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五十章 神风丧心病狂

他在那儿打电话,我则欣赏着这一片大湖,虽然跟八百里洞庭湖那浩浩荡荡、一望无垠的气派不一样,不过却也是十里烟波,美景如画。
我一愣,把窗子摇下,说干嘛的呢?
荆门黄家被称之为江湖第一世家,维护这么多的产业,可不光光只是靠着白道的路子。
我们沿路开过去,却并没有瞧见尹悦和布鱼的人影,想起他们离开之前,行色匆匆的模样,估计是有要事,先行离开了。
虽说我这些日子一来,已经算是进步神速了,但是小树苗终究拗不过参天大树,我此刻若是腾身而起,跟他交手,十有八九就得跪在这里。
黄胖子说你可别小瞧他们,黑手双城在整个宗教局系统里面,都是重量级的人物,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就连鬼鬼姐都曾经在他的手下干过活,这点都是小事。
三人在湖底里一路奔逃,差不多游了一刻多钟,我瞧见黄胖子开始翻白眼了,知道他坚持不住,于是与他一起浮上了水面来。
我想了一下,说当时好像说要给的,这不是那个时候小米儿苏醒过来了么,我就跑过去了,后来没有给你们?
倘若弄出几条大蟒蛇过来,我们哪里扛得住?
黄胖子发动汽车,说那个叫做尹悦和布鱼的两人,是黑手双城的心腹,很早之前就跟着一起打天下的骄兵悍将,与另外五人,被称之为北斗七剑,先前的时候黑手双城曾经让人跟进过此事,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他们,说m.hetushu.com不定会有用。
黄胖子想起之前在麻栗山西熊寨那边相遇时的情形,说对了,那个时候黑手双城招揽你的时候,有没有留个联系方式给你?
黄胖子说倘若这家伙走投无路,投靠了荆门黄家这江湖第一大豪门,也不是不可以理解,毕竟荆门黄家门下的那些门客很多都是这般来的,譬如今天跟黄家大小姐订婚的这攀云手张波,他父亲张博就曾是川陕一带的著名刀客,后来因恶了连云十二水寨的总扛把子,被四处追杀,最后投到了荆门黄家门下,经过黄家说和,方才得以活下来。
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着话,一副趾高气扬的不耐烦模样,我给气得笑了起来,说你特么的谁啊,跟我在这儿呼哧咧咧的,滚开点啊——看到没有,这是什么?别摸我,拿开你的爪子去,摸坏了你可赔不起。
别的不说,光从燕子的死,就让我知道荆门黄家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
我擦……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一来黄养鬼也算是师父的记名弟子,对师父也存在着很深厚的感情,绝对不会害他,二来她是荆门黄家未来的家主候选人,手上的资源和信息肯定远远比我强大,最有可能将师父给重铸人身,回返世间。
这报复不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激烈吧?
黄胖子的机灵不比我少,他的第一反应也不是上去跟人战个痛快,而是借着这大湖的宽广,一http://m•hetushu•com个劲儿地往深水处游去,我、小米儿和他在前方的水底汇合,比了一个手势,彼此交流了一下,然后继续游,不冒头。
一出水,我就朝着湖边望去,我们这儿离那里,大概有一两里的距离,很远,就瞧见重型卡车已经离开了现场,但是湖面之上,居然有几艘快艇在滑行。
我不由得冷笑,说你想什么呢,这事儿倘若没有黄家这种地头蛇的点头或者参与,你认为他一四处通缉的流浪汉,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集那重型卡车和快艇出来?
谁也不知道那个叫做黄门郎的瘫子,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我跳出了车门,没有敢在这里久留,直接朝着旁边的湖水里一跃而下,跳到了水里去,这时就听到一声“轰”的巨响,黄胖子从慈元阁借来的宝马七系,车尾稀烂,直接就给那重型卡车从后面一顶,蹿到了水里去。
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抱紧了小米儿柔软的身子,而黄胖子的身子则猛然一僵,说什么,那家伙不是满世界地被通缉么,怎么还敢公开露面?他在哪里呢?
我和黄胖子沿着湖堤路一直追过去,都没有瞧见踪影,不由得有些郁闷。
我往后面指去,说就在刚才黄家大小姐的订婚宴席上,堂而皇之地出现。
黄胖子一边大喘气,一边愤怒无比地痛声骂道:“大爷的,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搞什么不好,居然直接拿卡车来撞?那可是和-图-书别摸我啊,几百万呢,我拿什么来赔给方志龙那小子啊?”
瞧见那胖乎乎的身影,我不用猜,都知道是黄胖子。
那男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们长老有事情要见你,你跟我过来一趟。”
我说真不去,你能把我咋地了吧?
他还在狐疑,而离我们这儿最近的快艇似乎瞧见了我们,船头一调,直接就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啊?
我说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男子被我一通数落,愣了一下,却也不生气,说你真不来?
我望着远处湖面上巡视的快艇,说你先别考虑如何赔车的问题,想想我们现在,该怎么逃命吧?
黄胖子深吸了一口气,说独南苗寨的锦鸡蛊苗这一次覆灭,可跟荆门黄家有着不可或缺的联系啊,两边怎么就走到一起来了呢?
听黄胖子讲完这些,我的心就忍不住地往下沉。
眼看着那重型卡车没有任何减速地直直撞了上来,我当时没有任何想法,直接飞起了一脚,将正在打电话的黄胖子给一脚踹去,而我自己则拧开车门,朝着另外一边跳了出去。
我心头那股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然而当我瞧见那卡车副驾驶室里坐着的神风大长老时,一下子就软了。
他此刻可还是寄居于那鲲鹏石里面的,而鲲鹏石,之前却又是让我给了黄养鬼。
黄胖子不由得一阵哆嗦,说不会是荆门黄家准备杀我们吧,凭什么啊?
荆门黄家http://www.hetushu.com能够在这样的地方起出那么一大片的宅子来,当真是颇有权势啊。
同是出于南海一脉,一字剑或许并没有教会他太多的精妙剑术,但是保命的御水术,却从来不吝啬。
我拉着小米儿,往湖里深处游去,刚刚游出一段距离,就瞧见湖底里有另外的一个身影在快速地游动着。
然而当初的我,终究还是没有预料得到那个被称之为江湖第一世家的荆门黄家,竟然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说他们是南方省那边的,能管到这里来?
死了可多伤心,还绝了后。
黄胖子说先别轻举妄动,那个神风大长老厉害得很,当初将你们所有人都给抓住,轻而易举,是个一等一的高手,这样的人,我们都不是对手——慈元阁跟黑手双城之间有过业务来往,双方还在一起办过慈善基金,想必有联络他的办法,我打一下方志龙的电话问问。
我的心一下子就跳了出来,想起了之前敲我车窗那男子转身离去之前,嘴角浮现出来的冷峻笑容。
黄胖子说谁啊?
不管是跟谁生出来的,到底还是一大儿子,即便是痴肥如猪,终究是自己的种。
我这一脚十分狠,即便是宝马七系的车门,也承受不住这陡然间的爆发力量。
我正想着这事儿,突然间从后视镜里瞧见有一辆重型卡车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们的车尾行驶过来,而只有几十米的时候,它居然也没有变道,更没有减速。
这家伙在,我能跟他硬拼么?和_图_书
那人冷冷一笑,转身就走,而黄胖子瞄了一眼后视镜,说这人是谁啊?
除了张波这种因为江湖恩怨而投入荆门黄家的,还有很大一部分隐姓埋名的高手,则是身上都背着血案或者通缉的凶人。
它满身的獠牙,只不过是藏在暗处而已。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独南苗寨的神风大长老。”
我说那你快打,事不宜迟,倘若是那家伙跑了,什么都没用了。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沉身落入了水面下去。
这是……
他也摇头,我叹了一口气,说看起来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报仇了。
我听到车窗被人轻轻扣动,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瞧见穿着黑色绸衫的男子站在我的窗外,示意我出来。
我的心情烦躁不已,哪里有精力跟这家伙掰扯,直接就回绝了那人的邀请,而他则笑了笑,说你不来,可别后悔。
黄胖子说好,于是将车停到了湖边,然后掏出手机来,打起了电话。
鬼知道对方除了重型卡车、神风大长老,还有什么人物啊?
我说你的眼珠子刚才一直盯在尹悦那小姑娘的胸口处,可能没有发现一个老熟人。
黄胖子一脸焦急,说对啊,老王,你说这帮人怎么会这么嚣张啊,居然敢在荆门黄家的门口做这种亡命之事,这也忒胆大包天了吧?
我说有本事你咬我啊,靠!
我现在已经不再担心黄养鬼了,毕竟虎毒不食女,不管怎么样,黄门郎都不会对自己的爱女动什么手脚,但是我师父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