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三十九章 离火宋家提亲

是么?
此老极为精明,指不定都已经打听好了我的情报,我也不敢撒谎骗他,只有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大致讲出。
对于这个问题,我揣摩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摸不清楚那个老狐狸的路数,总之他肯定并不仅仅只是为了表示感谢。
不过没有办法,我也不能抛下这家伙不管,于是只有从另外一个角度劝他,说你不是喜欢雪见姑娘么,今天过去,提前见一见她的父母,吃个饭,加深一下印象,也还是不错的。
这手段,这城府,当真是让人敬畏。
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我决定赴宴,让宋家姐妹先回家,随后我再前去拜访。
我也不知道他是真新鲜,还是假新鲜,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像个傻小子。
宋老。
之前宋加欢在我老弟门外的时候,曾经屡次提及那火眼狻猊逃走,天池寨的大部分高手都在外追寻此物,却没想到这宋家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此物给抓回了来。
我说我一不偷、二不抢,哪里来的浮财?
我无语了。
我苦笑着摇头,说宋老你们这儿是世外桃源,凡事都自给自足,却不知道外面的苦处——这年轻人谈个恋爱容易,但真正想走入婚姻的殿堂,却得饱受世人和俗物的考验,没车没房的,基本上很难有姑娘愿意嫁给你,而像我这个年纪,若是家里并不富裕,大多都是买不起这些东西的……
两人交换了一会儿意见,越发觉得对方hetushu.com合乎心思,简单用过了一些吃食之后,宋老起身,邀请我道:“且随我来,带你去瞧一样东西。”
而一进入其中,我立刻感受到那温度陡然增高了好几分。
天池寨占地颇广,外面有阵法笼罩,常人难以进入其中,但是这寨子内部,却有点儿像个小村庄一般。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修行者,在天池寨里,我也能够瞧见普通人。
许久之后,他方才长叹一口气,说此般神兽,世间或许再难有同类,而此刻它恐怕也要消失于人世了,实在可惜。
我为这老弟操碎了心,然而他终究还是不能理解,说你是你,我是我,我师父可喜欢我了,怎么会牵连到我这里来呢?
我知道此番赴宴并不简单,知道这会儿总算是进入了正题,便起身,随着他一起走出房间。
宋老又跟我扯了两句闲篇,斟酌了一下,突然问我道:“如此说来,王明你现在可是还未曾婚配?”
我苦笑,说昨日在温泉之中,仿佛已经热过头了,现在却感觉不到什么。
他宋家是那狻猊定星盘的持有者,对于此物的研究肯定比我深刻,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我无论讲什么话,都有些在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趋势。
我瞧见他那一脸哀怨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说我都跟你讲过,喜欢人姑娘,就要不顾及脸皮地去追,何必整天胡思乱想呢?人姑娘是好心,瞧见和图书你哥受着伤呢,就搭把手,帮着扶一下——你若是如我一般,她说不定也得扶你呢。
我老弟大喜,说哥,原来你喜欢雪君姑娘啊?
我不知道如何摆脱与雪见姑娘之间的嫌疑,只有违心承认,我老弟又是高兴又是雀跃,说哎呀呀,哥,倘若你娶了雪君姑娘当老婆,我找了雪见姑娘作媳妇,那我们两个,岂不是圆满了?哈、哈、哈……
我诧异,说这是为何,它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那佛堂并非终点,下方却是有一个地下密室,穿过一段下场的甬道,打开厚实的石门,来到了一个宽阔的空间。
他一阵长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突然间想起一事,说啊,不对,哥,雪君姑娘听说是被当做宋家接班人培养的,未必能够嫁给你。
我勒个去……
宋老望着我,说此事暂且不谈,王明,这火焰狻猊太过珍贵,若是消失,实在可惜,此刻唯有潜身于你的体内,与你成为二位一体的关系,方才能够得以存留;不过它到底是我离火宋家的传世图腾,贸然授予于你,即便是我认可点头了,宋家的其余人未必能够认同,所以你这里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能否答应?
他让我不要拘束,落座下来,便有人送来吃食,都是很简单和清淡的菜品,而在这空隙,他则问起了我怀里小米儿的来历。
我老弟有些发憷,说算了吧,我昨天没怎么睡觉,不如先补个觉?
宋家在寨子的www.hetushu•com另外一头,在我老弟的带领下,我抱着小米儿,一路走了过去。
当宋家姐妹离开之后,我老弟一脸委屈,问我说哥,你和雪见是不是好上了?
不给你穿小鞋,呵呵?
宋老盯了我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你既然并未婚配,可愿在我宋家女儿之中,挑选一个,成为我宋家的女婿呢?”
在龙脉守护失败的那几百年间,王、宋两家繁衍生息,不但有自己的子弟,还有徒弟、亲戚和一大帮子的追随者,而正是这些人,才构成了天池寨的主体。
两人走过了几个院子,最终来到了一个佛堂之中。
我收拾完毕,没有跟他多扯,只是嘱咐他,让他一会儿去宋家的时候,多听少说。
我老弟的目光开始在房间里巡视起来,琢磨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变成重伤模样,吓得我赶忙抓着他,说你消停一点儿吧。
我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在我老弟的帮助下梳洗打扮,完毕之后,我咧嘴,冲着我家小米儿笑,说怎么样,爸爸帅不帅?
我颇为意外,说不可能吧,昨日它出现的时候,恨不得一口把我给咬死呢?
我没有再多说了。
我都能够估计得到,今天讲武堂那儿的王家人里面,肯定有一个人,就是我老弟的师父。
光明大放。
宋老笑了,说我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学究,外面的事情,自然也都有听闻,普通人倒也罢了,如你一般优秀的年轻人,这钱财二字,又怎么会m•hetushu•com放在心上?
到了地方,管家请我进去,而我老弟则被他温言请着,说雪见、雪君姑娘在隔壁等待,这没良心的家伙听到,欢天喜地离开,恨不得跑起来。
听到这话,他再也没有什么唧唧歪歪的了,刚才还装作很困的样子,现在立刻掏出小镜儿来,把自己打扮得利落清爽。
又是敬重,又是疏离。
我踢了他一脚,说你以为我想啊?出了这事儿,我怕你在天池寨受气,里外不是人,这才带着你去拜一拜宋家的码头,倘若真的受了委屈,东方不亮西方亮,到时候也不用太过于局限而已。
我听到,心中一阵内疚自责,说对不起,那定星盘的碎裂,跟我也有几分关系。
宋老带着我一路来到了那法阵的跟前,即便是隔着这炁场,也能够感受得到火焰狻猊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热力,那宋老的周身浮现出了微微薄光,将其热度屏蔽,至于我,却仿佛觉得这般的热量方才是温暖,并无太多不适。
火焰狻猊。
我无语了,拍着他肩膀,说真不知道你什么眼光,那雪见姑娘太青涩了,要真是动心思,我倒愿意跟雪君姑娘发生点什么……
小米儿举起了大拇哥儿,而我老弟则更加难过:“哥,你弄得这么郑重其事,就好像是去相亲一样,还说没有关系?”
宋家老爷子邀请我去吃饭,到底是要讲什么事呢?
我听他说得严肃,郑重其事,当下也是拱手,说宋老但说无妨。
宋老很满意我http://m•hetushu.com的表现,与我一起,默默地望着那受困于法阵之中的凶兽。
我眯眼瞧去,只见那空间的最中心,有一个浓雾笼罩的法阵,而法阵之中,则拘束着一头异常雄壮的异兽。
他打量了一下我脸上的表情,问:“怎么,你感觉不到热?”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我抱着小米儿进了小厅,与宋老见礼。
宋老摊开手来,说你想多了,它只不过是想记住你的样子而已。
他摇了摇头,说不对,你之所以不抗拒这种热浪,并不是因为没有感觉,而是那火焰狻猊的热力已经伤害不到你本人了,如此说来,跟逸仙刀一般,火焰狻猊也认你做主了……
这些人瞧见我们的神情,十分古怪。
宋老摇头,说它栖身之地,是那定星盘,而此刻定星盘已毁,这火焰狻猊就再无栖身之所,灵力无法补充,还会不断逃逸,不出三月,灵力一空,此物必然消亡。
我以为是家宴,没想到那小厅里只有一个人在。
当听到这小东西居然是从我的肚子里掏出来的,我不但是这孩子的爸爸,也是她的妈妈,宋老抚须长叹,说活在这世界上太久了,自觉得什么新奇事情都有见过,但像你这般的,倒是头一遭,实在新鲜。
终于来到了宋家,这是一处很大的宅院,有点儿像是我以前看电视剧《大宅门》的那种感觉,有个老管家在门口守候,瞧见了我们过来,连忙过来见礼,然后带着我们一路穿堂过廊,来到了后院的一个小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