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七章 妖丹,误会

我磕着头,而就在此时,突然间身后就刮来了一阵风,我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瞧见那人高马大的蜈妖儿匆匆走到了洞子里来。
起初嗡嗡嗡,我听得不清,然而到了后来,我却听道:“兀那小子,赶紧给我爬出来,不然我要把你剁成肉泥,然后再杀你全家……”
想到这里,我不但没有任何惊慌,而且还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将手朝着那前方抓去。
在被那蟆怪儿缠住之前,我脑子里考虑的,是自己这全身的燎泡,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次比一次急促,一次比一次致命。
开始的猛然一拽,差点儿就把我给弄下去了,然而我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了那藤蔓,没有摔下。
蜈妖儿从旁边抓来一黑袍子,给我套上,然后把我拉着朝外面走去,整个过程中,我都在发愣。
我心中诧异,将那拳头大的珠子拿到眼前一瞧,只见黄光流溢,满目生辉,里面仿佛有无数光华绽放,而仔细看,在最核心的地方,却是有一个缩小版的蟆怪儿在里面,冲着我龇牙咧嘴,仿佛在威胁着什么。
想想也是日了狗。
这是提示,不管哪儿来的,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盘腿而坐,导引起了那龙脉之气洗刷来。
我的心中有些恍然,游到了那水塘边,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难免有些不舍。
我心中一阵慌乱,而那蜈妖儿也愣了一下,几秒钟之后,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急匆匆地喊道:“哎呀,老五www.hetushu.com,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气,不过今天是大哥开坛炼丹的好日子,你绝对不能不到场的,走吧,快走——唔,好臭啊,你怎么搞的啊,弄成这副鬼样子,搞得我都认不得了,快点,穿上衣服,跟我走吧……”
我一听,顿时就怒了,妈蛋的,还想杀我全家?
这是……妖丹?
在撕裂的一瞬间,我感觉天旋地也转,想必是那蟆怪儿感觉到了痛,在水中不断翻腾打滚呢。
如此双管齐下,劲气冲刷,我那快要爆开的身子方才消减几分。
啊,这癞蛤蟆跟乌龟王八、贝壳一样,身体里还藏着有珍珠么?
难道是我刚刚跳下水塘,受到了什么感染?
死了!
后来的我才知道,这妖丹虽未具化,却是由精力凝结而成,里面的能量汹涌旁边,别人若是想用,需得用那鼎炉徐徐炼丹,添加无数辅药,去除烈性,方才服用消磨,这种生吞蛮嚼的方式,就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收效甚浅不说,还会致命。
马秃子哭了,说王二兄弟你可怎么办呢?
然而还没有等我想明白这事儿,就感觉到腰间突然一紧,低头下去,却是那蟆怪儿突然醒了过来,那矮胖汉子一脸恶意地抬头望向天空,紧接着在一瞬间就开始膨胀起来,变得巨大。
呃?
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西游记里孙悟空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腹中。
怎么办?
真的是血盆大口,这蟆怪儿露和-图-书出了本体来,一片荷叶根本遮不住,身子嵌入水塘之中,却露出宛如坦克一般的身子来,嘴巴张得大大,那舌头卷舒,将我给拽入了口中去。
本来人计划得好好的了,在我的这儿待个三两年,等到能够化形了,再跳到宋家制作出来的定星盘里,安安稳稳完成过渡。
我发现这头大妖肚皮朝上,居然已经死去,身子在水塘中沉浮,我一蹬,它就直接沉入了水塘底部去。
就在我瞧得入神的时候,突然间那妖丹变得灼热起来,拼了命一般地震荡,仿佛下一秒就要脱离了我的掌控,而就在此时,那胃中的肌肉颤动,却有声音发出来。
千年的王八万年龟,活得久你特么的了不起啊?
第一下,那胃部坚韧,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然而第二下的时候,我手上满是火焰狻猊的灼热能量,那胃部就给我撕出了一个血口子来。
死死抓住,因为我知道一旦放手,自己便再无重见天日之时。
这些玩意,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我身上的呢?
老子窝窝囊囊、逃逃跑跑,还不如回去拼了。
对不起了,大家都是为了生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最危险的敌人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内心深处。
虽说那蟆怪儿有想把我给吃掉的心思,但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修为,现如今死在了自己的洞府里,不明不白,而且辛苦凝练出来的内丹还给我吃了去,实在是让人嘘唏。
就这么简单m.hetushu.com地死了?
我瞧见了蟆怪儿胃部里面的模样,充血的褶皱、食物的残渣、发臭的强酸液体,还有不断挤压的脏器……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抓紧藤蔓,而是松手,以流星坠落的冲势,朝着那蟆怪儿的血盆大口中砸落而去。
什么情况啊,蜈妖儿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好熟悉的词眼啊,不知道这大蛤蟆得了,会是个什么效果呢?
胃部溃疡。
我心中一阵悲凉,想着被这家伙发现,我绝对是逃脱不过了,虽说蟆怪儿之死是我造成的,但是我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知道此刻的我,绝对不是那五位大妖的对手。
我心中满是怒火,想起老家的那句俗话,叫做胆大的日龙日虎,胆小的日抱鸡母。
我顺着这伤口往里面继续撕扯,手奋力往里面掏着,七搅八搅,突然间就摸到了一个拳头大的珠子来。
因为醒过来的时候,我曾经打量过自己的身上,还能够瞧见火焰狻猊惟妙惟肖的纹身,那个时候,哪里会有这一串串的脓疱和疮……
胃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谁叫你没事就胡吃海塞,而且还对我下了毒手呢,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我一把就揪住了一块褶皱皮,那玩意被狻猊散发出来的灼热给烫到,立刻就是一阵白烟升腾而起,而就在这胃部肌肉不断抽动的时候,我也是发了狠,双手之上传来了巨力,将其猛然一撕。
两人四目相对,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半和图书空中。
是啊,我命可真硬,即便是掉落进了那熔浆火泉之中,都没有任何问题,还怕一癞蛤蟆?
就在我即将被一大团胃液给溶化了去的时候,左手掌心之上的火焰狻猊也终于发言了,一股炙热的热量从上面扩散而出,红光覆体,将我给囫囵个儿地覆盖了住,不但避免了我被那些堪比强酸的胃液给灼烧了去,而且还给我提供了足够的光亮。
在那一瞬间,我脑海里划过了无数的胃药广告,还想起了一个词来。
又或者是胆结石?
前面一心往上爬的马秃子、老壮也感受到了我这里的异状,回过头来,下意识地大叫一声,然后马秃子仗着身子灵活,想过来帮我,却被我给喝止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左手之上一阵灼热,却是火焰狻猊发了功,抵挡一阵,紧接着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了刻在蛇潭祭坛之上的龙脉图来。
死者为大,不管我与蟆怪儿之间到底有何恩怨,我上了岸之后,还是跪倒在了地上,郑重其事地冲它磕了几个响头。
一股酸臭无比的液体扑面而来。
人家一根小指头,就足以将我给碾死。
老子先让你活不成!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很骨感,原本安稳地躺着睡觉,不料自己却要屡次三番地爬起来灭火。
他真真切切就变成了一大癞蛤蟆,跟那土坦克一般,口中的舌头宛如钢丝绳,死死地拽着我,往下拉。
对不起,对不起。
你再强,那又如何?
http://www•hetushu•com我的天,这应该就是那蟆怪儿成妖之后,凝结而出的元丹,也叫做妖丹,是它最为精华的所在,几乎集尽了它一身的修为。
我不是蟆怪儿,我是王明啊?
一口咬下,跟脆梨一般,我三两口,却是将那妖丹给吞下肚中,只感觉一阵热流汹涌,一下子就冲到了额头顶上去,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最为恼怒的,不是马秃子、老壮,也不是蟆怪儿,更不是我,想来想去,而是住在我左手掌心之中的火焰狻猊。
一入口中,它的喉咙一吞咽,我感觉自己就落入了胃袋之中。
我不想死,那么,你死,也就再难幸免。
当时的我耳边听到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我的,还是蟆怪儿的,就感觉身子一下子就像引爆的火药桶,仿佛瞬间就要撑开。
我冲着他喊道:“赶紧滚,跑上去,保住小命。”
胃部溃疡、溃疡穿孔、上消化道出血、幽门梗阻……
修行不知时间,等我收了最后一口气,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感觉周身拥挤,于是开始顺着伤口撕裂,几经周折,却是爬出了那蟆怪儿的肚皮,重见天光。
此时的我已经到了忍耐的临界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的边缘,不过却还是强忍着笑容,冲着他喊道:“放心,我命硬着呢。”
我心中一发狠,将那疯狂抖动的妖丹给拽着,往嘴里送,刚到嘴中,张嘴就是一口咬下。
不就是活得久点么?
哎,你还别说,口感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