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六章 蟾蜍,毁容

老五更不愿,说大哥这几天被那小丫头弄得火气那么大,我这个时候过去,可不是撞了枪口?
那老五,应该是蟆怪儿吧?
哇……
我掐了一把马秃子的人中,几秒钟话之后,他呻吟一声,睁开了眼睛来。
蜈妖儿把人往老五手里一推,说骂了隔壁,又想有好处,又不想出头,你吃一辈子的蚊子得了。
它们盯着我的胯下,一动也不动。
绿色的荷叶之上,无数蟾蜍睁开眼睛,不断地叫唤着。
我走了一会儿,一路上见到许多毒物。
我僵立在暗处,心中直慌。
想了想,我最终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毕竟小米儿还在对方的手里,我若是爱惜羽毛,不敢出手,只怕她迟早是躲不开那被熔炼补天丹的下场。
我想了几秒钟,听到脚步声渐远,赶忙跟上。
小米儿两天后才会出事儿,而马秃子和老壮一会儿可就得被剁成肉酱,孰轻孰重,我还是有些概念的,毕竟是一起共过患难,我多少也要过去瞧一眼,看看能不能帮到些什么忙。
老五叹气,说蛊胎就只有一个,等到喂饱了那小丫头,后天一开炉,大哥那倾世大妖的理想就算是成了一半,我们这个时候跳脚,只怕会遭他忌恨啊?
我坠落火泉之后,除了自己之外,两手空空,一丝不挂,连那软剑都不知道搁哪儿去了,黑暗中倒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然而突然间就有了这两个庞然大物,多少也觉得有些尴尬。
我明和_图_书白了,那熔浆的温度到底还是太高,即便是有火焰狻猊保护着我,身体终究还是受到了伤害。
他这才安静了下来,我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说你怎么回事?
在我充满愤怒的注视下,两个门神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将脑袋朝着天空望去,把我给无视了。
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而他则让我最好去水面那儿瞧一眼。
我下意识地捂住,心中却莫名有些愤怒——你娘咧,这不是虫。
走到离我的藏身之地快不远的地方时,那骂声突然停止了,蜈妖儿出声道:“老五,你来得正好,我找你有事儿呢。”
他们不过是在外围放火而已,怎么会被抓进这里来了呢?
它们没做声,眼睛从上到下,从下往……没动了。
马秃子睁开眼睛来,借着微光打量着我,结果身子一绷,下意识地往后退,脑袋不断扭动,好像看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我十分郁闷,紧紧捂住了他的嘴,焦急地低声说道:“你挣扎什么,刚才押你们过来的那家伙就在那里,别把它给弄醒了。”
两人似乎被打昏了,蜷缩在了荷叶上,我望了一眼水塘正中的那蟆怪儿,发现他并无动静,于是推着两人离开。
蜈妖儿说这两个家伙没啥价值了,大哥说拿他们去喂些蟾蜍,给你加些福利,让我押过去,正好你在,我就交给你了。
马秃子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一下,说老兄你到底经历和*图*书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闹不清楚,不过却也不敢贸然出手,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于是只有眼睁睁地望着两人被抓走了去,我则回到了那洞子里来,望着脚下密密麻麻却不敢靠近的火蝎,我蹲坐在地上,抱着胳膊,脑子乱糟糟的,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为什么,力气变得很大,两人被我推到了塘边,然后提到了岸上来。
这样的东西,谁能够撑得住?
这情况让我有些意外,心中大约能够感受到这是火焰狻猊的作用,于是也就放宽了心,继续朝着前行,走了七八分钟,突然间前面就传来了一声骂骂咧咧的话语,我听到是蜈妖儿的,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就瞧见他又重复着押送着马秃子和老壮返回了来。
我全身的毛发,没有一处存留。
一路跟随,我来到了蛙声一片的洞府跟前,瞧见守在门口的,却是两个宛如石狮子一般的癞蛤蟆。
不是说准备那些东西,得一些时间么,还得看天时,怎么会这么快呢?
那家伙一醒过来,张口就要叫,我赶紧给他捂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喊,我是王二,过来救你么的!”
有见过这么大的虫虫么?
我一愣,好说我有这么奇怪么?
这般想着,我没有再作犹豫,行了一遍气,感觉浑身的力量仿佛比先前更加雄浑澎湃,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洞子,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他说得古怪,我让他叫醒老和-图-书壮,然后自己来到了水边,拨开那些丑陋的蟾蜍,借着头顶微光,瞧了那动荡不休的水面一眼。
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蟆怪儿的洞府,瞧见这里又是一个很大的水塘,也就只比蛇仙儿那儿的小一些,而我进来的时候,瞧见水塘之上,依旧有微光落下,那蟆怪儿居然趴在了水塘之中一片巨大的莲叶上面呼呼大睡,而刚才被带进来的马秃子和老壮,则被捆在了他旁边的两片莲叶上,旁边蛙声一片。
蜈妖儿说那小屁孩子吃了你家的毒蟾最多,大哥这也是想补偿补偿你。
老五?
然而这些毒物瞧见我,却下意识地回避开去。
这水面上一脸疮疤、坑坑洼洼的大光头到底是谁啊?
难怪门口那俩癞蛤蟆瞧我就跟自己人一般,难怪马秃子看我就跟见到鬼一眼个,原来我居然被灼烧成了如此鬼样子。
而倘若不能回避,便一齐装死。
三人沿着山壁上爬山虎一般的藤蔓,开始往上爬,这儿宛如一个倒扣着的碗,只要爬到了那顶上,就能够从天光泄露的地方回到地面上。
再说了,对于这样的人物,五毒教自己内部处理就好了,没有必要交到图腾圣者的手上来吧?
我往下一看,却见那蟆怪儿居然醒了。
我心中难过不已,而这时老壮也都醒了过来,马秃子跟他解释了一下,老壮过来感谢我,我没有跟他们多聊,甚至都没有问他们是怎么被抓进来的,直接谈起了如何逃离此处。
那老和图书五有些不愿,说别啊,我的蟾蜍是吃蚊子的,吃这些活人肉,咬又咬不下,吃了还拉肚子,我不要。
蜈妖儿本来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老五这边一发火,他顿时就兴奋起来,说老五,你要早是这个心思,直说啊,回头我联系老二和四妹,给大哥逼一回宫,让他把好处分摊一点儿,别一个人给占了去。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又摸了摸全身,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也跟癞蛤蟆一般,浑身都是癞皮肉,瘤子一串串……
我心中一跳,而这时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子说道:“干嘛啊?”
这些毒物各色各样,有的出现在山壁之上,有的则就在脚下,还有的吊挂在头顶上的钟乳石上,让正常人瞧见,都感觉一阵又一阵的不舒服。
什么情况,这么快就睡着了?
马秃子指着我们的头顶,说这里直通五毒教的后山总坛,从这里爬上去就好。
所谓蟾蜍,也叫做癞蛤蟆,这玩意真是丑陋,坑坑洼洼的皮肤、身上就好像挂着无数脓包一般,实在让人恶心,不过我也只有强忍着心中的呕意,缓缓下了水塘,游到了马秃子和老壮的跟前来。
我走到了这两个石狮子一般的癞蛤蟆跟前来,瞧见它们两个,一对鼓眼,居然直勾勾地朝着我望来。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二兄弟?”
眼看着蟆怪儿押着马秃子和老壮走进了去,我心中有些慌张,想着到底该怎么才能进去呢?
这玩意贼大,www.hetushu.com跟我们区政府门口那一对石狮子一般大小,蹲门守着,不是吐出一根舌头,仿佛在舔舐着什么一般,巨大的眼珠子,一身癞皮肉,怎么看着都瘆人。
蜈妖儿说不要也得要,大哥吩咐的,要不然你找他去?
老五突然间就发怒了,说补偿啥?两个臭烘烘的男人,就算是补偿了?他要是真有心,把炼好的补天丹分我一颗,我也就没话说了,这算啥呢?操……
我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倘若五毒教只是寻常宗门,我或许还有施展的手段。
可是它下面,可有五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马秃子喘了一口气,说王二兄弟,我听声音是你,瞧模样,却给我吓了一大跳。
我有些心慌,不过更多的则是惊喜,越过那密密麻麻的蛙群,来到了水塘的旁边,瞧见这儿跟蛇仙儿那不同的,是水塘之上,种着许多的荷叶。
我犹豫了一会儿,想起一路来那些毒虫瞧见我、远远躲开的情形,心中一横,直接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两天之后,就开炉了?
瞧见马秃子、老壮步履蹒跚,被那人高马大的蜈妖儿朝着洞穴深处推推搡搡而去,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惊讶。
他骂骂咧咧地转身就走,老五则在原地咕哝半天,这才押着马秃子和老壮走向了另外一条通道。
我腰间的这玩意,却是他的舌头。
我说事不宜迟,赶紧走。
我们努力往上爬,感觉快要到出口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腰间一紧,好像被什么捆住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