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二章 目标,玉龙

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类似于这样的大雪山之上,极有可能会存在得有山神。
她依旧是娇柔人类的模样,而在她的身后,则跟着西花婆子、阎婆和几名五毒教高层,都在她身后紧紧跟随着。
蛇仙儿则开口了:“对,我能够感受到有人在摄取地底的龙气,我认识的人里面,除了这家伙有这本事,没有谁能够如此,一定是他。”
西花婆子恶狠狠地说道:“不如把王明的消息散播出去,让荆门黄家的人过来对付他?”
我下意识地闭上嘴巴,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气息,却瞧见那球面上的画面越发清晰起来。
我现在其实有点儿处于两难的境地。
他伸手过来,摸着我的脸,我感觉有些麻麻痒痒的,被他一揭,就好像伤口处的血痂被剥了下来,下面却是露出了嫩嫩的皮肤来,老鬼惊喜,说你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这些燎泡和脓包在消失呢。
凝望着那金沙江几秒钟,阎婆说道:“西花,现在看来,你抓那孩子的事儿,并不是什么好事——现在五大圣者分崩离析,蟆怪儿惨遭毒手,横死当场,蜈妖儿、龙魔儿叛教而出,蝎神儿整日愤怒,不知道生吞了多少教徒,也就蛇仙儿比较正常一些,不过寨子里的人,都已经人心惶惶,五毒教岌岌可危……”
西花婆子说也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王明找出来,缓解蝎神儿的怒火,要不然,我们的小和-图-书孩儿,说不定都给他吃完了。
正说着话,老鬼突然间走到我跟前来,说等等,老王,你好像跟之前有一些不同了呢,你别动,我看看啊……
作为北半球最南的大雪山,那儿的面积足有九百六十平方公里,海拔超过四千米,群峰晶莹透亮,在四周的路途都有可能被堵住的情况下,前往那大雪山,是最好的办法。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睡了一觉,突然觉醒了很多血族的玩意儿,算不上有用,只能说很有趣而已——比如刚才那个,就是利用水滴和超声波的传播原理,弄出来的……
而最先出现的,居然是蛇仙儿那张清丽绝俗的脸孔。
老鬼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不是有南海降魔录么,看一看能否降服住它吧?
就在我给老鬼的手段惊得难以置信的时候,那西花婆子却开口了,说那他现在人在哪儿呢?
我心中震撼,而老鬼却还在努力地调试着,双手在半空中来回抚摸,仿佛在摩挲情人的小脸,而几秒钟之后,终于停住了,一道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凭空传来:“蛇仙儿圣者,你确定那个王明就在这附近么?”
她咒骂得凶狠,而老鬼却是平静地收起了那手段来。
有人找过来了?
我们的目的地是玉龙雪山。
我们在洞子里等待着,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蛇仙儿方才从那金沙江中浮起,一脸郁闷地回到了西花婆子等人面前和*图*书,然后离开。
我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却还是伸出了大拇指,说老鬼你若是用这个偷窥女孩子洗澡,绝对是一级棒。
显然,她在那江水之中,并没有得到任何收获。
蛇仙儿也很奇怪,说刚才一直都在,现在却突然一下子消失了,肯定是他们有人在放哨,瞧见我们过来了,就立刻躲起来了。不过你们放心,他就在这里,绝对走不远的……
老鬼也担心这个问题,于是点头说好,就这么干吧。
她的话语给众人提了一个醒,蛇仙儿煞有介事地点头,说对,那暗河水道那般长,有的地方甚至需要长时间泅渡,但是他却能够潜进来,遇到事情,第一的反应一定是遁入水中去——不过,比起水性,他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我呢?
她说完话,突然间一个疾冲,直接从高高的悬崖之上,跳入了金沙江中去。
西花婆子用方言骂了一句粗口,说那王明看着并不厉害,我敢肯定,这件事情还有其他人的推动,阿尼哈都的那几个人肯定有参与其中,只可惜这些家伙跑得快,逃往了太上峰——说不定太上峰也有人参与。
阎婆惊喜,说对,这种事情,还是荆门黄家最是专业,你在这里守着蛇仙儿,我现在就去……
阎婆不满地说道:“太上峰是滇南道门第一宗,别说我们现在实力大损,就算是最为辉煌的时候,与他们也不过五五之数,没有必要将他们和-图-书牵扯进来。”
老鬼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将悬崖上面的情形和声音,如同摄像头一般,现场直播——这也太牛波伊了吧?
蛇仙儿入水了,若是比上水性,自然没有人能够跟这一位蛇妖出身的大妖相比,不过很遗憾的是,我们只是躲在了这大江陡壁之上的山缝里。
她们居然能够找到这儿来?
我不确定是否可以说话,所以一直沉默,而老鬼却开口了:“看来我们不能在这里就留了,五毒教的人,我们倒还是可以应付的,毕竟手段有限,但如果让荆门黄家过来,这些家伙精通追踪术,只要确定了大致的范围,一定就能够找到我们的。”
我苦笑,说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五毒教的一行人离开之后,天色也开始渐渐暗了下来,我们等到夜幕降临,便走出了洞子,匆匆离开。
阎婆瞧了一眼下方湍急的金沙江,说圣者,我听你说过那家伙的水性很好,他会不会跳进了江里去?
老鬼朝着我摆了摆手,不说话,只是示意我噤声,不要说话。
她离去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老鬼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知道他在蛇仙儿面前玩弄这般的手段,心理压力还是蛮大的。
阎婆说这谁知道,你最好早作准备,给自己留条后路,一旦找不到王明和蛊胎,蝎神儿发狂,五毒教绝对会分崩离析……
这两人一说话,我顿时就惊呆了。
西花婆子的脸m•hetushu•com色难看,说当初我把那蛊胎带回来的时候,你们那个不是满口称赞,非逼着我献给蝎神儿,现如今又要怪我了?
这儿居然就是在我们那洞口上方的不远处,对面甚至都能够瞧见远处的金沙江。
老鬼哭笑不得,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个?
西花婆子说没有,现在整个寨子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我哪里敢做什么小动作,不过我一来献宝有功,二来为了抓捕王明又四处奔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蝎神儿不会这般疯狂,连我的孙儿也吃了吧?
她说着,匆匆离开,而西花婆子望着波涛汹涌的江水,恶狠狠地说道:“王明,你若是落在我的手里,看我不把你抽筋剥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鲜血滴落,立刻有一股无形之气腾然而起,将这洞口给紧紧封住。
如果我想要变回正常人,就必须在这附近吸收龙脉之气;然而一旦我吸收龙脉之气,气息就会牵连整个大炁场,很容易就给别人感知到了,麻烦就自己找上门来。
我没有接话,而是对他刚才的手段好奇,说这到底是什么?
南海降魔录?
阎婆说谁曾想那孩子的父亲,居然这般厉害,不但能够杀死蟆怪儿,而且还能够在圣者之间挑拨离间,最后居然还把我们寨子炸得面目全非,实在是可恶——我们这边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官方的注意,我听说宗教局那边准备利用爆炸案作为切口,派人过来hetushu.com调查呢。
蛇仙儿离开之后,阎婆和西花婆子等人并未跟着一起跳入水中。
当瞧见这些人身后的背景时,我的一颗心几乎就要跳了出来。
我说就是用龙脉之气反复冲刷啊,刚刚把那蟆怪儿的意识给压制下去,不过我不确定如果没有龙脉之气的话,它是否会再次冒出来。
从字面上的理解来看,当然是专业对口,不过至于行不行,还得实践验证才可以,我想起那阎婆已然去发布了我们就在这附近的消息,心中不安,于是对他说道:“如此也好,这样吧,我们一会儿等她们走了之后,立刻出发,赶紧离开这里,免得被荆门黄家的人给逮个正着。”
有山神在,别的不说,蛇妖儿和蝎神儿这两个最让我们恐惧的大妖就不可能靠近其中,那么也使得我们有了逃脱的希望。
阎婆说对啊,蝎神儿被自己兄弟背叛之后,破罐子破摔,性子乖张,你家顾西城送走了没有?
目标,玉龙雪山,黑夜潜行,我们匆匆如箭。
老鬼又伸出手去,在半空之中随意揉捏两下,突然间前方的空间一阵扭曲,几秒钟之后,却是露出了一个球形的模糊画面来。
骨洛……
她们在五毒教中养尊处优,未必能够有那般强大的水性。
我心中惊讶,问老鬼,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下意识地一弓身,整个身子绷得紧紧,而老鬼则走到了前面的洞口,将右手中指在嘴里猛地咬了一下,然后把鲜血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