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五章 火泉焚身,狻猊救主

水一百度沸腾,而人体里面的水分占了百分之七十,我落入其中,别说尸骨,恐怕就直接化作了一团蒸汽——七百度的高温,就算是铁打的,也没有办法活下来。
啊……
黑暗将世界遮掩,我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咬着牙,感觉自己就像惊涛骇浪之中的小船,飘飘荡荡,巨浪无时无刻地将我给淹没,又把我给高高地抛起了来。
顺带着我连身上的剧毒也给解开了。
突然间,我发觉自己跟她相处的时间到底还是太少,虽说这一路相伴,但是交流得并不算多,更多的时候,我都在醉心于修行之中,又或者思考着种种复杂的事情。
它们,在怕我?
必须得走,不能留在这里。
糟了,糟了,好像掉入了狼窝里。
火焰狻猊。
我还想再见一面小米儿,捏捏她的小脸蛋。
我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翻腾不休地呐喊:跳下去,跳下去……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蝎子,瞧见它那宛如燃烧着的甲壳,我心中就莫名发寒。
我感觉后脑勺好像被人给重重敲击过一般,痛得不行,努力地想要将所有的记忆拼凑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回想不起太多,当下也是努力地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一丝不挂,什么都没有穿。
是蜈妖儿?
剧痛像炸弹一般,在一瞬间就爆发了出来,我头嗡的一下响起,身体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就摔落倒地,重重地砸落在了火蝎群中。
那火蝎的和图书节肢很有力,抓在我的皮肤上,立刻就又痛又痒,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想起自己此刻的处境,又赶忙闭上了眼睛。
在逃亡之路上,我无数次的想起过自己的死法,然而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般悲惨。
我一直都在绝境之中挣扎,然而到了此时此刻,道路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几乎是在一秒钟之内,我感觉自己的双腿被蛰了七八下。
很快,我就发现了原因。
几乎在几秒钟之内,我就被那些火红色的蝎子给围住了,密密麻麻,而我也感受到了一股炙热的火浪扑面而来,就好像坠入了火窟之中一般。
我不想死,如果能多活一刻,那也愿意苟且一分。
我忍不住低下头来,看了一眼水面的自己,发现我居然长了一狮子头,环目瞪眼,满嘴獠牙,浑身冒着冉冉的火光……
我伸手摸了摸左臂上面被蛰伤的伤口,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肯定是掉落进了那火泉里,只不过是火焰狻猊救了我。
尽管知道进这里面去,恐怕不比在外面安全,但是我终究还是手脚并用地爬了进去。
要死了么?
入目处,依旧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红色蝎子,跟我昏迷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瞧见这些火蝎,我下意识地望了一下回路,发现那儿也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红色蝎子,把路给堵上了,而m.hetushu.com就在我心慌意乱的时候,这些东西居然缩小了范围,朝着我围了上来。
而我在瞧了一下周遭的那些火蝎,才发现这些凶猛的小东西,在被我瞪了一眼之后,居然朝着后面散开了去。
我想呼吸,结果口鼻处堵得满满,意识也往着深处坠落了去。
我一开始并不在意,努力地往里面爬,结果走到了深处的时候,前方的红光大盛,我突然间就惊呆了。
全身都已经着火了的我突然之间就如同找了魔一般,没有任何犹豫,也感觉不到丝毫对于死亡的恐惧,直接一骨碌就爬了起来,一个箭步横冲,腾空跳跃,直接就落入了那火泉之中。
哧……
一眼火泉,汹涌的岩浆从那脸盆大的口子里不断地喷涌而出,溅落在旁边,而在那泉眼的旁边并非了无生机,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火红色蝎子在奔行着,它们身子足有婴儿拳头那般大,节肢爬动,尾刺高高撅起,就像绷得紧紧的弓弦。
我沉入了火泉之中,沉重的熔浆将我给覆盖,就如同将我的世界给合拢了一般,我感觉自己不断地往下坠落。
我心中震撼,而我突然的闯入也使得这些火蝎一阵慌乱,散成了好几团,然后朝着我这边快速奔走了过来。
我拼凑着记忆的碎片,小心翼翼地迈过了火蝎群,望着通道那边爬了过去,结果刚刚走到了洞口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严厉的骂声:“赶紧走,不想死的话,就给http://m.hetushu.com我起来。”
我就好像看电影一般,让这些画面从眼中流逝,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得到我。
倘若那个面团儿是我的话,那么我是谁呢?
这句话,在最近好像已经变成了我的口头禅。
就在我似喜似悲的生死之际,突然间我感觉到有一丝讶异,因为那熔浆并非我想象的那般灼热,它跟普通的液体一般,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使得我有些诧异,还以为是幻觉,然而很快我就发现这并不是。
一直到双脚没入了那翻滚的岩浆之中时,我方才恢复了一下意识,心中突然间有多出了几分恐惧来。
我下意识地捂住了胯下,低头一看,瞧见自己的胸口处,居然出现了一副红色的纹身,仔细看,是那火焰狻猊的图像,跟我左手上写意的图纹不同,这纹身惟妙惟肖,就好像随时都可以腾身跳出一般。
七百度什么概念?
这儿有一眼泉。
眼不见心不烦,一死百了。
啊?
这结论让我在一瞬间变得慌乱了起来,努力地挥着双手,恐惧地大喊大叫,然而眼皮却是那般的沉重,就好像灌了铅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勉强地睁开了眼睛来。
当瞧见那两人的时候,我的心中突然就是一紧。
马秃子和老壮,他们怎么被抓了?
我甚至有一种愿望,那就是跳入那泉眼熔浆之中,把那种来自于骨头里面的麻痒和剧痛给一下子泯灭掉。
我这般想着,恶狠狠地咬了一和-图-书下舌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点儿,左右打量,发现旁边有一个深邃的洞子。
艰难地爬进了洞子里,我发现这儿无比的干爽,有着岩洞里面所没有的干燥。
那些火蝎甲壳表面的温度十分高,我的衣服一挨着,立刻就燃烧了起来,而此刻我却根本没有办法管,因为剧痛就好像浪潮一般,一下子就将我给淹没了去。
我是……火焰狻猊?
而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想起来了,刚才怂恿我跳下去的,并非别人,而是那一阵又一阵的兽吼。
这儿是……
别看一只蝎子爬动缓慢,然而当变成一群的时候,那速度绝对不一样。
我下意识地抬脚,瞬间就没有了立足之地,那些火蝎顺着我的裤脚往上攀爬,有的则钻入了我的腿上去。
这种想法在出现的一瞬间,就好像被浇了汽油的火焰,蹭的一下就涨得高高,紧接着完全占据了我的脑海里去。
但见我的左手手掌之上,突然间有一道火红色的光芒流溢而出,将我的全身都给包裹住,那是一层宛如薄膜一般的光亮,随着我沉入其中,便将我给紧紧包裹住。
我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刚才的经历不过是幻觉,而我根本没有跳入那火泉之中?
据我所知,熔浆的温度从五百到一千多不止,而像此刻这种樱桃亮红的颜色,绝对是七百度以上……
这熔浆对于别的物种来说,那是致命的物质,但是对于从小沐浴在此处的火焰狻猊来说,不过就是回和图书到了家,如鱼得水。
我一开始很窃喜,而到了后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很眼中的问题。
这样的洞子或则山缝,在这儿非常寻常,有的是个狭长的死胡同,有的则是一条曲曲折折的通道,另外也会是一个洞穴,那大的地方,估计已经被五大妖开辟成了洞府,而小的,要么被遗弃,要么就变成了虫巢。
飘飘荡荡、迷迷惘惘之中,我好像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是自己就像婴儿一般回归了母体的子宫里,身体蜷缩着,无数的火焰将我给灼烧,让我的身体仿佛变化,化作了一团面条儿;而第二个梦,则是有人进入了这火泉的洞穴之中,这里面有我认识的蛇仙儿、蜈妖儿,还有我不认识的另外两人,他们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然而最终还是失望而走了……
疼!
先是被大妖蛰伤,紧接着被万虫噬咬,到了最后,居然落入这熔浆里。
我的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往旁边躲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循声望去,瞧见不远处的洞穴中,那蜈妖儿押着两人在往前方赶去。
那蜈妖儿蛰到我的毒素,在此刻已经弥漫到了全身之中来,它让我步履蹒跚,根本就迈步开脚,我头轻脚重,感觉四处都是一片晃荡,而蛇仙儿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洞穴之中,四周都是一片沸腾,我知道倘若自己留在原地,只怕是凶多吉少。
在熔浆没入我双腿的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一个意识来,而紧接着我突然有些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