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五章 人生抉择路口

我一边想着,一边听着外面的对话。
雪见姑娘:“到底是什么啊,我看我爹和爷爷今天的脸色也很差。”
你们这些家伙,未免也太阴谋论了吧?
雪见姑娘:“什么?难道东西是给王明爷爷给带出去了的?”
如果有可能,我肯定会抱着这姑娘,说妹子,你说得太对了,肯定是他们搞错了。
一直到了晚上,我老弟方才回来,代替了她们。
男子:“王寨主刚才通报了宋家,说他们在检查王明身体的时候,在他的头颅里面,感受到了逸仙刀的气息,怀疑这东西被他给私自占了。”
除了我,还有我父亲和老弟,三个大男人笑得阳光灿烂,面对着镜头很二地举起了剪刀手。
我反应过来,而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低声的交谈,一开始我听得并不是很清楚,模模糊糊,而当我平静下心来,侧耳倾听,便听出了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却是雪见姑娘。
那张照片上面,有十八岁的我。
雪见姑娘:“你是说,今天出现的那头狻猊,是咱自己家的灵兽?”
事实上,我再装下去,那一泡尿估计就要尿到我老弟的炕上了,睁开眼睛,我让我那面露欣喜之色、准备大声喊叫的傻弟弟闭嘴,然后问他要了塑料瓶子,解决了内急问题,这才搂着扑过来的小米儿,问他外面什么情况。
我装作昏迷,而雪见姑娘则推门而入,走到了我的床前来,我能够感受得到她的目光聚集,当下也hetushu•com是用南海龟蛇技的龟息术让自己变得平静。
雪见姑娘:“加欢叔,我之前一直昏迷着啊,我能知道啥啊?你到底怎么回事啊,王明哥是我和我姐的救命恩人,他为了救我姐,被三胖子的人用刀捅成重伤,即便如此,他还毅然守护我,凭借着钢筋的意志在坚守,一直等到了你们的人出现,才昏迷过去——他身上受的伤,恐怖得让我心疼死了,你们怎么还调查来调查去啊……”
男子:“呃,雪见,不要再说他们有多厉害了——之前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么?”
我绝对不是什么处心积虑的人,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特么的为什么会突然发神经,跑到温泉山那儿去,甚至于那古怪的石刻圆盘,也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狻猊定星盘,也不是我发现的。
雪见姑娘:“渡气啊,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王明哥给我渡气呢,心里有些害羞,不过后来才知道是小米儿——她好厉害哦,那么小,不但能够形成内循环小宇宙,还能给我渡气……”
雪见姑娘:“对,我看见了,它好凶啊,足足有三米多高,浑身冒着火焰与烟火,追着三胖子和他的人漫山遍野地跑,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惊走了它,我感觉三胖子在劫难逃呢。”
雪见姑娘:“当然,加欢叔你是我们天池寨的稽查官嘛,也是我宋家的骄傲,随便问,我一定如实回答。”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感m•hetushu.com觉浑身酸软无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间很狭窄,放着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
我有些头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雪见姑娘:“那是,超级厉害的。”
男子:“在狻猊出现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凝视许久,我突然感觉到脸上落下一只手来,轻轻抚摸着我,一下,就收了,然后我听到雪见姑娘低语:“王明哥,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我老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寨子里的高手大都出去了,就留几个宿老在寨子里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雪见姑娘:“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一男子:“他人醒过来了没有?”
我心中悲苦,然而却也知道自己是深深陷入到了那豪门恩怨之中,此事不但涉及到了王、宋两家的秘宝,而且还牵扯到我爷爷、王家大兄、宋家姑奶奶的一场秘辛之事里面去。
男子:“那孩子不简单啊。”
我到底,该选择哪个呢?
男子:“对,当年王明爷爷跟咱小姑奶奶情投意合,彼此心属,只是当时你太爷爷属意王家大兄,想要将闺女嫁给能够继承家主之人,没想到小姑奶奶性子刚烈,竟然以死相逼;当时我也没出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知晓结果——小姑奶奶自刎而死,王明爷爷私自出寨,那王家大兄最终也没有当成家主,反而跟随着寨子外的和-图-书那伙人去打了天下,这辈子也没有回寨子里……”
男子:“你看见那头狻猊了?”
男子:“你们是怎么在水下待那么久的?”
我心中慌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有装作昏迷,不敢动弹。
男子:“雪见,之前你跟你父亲讲了一下,现在我再问你一句话,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够如实告诉我么?”
雪见姑娘:“你说……”
我现在的心里乱糟糟的,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雪见姑娘。
雪见姑娘:“给王明哥的弟弟在带着,那小孩儿认生,除了王钊,跟谁都凶,现在王钊正带着她漫山遍野玩儿呢。”
男子:“雪见你想多了,那狻猊再凶,不过是一头兽灵,白头山少主身边也有高手,一旦琢磨过来,将其封印,到时候头疼的就应该是你们了。”
雪见姑娘:“没有,刚刚过去看了一眼,还处于昏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来呢。”
她的寒毒已经解开了么?
我舌战群雄,跟这帮人当面对质,即便是死,老子也不能让他们玷污我和我爷爷的清白。
男子:“不知道,知道的这事儿的,除了当事人之外,就是咱太爷爷,不过大都已经不在了。我要讲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当时宋家有一秘宝,名曰狻猊定星盘,而王家则有一把逸仙刀,两物也同时失踪……”
她是我的命根子。
我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趁夜逃走,这样子免得到时候天池寨的大部队www.hetushu.com回来,而我则像案板上的肥肉,任意宰割。
男子:“王明的爷爷你应该知道,他是从寨子里私自出去的,事实上,除了王家大兄,他应该是王家天资最强的一位,至于他为何离开,你不知道吧?这事儿,牵扯到我的一姑姑,也就是你的小姑奶奶。”
若不是小米儿硬塞给我,我哪里知道这玩意?
男子:“倘若从道义上来说,这个王明的品性和作风,都是让人为之敬佩的,倘若没有他在,说不定你和你姐都被那白头山少主给抓了去,从这一点上来看,宋家欠他一份恩情;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到王宋两家的秘宝,和一件前尘往事!”
至于出现在我脑子里面的那劳什子逸仙刀,我的天老爷,谁没事会把一食指长的小刀往自己的脑袋里面塞啊?
男子:“那个小婴孩儿呢?”
我双手反撑着床,刚刚坐起来,就感觉到肚子里一阵钻心的疼,抬头朝着不远处的桌子望去,却意外地发现了一张照片。
雪见姑娘:“我不知道啊,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塞进了温泉底下了,刚想挣扎,脑海里就响起王明哥的声音,他告诉我,说让我别动,还说外面有三胖子的追兵;我猜想他是带着我躲到温泉底下躲避的,后来才知道他其实也受了重伤,我姐有托付他照顾我,没办法丢下我,就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他好厉害哦,居然会传音入密……”
男子又交待几句,然后离开了,而这时我和_图_书听到门口那儿传来脚步声,赶忙躺下,闭上眼睛。
男子:“雪见,你父亲是我宋家未来的家主,所以有些事我也不瞒你。”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留下来。
男子:“不是,那东西应该是一直留在温泉山,至于是不是王明爷爷动的手脚,让他的孙子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回来拿取,这事情就让人怀疑了——他为什么出现在温泉山,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怀疑;天池寨的人现在正在全力追缉那头逃走的狻猊,而我则想办法稳住王明,看看他到底什么想法。所以,你等他醒过来了,一定要立即通知我。”
这里面的秘密太深了,肯定是有着需要掩藏的东西在,而倘若是对方认定我知道其中的内幕,会不会把我给灭口了啊?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儿,不过醒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找小米儿。
雪见姑娘:“啊,小姑奶奶不是早就死了么?”
如此过了许久,雪见姑娘刚走,雪君姑娘又来接班,她帮我换了腹部伤口的纱布和药粉,又在我老弟那充满了汗臭味的房间里,陪了待了大半天。
男子:“对,相传是先祖偶得的仙家法器,只是一直没有人能够开启,此物对于宋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便如同那逸仙刀对于王家一般;这是我们的命脉所在,不能够为外人所得。”
雪见姑娘:“哦。”
这是我老弟的房间?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终于没有再装了。
雪见姑娘:“那这跟王明哥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