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四章 玉龙,第三国

因为我瞧见了那哭泣女人的模样了。
老鬼瞧见我心神不宁,立刻明白过来了,说怎么,那女人跟你有一腿?
这法阵是呈现出圆形的模样来,被冰雪覆盖了一般,不过因为刚刚启动过,所以能够瞧得出来几分,上面有东巴文字模样的符文经书,还有一个造型简朴的石龙,张牙舞爪,惟妙惟肖。
我们一路行,瞧见这山洞的两遍有着许多的壁画,画上面似乎在描绘了一个神话故事,有一些年轻的兄弟姐妹对抗恶魔的传说,古里古怪的,画得让人摸不着头脑,而越往里走,画风越发的诡异起来。
我这只是突发奇想,没想到这一涌入,那山壁之上的法阵突然就亮了起来,紧接着我们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响声,那山壁居然就裂开了来。
我的心提了起来,不过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聚精会神地打量着她的身后,瞧见除了李静静之外,还有两个女孩子被人押着,不过她们并不是李静静的同伴,看穿着,应该也是游客。
干尸也就算了,而且还穿着大红色的衣服,仔细一看,一对一对的男女,仿佛是刚刚从洞房里面走出来的新婚男女一般。
我问他什么是玉龙第三国,老鬼告诉我,说他之前跟金老三他们聊天的时候听过,说纳西族相信人死灵魂不死,非正常死亡的灵魂会被鬼魔所缠,变成恶鬼作祟于人,因而要由东巴祭司进行招魂,超度,安抚其亡灵;而殉和*图*书情而死的亡灵,就会被祭司超度到神秘的玉龙第三国,那里如同天堂,男耕女织,谈情说爱,无忧无虑,是爱情的乐园,是幸福的天地。
走了差不多一刻多钟,前面突然豁然开朗了起来,依旧是黑夜,不过却能够瞧见岗峦碧翠,草原遍野,高山流水,青松翠柏,到处都是流动的白云,仔细一看,却都是绵羊。
老鬼叹了一口气,说唉,你真是个老好人,行吧,要去一起去。
在这样幽深黑暗的地方,瞧见这样的主题,很明显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没一会儿,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目不斜视,不再研究这些山壁上面的壁画了。
到底怎么回事?
而且还被人给押着,哭哭啼啼地在这大雪山里走。
老鬼说外面有人。
老鬼听见,松了一口气,说原来如此,酒吧里认识的女孩子,没必要那么较真,我们现在本来就是一屁股的麻烦,自求多福就好,别多管闲事。
我努力感受了一番,突然间心中一动,将这几日吸收得来的龙脉之气注入其中。
她不是别人,正是李静静。
我想了想,说老鬼这样吧,你在这里守着小米儿,我过去瞧一眼,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行不?
我有些莫名其妙,而老鬼却深吸了一口气,说啊,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
山壁合拢了,不过里面并非一片漆黑,每隔十多米的距离,山道的边上就会www•hetushu.com有一盏油灯悬挂。
一行人缓慢地走着,拐到了一个山弯子里,就消失不见了,我急忙说道:“老鬼,他们在哪儿?”
他们就是在这里消失了的。
我在那祭堂里仔细打量,从无数陌生的文字里面挑出了五个字来。
刚刚躲好,就有一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一下子就跪倒在了那神灵泥偶之前,愤怒地喊道:“神啊,海贝图他们又去外面掳来女人,准备淫乐了;再这样下去,第三国一片污秽,再也不是以前的模样了。尊敬的三朵女神,玉龙雪山的化身,你能够指引迷惘的信徒,让第三国重新回到以前的纯洁么?”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儿是鬼蜮?
我苦笑,说这姑娘人挺好的,我遇见了,也算是认识,瞧见她在这儿受难,如果不帮一把手,心里面过不去。
老鬼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说不是,所谓传说,自然会有许多编纂的东西在,不过既然我们来到了这里,玉龙第三国就一定存在。
我把心一横,说让我试试。
我指向了李静静,然后点了点头。
老鬼指着外面说道:“就在我们下来的雪弯子不远,真没想到这儿居然还会有人,还好我们过来的时候用的是滑雪板,痕迹不大,要不然还真的容易被发现。”
我摇头,说就是在丽江酒吧认识的,一起喝过酒。
她不过是我逃亡路上的一个过客,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http://m.hetushu.com见面,没想到刚刚过了不久,就又瞧见了她。
他跪倒在地,拜了又拜,过了许久,突然悲愤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冲地吼道:“不行,我不能让海贝图他们乱来,我要去把那些女人,全部都给杀死,一个不留!”
说罢,我将手掌放在了那条简朴的石龙身上,然后开始努力地感受着上面的炁场变化。
我的脸色严肃,老鬼在旁边瞧见了,轻轻地捅了捅我的腰,用口型说道:“认识?”
我和老鬼四处打量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地靠近,这才发现那山壁上居然有一个石头法阵。
对,李静静,就是我在丽江酒吧时遇到的那三个姑娘之一,之前我被那西花婆子哄骗,说李静静被丽江十三镖的人给劫持了,方才会把小米儿给丢失,后来我还给她打过电话,得知她们根本就没有事。
这雪山之内,怎么会有这么一处所在呢?
老鬼说都不是,你等等,我给你瞧一眼。
我从熟睡之中醒了过来,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就是一激灵,说怎么了?
老鬼摇头,说没有,我没有学过法阵,你呢,剑妖师叔的传承里有么?
瞧这动静,好像并不是什么追兵,我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然而当那画面一转的时候,我的心又揪了起来。
我把刚才的事情给他说起,老鬼沉默了一下,说这里或许跟龙脉之气有关,既来之则安之,那就进去瞧一眼吧。
玉龙第三国。
老鬼有m.hetushu.com些无语,说:“你也不想一想,这深更半夜,出现在大雪山的,能有几个善茬?你过去瞧一眼,要万一折进去了怎么办?”
那哭声听着沙哑,跟着又有人呵斥几声,便委屈地咽回了嗓子眼儿去。
那油灯的光亮如豆,却将那前行的道路给照得清楚。
得到了老鬼的肯定,我笑了,连忙将熟睡的小米儿给抱起,背在了背上,然后收拾一番,两人又匍匐着爬过了那冰缝口,重新出现在了雪山上,沿着那一条小路走了过去,果然瞧见有脚印在。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双手划圈,又使出了之前那镜花水月,不过这一回的效果明显没有先前那般好,模模糊糊的画面,能够瞧见有一队人在雪地里走着,一片黑暗,瞧得并不清楚,不过能够听到隐约的哭泣声。
我搜肠刮肚,想了半天,依旧没有任何结果,老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没有办法了,那姑娘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我们回去吧,别在多生事端了。
我们不敢靠得太近,只是远远地跟着,如此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处山窝子里,那行人在山壁前停留了一下,居然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大概是因为刚刚启动不久,使得这里面还是留着一些变化的。
我身子一下就变得僵直起来,弓着身子,说怎么,是荆门黄家,还是五毒教的人?
我和老鬼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儿,而出来的这山壁缺口处,却和-图-书能够瞧见这儿有一镶嵌于山体里的祭堂,持神象,置供桌,以铁犁铧代表居那若罗神山,设白牦牛、白马等神灵泥偶,又有竹编、供酒茶等祭品,旗幔垂落。
两人向裂开的山壁里走去,里面是一条山道,曲曲折折,并不宽敞,而我们刚刚一进去,没多时,那法阵再一次运转,轰隆隆地响了三两声,然后就合拢了起来。
老鬼是追踪的大行家,由他先行,两人快速赶紧,没一会儿,就跟上了那一行人。
我和老鬼驻足于此,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犹豫了一下,说老鬼,你懂这些玩意儿么?
他躺回了去,然而我却没有动,而是回想着刚才那凄惨的哭声,心头一阵犹豫。
至于押解她们的人,则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男人,瞧见那穿着,都是自己缝制,并不是商店里卖的。
我们越往里面走,越能够感觉到一片暖意,仿佛空气里都含着热流。
这变化让人诧异,本来准备离开的老鬼惊讶地望着我,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两人在这里说着话,突然间旁边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我们赶忙躲到了角落里去。
这儿乍一看十分庄严肃穆,然而仔细一看,却瞧见那垂落的旗幔之中,居然吊着一具一具的干尸。
我不停地能够瞧见一对又一对的情侣,他们似乎在相约一起殉情自杀,有的吊死在了树上,有的撞死在了石头上,有的则在大雪之中活活冻死。
老鬼躺回去,瞧见我不动,又坐了起来,说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