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六章 真汉子,恶婆娘

事到如今,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就是这熊孩子的奶奶西花婆子掳走的小米儿,这事儿其实挺难办的,毕竟有这么一个把柄在对方的手上,被拿捏着,我很难有所作为。
呃……
蛊胎?
车子离开了白沙镇,一路向北,狂奔了大半个小时,我拐向了旁边的一处岔道,一直来到了一处河滩前,我终于停下了车,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使劲儿地敲打那方向盘,怒声骂道:“我操、我操、我操……”
我无力吐槽,只是冲着那女人喊道:“这种龌龊事是你们先做出来的——我把女儿还给我,你儿子就没事了。”
这情绪烫得我难受,我忍不住地用余光打量起了旁边死死抓着座椅的顾西城,想着把这小子给宰了泄愤,让那老婆子也尝一尝亲人离别的痛苦。
我冲他笑了笑,说没事的,不过一会儿王哥可能要拿你跟你奶奶换小米儿,你可别乱动。
她远远地瞧着我,发出了桀桀的笑声来,说你让他杀,杀了城仔,我看他手里面还有什么底牌。
女人浑身发抖,回头望了一眼西花婆子,哭声哀求道:“婆婆……”
我疯狂地开着车,在那道路上飞驰,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路冲出了白沙镇,然后向北奔行,因为我知道十三镖的这伙人绝对不会考虑到顾西城的性命,甚至连赤兔马马良都未必放在心上,若是被这伙人缠住了,我可连翻本的底牌都没有了。
和-图-书此发泄一番,我走到副驾驶室,把顾西城和马良给拉了下来,扔在河滩上,然后再次上车。
我毫不犹豫地拔出了软剑来,猛然一抖,架在了顾西城的脖子上,然后厉声喝道:“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掰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我女儿交出来,不然我就杀了你孙子!”
反倒是马良如释重负,说傻小子,人是饶了你性命。
熊孩子的奶奶,也就是西花婆子,她在家里的时候,佝偻着身子,满脸愁苦,就跟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妇人一般,然而此刻表明了身份,整个头都抬了起来,立刻表现出一股逼人的气势,一对眼珠子居然是白色,宛如夜晚的猫头鹰一般诡异。
想到这里,我油门一轰,直接冲到了那顾西城的前方去,那孩子瞧见黑暗中有车过来,也给吓了一跳,我猛地一踩刹车,打开车门,冲到了顾西城的身边来,他借着余光,抬头来看,惊喜地喊道:“王哥……”
我发动油门,准备离开,而这时那马良突然说道:“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告诉你五毒教的老巢——就在玉龙雪山东面的吊水井,如果你想要救回你女儿的话,或许去那儿蹲着,会有些作用……”
我说对,我就特么的是一条疯狗,别人对我客客气气,我也就以礼相待,谁要是敢没事过来咬我两口,咱就以命相搏,你还别不信……
为人父母,彼此的心境都明白,那就http://www.hetushu.com是宁可自己受苦受累,也不愿意孩子出事,所以如果我能够把这熊孩子给劫持了,说不定能够把小米儿给换回来。
老婆子笑了,说对,我知道,胆大包天嘛。
那女人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个狗日的,你特么的有本事放开我城仔,冲老娘来!一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子,有意思么你?”
什么情况,这也太黑了吧,这可是你的大孙子呢,不是说隔代亲,你应该最心疼那熊孩子才对,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呢?
我深吸一口气,对顾西城说道:“小子,你回去吧,我不为难你,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老婆子慢悠悠地说道:“之前的时候,就听说独南苗寨的锦鸡蛊苗曾经培育出了先天一脉的大巫蛊胎,不过却给人截了胡;我们在这偏远地方,鞭长莫及,也只是羡慕羡慕而已,没想到居然就送上了门来——小王,你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王明吧?”
那老婆子咧开没有几颗牙的嘴巴笑了,说我其实啥都没干,你却自己跑到了我这里来,这样讲起来,其实都是缘分呢,合该这蛊胎落在我的手上呢。
然而当瞧见那熊孩子一脸的蠢样,我终究还是没有能够下手。
在瞧见顾西城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中就是一阵狂跳。
顾西城愣在了原地,他并非傻子,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曲折,泪水一下子就涌到了眼眶里来,http://www.hetushu.com冲着我喊道:“王哥,我奶奶和妈妈她们做错了,我去找她们,让她们放了小米儿!”
我眯起了眼睛,知道这老婆子是个识货的人,居然知道小米儿是蛊胎的身份,心中忐忑,却平静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把我女儿还给我咯?”
不管西花婆子到底有多么可恨,但我终究不是与她一般的禽兽,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厉声喊道,一副搏命的姿态,然而那老婆子却当做没听到,指着副驾驶室上面的人说道:“你旁边这个,应该是十三镖的五镖头马良吧?”
车子陡然冲出,我冲着那个家伙挥了挥手:“谢谢。”
他跟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马良挤在副驾驶室上,我在前面一个猛甩头,然后折返了回来,这个时候瞧见顾西城的奶奶已经出了屋子里来,而在她的旁边,还跟着好几个女人,年纪不一,有的和她差不多大,有的三四十岁,也有二十出头或者不到的小姑娘,总之是老中青三代皆有。
我没有跟他多说,一把抓着这孩子,就往车里拽去,而追来的那女人则惊声尖叫道:“你是谁,你干嘛呢?”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心思歹毒的奶奶,就为了一个身外之物,至于将自己的大孙子都给放弃么?
顾西城的母亲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哭嚎一声,朝着她婆婆跪倒去,而我则没有半分犹豫,将油门一踩,那车就一下子蹿了出去,然后沿着m.hetushu•com公路疯狂发动。
她这般的狂躁让我有些诧异,回头低声说道:“这女人是谁?”
我说你倒是什么都打听清楚了,既然如此,应该知道我的行事风格。
熊孩子低头说是我妈。
我耸了耸肩膀,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对我说道:“虽然我今天被你折腾了一晚上,还损失了各种东西,但是却突然发现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你王明,是条真汉子。”
我将熊孩子给推上了汽车的前座,自己也挤了上来,把他给推到副驾驶室上,然后关上门,冲着外面喊道:“想要这孩子的性命,就叫西花婆子出来!”
看起来这一家子都是五毒教的人,唯独这熊孩子倒是什么都不知道,平日里想学点儿功夫,都没有人教,难道你们真的不考虑传承,就指望着这孩子考大学?
顾西城以为我抛弃他了,吓得连忙来敲车门,说王哥,你别把我扔下啊……
我将车子发动,朝前冲了一圈,旁边的熊孩子惊魂未定地喊道:“王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想守住小米儿来着,结果我奶奶非要拉着我走;我不肯,她就直接把我给敲晕了,我醒来的时候瞧不见人,就一直闹……”
我靠!
他哭喊着跑开了去,而躺坐在地上的马良突然笑了,说王明,你这样的性格,会吃亏的。
我将车停在了对方的十米之外,然后摇下车窗,提前警告道:“刚才扔东西的那个娘们,我最后说一句www.hetushu.com,你的手要是再干扬起来,我的剑,就会把顾西城的脖子给刺穿,你信不信?”
那女子手往腰间摸去,紧接着朝着我这里一甩。
老婆子指着我身后,说道:“正巧了,十三镖的人找不到自己的五镖头,就问了一下我,我恰好觉得你应该会过来,所以让他们过来瞧一眼……”
我说是又怎么样?
他一脸正义感地说道:“好,我保证不动——我奶奶这么做是不对的……”
孩子无辜。
我朝着车子的后视镜里望了一眼,却瞧见有七八个穿着紧身衣的人,从街道那边快速地扑了过来。
我心头发苦,却不动声色地笑了,说西花婆子,不错,够狠毒,也只有这样,才能够瞒得住我,让我吃亏上当。
我踩了一脚油门,听到后面的玻璃一阵碎,却是不知道她用什么东西,将后车窗给砸烂了。
那老婆子的话语一说出口,不但那女人愣住了,连我都有些慌乱。
那老婆子摇了摇头,说是么,你以为你能够吓得了谁呢?
看得出来,那西花婆子完全不在乎顾西城的性命,不但没有想着救他,居然还把十三镖的人都给叫了过来。
我瞧了他一眼,说没办法,我是人,不是禽兽。
但是此刻却不一样了,那熊孩子是西花婆子的孙子。
什么?
而在女人的旁边,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脸的蛮狠和凶戾。
唉……
一边疯狂踩着油门,我一边回想起那老婆子嘴角浮现的微笑,就仿佛在嘲笑我的懦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