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八章 勇闯订婚会场

然而让我很诧异的是,这人竟然不是黄养鬼。
尹悦的脸一下子就冷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居然把上门的客人给赶出去,原来这就是黄家的待客之道啊?”
只是,连黄胖子都没有资格获得邀请,原来跟荆门黄家有着仇敌关系的神风大长老,反倒是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未免也太让人感到讽刺了吧?
老者的脸色顿时就不善了起来,吹着胡子,说你这是过来捣乱的?
别看此人仅仅只是一个随从,但他的地位颇为崇高,就连黄养鬼,都得尊称他一声“汉哥”,他一出面,那老头顿时就没有在说话,而是主动地退到了一边去。
黄汉将我们安排在了院子角落的一桌坐下,然后离开。
在独南苗寨的覆灭之中,荆门黄家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轮椅之上,却是带着白色面具的黄家家主。
在来之前,我和黄胖子还在担心进不了黄家大门,毕竟像我们这样的小杂鱼,即便是不要脸的闹腾,也未必能够掀起什么风浪来,不过这两位可就不同,特别是这位少女尹悦,我曾经听她叫过黑手双城“哥哥”,那关系肯定是极硬的。
落座之后,我开始用目光在大厅里找寻神风大长老的身影。
就是这狗日的,害死了米儿!
他这副模样,明显是受到了邀请前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跟这两人走在一起,我顿时就有一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感觉。
他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女子,想www.hetushu.com必就是订婚的主角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他临走的时候,我总感觉若有若无地瞧了我一眼,让我觉得如芒在背。
尹悦一拍胸口,说你们就瞧好吧。
他倒是目光如炬,尹悦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低声说道:“是这样啊,王明,你到底搞什么鬼?”
这家伙在淡定自若地饮着茶。
黄汉凝望了我们四人良久,目光从左扫到右,仿佛要将所有人都给仔细看一遍,之后,他缓缓地说道:“观礼可以,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这一点,你们能保证么?”
这位老兄,都可以做黄门郎的兄弟了。
对呀,神风大长老他怎么会在这里?
老者回答:“同喜同喜。”
我没有说话,而旁边的黄胖子则低声解释了一番我们的来历。
布鱼无奈地说道:“你脑子有病啊,人家特意弄成这样过来,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你何必拆穿人家?”
黄汉点了点头,说那随我来吧。
尹悦说当然是大闹会场,将鬼鬼给抢出来啊?
尹悦仍然不依不饶地说道:“布鱼,你瞧不出来么,别看他个儿变高了,还变得面目全非,但他就是王明啊,我敢肯定!”
她说得挺大声的,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瞧见神风大长老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满脑子都只有一个问题。
刚刚坐下这一桌,只有我们四个人,倒是方便m•hetushu•com大家交谈,尹悦低声告诉我们,说这人叫做黄汉,是荆门黄家年青一代的顶级高手,也是黄家家主黄门郎的贴身保镖和义子,很多时候,他就代表着黄门郎的意志,由他亲自引我们过来,倒不知道是重视呢,还是戒备呢。
黄汉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黑手双城的意思?”
我没说话,总感觉跟着尹悦她们一起进来,有点儿把自己架在火上烤的意思。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路来到了黄家大宅的门前,这种大宅门的正门,平日里是关闭着的,只有侧门常开,让人行进,不过此刻那府门之前却是张灯结彩,正门大开,有一个老者穿着一身黄色唐装,在门口喜气洋洋地迎客。
那老者眯着眼睛,说道:“此番订婚宴席,只是一个小规模的家庭聚会,外人暂且不招待,各位若是跟我家大小姐有旧,改日再来拜访吧?”
我没有敢看他,但是余光之中,却感受到了一丝凌厉。
如此等了好一会儿,大厅这十来桌人却是已经慢慢坐满了,就在这时,听到喜乐声一阵激亢,我知道正主马上就要登场了,下意识地仰头望去,却见黄汉推着一轮椅走了出来。
想到这里,我终于将心头的气给消解,然后在尹悦的带领下,和黄胖子、布鱼一起,朝着黄家大院那儿走去。
黄胖子忍不住吐槽,说别告诉我,我鬼鬼姐要嫁的人,就是这老货。
想道这里,我就有一种操着刀子就冲上http://www•hetushu•com去砍他的冲动,不过却还是强行忍住了。
听她这般慷慨激昂的话语,我心中一动,变笑了起来,说那我们便拭目以待吧。
他认出我来了么?
我有些不爽她刚才拆穿我的身份,以至于让那神风大长老生出了怀疑,于是冷冷地讥讽道:“人荆门黄家可是江湖第一世家,门内高手众多,未必能够容忍你在这里胡闹。”
我感到不可思议,是因为之前大破独南苗寨的时候,荆门黄家在黄养鬼的请求下,是出了一部分力气的——后来现身的那几位,应该都是荆门黄家的高手。
神风大长老是很厉害的高手,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聚集,他下意识地回过头来,试图找寻到底是谁在注视着他。
我当时挺紧张的,而尹悦却显得十分轻松,说好,可以。
我瞧她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你想怎么管?”
侥幸心理害死人了。
这老头儿看年纪可都有六七十岁了,虽说修行者身强体壮,多少还有些功能,但是倘若鬼鬼嫁给了他,实在是太委屈了。
他亲自带着我们,穿过了中堂,一路走,来到了湖边的一处大院里,而在这里,则摆下了十来桌的席面,喇叭唢呐,吹得十分热闹。
他是开玩笑的,不过却把我们都给吓得够呛。
要晓得,她可是跟着黑手双城混的大人物,若是想拿捏我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没有敢回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前这女子的责问,好在她http://www.hetushu.com身旁的布鱼倒是个稳重的人,他走上前来,一把将尹悦的肩膀揽住,低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啊?”
我下车之前,就已经将小米儿给包裹的严实,刚才神风大长老出现的时候,更是将这孩子整个儿都给包裹了住。
不过他若是想要上门来报仇,也不可能这般光明正大地出现啊?
不过即便如此,我已然不确定黄汉是否能够从这襁褓之中,联想到我的身份来。
面对着这人一脸的严肃叱呵,尹悦显得十分放松,说就是过来看看,怎么,你们黄家不欢迎?
黄胖子没招了,回头瞧了一眼尹悦,那女子微微一笑,走上前去,说我们是贵宅黄大小姐往日的同事和朋友,听说她今天大喜之日,特地过来恭喜的,怎么,没有请柬,就进不得?
尹悦沉默了两秒,方才说道:“对!”
按理说,神风大长老对于荆门黄家,应该是怀揣着满满的仇恨才对。
这一句话说得那老头吹胡子瞪眼,正要发作,这时旁边走来一人,冷冷地看着尹悦和布鱼,说我黄家办好事,你黑手双城的人过来干嘛?
我瞧见神风大长老此时已经离开了,朝着黄家大宅走了过去,因为不确定他是否认出了我来,所以也不好责怪面前这女子——事实上,即便是责怪了,我拿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尹悦拍了拍胸口,说你干嘛这么凶啊,吓死我了;我们可不是来捣乱的,纯粹是送祝福,不过你若是不肯招待我们,那也无妨,让你们大小姐过来见上我们一和图书面,我们跟她说说话,祝福完了之后,自会离开,不贪你们家这一顿酒。
难道说,这女子,才是黄家的大小姐?
很快,我在靠前的一桌那儿,找到了他的背影。
哪儿冒出来的?
有她来出头,当做急先锋,我和黄胖子就不用那般辛苦了。
那人却正是常年跟在黄门郎身边的随从黄汉。
尹悦一说话,远处的神风大长老立刻眯着眼睛朝着我望了过来。
四人各怀心思,一路走到了门口来,黄胖子一马当先,笑容满面,上前拱手说道:“恭喜恭喜。”
那小女子也是一个暴脾气,说荆门黄家那又怎么样?我跟你说,就算是黄天望在我面前,我也不能让鬼鬼委屈了自己。
两人就像“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一般,对完了口号,黄胖子就带着我们,准备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然而就在这时,那老头突然伸出了手来,拦住了我们,说唉,四位,我瞧着你们面生啊,能出示一下请帖不?
我赶忙低下了头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盯着我怀里小米儿的尹悦突然说道:“你是王明对不对?别否认,你就是王明……”
还别说,这感觉挺好的,都不用我出头,缩在人家身后就好。
呃,到底还是被拦下来了。
当得知黄养鬼有可能是被她父亲胁迫订婚一事,尹悦顿时就怒了,眉头竖起,说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果然跟陈老大担心的一样,不行、不行,鬼鬼好歹也在我们一组待了那么就,咱也算是她兄弟姐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跳入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