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五十四章 老王请你三思

黄养天忍不住地炫耀了:“他们身上背负的恶名越多,有求我们的地方就越多,等到受制于我们的时候,就离被荆门黄家完全掌控的地步不远了,到时候想怎么拿捏他们,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接下来的血腥场面,并不适合小孩子看。
听到他这般说,我对黄养鬼也放了一些心。
真特么痛快!
我点头,说咋回事咧?
待黄胖子骂完之后,我回过头来,一把按住了小米儿,让她跪下,对着南方的方向,然后徐徐说道:“小米儿,这人是当初曾经杀害了你妈妈的凶手,如今爸爸给她报仇了,你给你妈妈磕三个头!”
好嘛,这不就是一推六二五么?
我的天!
我点头,说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喜欢你这样的态度。
从人伦常理的角度上来说,她可不就是小米儿的“爸爸”么?
黄养天一听,眼睛就亮了,说哥,这事儿我最有发言权。
黄胖子走到黄养天的跟前来,一本正经地说道:“咳咳,别在这里没出息地跪着了,我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撞了我的车,你到底打算不打算赔啊?那车可不是我的,是从慈元阁里面借出来装波伊的,你现在一弄,我都没法交代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不到荆门黄家的这一手,倒是玩得炉火纯青,就连黄养天这样的纨绔子弟,都是如此深谙此道。
这一对父子的脾气,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谁说黄胖子和一字剑没啥关系的,www•hetushu•com我就跟谁急。
我冷笑了起来,说如此说来,其实你们荆门黄家,并不在意锦鸡蛊苗身上到底背负着多少恶名,对吧?
黄养天连忙点头,说对,我们都在猜她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人说是家主的私生子,有人说就是亲生的,只不过一直被放养在家族秘境之中,众说纷纭;有些家老似乎也并不同意,觉得还是让鬼鬼来继承比较好一些。
听到我突然问起这话儿,黄养天愣了一下,刚刚一犹豫,接触到了我冰冷的表情,顿时就是一哆嗦,慌忙说道:“王大哥,我也不知道啊,这个黄养神就像是突然蹦出来的一样,连我们黄家自己人,都是一头雾水呢。不过这一次的婚礼,的确挺隆重的,宴席过后,家主还召集了各地产业的负责人在一起,开了个座谈会,大致意思,好像就是给他们介绍黄养神,有点儿拿她当继承人的想法……”
他得意洋洋地炫耀着,而黄胖子的脸色则越发沉重,看了我一眼,说老王,你三思啊……
我点了点头,说杀了人之后,就精神多了。
黄养天说她被家主禁足在了家族秘境里面,一直没给出来。
荆门黄家的风气,可见一斑。
想到这里,我仿佛像是记起一件事情来,说对了,你们宅子里有一丫头,叫做燕子的,妈的上次没事就在我背后嚼舌头,说我闲话,这回老子想找她麻烦的,结果人却死和_图_书了,到底怎么回事?
想了想,我问他,说黄家为何会选择跟过街老鼠一般的锦鸡蛊苗合作,而且行事如此嚣张,连我兄弟黄小饼的性命都不管,你们就不怕一字剑发怒?
这人稍微得了点志,就有些飘飘然,我也只是笑了笑,然后问道:“今天结婚的那黄养神,到底怎么回事?”
黄养天看了黄胖子一眼,有些不敢说话。
黄养天说你说那人叫做燕子是吧,长得挺漂亮的那个,帮你报仇的人,就是我——前些时间,我和养地、阿乔三个路过那边院子的时候,瞧见这小妞不错,就弄了点药,三个人跟她快活了一晚上,哎呀我操,那个爽啊;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小娘皮翻脸不认人,大吵大闹,还非要把事情闹到上面去,我听了心烦,就想了个办法,把她给处理了,尸体也赶忙火化了,一点儿破绽都没有。我就说怎么看着她不顺眼嘛,原来是得罪了王大哥你……
黄养天说那是黄家祖传的坟山,只有对黄家有着突出贡献的人,才能够葬在祖坟里面,而无数黄家先人的护翼,使得那家族秘境灵气充裕,是个十分不错的修行之地——事实上,在我们看来,这对黄养鬼并不是什么惩罚,说不定哪天她出来之后,修为比我们这一代人,就高出许许多多,也足以承担得起继承人的位置了呢?
你这悄不作声,吃饭饮水一般的快刀,到底是怎么回事?
至于黄养天……
m.hetushu.com一边大骂,一边滚爬着离开这“水管炸裂”的范围。
就如同黄胖子调侃的一样,此刻的我,就如同一护崽的老母鸡,任何只要敢对小米儿流露出了觊觎之心的人,我都不能容忍他活在世间。
对于这个自称亲自捉拿到龙米儿,将其“绳之以法”的龙阿乔,对于这个应该算是神风大长老心腹或者继承人的家伙,我从一开始,心中就是憋着一股怒火的。
黄养天就像得到了莫大的安慰,脸上努力挤出几分笑容来,然后说王大哥,在这荆门,只要是我黄家想要干的事情,就没有不成的,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就是了。
黄胖子冲着我骂骂咧咧,而我则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没有沾染到半滴鲜血的刀面,对自己刚才那一记快刀颇为满意。
他悲切地吼道:“饶、饶命啊……”
大汉奸汪精卫倘若说对这世间有什么意义的话,我觉得这句诗,就是他最大的贡献。
我说哦。
小米儿被我按着,扭捏着身子,不情不愿。
刚刚杀了人的我,身上有着极为浓郁的杀气。
两个字,畅快!
那一劈,已然是巅峰。
可是他偏不。
黄养天也听得一阵焦急,不过黄胖子能够找他谈赔车的事情,说明一点,那就是暂时不会对他有杀心,因为他是有作用的,跟龙阿乔这个穷光蛋,有着很大的区别。
我问什么是家族秘境?
龙阿乔为自己的狂傲付出了代价,头颅落地,鲜血从脖子处的断口和图书迸射而出,不但将旁边的黄养天给淋了个通透,就连黄胖子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也给浇了一头一脸。
被那热乎乎的鲜血给喷得一头一脸,那黄养天脸上的肌肉,在一瞬间就扭曲了起来。
黄养鬼?
我想起来了,说对了,黄养鬼到底去了哪里,怎么我们一直联络不上?
黄胖子心满意足了,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没有啥问题了,王明给你来问吧。
黄胖子恼了,说你只管讲就是了,只要肯赔车,我还在乎别的?
我是他妈么,需要这么惯着他?
来的火车票,找谁报?
我、我、我、我、我、我……的天?
呃,大致如此吧?
望着她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就知道她的小脑瓜里肯定在想:“咦,我妈妈不是在这里吗,哪里又蹦出一个妈妈来——人不是只有一个妈妈么,那么……难道是爸爸?”
不过杀人之前,至少给个慷慨激昂的理由,或者来一个义正辞严的提示和判决吧?
黄养天哆哆嗦嗦地抬起头来,看向了我,说王大哥,你说吧,有什么话只管问,只要是我黄养天能够知道的,都不会有半点儿隐瞒……
黄养天本来在旁边还憋着,想着脱身之法,那鲜血浇了一头一脸,脚顿时就软了,改坐为跪,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血泊中,浑身抖如筛糠。
小米儿一走,黄胖子就终于从刚才的突发事件里走了出来,说老王,你丫的神经病好一点儿没有?
这是要来玩真的么?
听到他http://m.hetushu.com的话,我莫名就想起了之前在小刀寨里的时候,黄晨曲君一本正经地跟良辰和尚说的那句话。
我与小米儿心意相通,多少能够明白她的疑惑,而让我大肚子、怀孕的人,可不就是龙米儿么?
我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这层复杂的关系,不过小米儿倒是蛮乖的,不声不吭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被我打发着跑到了船尾去,负责放哨。
我说啊,继承人?
一想到这里,他终于从血泊里爬了出来,冲着黄胖子大声喊道:“赔,一定赔,哥,我陪你一最新款的,咱明天就去省城里拿车,行不?”
听到这话儿,黄养天这才松了一口气,说家主选择和锦鸡蛊苗合作,这个是家族战略层面的决定,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是什么,我没有资格知晓;但至于出手这么重的事情,其实是锦鸡蛊苗在主导的,黄家顶多也就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日后追查起来,也不过是失察而已,怪不到我们头上来的。
黄养神?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倘若龙阿乔能够低调一点,识相一点,我或许不会拿他怎样,留他多活一点时间。
即便是被抓住了,捆得五花大绑,他依旧嚣张,飞扬跋扈,满口秽语,甚至还期望着我能够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我忍得住,我手中的刀可忍不住这样的中二青年。
什么情况?
也许就只有黄养鬼这样的女子,才能够出淤泥而不染了。
就这么淡淡的一个字,吓得黄养天顿时就是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