来的,虽然奏效,但是在是有些残忍,我瞧见了都忍不住夹紧双腿。
我躺在地上,只有拱手,说有劳了。
这话儿喊得雪君姑娘一阵面红耳热,下意识地用双手抱住湿尽的胸口,我苦笑,说雪君姑娘,你别误会,这孩子是在叫我呢……
她给自己妹妹穿上衣服的那一会儿,我便知道她担心什么,瞧见她故意露出的警告眼神,我不由得笑了。
她说我会的,一定。
我忍不住说道:“雪君姑娘,我这里有电话,你看能不能联络到天池寨?”
说着话,她把我扶了起来,带着小米儿和我一路走到了最高处的一个温泉泡子边上来坐下,而她之前就已经将自己妹子给抱到了这儿来。
我依旧还是有些痛,不过脸上却满是自豪的笑容,说都是我女儿帮我治的。
她那小眼神仿佛在说小娘给你治伤,你居然还胡乱看别的地方,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说不错,然后呢?
唉……
小米儿入怀,瞧见我小腹处有一个刀口子,里面鲜血冒出,仿佛还伤到了肠子,慌忙那柔嫩的右手捂住我的伤口,雪君姑娘已然看见了这狰狞的伤口,慌忙说道:“伤口不是这么处理的,你等等,我随身带得有药,回去帮你取。”
我说你不担心我是坏人?
小米儿的右手能够给人治伤,这是她体内先天灵气的特性,没一会儿,我伤口处的血就停止了流动,里面火和*图*书烧火燎一般的疼痛也缓解了许多,这时雪君姑娘换了一身衣服,拿着一个小包跑了下来,蹲在我的身前,刚一检查,就诧异地喊道:“咦,你的伤口怎么好了这么多?”
她是知道那对头厉害的,留这样两个人在此,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这话儿问得我眼泪水都快要出来了,无比心酸,说唉,一言难尽。
听到我的担心,雪君姑娘的眉头也开始皱了起来。
糟了!
雪君姑娘眉头皱起,说雪见被玄哲山那家伙的新罗寒冰劲给伤到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如何能够给你证明?
我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说你这是让我在这里守着雪见姑娘,然后你快马加鞭地赶回天池寨去?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被小米儿推醒,睁开眼睛,瞧见她慌忙地朝着山下指去。
不管雪君姑娘如何脑洞大开,也想不到面前这个浑身破烂、满脸血污的男子,居然是她们刚才讨论的王钊哥哥,顿时就是一愣,诧异地说道:“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离开长白山了么?”
雪君姑娘无语,说这儿根本就没有信号,如何联络?
雪君姑娘笑了,说王大哥你这是答应了么?
我说另外一件,若是我有什么不幸,或者出了事情,拜托你在天池寨多照顾一下我那老弟——他读书读傻了,脑子有些笨,我看他未必能够在里面混出个啥样子来,你能帮把手,就帮一下……
小米儿瞧见这女人没有再挟持我,便收敛怒气,跑上来http://m.hetushu.com喊道:“mumu、mumu……”
她说自然。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即使如此,我便冒险试一试吧,不过你走之前,先答应我两件事情。”
我苦笑,说雪君姑娘,我好歹也帮你杀了崔金海和玄哲山,还身受了重伤,咱能不能稍微讲一下理?
雪君姑娘走后,我让小美人帮我拿来藏好的衣物,将其穿好,看了一眼飘在水面上的雪见姑娘,然后盘腿而坐。
我探头过去,一望,却瞧见十余个和崔金海一般打扮的人,出现在了温泉山之下。
我说第一件,你把那三人的尸体给收拾一下,然后找个地方给处理了,并且将相关的血迹也给稍微清理一番。
雪君姑娘稍微转身,瞧见一个半边粉雕玉琢、半边龙鳞细甲的女娃娃正瞄着她呢,浑身就是一哆嗦,说你真是啊?
雪君姑娘身上的衣物本来不多,又给温泉水浸得湿润,几乎跟没穿啥一样,本就有些羞敛,以为那孩子有奶便是娘,奔着她胸口的山丘而来,没想到小米儿扑入了我的怀里,顿时诧异地说道:“啊,这孩子怎么喊你妈妈呢?”
完成这一切,她对我说道:“王大哥,你能走动么,我扶你上去。”
瞧见那刀子却是朝着我的脖子斩来,吓得我舌头都打结了,而雪君姑娘听到我喊出了她的名字,刀锋贴着我的脖子,冷言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说好,多谢。
“哎、哎、哎,雪君姑娘,刀下留人……”
我说雪见姑娘是见过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