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五十一章 湖水冰冷浸泡

那劲力就好像是一丝火种,让黄胖子的精神为之一振。
我瞧见在这片芦苇荡的另外一个方向,就是有岛屿的那一边,停着一艘船。
他有些奇怪我的手段,说你这力量,纯阳纯刚,至纯无比,到底是什么啊,以前好像没有瞧见你耍过?
小不点儿的她,就在我和黄胖子惊魂不定的那一刻,突然间就如同离膛的炮弹,一下子就冲了上去,小脚丫子朝着那快艇就踹了过去。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走来,然后跳上了船,吩咐大船离开。
趁着夜色,我们得想办法逃离此处。
就在这时候,小米儿凭借着强大的第六感,再一次立功了。
这儿的昼夜温差挺大,一到夜里,湖风一吹,黄胖子就冷得直哆嗦。
还得跑。
我和黄胖子在浮岛附近的芦苇深处,找了一个凸出湖面的石头处躺下,像两条死鱼一般,夸张地平躺着四肢,旁边的蚊子本来挺张扬的,不过没一会儿,却又灰溜溜地跑开了去。
这一点,是别的宗门所不能及的。
我嘿嘿一笑,说家传绝学。
尽管天池寨的宋老告诉我,说那火焰狻猊没有三年两载的功夫,是不可能凝聚真身的,不过我却能够感受得到它的本源力量,正在源源不断地将热量传递到我的百骸之中。
我瞧见他这模样,知道继续在这里待着,并不会是一个好主意。
听到这话,我和黄胖子都不由得浑身一震。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一和*图*书道鱼枪从头顶上倏然落下,重重地钉在了我刚才所在的地方。
黄胖子这人比较少经历过变故,更加习惯依赖于别人的决定来判断,我这边一发话,他便没有了再多的言语,直接一个深潜,就游向了不远处的岛边去。
那铁制鱼枪贴着我前额擦了过去,倘若不是我闪得及时,就真的给那鱼枪给捅了个对穿,一想到这里,我就浑身一阵哆嗦,而旁边的黄胖子更是吓得魂飞魄散,知道对方居高临下,能够透过湖水瞧见下边的我们,慌忙手脚并用,将这湖底的水给搅乱。
那年轻人说道:“大长老沿湖都做了布置,只要那两人离开,立刻就会触动警报……”
我想了想,没有任何犹豫,说潜过去,看看上面都是什么人,如果有机会,搭一回顺风船。
倘若有一艘上面,坐着跟神风大长老一般级数的高手,我们就扛不住。
作为蛊胎,它有着比这些蚊虫更加强大的地位,这种恐惧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远远比杀虫剂要来得有效。
这简直也是太神奇了。
船启动之后,朝着湖心处的另外一个岛屿驶去,而那两人来到了船尾抽烟,黄养天开腔道:“阿乔兄弟,你为什么那么确定人没有逃出湖区?”
到了夜里的时候,我和黄胖子双双都醒了过来,他冻得直哆嗦,说王明,怎么办,在这水里跑了一天,我皮都给弄得秃噜白了,你咋一点儿事都m•hetushu.com没有啊。
所以我并没有感觉到冷。
到时候无论是煎炒,还是烹炸,都由着他们的心意了。
突然,很突然,就连我都没有想到小米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发力了,使得那些人也意料不到,当我顺着那轨迹往上瞧的时候,却见到那单薄的快艇浑身一震,紧接着居然四分五裂,然后有人从上面给抛了下来。
我捏了捏左手,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那儿传递出来。
啊,什么,湖边居然有所布置?
这偌大的湖面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各种岛屿,有的很大,足以行车,有的则很小,小的人都无法登陆,到处都是芦苇丛和茂密的水生植物,一直游到了这附近,我们方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小米儿自出生起,体质就强悍无比,对于这里自然也是并无抵触,唯有黄胖子有些撑不住了。
经过长时间的闭气,无论是黄胖子,还是我,都有些精疲力竭,虽然此刻很想赶紧离开湖边,远远地躲开去,但是却也晓得这光天化日之下,再加上对方又有快艇巡视,我们未必能够有半分的机会。
黄胖子也是发了狠,摸出那把长剑来,就准备摸上去捅人,被我一把给拦住了,然后带着他,继续往湖水的深处游去。
说话的这人,并非别个,而就是之前黄胖子拜访黄家大宅的时候,被派出来应付他的纨绔子弟黄养天。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等到晚上。http://m.hetushu.com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和黄胖子居然一入了水,就突然间没有了踪影,连浮上来喘气的功夫都不用。
黄胖子整个人的状态看着并不是很好,脸色有些青紫,不知道是给吓得,还是给那湖水冻的。
等!
烈日正当头。
两人一阵潜游,很快就到了那艘机动船的边缘,我们藏身在船尾之后,伸手攀着船下的结垢处,等待了一下,远处的岛上突然传来了声音:“没人,鸟不拉屎的地方,鬼才会来呢!”
估计此刻的情况,也有点儿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
我将左手的手心,贴在了黄胖子的后背上,给他传递了一些劲力。
我们藏在船尾之后,不敢有任何异动,这时瞧见从岛上走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正是黄养天,而他旁边的那人,则是今天敲我车窗的男子。
他们终究不晓得,南海一脉的基本功,就是玩水。
然而即便是再搅乱,都改变不了我们此刻极度的劣势,虽然不知道上面那快艇里到底坐着什么人,但只要人手一把这样的鱼枪,我们估计就离死不远。
这船并非快艇,大了一倍多,突突的发动机声在黑夜里略微有些刺耳,上面还有灯光,借着那微弱的灯光,我们能够瞧见有好几人在上面驻守着。
浅湖区和深湖区到底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游到深处的时候,那儿的水下又黑又绿,从上面往下瞧,也不会再跟刚才一般清晰,所以我们如果能http://m.hetushu•com够躲在那儿,就有可能逃出对方的追捕。
黄胖子精疲力竭,像条死狗一般地在水面沉浮,这儿散发着一股湖泥所特有的淤臭,细小的蚊虫绕着我们的头顶飞来飞去,透过茂密的芦苇枝,我们能够瞧见远处的湖面上,依然还有快艇飞速划过。
两人再加上一个天生适应各种环境的小米儿,在那广阔的湖水之中,不断地潜游,差不多游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处湖心岛的附近。
这一下,差点儿弄得我魂飞魄散。
这是小米儿散发出了自己的气息。
黄胖子被我拉扯住,也是将中烧的怒火给浇灭了去,然后两人继续深度潜游。
小米儿的这一脚,到底有多强我不知道,却能够想象得到。
有小米儿在旁边,我们都显得十分放松。
别看这孩子一天到晚,总也是在眯觉,不过那只是她的一种修行方式罢了,倘若是真的有需要的时候,她的精力,可比我们这些人要强大得多。
倘若是要知道我们还有这么一手,估计这帮人绝对不会把伏击地点选在湖边——倘若是在哪个公路旁,成功率或许还会大上许多,总比现在消失无踪影要强。
眼看着那快艇就直接朝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不管有没有被发现,我们都立刻又沉落了下去。
这个时候,小米儿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体贴来,她让我和黄胖子睡觉,而自己则帮着放哨。
神风大长老即便是有荆门黄家这地头蛇相助,一时半会,也和-图-书召集不出足够的人手来清缴我们。
一个快艇的覆灭,并不代表着我们就胜利了,刚才我们瞧了一眼,这湖面上,可还有另外两艘呢。
在刚才危机的刺激下,这一次他潜得比刚才要久许多了。
其间尽管不断有船只从我们这一片芦苇荡附近划过,但是对方并没有想到往这里面进来。
真的我吓尿了。
到了晚上,黑布隆冬的,事情就变得好办许多。
快,猛、狠!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了那性命,日后如何报仇,都是小事一桩。
这一回,那平静的湖水里可就热闹了,一片浑浊。
这家伙,居然也参与了此事?
因为这湖面,实在是太大了,未必每一个地方都能够如梳子一般的扫过去。
一觉睡到天黑。
两人踩着湖泥,在一处芦苇荡中冒了头,下意识地瞧了一下天空。
黄胖子瞧了我一眼,说怎么办?
黄胖子只以为我在说笑了,嘿嘿一笑,却也没有多聊。
刚刚沉到湖底,突然间感觉到头顶上微微一动。
按照他们的计划,一辆重型卡车,足以将我们至少给弄伤,再加以雷霆手段,就能够直接将我们给拿下。
大概是觉得这一大片的淤泥并不适合人逗留,反而是那种面积颇大的岛屿或者另外儿的湖边处,会比较受到关注一些。
两人再次深一脚、浅一脚地越过湖泥,在小米儿的引导下,重新回到了湖水里来,而这个时候,黄胖子紧张地拉了一下我,朝着黑暗中指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