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四章 辞别茫茫长白

宋老有些奇怪,说还需要怎么了解?
他有些生气了,挥了挥手,说再说吧,我需要做早课了。
我说你喜欢雪见姑娘,那就勇敢地表达出来,勇敢地去追,追女孩子嘛,就不要矜持,也不要守着你那无畏的自尊心,告诉你一个秘诀,那就是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重要的事情得说三遍……
什么,带着宋雪主离开?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对,我要走了,你送送我。”
我老弟讶异,说啥事儿?
两兄弟缓步朝着寨子外面走去,在我老弟的带领下,除了寨门大阵,在林间缓步前行,他十分不舍,纠结地说道:“哥,你就不能留下来嘛,我瞧见宋老爷子挺喜欢你的,至于二爷爷,别看他嘴上不说,其实也挺在乎你——我相信只要你在寨子里生活过一两年,肯定能够混出名堂来的……”
宋老说你谈到了自己处境危险,处处为敌的情况,我觉得你带着一孩子,也实在辛苦;老王跟我说,希望我能够劝一劝你,把小米儿那孩子留在天池寨,由他王家教导——虽说天池寨没有茅山龙虎那种一等一的顶级道门厉害,但也是底蕴深厚,培养出来的高手,不输于世间,你能否考虑一下?
我盯着古灵精怪的她,不由觉得好笑,毫不讳言地说道:“我在跟王钊说话,让他碰到喜欢的女孩子,就大胆地去追,不要犹豫,也别揣着矜持,顾着脸面,免得日后回想起来,hetushu•com颇多后悔……”
毕竟那时的我,也跳不了一丈高。
我仰头瞧去,只见宋家姐妹居然从林中走了出来,雪君姑娘一身白衣,而雪见姑娘则略微有些粉色,两人皆是花容月貌,宛如素装仙子,相映成趣,倒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不知道为何,平日里素颜的两人,此刻却仿佛轻施淡妆,显得更加明艳。
我拱手,说请直言。
我说宋老,你们那一辈,责任在肩头,而现在的世界,诱惑力那么大,倘若不谨慎一些,只怕会后悔。
我的果断让宋老有些没面子,他的脸沉了下来,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的主意倒是蛮多的……”
我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说道:“我与雪主姑娘不过是刚刚见过,聊过几句话而已,根本都并不了解;现在订了婚,对彼此双方都不是很负责任,倘若日后出现什么变故,想要挽回,就是在太难了……”
宋老叹了一口气,说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你讲的,似乎很有道理,这样吧,婚暂且就不订了,让雪主跟着你一起出去历练吧,所谓感情什么的,你们自己慢慢培养便是了,我也不想管了。
我拱手,说见过两位姑娘。
雪见姑娘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我老弟,说王钊,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啊,是谁?
我不由苦笑,说宋老,所谓谈恋爱呢,总得彼此欣赏,然后经过岁月的累积和时间的酝酿,让心中的那http://m.hetushu.com一份柔情慢慢变成爱意,这才是饕餮之宴;如果像这般的速成,快餐一般,又如何能够保证婚姻的质量和幸福呢?
就如同打入了冷宫。
这个有着小公举病的妹子跟在身边,我还不得跟老妈子一样伺候着她啊?
世间事,哪有那般完美,我叹了一口气,对他说二小,你很聪明,修行之类的,根骨都好,就是读书读傻了,脑子里缺一根弦,所以以后遇到事情,多想一想总是没错的;另外一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天池寨也并非人间净土,总会有一些尔虞我诈的事情,你已经长大了,得学会自己承担;最后,我还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我微微一笑,拍了一下原来的伤口处,说伤势已好,就不便久留,我之前托人去问过宋老,他在闭关,不方便见客,让我自行离去,而我又不知道两位姑娘居于何处,便让王钊送我一程了。
我苦笑,说宋老,原则问题,我不可能让半步,这个您也有子女,只希望你能够明白。
雪见姑娘在旁边捂嘴一笑,说爷爷他哪里是闭关,分明是被你气的,不想见你了。
出了那野林子,我停下脚步,朝三人拱手,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三位且留步吧。
我老弟心里有鬼,支支吾吾不作声,而雪君姑娘似乎看出了什么,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言,而是朝我拱手说道:“王明哥你好歹也是我们的大恩人,怎和图书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走了,害得我和雪见差一点儿就不能给你送行呢。”
我回到房间,跟老弟讲了几句话,他把小米儿交给我,说师父找他,便匆匆离开。
我这几日被宋雪主弄得不胜其扰,听闻我可以自由离去,迫不及待,连午饭都没有吃,便抱着小米儿,离开了宋家大宅。
雪见姑娘说谁叫你不肯跟宋雪主订婚?
我心知肚明,一脸坦然地说道:“如此倒是我的过错。”
我正说着,突然旁边传来一句话:“王明哥你在说谁不要脸呢?”
我这里没订成婚,黄养鬼那儿倒是弄起来了。
三人在林前告别,颇为伤感,雪见姑娘说着话,眼圈就红了起来,我心中不忍,挥手之后,便抱着小米儿转身离开。
我摆了摆手,说人各有志,你的世界在这天池寨,目标就只有一个雪见姑娘,而我的世界在整个江湖,那里有我的爱恨情仇,也有着难以抛舍的东西。
一路走到寨子门口,我老弟一身热汗腾腾地跑了过来,说哥,你这就要走了?
一句话,便把我打发了。
听到这话儿,我还没有什么表示呢,我老弟就仿佛见鬼了一般,吓了一大跳,扭过脸去,大声喊道:“雪君姐,雪见姑娘,你们怎么来了?”
宋老皱着眉头,说我天池寨在朝堂之上,倒也有些力量,需不需要我找人帮你打个招呼,将那案子给撤下来?
离开前厅,我的心中颇有些忐忑,知道宋老别看着和蔼可亲,www•hetushu•com不过人家到底还是离火宋家的家主,一辈子的领导当下来,难免会有些脾气,对于我这种冥顽不化、软硬不吃的家伙,生些气也是难免。
雪见姑娘抓住刚才的话题,不依不饶,说王明哥你说谁不要脸呢?
我又在宋宅待了三日,这期间除了宋雪主经常找借口过来瞧我之外,雪见、雪君两姐妹仿佛消失无踪了一般,而宋老也没有再见过我。
我断然摇头,说不可,小米儿与我之间,实在是难以割舍,另外我已经给她找到了师父,乃世间一等一的巫蛊世家,颇合她的特性,此事休谈。
万万不可!
宋老一愣,说什么,你现在还顶着通缉犯的名头,怎么回事?
电话接通话之后,黄胖子先是把我给大骂了一顿,说怎么不接电话,然后告诉了我一个消息。
想到这里,我就是浑身一阵寒战,慌忙说道:“宋老,我也不瞒你,我在外面呢,也得罪了不少人,甚至此刻都还是朝堂上面通缉的要犯,自己偷偷摸摸也就算了,倘若是带着雪主姑娘,我很难保证她的安全啊……”
我摇头,说那倒不用,这些事情,我自己能够处理的。
我也是绞尽了脑汁,说了半天,宋老一副不可理解的模样,说你们年轻人的花花肠子还真是多,我们当年还不是这样过来的,你看看现在也不是过了一辈子?
我苦笑,说这世间王八蛋太多了……
我摇头,说王明出身粗鄙,修为浅薄,无房无车,在江湖上四处hetushu.com漂泊,自知配不上宋家的小姐,所以才不敢耽误。
我说出这句话,雪君姑娘的脸色有些黯然,而雪见姑娘显然还沉浸在我拒绝宋雪主之事的兴奋之中,开心不已,一边跟我说着宋雪主的坏话,一边陪着我一起走出大阵。
我猜想自己急功近利的选择让雪见、雪君两姐妹颇有些瞧不起,她们不露面也是正常,于是也就闭门谢客,勤奋修行,待到第四日的时候,我收拾好行装,托人去找到我老弟,然后又告诉照顾我生活起居的那管家,帮忙转告宋老一声,我准备向他辞行。
我老弟表示听不懂,说哥,你变了,变得我都有些不太认识了。
呃……
如此一路下了长白,我回到之前与我老弟遇到的小镇子上,翻了翻背包,这才想起手机已经被泡坏,于是找到了一家公共电话,打给黄胖子。
我苦笑,倘若我还是在南方雅迪那儿做一个普通技术员的王明,或许没变,可是你未必能够看得起我。
管家离去之后,到了中午方才回返,说宋老闭关了,吩咐过我若是想要走,自行离开就是了,不必知会他。
一个星期之后,荆门黄家摆下酒宴,给黄家大小姐举行订婚宴。
他不再谈让宋雪主随我游历之时,反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昨日老王过来找了我,提出了一个想法,我之前是不准备提的,不过你这般说,倒是想说道说道。”
听到宋老逼婚的话语,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他十分意外地一愣,说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