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七章 仪式变数颇多

如此修行,不知时间,突然有一日清晨,黄胖子敲响了我的房间,然后告诉我,说客厅的衣架上有一套黑色西装,是还专门给我准备的。
黄养天一愣,说啥金沙国际啊?
我叹气,说可惜了。
这还不包括蛊胎先天精血和火焰狻猊在我体内的加成。
黄胖子点头,说也就是说,这一次的订婚,鬼鬼姐未必同意,这一切都是黄门郎的主意……
穿上黄胖子给我准备的黑色西装,我站在试衣镜前面转了转身,然后问他,说没想到你的眼光挺好的,在哪儿买的?
黄胖子立刻反应过来了,说你说的那玩意,不会是这儿的天上人间吧?
黄养天叫住我的一瞬间,我的身子下意识地就紧绷了一下。
像我们这种小鱼小虾,还没有资格跟黄家斗。
我问这是要干嘛,黄胖子说道:“我们去参加鬼鬼姐的订婚仪式。”
风流潇洒?
黄胖子说那你们有请柬没?
唯一让我头疼的,就是在我脑子里面的那把逸仙刀,每到阴气最盛的子时,以及阳气最足的午时,它都为微微颤动,使得我有些偏头疼。
如果我跟黄养天一对上,让他发现了我重新回到了黄家大院,而且还偷偷摸摸地跟黄胖子待一起,事情就变得有些复杂了。
我笑了一下,说若这人换做是你父亲,或许会有一些希望。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又回过头来,瞧向了坐在沙发上的小米儿,说宝贝儿,你看爸爸帅不帅?
我们回和*图*书到了市里,在那儿住下,黄胖子负责联络慈元阁打探消息,而我则静坐于房间里面,足不出户,加强修行。
这毛病虽然无伤大雅,却如同横在我心头的一根刺,让我总是不得安宁。
我的脸色严肃,说果然,她应该还是被控制住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不见你。
黄养天神情不对地朝着黄胖子挥了挥手,然后就离开了,我回到驾驶室里来,黄胖子好奇得不行,说老王,金沙国际是什么鬼,为什么那小子听到了,就一副心慌慌的表情啊。
我笑了笑,说回头等你打通了任督二脉,也会大变样的。
那时的我,就有可能傻掉了。
通过一个小手段,将黄养天给激走之后,我开车离开了黄家大院,车子行驶在了沿湖的道路上,我问黄胖子进去之后的结果,他摇了摇头,一脸不爽地说道:“吃了个闭门羹!”
穿好衣服,我又化了一下妆,将自己的眉目修饰一下,等到了黄家的时候,再用南海龟蛇技将自己脸上的肌肉给挪动一下,再加上我身高的变化,想来即便是黄门郎,也未必能够认得出我来。
尹悦说鬼鬼以前曾经在陈老大手下做过事,这回她订婚,陈老大不适合出面,就叫我们过来看一看。
这发现让我惊喜莫名,因为这使得我的修为积累,能够比一般的修行者要快上两倍,甚至更多。
我诧异,说我们获得邀请函了么?
小姑娘尹悦一路走到我们跟前来和_图_书,瞧了黄胖子一眼,又狐疑地打量着我,而黄胖子也很惊讶,说你们怎么在这儿?
人家一个巴掌,就能够拍死我们。
黄胖子告诉我,说刚开始前去拜访的时候,说让我等一下,过了十分钟,把黄养天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家伙派过来,陪我唠了一会儿嗑,结果又过了一会儿,来人告诉我,说黄小姐目前生病了,不方便见客,便让我回了。
黄胖子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老王,你说我们潜入黄家去,把鬼鬼姐给救出来,有没有可能?
这两人,是那个黑手双城陈志程的随从。
我需要积累,需要比别人更加勤奋和努力。
我转过身来,嘿嘿一笑,说少爷你也喜欢去金沙国际?
黄胖子摇头,说我听我父亲跟人谈起过,说黄家一门,高手无数,最顶尖的,自然是黄家的黑白双雄,然而那黄家家主黄门郎素来低调,却并非是实力不行,而是城府太深,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够在此人的手上讨到便宜。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你父亲对黄门郎的评价,竟然会这般的高?
话是这么说,他的脸色莫名就有些古怪,眼神也有些闪烁,我笑了笑,说这样啊,那我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两人说着话,而这时我却瞧见了一个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家伙,在不远处出现,然后朝着黄家大宅走了过去。
不是说只请了部分亲近的人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场面?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和_图_书下,我们不得不把车子给倒回来,在离黄家快两百多米的路边停下。
我虽然能够与一般的江湖人物争锋斗狠,不过心底里却清楚得很,自己跟那些高手,到底还是差了太多的修为底蕴——想想也是,别人自小修行,练了大半辈子,倘若是被我这刚出道半年的家伙给超越,那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事实上,我跟黄养天,并不是陌生人。
我说人家未必会放咱们进去。
然而我的情况却又有所不同,首先我最早接触的是南海一脉的法门,本来就已经融入了身体里,但是那轩辕内经,自从印入我脑海之中,却总是会不知不觉地自行运转。
听到了黄胖子的解说,我也很干脆地选择了不要脸。
神风大长老,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害怕有一日这逸仙刀会莫名躁动,然后将我脑子给戳出一个洞来。
毕竟我如果真的想调查燕子死亡之谜,在暗处才是最好的选择。
按理说,每个人都只能够修行一种法门。
我笑了笑,没说话,发动车子,离开荆门黄家的停车场。
就好像是融入血脉之中,不可分割一般。
刚刚入行不到半年的我,其实所学颇杂。
倘若说剑走偏锋,速成之道,自然是南海降魔录最为妥帖,但是说到正统恢弘,南海一脉的法门,却比不过轩辕内经。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黄胖子的好奇心立刻就给调动起来了,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另外,你怎么会知道http://www•hetushu•com黄养天去过哪儿?
黄养天叫住了我,走到我跟前来,皱着眉头,说司机师傅,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
发展到现在,我方才发现,轩辕内经为主导,是正路,南海降魔录为辅助,走奇途,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整套不可分割的体系。
两人谈了一会儿,我苦笑着说道:“我们两个小人物,似乎都没有参与此事的资格,你倒是所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没啥,我见过荆门黄家的家主黄门郎,他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家伙,想必门风还是挺严的,若是让人知道黄养天这小子出去风流潇洒的话,你猜他会怎么样呢?
黄胖子瞧见我不吭声,顿时就急了,说你丫的别卖关子啊,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跟我说呗。
黄胖子说再有三日,就是鬼鬼姐的订婚之日,不管怎么说,我们先找地方住下吧,回头再说。
首先我最根本的,就是南海一脉的手段和法门,然后就是小米儿给我的三滴精血,使得我有了一些巫蛊传承,再然后就是在我老家木柜下面找到的东西,也就是轩辕内经和龙脉社稷图。
特别是在有着龙脉社稷图的帮助下,我能够吸收得到那龙脉气息的滋养,更是如此。
特别是那种成名已久、或者师出名门的修行者。
黄胖子说道:“中华之所,地大物博,别看天下十大的名头那么响,好像天下间并无出其右者,但那不过是为了政治服务而已;天下十大,固然网罗了许多顶和-图-书尖高手,但乡野朝堂之上,还是隐藏着许多高深莫测的家伙,只不过没有露面而已——最值得诟病的,就是这天下十大的立场十分正派,邪道黑路,没有一个上榜。”
小米儿不会说话,不过却忍不住拍着手掌,笑得甜蜜。
黄胖子一脸嫌弃地说道:“你离我远一点,跟你站在一起,我简直就成了路人甲。”
他撇嘴,说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狗屎运。
两人出发,依旧是那辆借来的宝马七系,一路行车,来到黄家大宅的时候,才发现停车场居然都已经开不进去了。
黄胖子无奈地笑了笑,说没有,不过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不速之客么?
尹悦哂笑,说没,不过想来应该也没有人敢拦我们吧?
这是基于人体自身的资质所决定的。
我没有再说话,只是指了指脑袋,说没事的时候,多动一动脑子,是不会有害处的。
我和黄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而这边刚刚下车,刚走没两步,突然间身后有人喊道:“黄小饼,黄小饼,你怎么在这里?”
黄胖子说不让咱进去,咱就在门口闹,他黄家也是要脸的人,绝对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至于进去了又如何,看情况再说吧——之前说潜入黄家的主意,我跟方志龙交流了一下,他告诉我,说前者是不要脸,后者是不要命,让我自己掂量。
我和黄胖子转过头去,瞧见之前在麻栗山见过的尹悦和布鱼两人,就在我们身后的不远处。
双方其实还发生过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