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六章 丫头不能申冤

燕子死了?燕子死了啊?
黄威也不强求,递了一根烟过来,说你们当司机的也是辛苦,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就在前面的屋子里,有什么事情,你尽管招呼。
我点头,说谢谢咧。
一根烟不知不觉就抽没了,我还想再点一根,突然间手上被抓住了。
黄胖子发笑,说你觉得鬼鬼姐是知道这种事情的人么?
我说心里烦躁。
黄胖子诧异,说你不是戒烟了么?
邻居显得有些警戒,说你们到底是谁啊,找燕子什么事儿?
这家伙走上前来,下意识地往车里一望,然后说道:“师傅你要下来喝杯茶么?”
我想了许久,方才缓缓说道:“也无不可!”
黄胖子的眼睛眯了起来,对我说道:“那如果出手的,是黄家的家主黄门郎呢,你难道准备跟整个荆门黄家这样的怪物作对?”
因为一些事情,得罪了主家?
我在楼道里愣住了神,而黄胖子则接过话茬来,问一个大活人,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没就没了嗯?
那邻居笑了笑,说我是中学老师,燕子以前就是我教出来的——你们是燕子的什么同学,我怎么没见过你们?
我越想越不对,回忆起来,恐怕她做得出格的唯一一件事情,那就是跟被逐出黄家大院的我和老鬼有些关系。
之前在她家待过两天,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母亲在镇子里租了一个摊位卖水果,日晒雨淋、起早贪黑的,十分辛苦,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挣多http://m.hetushu.com点钱,然后给母亲买一个门面。
黄胖子这才缓声说道:“老王,实话跟你讲,你的想法,我是支持的,但具体的行动,得细致;另外不管在任何人的面前,你都不能露出对黄家的敌意来,我说的话你能懂吧?”
我说此事她母亲一个平平凡凡的中年妇女,无法追究,当地的关系估计都被荆门黄家给打通了,所以他们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一手遮天,不过我想九泉之下的燕子,未必能够瞑目,所以我一定要把真相弄清楚,然后将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还托她帮着联系被禁足的黄养鬼,让她帮着传话儿呢。
她甚至未必知道燕子死去的消息呢。
我心中突然腾然就是一阵火焰冒出,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了小米儿,而黄胖子则继续问道:“啊,燕子的主家是谁啊?”
这么一条活生生的性命,你们居然说弄没了,就弄没了,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吧!
而且她的个头几乎是见天就长,我去东北折腾一圈,回来一瞧,好嘛,都快长到一岁半多了。
黄胖子瞧见我一脸沉重,便劝我,说王明,这件事情也许跟你没有关系呢,可能只是因为她得罪了黄家大院里某些纨绔子弟,又或者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所以才会闹成这个样子,你别多想啊?
我心中再多的郁闷和烦躁,也不可能对这小东西撒出来。
且不管黄胖子如何胡言乱语地敷衍那邻居大姐m.hetushu.com,我脑子乱糟糟地回到了车里面来,心中不由得一阵烦躁,将小米儿给放到后座去,我拍了拍旁边的黄胖子,说有烟没?
所以我没有再抽烟。
的确,黄家家大业大,站出来处理和打点这种事情的,绝对都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家伙,至于黄养鬼,像她这种品行高洁的人,反而会被可以地隐瞒过去。
黄威离去,我则回头,朝藏在座椅下方的小米儿挤眉弄眼。
他理解了,翻出了一包软玉溪,丢给我,我接过来,打开车门出去,点了一根,然后长长地吸了一口,让烟雾在肺部中不断地回荡着……
没想到黄胖子刚走,就来了一人,过来检查。
黄胖子忍不住地拍起了手掌来,脸上露出了欣赏的表情,高声喊道:“我说我为什么老喜欢跟你和老鬼混在一起呢,现在想起来,就是喜欢你们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荆门黄家在江湖上已经成名太久了,好多人听到这个名字,就止不住地哆嗦,唯有你王明,敢眉头不皱地说出这一句话来,而且还是真心真意的,就冲这一点,我……离你远一点儿!”
据我了解,燕子在黄家大宅里面做工,一向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很难会让人挑出理来。
那邻居叹了一口气,居然吟了一句古诗:“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我把车开到了停车场里,而黄胖子则下了车,前往黄家http://m•hetushu•com拜访,而我则在车里等着他。
他说对,你清楚就好,此事我们的确是得要调查,不过要注意方式方法,毕竟这儿是人家的地盘,而我们这里则是逆水行舟,一个不小心就翻船了,而且未必会有人过来救我们。
如此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我瞧见黄胖子在那簧养天的陪伴下,朝着停车场这边走来,两人边走边聊,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让小米儿躲着,等两人走过来的时候,扮演好司机的本分,下车来给黄胖子开门。
那就是光明正大地前往荆门黄家拜访,然后指定要见黄养鬼小姐。
到了这儿,才发现整个黄家大宅张灯结彩,一副喜气洋洋的架势,看着真的是有好事发生。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想办法见到黄养鬼,而既然燕子的这条线断了,我们又不可能像对待寻常人家一般潜入其中,思来想去,只有一条路可走。
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让我变得不像自己,然后当做一司机,将黄胖子一路送到了位于湖畔的黄家大宅前来。
此人我倒也是认识的,叫做黄威,之前我们到荆门的时候,他有来接我们过,后来将我们轰出黄家大院的,也是他。
好!
我点头,说黄家成名太久,江湖上的亲朋故友多如牛毛。
她是否被限制了自由呢?
我知道他是有意过来盘问我身份的,于是变了音调,憨笑着说道:“不咧,老板人对俺们的要求挺严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我还是随时在hetushu•com这儿候着,免得到时候他回来找不到人。”
小米儿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跳入我的怀中,然后伸手拦住了我——这小屁孩子,现在已经是越来越懂事了,还知道管我。
只可惜……
黄胖子瞧了我一眼,笑嘻嘻地说阿姨,实话不瞒你,我们都是燕子的同学,我旁边这一位呢,以前还暗恋过燕子呢,这不回到荆门,特地过来见一面么,没想到……
现在的门面钱挺贵的,所以她才会加倍努力。
黄胖子说那你想怎么报?
当初的时候,我们也是没有多想,却不知道就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情,就把她给害到了。
这样的好处在于,倘若黄养鬼活动自由,只要能够通报到她耳中,就能够见得上人,而即便是瞧不见人,也能够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黄养鬼此刻的状态,到底是怎么样的。
邻居摇头,说不知道,听说是在街上被车撞死的,肇事司机一直没有找到,不过我们听燕子妈讲,说其实并不是,是因为燕子做了一些事情,得罪了主家,然后被拉去审问,活活打死的;尸体都给火化了,才送回来——当然,这也只是她的说法,后来燕子主家来人,找她谈过两次,燕子妈就不再跟人谈起这事儿,谁也没有打招呼,就把她送回乡下老家安葬去了……
相反黄胖子有着一个天下十大的老爹,走到哪儿,都未必有人会拿捏于他。
他的话语说到最后,突然一拐,让人觉得莫名搞笑,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到底想说什http://www.hetushu•com么啊?
燕子的主家,不就是……
我想了想,说这事儿问黄养鬼,或许她能够清楚。
哎,你等等……
荆门黄家,你们这也太霸道了吧?
黄胖子跟簧养天握手,说了两句不咸不淡的话语,然后坐进副驾驶室去,而我准备绕到前面的时候,突然被那簧养天叫住了。
只是心情变得更加郁闷了起来。
我抱着小米儿回到车里,跟黄胖子商量了一下,然后决定让黄胖子出面,以他父亲的名义,前去拜访黄养鬼。
事儿商量妥当之后,便没有再等,说干就干。
我摇了摇头,说不管是什么原因,燕子对我,以及老鬼,有一饭之恩,我不得不报。
听那邻居的描述,这可是典型的草菅人命啊?
燕子只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而已,说白了也就是一丫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会得罪了黄家呢?
霸气!
我之所以不能出面,是因为燕子的死给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不知道荆门黄家对于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倘若燕子是因为黄家迁怒于我们才死的,我现在这个时候露面,并不合适。
我点头,说也对。
那家伙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对。
黄胖子肃然起敬,说阿姨你是?
一个小服务员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个满脸含笑的女孩子往日的音容相貌,以及我和老鬼在街上走投无路,让她给捡回家里的情形。
现如今想起来,我们还欠她三千块钱没有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