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章 诡异,谎言

那熊孩子一口答应,说好,没问题。
我的脑子里嗡嗡作响,而那老奶奶则一脸紧张地问道:“怎么了,还真的跟你有关系啊?”
我叫来了熊孩子顾西城,说你帮我照看好小妹妹,知道么?
我将左手按住了他拿剑的手,他一开始奋力挣扎,随后我手掌上面的力量不断加强,热力灼发,他的表情就变得扭曲起来,一边闷哼,一边想用另外一只手来掐我。
对方作战的手段老道,力量却稍逊于我,被我按得死死,紧接着我恶狠狠地对他说道:“告诉我,你们把那三个女孩弄到哪儿去了?”
我没有料到对方一上来就如此扎手,却是有些给惊到了,下意识地后退,却见对方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骤然收了剑,遥遥指着我,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别跟我装糊涂,到底是谁叫你过来的。
我问他究竟有多高,黄胖子告诉我,三四个我加起来,未必能够敌得过人家。
这不就是昨天跟我在酒吧里聊天的那几位姑娘么,她们怎么就出事儿了呢?
马良莫名其妙,说什么把人抓到那儿去了,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不过我没有给他机会,使出了南海龟蛇技,一下子就缠住了对方。
我又走了两步,那人似乎急了,冲上前来,说嘿,老兄,停一下,找你问个事儿。
我心中咯噔一响,突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抬起手来,一手刀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那人眼神涣散,一下子m.hetushu.com就昏死过去。
那马良不但剑法厉害,而且小擒拿手也是十分了得,当下也是立刻调整身体,想要顶我。
我左右瞄了一眼,瞧见这儿就他一个人,心中已然没有了那份忐忑,便笑着说那好,你想干嘛?
我笑了,说老子找莫个子东西,犯得着跟你说么?
那人却一下子认出了我来,咬牙说道:“你是王明?”
我死死压着他,张开了嘴,在他耳边低声吼道:“快点说,你们把人给抓到那儿去了?”
那人在离我只有三米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我表情不变,而等到对方冲到跟前的时候,朝着旁边轻轻一偏,然后一记十三层大散手,朝着那家伙拍去。
这家伙是个高手。
折腾一番之后,我又打了电话给黄胖子,问他帮我问过慈元阁了没有?
果然,我一撞入其中,那马良回剑来刺,却被我一下子就躲开了去,然后按住了他的双手,两人直接就滚落到了地上去。
我秒懂了,听得出来,黄胖子让我不要惹这家伙。
我摇头,说奶奶,这事儿找警察没用,容我想想啊——这么着吧,我晚上乔装打扮一下,出门去探探风声。
那是个脸色蜡黄的高个儿男子,他瞄了我一会儿,说老兄,你今天晚上逛了那么多的酒吧,挨家挨户地摸过去,到底找什么呢?
我说就是昨天跟我在酒吧里聊天的那三个女孩,她们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们怎http://m.hetushu.com么忍心下得去手?
我装作懵懂无知的表情,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不动声色地走往旁边的小巷走去,没走几步,就有人叫住了我,说老兄,等等。
我一愣,说你好,我是昨天酒吧见过的老王啊,对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老奶奶说起前面两个名字的时候,我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听到第三个名字,我整个人就愣住了神。
我这是轻描淡写,开始之前,毫无敌意,而那人却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足尖一转,却是绕开了我的摔碑手。
我回到房间里来,用油彩、橡皮泥和一些相应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涂抹,弄完了之后,差不多就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的形象来,又找那熊孩子找了他父亲的一套衣服穿上。
李静静回答,说我们啊,刚刚吃过饭,正准备去玩儿你,你在哪儿,要不要一起啊……
那人走上前来,说听说过我们丽江十三镖么?
那马良瞧见,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一下子又化作了绕指柔,缠着这根铁管,朝着我的握处卷来。
马良说天地良心,我们绝对没有没有动她们——我们的目标就是你,何必搞得满城风雨呢?
我总感觉自己该做点儿什么,要不然心里面慌得很。
啊?
老奶奶紧张地说那可咋办,要不然咱们去派出所里讲清楚吧?
我回过头来,一脸迷惘地说啥事啊?
我改头换面之后,并没有立刻出门,而是回到了房间里待和图书着,闭目修行,如此一直到了夜里,外面一片灯红酒绿,我方才站起了身来,刚刚要出门,小米儿拉住了我,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想要跟我一起走。
我没有回头,后背的寒毛却在一下子竖直了起来。
我下了楼,老奶奶张罗我吃饭,给我拒绝了,推了前门,我走出了小巷,来到外面的古街,朝着昨天我曾经去过的酒吧走去。
丽江十三镖居然这般丧心病狂,连跟我聊过天的无辜游客都不放过,显然是对那份奖金势在必得。
很厉害的家伙,手中的长剑一起,便连绵而来,让我根本无法硬撼,唯有步步后退,一直到了巷子角落处,突然间我瞧见旁边有一根废旧的钢管,顺手就操了过来,朝着前方猛然一棍子甩了过去。
完了之后,我这才从他手上搜出了一个手机来,在脑海里回想起李静静的联系方式,拨打了过去。
怎么办?
我不放心,又在他后脑勺上敲了一记。
那家伙手中的软剑缠于腰间,柔软得如同面条,然而一旦灌注劲力,却铿然有声,复直如弦,光华散落如雨点而下。
对方手中的长剑一挺,那剑尖摇晃,却是化作万道利光,朝着我的周身要穴刺来。
毕竟那娇艳女子之前可是瞧见了她们和我待了好一会儿的。
没两声就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李静静愉快的声音:“喂,你好,找谁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拦住了她,说宝贝,你在这里乖乖地等着我吧,我很快http://www.hetushu.com就回来了。
这声音我挺熟,就是昨天我趴在墙头的时候,听到的其中一个声音。
很快我就来到了那个地方,昨天的那个民谣歌手依旧还在唱着歌子,我走进去晃了一圈,没有瞧见想要找的人,于是便转身离开了,如此在酒吧街上找寻了一圈,突然间就感觉身后有人在打量着我。
不过我不惹他,他却惹上了我来。
我扶着额头,思索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就觉得有些难过。
这人的剑法精妙无比,我知道未必能够抵挡,当下也是将那铁管往后一扯,然后陡然间朝着他撞了过去。
我多少也能够猜出来了,她们之所以出事,却是因为问我的缘故,一定是那丽江十三镖的人觉得她们与我有联系,就掳走了去,试图从她们的嘴里掏出一些东西来。
那人缓步走上了前面来,说你倒是死鸭子嘴硬啊,我都跟你说这么明白了,不肯交代?
我如果能够忍的话,在熊孩子家里这儿,有吃有喝,待上个十天半个月,想来也无妨,但是说不定那三个妹子就给这帮肆无忌惮的家伙给祸害了去。
我一掌拍了个空,那人却是转身一扭,从腰间拔出了一把软剑来,朝着我兜头罩来,口中还冷冷地笑,说想要扮猪吃老虎?你想多了吧,真以为老子是第一天出来闯江湖啊?
那人指了一下自己,说那就让你晓得一下,我是丽江十三镖的五镖头马良,人称赤兔马,好好合作,就不用吃太多苦头,实话告诉我,是谁让你hetushu.com挨家挨户地找人的,你到底在找谁呢?
我摇头,说不知道,怎么了?
那人的身法轻快敏捷,动若海上蛟龙、空中飞凤,静似崖间苍松、擎天玉柱,厉害得紧。
我说得不客气,那脸色蜡黄的家伙顿时就黑起了脸来,说怎么说话呢,问你话,你答就是了,非要我使些手段出来,把你给弄得服服帖帖了,你才高兴?
软剑最厉害的,就是软硬不定,变化多端,但是如果一旦近身到跟前,他未必能够有用。
我后背靠着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是丽花帮的人!”
那马良终于恼怒了,说放屁,丽花帮一堆婊子,就没有一个带把的,你这是诚心想要拖延时间对吧?那好,我送你上西天,让你慢慢等着。
我摸着鼻子,说我找我家大小子呢,那家伙偷了家里面的钱,到处风流潇洒,若是被我撞到了,打不断他的狗腿。
黄胖子告诉我,说他问了,那边的回复,说丽江十三镖呢,是个不大不小的组织,在滇南当地挺出名的,之前曾经做过镖局,现在主要的营生是做旅游宰客,大镖头石爱平算是滇南道上有名有数的高手。
我瞧见她露出了戒备的神色,连忙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她们跟我呢,算是认识,昨天还一起在酒吧聊过天,我估计绑架她们的人,应该就是我的那些对头……”
李静静?
之所以不带小米儿,是因为她的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了,不管我变成什么模样,只要一带上她,就容易给人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