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六章 王明棋胜一招

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她的身份。
我老弟离开之后,我关上了灯,摸黑找到了放在床头的包,给小米儿的身子涂抹起了药膏来。
只有要脸的人,才会玩阴谋诡计,才会让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
行不行啊你们,不行的话,这天可就变了啊……
是灰头土脸地离开,然后被人通缉,还是礼送出境,这里面的名堂很多。
对方到底还是太急迫。
那个宋加欢,为何会选择在我老弟房间门口这么公开的一个地方,谈论那些隐私呢?
老弟看我这般严肃,下意识地问道:“真有那么严重?”
不要脸的人,估计早在我昏迷的时候,就已经将我的脑子给剖开,把里面的那什么逸仙刀,给取出来了。
我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划过了这么一个词眼,冷静下来想了一下,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王大寨主给我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的,想起之前雪见、雪君姐妹的对话,次日王大寨主就将自己的子子孙孙叫进讲武堂里,我就知道他定然是在鞭策自己的那帮子孙——看看你们这帮酒囊饭袋,整日游手好闲,不思进取,你们再这样混下去,说不定这天池寨的天,就得让人隔壁老王家的孩子来执掌了。
我要不要把这傻瓜也给一起带走?
瞧见这毫无心机的姑娘,我心中一暖,笑了,说都是长辈,不能这么说。
宋加欢反复地提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池寨绝大多数的高手都离开这寨子,一和_图_书开始我还没有细想,后来回想起来,的确感觉到他是有怂恿我逃离的倾向。
我说好,你现在穿上我的衣服,把脸蒙上,然后出寨子去一趟。
这样的东西若是落在了我这“隔壁老王家的孩子”手里,怎么可能会善了呢?
我熬不住劝,再加上昨天饿了一天,便在一楼找了凳子坐下,在雪见姑娘的伺候下,把早餐吃了。
许是我昨夜睡觉的时候,小米儿又给我治过伤,所以走路的时候,腹部的伤口倒也没有再痛,而即便如此,雪见姑娘仍然执着地扶着我,一路走到了一处高高的塔楼下面来。
我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说这件事情,关乎于到你老哥的生死,所以,拜托了。
在甄别了一下两个选择的利弊,以及依照着我之前与那王大寨主的交谈,和我对他的判断之后,我心中浮现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么一个字。
我说在寨子里面的领导在讲武堂等我,让我过去呢。
想到这个可能,我突然间对于私自逃离这件事情产生后巨大的怀疑起来,如果这个时候,在那寨子外面有一队伏兵等着,只要我一出现,立刻就落入了贼网之中。
我并不担心我老弟的安全,因为从这件事情来看,我知道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天池寨的这些人,其实还是要脸的。
我没有再管外面的情形,而是回到了我老弟的床上,闭目而眠。
对于一个心怀叵测的家伙,天池寨想怎么拿捏我,和-图-书都有说法了。
我想到这里,顿时就想着赶紧溜掉。
谋定而后动。
文武全才?
老弟有些犹豫,说你知道地方在哪儿么?
我说对,怎么了,我老弟推门而入,一脸青肿,说二爷爷他们说你若是醒了,让我带你去讲武堂一下。
谢谢!
我的心开始乱了,问了我老弟几句话,发现他什么都蒙在鼓里,还生活在和谐社会呢,实在是无语。
善良坚强的护花使者变成了居心叵测的贼人,我又如何能够逃脱得了那帮老狐狸的手掌呢?
这小孩儿特别招人喜欢,尽管只是刚刚相处了一日,他就已经有了当叔叔的快乐。
涂抹完了之后,我给小米儿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她,临着窗,望着外面的街道。
这回我是真困了,跟这帮老狐狸勾心斗角,实在是累。
想到这里,我心生一计,对我老弟说道:“你过来。”
王大蛮子端坐其中,瞧见我走进,他却是站了出来,冲着我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啊,我小弟一脉,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个文武全才的后辈,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我老弟有些茫然,说我蒙上脸干嘛?
我又叮嘱了他一句,说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即便是你师父或者二爷爷,都不能够说,知道么?
临走之前,他亲了亲小米儿的脸。
我老弟指着外面,说我师父怕我打扰你休息,让我搁门口待了一宿,就为了你醒来跟你传这么一句话和图书——哥,你们到底打什么哑谜啊,我是真的猜不透呢。
我抓着他,说老弟,我问你,我的话你还听不听?
我笑了,说问问不就得了?
我老弟跟小米儿玩了一天,满身臭汗,不过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听到我召唤,说哥,干嘛啊,我想去洗个澡,我家大侄女刚才都嫌弃我了呢。
这些事情,难道是他故意透露给我的?
老弟看我一脸的严肃认真,下意识地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唉,哥,别这么严肃好不好,你知道的了,自从妈死了之后,你和爸就是我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了,你的话我怎么能够不听呢?”
老弟点了点头,然后穿上了我的衣服,又找了一块毛巾,把脸遮上。
不用想,大概就是这些话语,而那所谓的逸仙刀,别的不说,听这名字,啧啧,听着就有一股子煞气。
还好我找了老弟前去试探,要如果现如今被按倒在地上的人是我,恐怕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我冷笑了一声。
雪见姑娘说我陪你去,不过皇帝不差饿兵,先吃了早餐再说,一会儿可就凉了。
我说你昨天搁哪儿睡的呢?
既然如此,这一回合,算是我赢了。
眼看着我老弟就要跑到了寨子的边缘,突然间涌出了一大伙的人来,灯光大亮,然后有人冲过来,三两下就将我老弟给制服,按倒在地。
跑!
心累。
我老弟所住的这个房间是一栋木质建筑的二楼,我刚刚下了小楼,雪见姑娘便提着一http://m.hetushu.com个小篮子迎了过来,瞧见我,笑着说道:“王明哥,你醒了啊,唉,你还受着伤呢,怎么就下来了?赶紧回去休息,我给你带着早餐,是我娘熬的小米粥,特别香……”
路上的时候,应该是有人传了消息,我走进讲武堂大厅的时候,瞧见这儿已经是坐满了人。
我说别管那么多,你出去一趟,然后回来,若是无人拦你,暂且不管;而如果有人把你拦住,或者把你给捉起来,你就说你在夜跑,锻炼身体,至于蒙脸,就说是刚才闻到臭气,就把鼻子蒙住,听清楚了没有?
我老弟苦着脸说道:“好家伙,那帮人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顿胖揍,就跟我抢了他们老婆一样。”
这是在讽刺我么?
我盯了他的脸一会儿,笑了,说疼吗?
也就是雪见姑娘的爷爷。
然而在准备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又有些犹豫了,看了一眼我的老弟。
我老弟还想问我为什么,被我瞪了一眼,只有说哦,我知道了。
我离开了天池寨,还是我自己;但是我老弟离开了天池寨,又该何去何从?
一夜无事,次日我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扶着床边坐起,这边刚刚有了动静,门外就听到我老弟喊道:“哥,你醒了么?”
工作了几年,经历过那么多的办公室政治,我多少也精明了一点,思来想去,觉得逃,肯定是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的,不过怎么走,这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媳妇是别人的好,孩子还是http://www.hetushu.com自己的亲。
难不成回去参加高考不成?
他都觉得自己一蹦快一丈高,实在用不着去读大学了……
在这里,他能够跟人学习修行法门,能够每日见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过着自己最理想中的生活,怎么可能跟我一起出去漂泊流浪呢?
现在的我,有着解救雪见、雪君两位宋家姑娘的身份,对方即便是想拿我做文章,多少也得要些脸皮。
似乎没有那个必要,他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某一位大人物的指示,王家人即便是对我再恨之入骨,也不可能拿他来撒气;退一步来说,即便是我想要带走他,我老弟也未必肯跟我离开。
我笑了笑,瞧见床上还趴着睡觉的小米儿,笑了笑,说我自己去讲武堂就行,你帮我照顾一下小米儿。
而如果我私自逃走,然后被逮住,那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
或者太轻视我。
这姑娘挺细心的,知道我腹部受了伤,给我带的是加了红枣、枸杞的小米粥,再加上两个蒸得绵软的大馒头,十分清淡,倒是颇合我的胃口。
雪见姑娘气呼呼地说道:“什么事啊,还非得去讲武堂,直接过来找你不就行了?那帮老家伙,就好像没腿一样,架子大得很。”
至于旁边,还有七八个老中青不同年纪的男女,想必都是天池寨的重要人物。
正中间有两位,天池寨寨主王大蛮子我是认识的,旁边还有一位长得像大学教授的老者,我不用猜,却能够估计得出这是宋家的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