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五十二章 绝不苟延残喘

这湖水流域的面积足足有两千多平方公里,这样广阔的地方,对方说在沿湖的地方都做得有布置,除了吹牛皮,我实在是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可能。
黄养天忍不住惊叹,说我的天,想不到苗疆巫蛊之中,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当真是让人为之震惊啊!
我显得十分平静,说胖子,你有什么打算?
杀,还是不杀?
两人商定,便悄无声息地用南海龟蛇技,如同两条大蟒蛇一般,悄无声息地爬上了那机动船上去。
我们所处的这个湖泊,叫做长湖,它位于荆门、荆州和潜江三市的交界,是古云梦泽变迁而成的长条状河间洼地大湖泊。
我说我管不了了,任何想要伤害我家小米儿的家伙,就算他是神、是佛、是仙,我都要弄死他个狗日的。
黄养天有些愤愤不平,说龙阿乔,你来你来我荆门这么多天,我一直把你当做兄弟,俺们家主也曾经许诺过你,把鬼鬼小姐许配给你当妻子,咱们都算是一家人了,你居然还藏着掖着,真不够意思,算了算了,我不问了就是。
他扬起了剑,而那船夫瞧见这陡然冒出来的几个杀神,不喊不叫,直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一边小声哭泣,一边磕头。
黑暗中,我和黄胖子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震撼莫名——那独南苗寨的锦鸡蛊苗,往日里或者算是山中一霸,但是跟荆门黄家,相差得也是颇远,更别提现在它的破落模样,到m•hetushu.com底是什么,能够让老谋深算的黄门郎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龙阿乔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说好,到时候也让你爽一爽……
那人的脖子被我一下子就给扭断了去。
龙阿乔颇为得意地说道:“那是,我锦鸡蛊苗,在苗疆三十六峒之中,可以算是最得古耶朗传承的一脉;当初神风大长老的父亲,差一点儿就统一了三十六峒,重新奠定苗疆万毒窟的威名,只可惜……”
黄胖子说我都是打酱油的,主意你拿,我帮着敲锣打鼓就是了。
听到那家伙的话语,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黄胖子有些不确认,说那独南苗寨的余孽也就算了,黄养天虽说不是黄门郎的嫡子,但也是荆门黄家的子弟,你知道杀了他,后果有多严重么?
那龙阿乔低声说道:“这所谓蛊胎,其实是先祖流传在我锦鸡蛊苗的一股先天之气,据说与那开天辟地的一缕气息有关系,它十分复杂,每隔几代,就会在嫡系传人之中的血脉中出现,而根据祖传之法,将其炮制出来的话,便是天下间奇蛊中最厉害的之一。若是能够拥有此蛊胎,炼化也好,驯服也罢,都足以能够在世间鼎力,傲视群雄;更有甚者,传说此物还跟域外之地的天外之天有关系……”
倘若是正面交手,这家伙即便敌不过我,未必不能逃生,不过此刻的我既然已经下了杀意,又出奇偷袭,哪里能够让http://www.hetushu•com他活命?
两人说着话,那船却是又开到了另外一处岛屿,他们带着几个人下了船,朝着那岛上过去,下了栈桥的时候,黄养天问,说若是找到了人,你们会怎么处理那家伙?
船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不远处的湖心岛上,并没有留意到身后的情况,我悄不作声地摸上前去,一直到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那家伙方才感受到我身上的湿气,陡然转身过来。
这家伙之前想必也是独南苗寨的公子哥儿,备受尊崇,听到黄养天怀疑的话语,忍不住冷笑道:“这长湖广阔,我自然知晓,不过你却并不了解王明那家伙的事情,他抱着的那襁褓里,极有可能就是我锦鸡蛊苗的蛊胎;那玩意有一种先天之气,神风大长老是可以捕捉得到的,而在这湖水的八段出口附近,神风大长老都备得有飞蝗分身,只要对方一出现,感知到气息,他就立刻能够知晓。”
我说对。
这家伙,竟然也随着神风大长老逃出来了。
听到“龙米儿”这个名字,我的心中顿时就是咯噔一下。
黄胖子苦笑,说难怪小米儿老是叫你“妈妈”,你现在可不就是一护崽的老母鸡么?
想到这里,我心中就是一硬,猛然一扭手。
黄胖子浑身一哆嗦,说你确定?
我、黄胖子和小米儿,三人一人负责一个,我直接挑上了那黄威,角落里一翻上来,就朝着他偷袭了过去。和图书
那龙阿乔说你别安慰我,事实上我并没有让她好过,后来事情败露了,是我亲手把她给捉住了的。
咔嚓……
船上有四人留守,一个开船的船夫,还有三个,两个纹得有刺青,表情凶悍,而另外一个人,居然就是那黄威。
他磕得船板邦邦作响,而黄胖子的剑则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龙阿乔有些犹豫,说这个啊,大长老不让我们跟外人提前呢。
两人扬长而去,而黑暗中,黄胖子拍了拍我的脸,低声说老王,你淡定点,别生气。
黄养天大喜,说洗耳恭听。
什么,黄家家主准备把黄养鬼许配给这小子?
黄养天听到他说得恨意凛然,便随着附和了两句。
我说你干不干?
我点了点头,说那好,我要杀了这两个人渣。
我突然想起来了,当初我们在派出所里面查信息的时候,那龙天罗的儿子,可就叫做龙阿乔。
他刚一转身,我的双手立刻就像巨蟒一般,直接缠住了他的脖子。
龙阿乔得意地说道:“我苗疆一脉,传承自古夜郎的联盟,而再往上溯,便是魔神蚩尤,再加上上古大巫,那都是移山填海之辈,而佛道两脉,则是老子出关化胡、人教大兴之后的产物,论起渊源,自然不及……”
那家伙是荆门黄家的骨干,猛烈地反抗着,我知道倘若手软,定然会被他给挣脱,带来许多变故。
阿乔?
那家伙瞧见这个湿漉漉的家伙,居然就是他们所想要找的王hetushu.com明,下意识地张嘴要叫,我赶忙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出声。
他冷笑,说当时要不是别人拦着,我差一点儿就把她给办了——可惜大长老要作仪式,通过凌迟的方式,孕育那蛊胎的怨恨之灵,没有尝到那贱人的味道。不过据我所知,那贱人死了也是个原装货,王明那家伙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哈哈……
黄养天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凉气,说你们那神风大长老的手段,当真是独特呢。
黄养天哈哈大笑,说对,王明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他活该,至于米儿——婊子无情,死了最好,一了百了。
砰、砰、砰……
他在这边说着往日荣光,而黄养天却根本不在意,而是说道:“这么说来,王明那小子,真的就只是一个被你说的那龙米儿动了手脚的普通人?”
黄养天哈哈大笑,说若是如此,阿乔兄弟你到时候可得分我一杯羹哦?
听到我这最后的问话,黄胖子憋了一天的怨气也终于爆发出来了,说干就干,怕个毛?他黄家也不是什么好鸟,老子几百万的车,说撞就撞,下手一点儿也不留情面,也没有顾忌我老子手中的剑,既然是刺刀见红了,我何必给他留脸子?
我将黄威给果断绞杀,然后回过头来,瞧见黄胖子出手更快,手中破剑将一个家伙的脖子抹掉,然后朝着被小米儿给揪住的那人后背一捅,紧接着杀气腾腾地冲到了那船夫的跟前来。
黄养天陪着这破m•hetushu•com落户龙阿乔聊了一阵,又问起道:“对了,阿乔兄弟,你说那个蛊胎,到底什么情况,听着好像很流弊的样子啊,说来听一听。”
两人说得恶毒,那船开始缓缓开去,我和黄胖子攀附在船下,因为这船沉重,倒也显不出我们的重量来。
龙阿乔的声音也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说道:“对,就是那个贱人——本来她是大长老许配给我的女人,没想到读了点书,心思就野了,还偷偷跑出外边去打工,最后更是不肯回来。要不是有神风大长老做主,她说不定真的在外面落地生根了;即便是这样,她到底还是变了心,贱人就是贱人,居然将我族重宝,给寄托在了那家伙身上,最后导致我独南苗寨失了蚩尤故地的根本……”
我们这边心中震撼,而那龙阿乔显然也受不了黄养天的激将法,赶忙说道:“唉,我这也不是怕大长老说吗?好了好了,我跟你说罢。”
他在这里瞎几把自我陶醉,黄养天在旁边附和着,连我们听了都感觉有些言不由衷。
我一边攀着船底,一边侧耳倾听。
龙阿乔冷笑着说道:“王明自然是杀了就算,至于那蛊胎,大长老的意思是炼化了,不过我争取一下,看看能不能养大,当我老婆,也算是给她娘赎罪了……”
那黄养天也不信,说阿乔兄弟,你说说别的,我倒也不说什么了,这长湖我荆门黄家长居于此,什么样子,我自然知晓,就你们这点人手,哪里能够布控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