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一章 蛇仙儿,白娘子

哦,错了,应该是五位大妖,而且人家还是从明初修行而来的……
我一脸郁闷,说金大哥,你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么,你说女娲后人,我还相信,毕竟人首蛇身,但是白娘子一脉,又是什么鬼?
我心中猛然一跳,似乎猜到了什么,刚要说话,旁边的金老三却站了上来,冲着那女妖人长鞠到地,然后说道:“您就是五毒教的五大图腾圣者,女娲后裔蛇仙儿吧?”
我浑身冰冷,万万没想到,这毫不起眼的五毒教里面,居然有着这么五个大神在。
我说啊,难道说那蛇仙儿,就是从彩蛋里面孵化出来的小蛇?
第一眼瞧见这女人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浮现出了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
就在我满心诧异的时候,那金老三似乎早有准备一般的,恭声说道:“蛇仙儿您是传说中女娲娘娘的后裔,又是白娘子一脉的直系传人,想必是最为明事理的,当初白娘子为了报许仙恩,亲上天外天偷药,此情感天动地……”
好吧,虽说里面的每一首歌我现在听到,都情不自禁地能够跟着唱喝起来,你这样讲,也算是找些共同语言,缓解尴尬,但是……你确定人家那蛇仙儿也看过那部往日每年暑假都会反复播放的神剧?
身在绝境之中,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也只有将希望寄托于那不知好坏的蛇仙儿身上了。
它们成为了五毒教的图腾圣者,守护这一片孕育它们成长的http://m•hetushu•com洞穴,守护着五毒教里的人们。
金老三有些懊恼,说对呀,对不起啊,我刚才关顾着说我了,忘记给你提一嘴。
自救?
就好像一口吃蛋糕,第一口甜美,第二口甜腻,第三口——尼玛咋还有蟑螂呢?
等等……
想走,我们可怎么出去?
就在两人焦急万分的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一人的轻叹声:“走,你们想走哪儿去?”
到底,过了多久时间?
按照人类的审美观点来看,她这种长得有点儿南美混血的美艳容颜,绝对是一大美女。
然而这样美丽到极致的模样,再配上那种丑陋的花斑蟒身,就是在有些异样的冲突了,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愣了一下,想起刚才这女人挑动蛇群而疯狂的那一声尖厉叫声,知道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便装作无比恭敬的模样,拱手说道:“惊扰了您,我们是不小心闯入水道的游客,没想到这儿居然还别有洞天;刚才之所以这般,都是为了自救,还请您原谅。”
现在,该怎么办呢?
蛇仙儿又是什么鬼?
我们跟马秃子、老壮相约放火闹事的时间,可不就在十一点么?
我们耐心地等着,然而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那蛇仙儿却一直没有出现,潭水那边的火焰熄灭了,空间中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唯有祭坛之上,有着一点微微的光芒,而我的左手手掌之上,那m•hetushu•com伤口也几乎快要结痂了。
蛇宝宝?
我有些抓狂,往祭坛旁边走去,瞧见那下面简直就是蛇海蔓延,无数长虫搅动,咝咝作响,不过却没有一条胆敢爬上那祭坛上来,而就在我想要尝试着离开的时候,金老三慌忙拉住了我,说王二兄弟,别乱来,她说的是真的,若是你变成了石雕,只怕连她都未必能够救得了你。
那女人妖、不,女妖人下半身的蟒身可比昨日绞杀我的大蟒蛇要庞大许多,水桶一般粗细,即便是盘起来,也有好大一圈,所以即便是她上半身宛如美艳妇人的身体,跟我们的比例一模一样,这使得她有三米多高,结结实实的“大长腿”。
他将自己女儿崖边采药被咬伤,然后急需单叶藏红草作药引、否则这两天就可能会死的事情跟那蛇仙儿讲了起来。
我在旁边听着,也是一阵心中砰砰乱跳。
他走到那祭坛边缘,却又停下了脚步。
对着这样一个诡异的女子,你特么的跟她谈《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剧情,这是几个意思?
腰间以上,拿去参加维多利亚的秘密,绝对秒杀无数人的眼球,特别是胸口那一对鳞甲覆盖的大球……
金老三被我一推,自个儿也醒了过来,说对啊,都过了多久时间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女妖人美目流转,瞧了金老三一眼,说哦,你居然还认识我?
我说啊,你对这女人了解么?
那蛇和-图-书仙儿别看刚才的手段强硬厉害,然而却是个心软的女子,听完之后,居然也抹起了眼泪,对他说道:“哎呀,没想到上面那帮人居然变成这样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弄点儿单叶藏红草来就是了……”
我在旁边僵立站着,整个人都有些不停使唤,差一点儿想叫停。
我愣在了原地,而旁边的金老三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来。
古怪!
电视剧看多了么……
他从防水袋里摸出了一块老旧的机械表来,瞧了一眼,整个身子顿时就直了起来,说不好,快到晚上十一点钟了。
这就走了么?
强烈的反差让我有一种恶心呕吐的感觉,而那女人则居高临下地望着我,语气娇媚地说道:“冒昧的闯入者,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进入到这里来?”
说到动情之处,他突然流下了眼泪来。
啊?
我和金老三是偷偷潜入的,本来心里面就是紧张无比,虽说进入了这死水道,死里逃生,勉强从那密密麻麻的蛇群里面挣脱出来,心中正安,瞧见这东西,却是让我在一瞬间就心凉了大半。
金老三也没有多做隐瞒,似乎破罐子破摔了一般,点头说是。
按照我们的原计划,整个时候我们应该已经从吊水井里爬出去,然后趁着那混乱,开始行动起来,然而此刻我们却被困在这祭坛之上,傻傻地等待着蛇仙儿那不知真假的承诺。
然而就在我干着急的时候,那蛇仙儿的www.hetushu.com脸色突然一肃,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过来偷药的咯?”
传闻中最早化作人形的是那蝎子,接着就是这蛇仙儿,后来陆陆续续,彩蛋中孵化出来的五毒皆修行成人形,而此时距离五毒教的创始人离世,已有百年。
跟我解释完这些之后,金老三不由得憧憬起来,说王二兄弟,刚才蛇仙儿说帮我去拿那单叶藏红草,你说应该没有问题吧,虽说她不知道多少年没有露面了,但毕竟是图腾圣者,五毒教的人,怎么着也得给她面子吧?
五毒教的五大图腾圣者是什么鬼?
因为硬来,我们肯定是干不过的,现在更是被困在这祭坛之上,走脱不得。
我说没事,等一下她,回头我再跟她讲,应该也没有事儿的。
我心思也活泛起来,说对啊,看着那白娘子的心挺软的,不如我也跟她求个情,让她去叫西花婆子把我女儿也给放了?
她说罢,转身就游下了祭坛,隐入黑暗中,而就在她消失无踪的时候,却飘来了一句话:“你们别离开祭坛,不然这上面的法阵会把你变成一具石雕的,切记妄动。”
金老三点头,说对,那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五毒之物,本身就与别的不同,它们起初汇聚同类,统管同族,然后经历时间流逝,慢慢地就蜕化了,吞食月华,学会了修行。
对比之下,我都有些自卑了。
不是,金老三,我们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么?
金老三低声说和*图*书道:“太上峰与五毒教多年对立,彼此的虚实其实都了解一些,传闻五毒教在唐宋之前,不过是苗疆三十六峒之中的一族,避世隐居。大约在元末明初的时候,他们当时的方老在一处洞穴之中,捡到了五个彩蛋,孕育之后,分别孵化出了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这五种异虫来,从而五毒大兴,一举成名。”
晚上十一点?
这么多年过去了,本以为这些都只是传说,不过是五毒教为了提高底气,给自己编纂的故事,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碰上了。
金老三忍不住笑了,说那电视剧是改编自民间传说的,而既然是传说,自然有其事。这蛇仙儿,祖上的确跟宋代白娘子一脉有些关系——当然,我也只是听闻。
想到自己的兄弟在外面冒着生死危险,金老三一下子就坐不住了,豁然站了起来,说不行,我们得走。
在这样的环境下,着实是有些磨砺人的心志,不知不觉间,我突然一下清醒了过来,一把推着旁边等得昏昏沉沉的金老三,说金大哥,那蛇仙儿怎么还不回来?
女妖人眨了眨宝蓝色的大眼睛,有些嘲讽地说道:“你简简单单的一个自救,却把我花了一年时间孕育的蛇宝宝给烧死了啊?”
得亏我刚才没有硬着头皮上去跟人交手,要不然我绝对会被揍成猪头的。
蛇仙儿既然有,那么传说中的蝎神儿、龙魔儿、蜈妖儿和蟆怪儿,也都是存在的……
不说了,说多了,鼻血又要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