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五十八章 声动之后击西

我有些担心这女子突然醒来,然后尖叫,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有心将她给敲晕,但终究还是把握不住力道。
我站在梳妆台前,将那写着打油诗的白纸压在了一盒粉底下面,看了看前面的镜子,想着曼妮醒来过后,看见镜子里的那模样,到底会是什么表情呢?
她一出现,速度极快,而我和小米儿则头都不敢回,在这小区里大步流星地狂奔着。
我总不可能当着小米儿的面,做些什么龌龊之事吧?
曼妮虽恶,但罪不至死。
我心中一动,嘴里轻轻喊了一句:“喵……”
她倘若是直接动手,那也还罢了,最可气的就是动用官场的行政资源来做这事儿。
小米儿撅着嘴,不肯,我便狠狠地瞪她一眼。
与没有睡之前的曼妮相比,此刻的她,反倒是多了几分恬静和可爱,透过窗外的微光,能够瞧见卸去了妆粉的她,整体的模样其实还算是不错,皮肤也挺白嫩细腻的,眉目之间,也有着西川女子的那种迷人风韵。
带着小米儿的这一路来,我对她其实一直处于放养状态,曾经有心教过她一些修行的手段和法门,然而小丫头根本就不理睬我,自顾自地玩儿着,一直到了后来,我也终于没有办法了,只有放弃。
望着她在睡梦中平静地呼吸着,就像一个睡美人,我沉默了。
如何离开,这事儿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去招惹那个神秘的老妇人,于是不从一楼溜走,而是直和图书接打开了窗户,从二楼跳下后面的小花园,然后翻墙离开。
在我黑暗中犹豫了几分钟,突然间脑子划过了一个念头来。
一切美人儿的特征,此刻都开始变得扭曲。
双方一追一逃,很快就翻出了那小区的围墙,来到了大街上,然后又越过了江滩。
这一招是从电视剧里面学来的,没想到根本就不管用,那房间突然一下就亮了灯,紧接着里面一声低吼:“到底是哪个龟儿子在那里?居然赶在我麻渡坡佬佬面前装神弄鬼,当真是不想活了……”
罪不至死,但不警告,又实在算是纵容。
既然是警告,怎么可能不留些线索呢?
想到这里,我缓步走到了曼妮的床头来,然而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强忍着心中的呕意,我在曼妮的梳妆台前找打了纸笔。
就一眼,小丫头就乖乖地照着做了。
在我的手掌覆盖下,曼妮的脸开始如同橡皮泥一般地软化了下来,高挺的鼻子、饱满而削瘦的脸颊,符合比例的瓜子脸和尖瘦的下巴,以及天然的双眼皮……
作为蛊胎,本应该最擅长的巫蛊之术,她一点儿都施展不出来。
思前想去,我提笔而书,写了一首打油诗:“姑娘年方二十几,年华风茂花正娇,可惜恶毒学了坏,表里一致刚刚好!”
这动静让曼妮一下子就感觉得到了,迷蒙地想要睁开双眼,结果小米儿的一双小手就按在了她的太阳穴上面,然后轻轻地一阵www.hetushu.com挤压。
过了江滩,我和小米儿回到街道上,拦了一个夜班的司机,然后让他带着我们前往火车站。
睚眦必报,隔壁老王,我并不是杀人狂,但也不会让作恶者逍遥法外,横行于世间。
呃!
美。
三更半夜,摸着这么一位女人的小脸儿,确实很暧昧,然而我的心中却不断地回想着曼妮所做过的恶事,然后手劲激发,努力地联络起了寄居在我手掌之上的火焰狻猊来。
那帮拿着纳税人的钱,却吸吮着民脂民膏,从不干实事,见到利益就跟苍蝇一样围上来的小人和蛀虫,才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悲哀。
毁了她的脸。
最毒妇人心,她对一个陌生人,都能够随意夺其性命,让自己的那死鬼男友拿我做鼎炉,而在鸭嘴湾鬼母伏击我失败之后,她居然毫不醒悟,不但一只脚跨进了修行界,而且还睚眦必报,使尽手段,让曾经对我进行过援手的呆呆酒吧生意一落千丈……
这一切,仿佛是那般的熟悉。
说好了装猫叫就蒙混过关的,老太太你怎么不按照剧本来演呢?
宋老告诉我,说两三年之内,我都未必能够再一次唤醒狻猊跳出。
这一次,比起之前的熟睡又截然不同。
在小米儿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便将左手的手掌覆盖在了曼妮素颜的脸上去。
我想了想,忍不住地笑了。
报复男人,最恶毒的无外乎打断他的第三条腿,而报复女人,则变得简www•hetushu•com单许多,只需要一个小手段。
这一路,我曾经无数次的试验过,已然是算是有一些小心得了。
知父莫若女,我们两个朝夕相伴,又是血脉相连,彼此的想法几乎能够通过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小动作就能够了解,所以我也不隐瞒她,只是做了手势,让她闭上了眼睛去。
深夜之中,我就像一头放出了牢笼的饿虎,平静地望着床上熟睡了去的曼妮。
三两分钟之后,当我拿开发烫的左手时,瞧见了一张扭曲而恐怖、丑陋到了极致的脸孔,那五官就好像是被熨斗给烫平了一般。
我自然没有宋时武松的那种豪迈,写不出“杀人者,打虎武松也”的直白,也不会如同那怪侠一枝梅一样,留下支梅花,附庸风雅——关键是这个鸟地方,让我去哪儿弄支梅花来呢?
曼妮是那种去掉妆容之后,素颜都很不错的美女,想必她也为此而颇为自得过。
她示意我动手。
望着车外飞逝的风景,我忍不住笑了,那老妇人警告我,说明天之后,全世界都知道我在了渝城。
你既然恶,那就让你表里如一,如此最适合不过了。
不能杀了她,而她旁边又多出一个神秘莫测的老妇人,拿捏她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那可怎么办呢?
我看向了小米儿,黑暗中,小丫头正冲着我嘻嘻而笑。
那司机大半夜的,好不容易接到一单生意,顿时就兴奋不已,油门一轰,在山城之中拐拐绕绕,很快就来http://www.hetushu.com到了火车站,而我与小米儿则根本没有进站,而是沿着铁路线一路找寻,终于找到了一处地方,钻了进去,然后盯准了一列向东而行的绿皮火车。
我虽然刚刚杀得一手血腥,但是却并非嗜血之人,也在心中立出了一套自己的底线和法则,而在我的想法里,曼妮罪不至死。
这么说来,我回头得好好谢谢她了。
然而并不代表着我不能够凭借着这位长租的房客,办些小事情——它当初在温泉山的时候,能够凭着一己之力,将那满池雪水化作温泉,此刻骤然间散发出急剧的高温,也并非什么难事。
所以在我的感觉中,小米儿除了力气大、身手敏捷和身坚如玉这些先天体质之外,本身并不懂得什么东西。
她这般出言威胁,本想激我,让我回头过来,杀人灭口,这样子她才会有机会反杀于我。
只不过当初的鸭嘴湾鬼母,变成了现在的麻渡坡佬佬而已。
我一听到对方发声,心知不好,赶忙没有任何犹豫,带着小米儿直接就翻墙而走,这时就听到那什么麻渡坡佬佬推窗而出,朝着我们这儿快速追来。
曼妮浑身抽搐,双眼翻白,再一次睡了过去。
写完之后,我细细读了两遍,觉得文采实在是有些简陋,脸红了一下,将自己以前学过的唐诗宋词又琢磨了一遍,终究是肚子里面的墨水有限,弄不出点什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装逼范儿,只有作罢。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那女人hetushu.com居然又眼皮一翻,直接又睡了过去。
我已经十分小心了,动静颇小,然而双脚一落地,一楼有个房间立刻传来了一声低喝:“谁?”
弄完这些,小米儿跳下了床来,望着我,我点了点头,决定离开。
我既然来了,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灰溜溜地离开呢?
我原本还心有不忿,然而瞧见这尊容,一切的想法都已经没有。
小米儿与我父女同心,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为难,她居然一下子蹦到了床上去。
我自己自然也不会这些,所以更是没办法教授。
再说了,即便如此,到底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这么神奇?
(本卷完)
待到车行缓慢的时候,两人纵身一跃,却是做了一回铁道游击队,攀上了东去的火车。
不过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大腹便便、随时准备生产的王明了,与小米儿在江滩上飞奔而走,大步流星,那老妇人根本就追不上,只有远远地喊道:“我知道你是谁了,王明,没想到你居然敢出现在这里,哼哼,你有本事就跑吧,到了明天,整个渝城都会知道你回来了,到时候满世界的江湖人物都会为了荆门黄家巨额的花红找你,并且将你给杀了去……”
然而我根本就没有照着她的剧本走,一溜烟,就把她给甩开了去。
也是我最深恶痛绝的方式。
我本来还想着等小米儿出生半年之后,把她交给那麻栗山神秘的蛇婆婆来传道授业,没想到这会儿,她就展现出了十分强大的天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