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二章 仿佛落入陷阱

我发愣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左手手掌之上,一阵诡异的灼热发烫。
这个时候,正好是火焰狻猊和逸仙刀“谈情说爱”的蜜月期结束,两者之间的交流减轻了一些,我方才恢复了一点儿意识,睁开眼睛来,瞧见一张美艳的脸出现在面前。
那烙痕已然结痂,图画虽然古朴,但是却给人一种惟妙惟肖的感觉。
火焰狻猊懒洋洋地嚎了一声,跟之前的叫声比起来,这声音柔顺,简直就像小猫儿在撒娇一般。
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的客房,只记得有人给我稍微擦了一下身子,然后将我给推到在了床上。
我苦笑,说感觉快死了。
我说别的我也不说了,你自己表现吧。
那红芒入掌的一瞬间,我突然间又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热意,朝着我冲击而来。
它每动一下,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陡然抽搐一阵。
我的心跳很慢,因为有一部分血液,正在构建着新的循环系统。
而就在我盯着手掌上面的烙痕发愣的时候,远处的宋老忍不住喊道:“王明,你试图跟它沟通一下,达成契约,然后就可以将它给融入体内了,要快,等那烙痕凝固了,你们融合的契机就失去了。”
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居然一点儿、一点儿凑了上来。
宋老笑了,说你等等,我去叫人过来,把你送回房间里去。
烫,太烫了,之前那种恐怖的感受再一次袭上了我的心头,我感觉全身的血液hetushu.com在这一瞬间仿佛再一次沸腾蒸发了一半,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似的,而几秒钟之后我又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地上打滚。
但是我却发现我的左手掌心处,突然也多出了这么一个如同心脏一般的地方来。
我扭过头去,望了宋老爷子一眼,这才反应过来,我面前这畜生并不是什么大狗或者猫之类的玩意,而是一头真正的凶兽。
那玩意在我的头颅之内,竟然与左手手掌上面的火焰狻猊印记交相辉映,隐隐地颤动了起来。
很快,我明白过来,头疼的原因。
是逸仙刀。
尽管宋老此前跟我提过,说这火焰狻猊是灵体存在,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滑溜溜、满是口水的触感,却让我有一种无比真实的触感。
它就好像是被人用烙铁硬生生地给烙上去的一样,仔细闻一闻,居然还有肉的焦香。
这线的前半端是红芒,钻入了我的手掌上,而后半端则还留着半截硕大的身子,在半空中腾起。
它并不能够为我所用,不过却时不时地显示着自己的存在,让我有一种既想亲近,又不敢太过于靠近的感觉。
我头有些疼,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好是坏。
我躺在水缸里,一直过了许久方才站了起来,结果刚刚一站起来,立刻就感觉到一阵头晕脚软,又跌落了回去,宋老十分关心地问我怎样了,我说没有力气了,一丁点儿和_图_书都没有。
就好像那头火焰狻猊,就在我眼前,用那对拳头大的眼睛瞪着我一般,十分的奇怪。
我说我就感觉往自己嘴巴里面灌了一肚子滚烫通红的铁水,整个肠胃里面都烂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唤我:“王明哥,王明哥……”
它曾经追着白头山少主一帮人满山乱跑,指不定活活吞吃了几个人呢,我凭什么拍人家的脸?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应感,一把推开那家伙,没想到这火焰狻猊却恬不知耻地继续凑了上来,想要继续舔舐,我顿时就怒了——欺负人也不是这样子的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恶心啊?
这是啥情况?
这是真疼,我整个人的身体一阵萎缩,水分急剧蒸发,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仿佛又多出了一颗心脏来,强劲地跳动着。
我本身就是修行者,自然能够明白其中的意义。
不知道是不是体内多出一个循环通道的缘故,使得血液朝着这里集中,让手掌变得有些红。
啊……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终于好像重新活过来了一般,下意识地喊道:“水,给我水……”
我也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自己怎么会生出如此轻松的情绪来,竟然把那畜生当成了一个毫无恶意和害处的大宠物,而就在我吓得后背寒毛直竖的时候,让我和宋老都为之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它居然是在跟我撒娇。
http://www.hetushu.com迷糊糊之间,我被人牵引着来到了一个水缸之前,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跳进了那大缸里去,将自己的全身都给淹没,然后张开嘴,肆无忌惮地喝着。
我的天,我说怎么这么烫。
众所周知,人的心脏是一个提供压力,将血液运行至身体各个部分的地方,也是最为关键的所在,倘若没有了心跳,人就得不到所必须的能量,再无声息。
我深吸一口气,说老兄,听说你要搬家,来我这里住,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不能扰乱我的生活,也不能伤害我以及我的家人和朋友,这一点,你能办到么?
我睁开眼睛来,望着我的左手手掌。
宋老转身离开,而我则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那火焰狻猊融入体内之后,身体里的变化。
宋老尴尬地笑了,说不至于,不至于……
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如此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将侧脸贴在了我赤裸的胸膛上,静静听着我的心跳。
迷茫中,我感觉一路扶着我过来的那女人凝望了我许久,突然间将手掌放在了我坚实的胸膛上来。
它摇了摇尾巴,一副很狗腿的样子。
他安慰我,说没事,毕竟是两种不同的生命形态,融合的时候,难免会有些步调不一致,不过一旦度过了磨合期,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它点头,豁然站起,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陡然间腾空一跃,整个庞大的身子在半空之中,眼看着就要将我给扑倒的时候,突然间整个身hetushu.com子一阵虚化,然后变成了一道红芒,化作一道线。
事实上我刚才跟宋老说的,都是真实的感应,只不过却隐瞒了一件事情。
欧巴?
那是两瓣柔软的红唇,勾勒着让男人有些迷醉的线条,我有些忍不住想要亲一下,却浑身酸软,动弹不得。
这是我自醒来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了强烈的热意,是刚才抹去脸上口水的时候就有的,下意识地举起手掌来看,才发现在我的手心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与当初那石刻圆盘一般的狻猊图像。
凉水从我的口鼻之间灌入,咕嘟咕嘟,一直喝得我感觉再也喝不下去了,腹中鼓鼓,我方才停住,将头抬起来。
原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那口水居然在我的左手手掌里,蚀刻出了这么一道古怪的符阵来。
我伸出手去,说我也不知道该咋办,你要搬进来就赶紧进来吧,不然关门了,那儿也去不了了。
我抱着头颅,蹲坐在水缸里,整个人就好像死过去了一般。
疼!
我望着手掌上还在翻腾的皮肉,痛得眉头皱起,没法子,看着眼前这大狗一般的火焰狻猊,叹了一声。
这玩意可是在我的头颅之中,那儿富含着数以千亿的神经元,任何一点儿轻微的动静,都能够让我为之痛苦,所以它这般一颤动,我就感觉到了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忍不住就挥手,啪的一巴掌,拍在了那畜生的脸上。
我头疼得厉害,搞不清楚这女人是谁,只是无意识地应了一声,便感觉有人过m.hetushu.com来拉我,将我给扶出了水缸,又将我一步一步地扶出了地下室。
啪!
眼看着对方的唇即将亲到我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欧巴,你好强壮哦,我好喜欢……”
我那个时候,头脑昏昏沉沉,说清醒肯定是不清醒的,不过却又有一点儿知觉,知道房间里有一个外人,所以努力地让自己不能够睡着,半睁开眼睛,勉强撑着。
我感受到了隐隐的热力,这是火眼狻猊的本源之力。
那就是说,拥有两个“心脏”的我,就如同汽车里面的超跑一样,陡然间的爆发力和启动力都远超常人,能够在一瞬间,做出别人难以想象得到的事情。
这时那火焰狻猊已经全部融入了我的左掌之中,我感觉那儿好像是直接伸进了炙热的岩浆里去一般,烫得几乎快要化掉了。
这一巴掌清脆,远处的宋老爷子却吓得魂飞魄散,忍不住高声喊道:“别啊……”
唉……
我睁开眼,瞧见了一脸关心的宋老,说王明,感觉怎么样?
什么鬼,等等……
家里面养过宠物的朋友,或许能够接受这种火辣辣的“湿吻”,但是对于我来说,却着实有些恶心。
那火焰狻猊在被我拍了一巴掌之后,不但没有暴怒,反而直接趴在了我的面前,然后伸出舌头来,哈哈……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生理上的改变,但那微微的振动,却给了我一种莫名的感觉。
啊……
嗷呜……
那就是我的左手之上,突然多了一处脉搏。
迷迷糊糊之中,我瞧见了那女人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