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五章 一别便是阴阳

我说洞庭湖真龙事件,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啊?
这念头一起,我立刻就想到了林警官那一对大长腿儿,还有穿着警察制服的模样……
在此之前,老鬼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晓得这一睡,到底何时方才能够醒来,只是告诉我们,他醒过来之后,会主动联系我们的。
只是鬼知道他这一脚能够睡多久,倘若如同西方传说一般,一觉睡个百来年,我们这辈子岂不是都见不到他了?
邻居告诉我们,这家人死了女儿,回老家发丧去了……
黄胖子娴熟地打着方向盘,然后对我说道:“哦,我是没有告诉你么?慈元阁的老阁主方鸿谨挂了,就发生在那一次去洞庭湖寻龙的时候,现在方志龙子承父业,从少东主变成了方阁主了,慈元阁以后,可都是由他做主了。”
稍微聊了一下天,我问后来那花样美男刑峰有没有再纠缠你?
两人是过命的交情,一路来倒也有颇多话题可聊,如此轮流开车,小米儿则好奇地望着窗外景色,不知不觉,便赶到了荆门市里。
想一想,还真的有些头疼呢。
林警官更是莫名其妙,说对呀,这件事情后来怎么不了了之了呢?
一路上听得黄胖子说了诸多秘闻,然后到了他的家里。
一路旅途劳顿,我们找了一家酒店,稍事休息,然后拨打了黄养鬼的手机。
我记得燕子家的路,一路开车前往,然而等我们赶到燕子家里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锁。
http://www•hetushu•com胖子住在金陵城郊的一处小院之中,我没有瞧见他的母亲,房子里除了一个两眼昏花的老管家之外,再无他人。
我说哪两人?
她有恩于我,此番定亲,于情于理,我都得拜访一番,跟她谈一谈。
接到我的电话,林警官先是应付两句,说一会儿打过来,紧接着挂了电话。
黄胖子说那一人叫做阵王屈阳,此人的来历甚为神秘,据说是当时邪灵教的右使,因为主张抗日,与教派分立,最终被内部清理了去,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传出。
什么,燕子死了?
我问了黄胖子,得知时间是在一个星期之后,不张扬,请的人不多,都是荆门黄家内部的一些重要人物,至于我们这样的小角色,肯定是登不上礼宾名单的。
我说再说了,人家京都警方都没有说要拿我怎么样,你们局长凭什么说要捉拿我?
我有些发愣,过了差不多两分多钟,那电话又响了起来,我示意那报刊亭老板,说应该是找我的,接过电话来一听,果然是林警官重拨了过来。
即便如此,我还是决定去一趟,毕竟黄养鬼从理论上,算得上是我的师姐,还跟我们同生共死过。
时间紧迫,我让他帮我订好第二天的高铁,然后在小镇里找了一辆车,前往省会城市长春。
我笑了,说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吧?
普通女孩子谈到这个东西,可能会下意识地张扬一下,但是林警官却显http://www•hetushu.com得很克制,简单笑了笑,便也没有再多谈,而我也没有多问,将我这边的情况跟她讲了一下。
我说不会吧,方少阁主会借这么好的车给你?
如此说来,即便是黄养鬼订了亲,结了婚,我也只能以朋友的身份过去祝贺一番,实在是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呃……别具魅力啊!
我笑了笑,说咱这不是上面也有人了么?
我十分诧异,说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你父亲没事吧?
林警官说没有了,我那天找家里的人说了一下,通过刑峰父亲那边对他进行了警告,他就再也烦不了我了。
不过也正因为此人,使得当年天下第一大教派,分崩离析,早已不复当年辉煌之景。
她在那边十分夸张地低声喊道:“唉,王明,你知道那天你跑了之后,闹出多大动静么?活生生的一大活人,直接就给你烧成了灰烬,而且还是在公安战线好多领导的面前,你这也太嚣张了吧?虽然这事儿归京都警方管,但是我们领导说了,回头给你挂黑名单,只要是在我们这边地头出现,立刻把你给捉拿呢!”
我跟黄胖子约好三天之后在金陵碰面,然后一起前往荆门。
黄胖子心有余悸地说道:“我跟你讲,还好我们决定不参与那事儿,听说当时茅山、龙虎、崂山等顶级道门的人都去了,而且洞庭湖的地头蛇鱼头帮也有参与,这还是其次,居然还真的有龙呢!这世间居然还有真龙www.hetushu•com,你敢相信?”
得知我父亲已然没有事儿了,她大松了一口气,说伯父人挺好的,知道他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乘高铁一路南下,这一回我没有再倒霉地遇到像洛小北这样的家伙,一路平平安安,在金陵落地之后,我找了电话,打给黄胖子,没多一会儿,这家伙居然就开着一辆宝马七系杀到了车站,我抱着小米儿上了车,说我擦咧,胖子你土豪啊,实话跟你讲,要是没有定这车票,我指不定就真的得一路讨饭过来了……
黄胖子不屑地撇嘴,说老头子审时度势的眼光最厉害不过,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我十分奇怪,正好有邻居路过,便问怎么回事。
跟林警官那边通完气,我心里面舒服了挺多,挂过电话之后,忍不住就想,倘若自己有一天,能够跟林警官走到一块儿来,会不会是个挺不错的结果呢?
我说哎哟,不错哦,你家里面挺有势力的嘛?
林警官在电话那头惊叹不已,说我这些天来一直没有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眼看着你把他衣服一扯,人就自己烧着了,原来是这般样子啊?
她对我十分信任,倒也没有质疑我的话。
黄胖子说另一人叫做陆左,此子乃当年的苗疆蛊王洛十八传承,凭着一只金蚕蛊扬名,而这一次的真龙角逐之中,据说却是他真正笑到了最后……
老鬼在抢夺启明胎太岁一役中损耗太重,虽说我们合力斩杀了鱼头帮的刑名秦长老,但是他却受了很重和图书的伤害,不得不用沉眠的方式,来恢复身体。
我说操,这么吊,另一个呢?
啊?
我说这两人我也曾有所听闻,好像年岁并不比我们大上多少?
我想到了当初过年时收留我们的燕子,决定去联络一下她。
我说所谓天下三绝,那另外一人却是谁呢?
在长白天池寨的时候,整个生活节奏十分缓慢,除了修行,仿佛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但是一出了山外,仿佛又回到了现实世界来,纷纷扰扰的俗物就变得缠身起来,我弄不清楚那日自己逃离京都的后事,在长春的时候,用公共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林警官咨询。
我问电话那头的黄胖子,老鬼有没有什么音讯,他告诉我,说没有,那家伙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在这里稍作休整,然后我们开车上路,从金陵一路往南而行,前往荆门而去。
黄胖子点头,说对,这两人都是刚出道没几年,却迅速崛起,名声事迹,让人为之震惊,当下江湖之上,把这两人合称为左道,大有传承当年天下三绝的势头;而巧的是,民国时期的天下三绝,符王李道子正是萧克明的师叔祖,蛊王洛十八正是陆左一脉的太师父……
林警官说王明,你现在可变了,人越来越不老实了呢。
我忍不住笑了,说林警官,我真的没有烧那龙泽乔,他根本就是一血族,吸血鬼你知道吧,见光自燃,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有接通,黄胖子说她估计被监禁着呢,不如我们直接过去?
我想和图书了想,说想别这样,我们找一找人。
他叹了一口气,说在这角逐的势力里面,慈元阁的实力最弱,率先败下阵来,方鸿谨阁主惨死不说,阁中多位掌柜和弟子皆战死当场,另外其余宗门损失也相当严重,唯有两人,却在这一役中,扬名了天下。
黄胖子说道:“一人叫做萧克明,此人本是茅山掌教陶晋鸿的关门弟子,后来不知道什么变故,被逐出师门,废去一身修为,流落于江湖;然而此子并未自暴自弃,居然硬生生地又闯入了一条路来,重回茅山——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湖心龙岛斗符,他将当世之间有可能是最厉害的符师望月真人,用符箓,硬生生地打败了去……”
既然她在黄家大宅里当服务员,应该能够知晓一些内情,总比我们这般贸然找上门去的好,毕竟我们当初离开的时候,太过于灰溜溜了。
黄胖子嘿嘿笑,说车是借方志龙那家伙的,我这身家,哪里开得起。
电话那头,她显得十分紧张,告诉我她离开了办公室,现在在洗手间里。
我说你直接跟我说结果就是,别在这里绕圈子。
电话那边露出了些许笑声来,显然她的心情也是十分愉快的——这是最近这段时间,第二次有人说我变了,仔细想想,当初与林警官认识的时候,她是警察,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受害者,命在旦夕,束手无措,自然畏畏缩缩;而此刻,我身上虽说各种麻烦,但在林警官面前,却无需再压制住自己的性子,曲意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