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一章 死灰,复燃

我一脸郁闷,说戴维琼斯,就是那个满脸章鱼触须的那个深海阎王?不会吧,我王明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那个下场吧?
苍天啊,我还没有结婚呢,长成这个样子,可怎么找女朋友啊?
老鬼说那就是说,在我面前的,不是什么走投无路的打工仔,而是堂堂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嫡系子孙,还是那什么宋家的预备女婿咯?
老鬼告诉我,说他在这里待过一天。
啊……
老鬼被我的话给逗乐了,说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冷的?
我想起误服了妖丹之后,我静心下来,吸收龙脉之气压制妖丹之时的情形,点头同意了。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向了小米儿,说我们的小米儿不是个小医生么,来给你爸爸瞧一眼?
听完我的话语,老鬼长舒了一口气,说我的天,听你讲完这些,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睡了一百年似的——你当真是能折腾啊,居然弄出这么多事情来。
这股气息与我本身的修为格格不入,如同油与水一般,不但如此,而且还十分具有攻击力,不断地攻击我的身体,试图进行一些改变。
我说我倒是想平平安安地过活着,可惜人家不给我机会啊?
如果真的是消化不良,那我就在这儿练上几天,消解一下。
一方是修行超过几百年的大妖,而另外一边,则是修行不超过一年的新手,听起来好像实力悬殊,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它已经死了,不过是hetushu•com残魂在挣扎作怪,而我却占据了主动的位置上来。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是因为我这面目实在是可憎,连老鬼对有点儿忍不下去了。
我想起他随时都有可能要找地方冬眠,不由得会心一笑。
老鬼苦笑,说人家的章鱼须好歹还是一根一根的,你这葡萄一样的脓包,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显然这般不过是没落的龙脉,气息有近乎于无,我这般屡次吐纳,却是消磨了不少。
不愧是修炼百年的大妖,即便是一不小心着了我的道,居然还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仇,并且进行重生。
我与她心意相知,所以尽管她不能说话,却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我这个并不是毒素,她也没有办法。
我忍不住摸着脸上那如同葡萄一般的肉瘤子,说真的很丑?
小美人跳上了我的怀里,小心翼翼地用右手触摸着我的脸。
我说当时我若是不动手,只怕早就已经被那家伙的胃液给消化了。
我倘若是不及时坐忘内视,说不定就给他得逞了。
小米儿酣然睡去,而老鬼也好不了多少,他将龙魔儿转化为后裔,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费了多少折腾,现在终于把我和小米儿给救了出来,自然得歇一会儿。
这一回她得亏是进了五毒教,随便吃随便拿,老鼠掉进了米缸里,着实是不容易。
老鬼笑了,说那蝎神儿虽然冠绝五妖,但并非一手遮天的人http://www.hetushu•com物,我都了解过了,五妖之中,蝎神儿一骑绝尘,而蜈妖儿和龙魔儿算是并列,至于蛇仙儿和蟆怪儿,则挂了车尾;龙魔儿对付不了蝎神儿,不过想逃,还是很稳的。
我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原来都是被那气息给影响的。
她摸得是那般的小心,好像怕弄痛我一般。
我又不得不把前往长白山天池寨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老鬼点头,说对,我确定他还活着,但是一直联系不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正打算出去探一下风声呢……
地方不大,十来个平米,又窄又长,进去的时候,我瞧见了一些干粮,不由得诧异。
摸了好一会儿,她皱着眉头,小脸儿很无奈,拼命地摇头。
两人商议妥当,老鬼便带着我来到了位于金沙江山壁附近的一个洞穴里,这儿下方就是湍流汹涌的金沙江,而上方是悬崖峭壁,需要借助藤蔓和山石,方才能够到达。
老鬼瞧见我一脸沮丧,便反过来安慰我,说你别慌,这玩意儿呢,说不定是暂时的,只是你一时半会儿没有消化好才会如此,不如这样,我们先找地方躲着,等龙魔儿赶过来了再说。
这是一场意志和意志的比拼和较量。
老鬼深吸一口气,说不好,有人找过来了。
这一大一小,两人深深睡去,而我则盘腿而坐,开始吸收起了龙脉气息来。
我的模样?
我说hetushu.com我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啊,你说是不是我掉进了那蟆怪儿的水塘里,结果沾染到了什么毒,又或者吃了它的妖丹,结果就变成了这一副蛤蟆样?
依旧是轩辕内经,依旧是龙脉图,我一入定,就感觉到在地底的深处,有一股浓郁不散的气息陡然冲击而来,不过这一回,却没有上一次的澎湃。
也正因为老鬼与我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老兄弟,方才会这般直言不讳。
那气息,应该就是那妖丹融化而成的。
我叹了一口气,将入定时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老鬼皱起了眉头来,说这妖丹之物,虽然凝聚精华,但也是剧毒之物,你就这样直接吞下了肚子,实在是太失策了。
说来也可怜,这孩子自出生下来,就没吃过啥好东西,每天逮些老鼠蟑螂什么的,我都不忍看,蛇婆婆交代的毒腺也没有条件给她弄,更别说去给她找什么专业的剧毒之物吃。
我点头,说对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气息终于开始乏力,缓缓消沉了下去,我将它暂且压制住,却也没有实力将其赶尽杀绝,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来,瞧见原本熟睡了的老鬼正蹲在我的跟前,一脸关心地注视着我。
我们两人走了一路,因为碍着外人的缘故,所以也没有多谈,我当下也是把自己进入那五毒教的洞穴之中时所发生的事情,给一一讲解出来。
这话儿说道一半,他突然停下来了,我瞧见他表情古怪,问http://www•hetushu.com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来,老鬼忙问道:“你怎么样,还好吧?”
老鬼说你看过加勒比海盗没有。
我心中惊讶,说龙魔儿会过来么?
老鬼说也是,前进也是死,后退也是死,总之没有活路。
特别是她从那蟆怪儿的毒腺里掏出来的玩意,绝对够她消化好一阵子。
我说这不是有那火眼狻猊在保护着我么,所以暂时就没事儿,我也奇怪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衣服不再,但皮肤还是很光滑的啊,还能够看到表面上的纹身呢,怎么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说你特么的说话能不能正常一点儿,说好的高冷老鬼呢,别跟黄胖子学逗比了。
我沉默了一下,既然不是毒素,那么就极有可能是吞服妖丹之后的副作用。
我先是瞧了小米儿一眼,发现她还在熟睡,点了点头,说还好,过了多久了?
呃,难怪金老三、马秃子和老壮三人对我充满感谢,却又敬而远之,难怪小米儿老是往老鬼的怀里钻呢……
我止不住地后怕,然后开始调动起刚刚吸纳而来的龙气,对这玩意进行围剿和攻击。
老鬼说过了两天,我瞧见你好像神魂分离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我这边真正一入定,感知内身的时候,方才发觉到经脉之中多出了一股浑浊不堪的气息来。
老鬼听完了之后,一脸震撼地说道:“我擦,你说你居然跳进了熔浆里面去?”
这一场较量你来我往,双方拼得和*图*书十分血腥,可以说是刺刀见红。
之前的时候,我心里还在窃喜,想着这妖丹汇聚了蟆怪儿数百年的修为,我若是吞服了,不指望全部继承下来,即便是传承了十分之一,那也有几十年的修为,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狗屁修为不见提高多少,人反倒是变成了这个样子来。
他说那你怎么还活着呢?
我说我已经把它给压制下去了,暂且没事,怎么,龙魔儿还没有赶过来么?
我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能够找到这么偏僻难寻的洞子,他不由得笑了,说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找洞子的技能,还是点了满级的。
小米儿这一路来都十分疲倦,到了地方,趴在铺着的外衣上面,就睡着了,我摸了摸她微微凸起的肚子,知道这些天来,她可吃了不少好东西。
每一次的失误,都有可能是身体易主,所以我显得格外费心,一直在全神贯注,凭借着那龙脉之气对其进行打压。
我说你是说我像杰克船长?那还可以啊,杰克长得挺帅的。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郁闷了。
它居然试图将我改造成又一个蟆怪儿,我甚至还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力量正在扭曲这我的身体,并且给我脑子灌输着无数蟆怪儿的视角和意志,不停地冲击。
老鬼说等等,火焰狻猊又是怎么回事?
就这模样,从我肚子里掉出来的小米儿瞧见了,都嫌弃得要是,我还能指望别的女孩儿能够看到我的心灵美?
老鬼摇头,说不,你长得跟戴维琼斯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