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十八章 炼丹祭典,奋不顾身

我没有接他的茬,而是缓步跟随,一路走,却是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场所,我和蜈妖儿走到这儿,旁边已经守候着十来个人。
在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眼看着蝎神儿一边高声念咒,祈祷天时,一边扬起尖刀,准备捅向小米儿的头顶放血时,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准备冲向高台,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有一个身影,居然早我一步,恶狠狠地撞向了高台之上的蝎神儿。
刚才遇到的龙魔儿已经在那儿等候,他就如同一块坚冰,全程冰冷,抱着膀子,什么话儿都不说。
他之所以认错了人,并非我这一身的燎泡和疥疮,不人不鬼的模样,而是因为我的气息。
不但没有蛇仙儿,就连蝎神儿也都没有瞧见。
两人对炼丹的过程,似乎有一定的研究,走到铁鼎跟前,然后开始往里面添置药物。
龙魔儿在那里扮酷,一言不发,而我也只有装傻,什么话儿都不敢讲,唯有那蜈妖儿大大咧咧,冲着高台之上的蝎神儿高声喊道:“大哥,一般来讲四妹是不会缺席的,不过你也知道,那小东西这些天来可祸害了我们不少的子子孙孙,四妹心软重感情,说不定正在黯然神伤呢,眼不见心不烦,不过来也可以理解。”
在瞧见小米儿的第一眼,我就有一种冲上去把她给救出来的冲动,然而理智却告诉我,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下一秒,我估计也得锁在笼子里,然后被杀死。
这样www.hetushu.com的情形让蜈妖儿一肚子的怒火,对我低声说道:“他牛逼什么啊?真的那么牛,还不是给大哥给压得死死的?有本事他就别来这里啊,真的是……”
凭什么啊?
几天没有见,我突然间发现小米儿居然长大了许多,竟然有三两岁小孩儿那般的模样,而且尽管被关押着,她的脸色却是极好,红润而有光泽,神采奕奕。
我有些担忧,这个蜈妖儿粗心大意,但是其他人会不会识破我呢?
小米儿动弹不得,方才感觉到了恐惧,于是开始哭了起来。
我没有叫,因为一说话,肯定就容易露陷。
他说得热烈,那帮五毒教的长老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歇斯底里地吼叫道:“重现辉煌,重现辉煌!”
而就在此时,洞口处传来了蛇仙儿的声音:“有奸细,老五他……”
我不断地劝说着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见机行事。
那老三肯定就是龙魔儿,他冷冰冰地瞧了我们一眼,也不回话,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来,大约地瞧了一眼,便转身离去。
而在两人就位之时,那蝎神儿口中一声咒诀响起,铁鼎之下,突然间红光大亮,却是有火泉生出,汹涌的岩浆拍打这铁鼎的底部,不断地传递着热量来。
我心中愤怒,不过却不得不强行抑制着,与蜈妖儿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然后来到了那空地前的一处高台前站住。
我吞http://m•hetushu•com服了蟆怪儿的妖丹,虽说并没有吸收多少,但是却已经沾染上了他最为纯正而浓郁的气息——就是这个,使得蜈妖儿把我给误会了。
那蝎神儿递过了一应物品,嘱咐道:“相关药物,依次放入,不得有任何疏漏,若是功成,自然重重有赏,而倘若是因为你们的问题而功亏一篑,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这样疯狂的口号声中,其余的几位大妖却并没有受到感染。
因为那家伙开坛炼丹之日,就是小米儿的死期。
他明面上是说蛇仙儿,话语里的意思,却有意无意地提及了自己的损失,显然是在对蝎神儿逼宫将军。
如此看来,他们常年在黑暗中生存着,模样什么的,看得很少,更多还是依靠彼此的气息来识别对方。
他的声音低沉,就好像在耳边呓语,而微微的震动,却让人的血脉共鸣而响。
她被囚禁在了一个特制的铁牢笼之中,那牢笼刚好就够关着她,使得她根本就无法活动,只有佝偻着身子,蹲坐在里面。
蝎神儿,五毒教之中五位图腾圣者之首,修为已经达到了丹成之境的大妖,他出现之后,目光巡视整个空间,然后淡淡地说道:“蛇仙儿呢?”
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随时都准备要杀人的样子。
不过当得知蜈妖儿带我去参加的,是蝎神儿开坛炼丹的时辰,我就没有再多犹豫,硬着头皮,也得冒险一试。
他手中的令牌和-图-书高举,一个铁鼎缓缓升了出来,一直到达了齐人高的程度时,方才停缓。
她哭得好伤心,一边流泪,一边无助地叫着“妈妈、妈妈”……
在开始的时候,小米儿奋力挣扎反抗,然而却被他一把掐住,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却使得她根本没办法挣扎。
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嗯,自从西花给我献了这蛊胎之后,我瞧见她先天不足,就没有吃过几顿饱饭,的确是有在纵容她到处觅食,不过这也是为了让她能够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我的融炼。”
这个时候的小米儿已经没有再涂药膏,左边五彩鳞甲,散发着神秘光芒,右边粉雕玉琢,宛如雪娃娃一般。
他口中急喝,突然间那高台之上就有炁场翻涌变化,八道气息陡然而起,分别守在了八列卦门处,将高台遮掩,五彩芳华而现。
他一路离开,冷冰冰的,全程都没有与我们交流。
我心中一横,跟着蜈妖儿一同前往,走到半路的时候,遇到一个浑身散发着寒气,眼神冰冷如铁的男子,蜈妖儿上前打招呼,喊老三。
不管了,过去瞧一眼吧。
说罢,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提高了声调:“只要炼成了补天丹,我蝎神儿进入了至道之境,就不会畏惧任何挑战;那个时候,我们五毒教就不必蛰伏于此了,也可以重现当年的辉煌,而你们,我绝对不会忘记你们的贡献,论功行赏,指日可待!”
如此等了一刻钟不到,突然http://m.hetushu.com间有钟声响起,一阵火红色的云雾在高台上翻涌不休,有一个身穿羽衣、头戴峨冠的男子走了出来。
我下意识地想要站远一点儿,目光巡视,却发现并没有瞧见蛇仙儿。
五毒教的人?
他站在高台上,手中的令牌一指,吩咐道:“补天丹炼制在即,西花、阎婆,汝等二人上前而来,为我辅助炼药!”
我倘若是因为怯弱而不敢前往,只怕这辈子都会处于愧疚和难过之中。
仇恨在一瞬间燃烧,我有种冲过去,弄死这老东西的冲动,因为倘若是没有她拐走小米儿的事情,我就不会在这儿沦落,更不可能变成如此模样来。
这些人瞧见我们,全部都跪倒在了地上,五体投地,规规矩矩地叩拜,如此三次之后,方才一起喊道:“五毒教全体长老成员,恭迎图腾圣者蜈妖儿、蟆怪儿大驾光临……”
这些天里,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蝎神儿兴奋得浑身都在颤抖,大约瞧了十几秒钟,他从怀中摸出了一尺令牌,在前方陡然一挥,口中高声喝道:“黄中理气,总统玄真,镇星吐辉,流焕九天。开光童子,一十二人,元气阳精,焰上硃烟,洞照天下,及得我身,百邪摧落,杀鬼万千。中山神咒,普天使然,五灵安镇,身飞上仙……”
蜈妖儿把我拽着,不由分说地拉向了前方的洞穴中去,而我也是跟他走了好一段路程,方才大约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的余光之中,瞧见龙和_图_书魔儿依旧是一言不发,仿佛根本置身事外一般,至于蜈妖儿,嘴角甚至轻轻一撇,都露出了不屑一顾的表情来。
但是我却在高台之上,瞧见了小米儿。
能够参与到这般重要的事情里面来,明显就是对自己身份的认可,西花婆子和阎婆兴奋得直发抖,毕恭毕敬地点头喊道:“是,一定不辜负圣者期望!”
那蝎神儿何等人物,自然能够听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来。
如此大概过了一刻钟,蝎神儿从附近的地方摸出了一把尖刀,走到了小米儿的跟前来。
不患贫而患不均,这就是几位大妖心底里的嫌隙,而蝎神儿似乎决定熟视无睹,根本不做理会,他走到了小米儿的铁笼子来,两眼放光地打量着里面的这个小娃娃。
美丽,精致,充满着神秘的诱惑性,就仿佛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的确,那蝎神儿拿别人的东西,来成就自己的实力,若我是那大妖,心底里也是不服的。
此人长得仪表堂堂,国字脸、卧蚕眉,端正庄严,目光巡视众人,而那五毒教的长老们瞧见了他,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跪倒在地,山呼海啸一般地疯狂大喊着他的名字。
轰隆隆……
听到召唤,西花婆子和另外一个老妇人兴奋地越众而出,一路小碎步,冲到了那高台跟前,然后跃了上去。
蝎神儿!
冷静,冷静!
我下意识地打量过去,果然在其中找到了西花婆子的身影来。
他打开了铁笼,将小米儿从里面给揪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