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二章 受困祭坛,浮雕龙脉

蛇仙儿点头,说对,就是这玩意,以前漫山遍野,现在却只有区区几株了,难怪鲁八婆不肯给你;不过她终究是给我面子的,喏,这株草药给你,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这一次我是看在你那女儿的面子上饶过你的,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金老三潜入五毒教,是为了盗草偷药,救他女儿,那你过来,还这般拼命,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最后一句话,我有意地咬重了一下语气。
我说不是,我女儿叫做小米儿,也被五毒教的人抓到了这里来,我跟老金半路遇上的,志同道合,就挨一块儿来了。
我们探头一看,黑暗中那蛇仙儿却是折返了回来,手中捧着一株绿叶红花的植物,身子左右摆动,游到了祭坛之上来。
我脑子一清,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我心中一阵猛跳,说你大兄已经将我女儿给炼了?
蛇仙儿冷眼瞧着我,说他烧了我那么多的子孙,岂能囫囵个儿地离开这儿?
那蛇仙儿虽说活了几甲子的岁数,但却是一个性情中人,要不然也不可能被金老三的三言两语打动。
不知道怎么的,我感觉这些雕纹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她指着那边的深潭,说通常情况下,五毒教的处理方式,都会将人扔如蛇窟,让我的宝贝们将其活活咬死;但你我却不想,或许是你身上有着龙子气息吧?我会把你监禁在这里,等大兄那边出关了,再行商议吧……
蛇仙儿说可惜她http://m•hetushu•com已经在大兄的手里了,大兄说要把她炼成那补天丹,冲击大妖之境,要不然的话,收那个小丫头来当做徒弟,说不定未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呢……
如此修行许久,我开始困倦了,闭上眼睛,躺在了那冰冷的石板上,想象着自己与小米儿重逢的情形。
她再一次滑出了祭坛,悄无声息。
她可以为了一个小故事而帮助金老三找草,却也可以左右我的生死。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我说娘娘等等,我跟金大哥说句话——金大哥,我知道你的情义,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点,你在这里陪我耗着,胖妮儿却根本等不了;没有这株单叶藏红草,她活不了两三天。金大哥,你走吧,离开这里,把胖妮儿救活了,不要让我有负疚感……
我稍微放松了一些,说好,既如此,那就还有希望。
蛇仙儿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是么,那随你吧……”
我语气真诚地劝着金老三,而他则显得很痛苦,抓着我的肩膀,说老弟,你救了我的性命,我现在却抛下你不管,这样子,我还是个人么?
那蛇仙儿回头,说你还想干嘛?
金老三额头的青筋微微一跳,似乎听懂了我的意思,紧接着我又劝解了他几句,他便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
我目光凝聚,一直瞧见金老三离开之后,方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m.hetushu.com
我说你别这么讲,这不怪你,我也是为人父母的,最知道你的心情,你走吧,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的。
小米儿?
若是如此,我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蛇仙儿念着这三个字,突然间说道:“你就是西花婆子抓到那蛊胎的父亲?不对啊,传闻中蛊胎凶悍莫名,天生暴戾,从男子身体里诞生,一出生便将自己的母体给破坏殆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听完我的话,那蛇仙儿长叹一声,说都说蛊胎凶戾无比,一旦成熟,便如旱魃,一出世则赤地千里,没想到竟然这般心性,实在了得;只可惜……
金老三接过那单叶藏红草,想起旁边的我来,指着我说道:“蛇仙儿娘娘,我这兄弟……”
蛇仙儿说难不成你们是一个女儿两个爹么?
刚才在那女人的面前,我表现得淡定从容,然而心中却实际上已经陷入了绝望,虽然想着金老三那儿会有一丝生机,但实际上他自顾不暇,未必还能够再过来救我。
什么?
而到了这时,我才朝着蛇仙儿拱手说道:“娘娘,误伤了你的蛇群,这是我的错,但我并没有把你当成敌人,而是作为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辈,因为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最为伟大的善良——求娘娘成全,送金大哥离开。”
她这一句可惜,说得我整个心都给提了起来,慌忙问道:“可惜什么?”
蛇仙儿走了之后,我盘腿端坐在了那祭坛的中心,http://www.hetushu.com默默地修行着。
天亮了。
听到这话儿,我就感觉脑门被铁锤猛然砸了一下似的,嗡嗡嗡直作响,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大兄是谁?”
这祭坛边缘处结得有法阵,蛇仙儿游进来的时候,有微微的光芒将其笼罩。
当蛇仙儿说出要把我留下来的那一刻,我和金老三终于感觉到了蛇仙儿作为图腾圣者的威严。
我们都还没有提及小米儿呢,她直接就说不让我离开,这事儿让我和金老三诧异不已,我不方便说话,金老三慌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蛇仙儿瞧了我好一会儿,方才淡淡地说了一句话:“很有趣的人呢……”
我忍不住地后怕,刚才若是耍了性子,硬着头皮挤出去的话,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是一大坨石头疙瘩了。
我此刻唯一的想法,那就是在小米儿被熔炼之前,能够再与她见上一面,而若是能够同死,也不枉我们来这世间走一遭,并且还结下了父女的情分。
蛇仙儿说道:“你要走,赶紧离开,免得被其它几个瞧见了,未必能够走得脱……”
金老三瞧了一会儿她,又瞧了一眼我,突然间,七尺男儿,扑通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冲我,还是冲那蛇仙儿,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跳入了水潭之中。
啊……
上面有雕纹么?
我从东边一直摸到西边,将整个祭坛顶端的石台都摸了一个遍,然后躺在正中心,在脑子里虚构出这些雕http://m•hetushu•com纹的形状来。
我的手在地上摩挲着,突然间感觉这祭坛平台上的石板,并非那般平滑,而是有许多的沟壑凸起。
我一直想,一直想,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头顶处传来了一丝淡淡的天光。
蛇仙儿说我大兄是蝎神儿,在我们五个里面,修为是最高的,已经成功凝丹,所以你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他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就这样了,至于你……
她摇头,说那倒没有,炼制补天丹,并不仅仅只是蛊胎就好,它不但需要很多材料,而且还须与天时配合,一时半会,应该不会。
我也不瞒她,说我也是救我女儿。
金老三瞧见蛇仙儿手中的植株,惊喜万分,激动地说道:“蛇仙儿娘娘,这是单叶藏红草?”
补天丹?
他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蛇仙儿便说道:“我说过,你可以走,但是他不行。”
自从金老三离去之后,这儿就是一片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我虽说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后,在黑暗视物的能力大大增强,但一点儿光都没有,终究还是不行,于是就摸着黑,用手掌大概地摩挲着这石板。
这祭坛之上,雕刻着的,居然是一副龙脉图。
不但如此,那密密麻麻的水潭边儿上,竟然也让出了一条水道来。
我望着她好奇的目光,平静地回答:“说人活着,就应该怀着希望,要不然跟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听到了我的这马屁,她也格外受用,挥一挥手,祭坛那边就露出了一个小豁口来。和*图*书
她瞧了我好一会儿,说我从你体内感受到了龙子的气息,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她就是她,五毒教的图腾圣者,强大而冰冷的大妖。
他的水性很好,一个密子游过去,很快就到了水潭边缘,朝着水道里面游了出去。
根本没有任何犹豫,金老三便立刻脱口而出:“不行,我和王二兄弟一起来的,要走一块儿走,要留一块儿留!”
金老三忙不迭地点头,而蛇仙儿又吩咐道:“你来过这儿、见到我的事情,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起,不然必有大灾,可晓得?”
我的脑子有些乱糟糟的,一会儿想着小米儿,一会儿又想着在上面放火烧林的马秃子等人,虽然觉得十分疲惫,却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睡着。
炼成补天丹?
至于他背后的什么太上峰,更加不可能出手。
她转身便欲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站了出来,说等等。
我捂住了嘴巴,差点儿叫了起来,因为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对这些雕纹是那般的熟悉。
我心中有些紧张,不过却知道自己若是说些谎话,未必能够瞒得过她,却也没有编故事,而是平静地把我生小米儿发生的那些事儿,跟她简单讲起。
唉……
有光线从头顶处落了下来,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接着那光线打量着自己的脚底之下。
她是知道蛊胎的!
她突然笑了,说你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按理说,像你现在的处境,应该是心灰意冷,为什么还会心存希望呢,你到底还有这什么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