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五章 白虎骑士,大理后裔

刚才在祭堂跟前祷告的老头儿回到了村子里,我们想跟着进入,结果发现黑暗中有些不对劲儿,适时止住了脚步,而是随后隐藏在了田埂之后。
很快我们就发现自己所作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在老者进入村子的时候,有两道漂浮的黑影浮现,从那老头儿的身上掠过,仿佛是查探着什么一般,然后又隐没到了黑暗之中去。
跑了五六米,老鬼腾空跃起,在一瞬间,整个人就变成了数百只拳头大的蝙蝠,然后一下子融入了夜色之中,不见了踪影。
在聚集地的正中央,我还能够瞧见高高的塔楼,大型的广场和集会地点。
然而谁能够知道这片宁静之下,却是隐藏着怎样的险恶呢?
我说也有可能不只是为了婚配,你看他们强掳来女子的颜值……
不过比起李静静,更让我担心的是从进入其间,就一直没有了消息的老鬼。
说是村子,但其实这儿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聚集地,我瞧见这些房子的建筑风格很有特色,与一路来瞧见的丽江古城相似,不过却又有所不同,简单地来讲,更崇尚是用木制结构,每一栋房子都会雕梁画栋,用建造艺术品的态度来打造自己的家园。
我说若非如此,我又何必一路跟随而来?
我立刻后退,用后背贴着墙壁,然后眯着眼打量前方,瞧见这玩意,居然是一头巨大的白色老虎。
这村子并没有任何围墙或者防卫装置,但是快靠近屋子的和_图_书时候,却有一股与众不同的炁场在。
不过羡慕归羡慕,我也知道老鬼内心之中的痛苦,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
你若觉得那个什么海贝图乱来,把他弄死就行了,特么的拿女人撒气是个什么道理呢?
我说掳走我妹妹的仇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感觉到了有一丝危险,正在悄无声息地笼罩在我的头上。
不好,被发现了么?
瞧着这人怒气冲冲的离开,我和老鬼不由得面面相觑,搞不清楚状况。
当那炁场壁垒感受到了龙脉气息之后,居然自己裂开了一个口子来。
那女子手持着弯刀,居高临下地瞧着我。
颠簸的虎背上,她回手过来,与我相握:“认识一下,大理国后裔,段宝婷。”
瞧见老鬼潜入其中,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羡慕。
她指着我,低声说道:“你不是第三国的人,闯入者,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
老鬼苦笑,说对,都是美女啊。
村子就好像静静趴在黑暗中的怪兽,吞噬着一切的闯入者。
我这一句话,再一次地震惊到了白虎女子。
不过在那女子这般问起的时候,我突然间就心中一动,觉得这里面或许还有一些机会在,能够不必通过刀兵来沟通。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女子躬身行礼,然后说道:“尊敬的白虎骑士,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的妹妹,被你们第三http://www.hetushu.com国的人给强行掳走,并且带回了这里来;我担心她和她的同伴受到伤害,才会一路尾随而来,并无意冒犯您的威严……”
我们趴在了那田埂下,瞧着老头儿进入了村子,一切仿佛又陷入了平静,老鬼低声说道:“相传第三国是纳西人的殉情者被祭司超度引导之后,才能够进入的地方,这么说,此处的恶鬼文化,一定很强大。”
我的心中一跳,下意识地一跃而起,朝着回路跑开去,而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巨大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退路之上。
那些黑影,绝对是厉鬼。
那人远去,我和老鬼没有任何犹豫,缓步跟在了背后,一路小心翼翼地跟随着,越过草原,越过了山丘,越过了那如白云一般的绵羊群,终于来到了依山傍水的一个小村子里。
女子的年纪不大,应该比我还小几岁,不过似乎给座下的白虎感染了,一脸的威严,仿佛只要我回答错了半个字,就会御使自己的白虎将我给扑倒,然后一口咬下我的头颅。
如果我什么都不会,甚至连自保的手段都没有,那么反倒是轻松了,遇见这事儿,只需要报告警察,让他们来处理就好了。
我从外围进入,沿着屋檐的阴影处往里走,这聚集地是建在一个山丘之上的,越往里走,就越朝上,大概走了几十米,我再一次趴在地上倾听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附近有轻微的脚步http://m.hetushu.com声。
他没有容我答应,便一个箭步前冲。
唯一能够确定的,那就是这儿果真是第三国。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我搞不清楚李静静她们被掳到了哪儿去,于是只有走一段路,便将耳朵贴在了地上,听着可能有声音传来的方向。
当听到那女子用厌恶的表情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我立刻感觉有戏,直接说道:“请问你们这里,是否有一个人叫做海贝图?”
这儿两股势力,一股想要对李静静她们奸淫凌辱,另一股则要杀之而后快,还真的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
怎么办?
这白虎是白底黑纹,强壮而高大,一张脸威严无比,四肢强健,犬牙锋利,给人的直观感觉,与电视和动物园里的那些完全不同,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至于能不能救出来,那就听天由命,又或者装作没有看到,因为我确实无能为力。
想一想,还真的是荒唐可笑,不过也可以感觉得出,那海贝图等人的势力肯定很大,大到这个老家伙只有拿怒气撒到无辜者的身上去,而不敢直面凶手。
我在遇见这白虎的一瞬间,就背靠墙壁,然后弓着身子,随时准备防守反击的姿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夜幕下,村子里一片静谧,有良田,有一片平缓的大湖,阡陌相通,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我与她握手,平静地说道:“隔壁老王,王明。”
我点头,然后说也许有另外一种可www•hetushu•com能,那就是第三国很可能是一种洞天福地,或者空间夹缝处的地方,他们为了自己族群的发展,所以会吸收情侣,这样子才能够繁衍生息下去。
两人讨论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们毕竟是贸然闯进这第三国的不速之客,如果进入这村庄的话,很容易就被发现,而在这样的一个隐世之地,绝对有镇场的高手存在,我们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还不如废了它去。
老鬼离去之后,我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尽管没有配备手表之类的计时器,但是却能够通过脉搏的跳动来评估时间的流逝,然而过了二十多分钟,老鬼也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句烂俗的话来。
我背着小米儿,猫着身子,悄不作声地绕到了村子的东侧,这儿是一片树林,借着阴影,我缓步靠近,然后进入其间。
她伸出手来,我毫不犹豫地跃上了那白虎的身上起,在她的带领下,朝着集聚地的后半段飞快越去。
龌龊事?
时间拖得越久,我就越发焦躁,在这样的情绪里,我又等待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终于忍耐不住了,决定亲自前往查看一番。
我说得客气,那女子下意识地收敛了脸上的冷漠,眉头一挑,黑暗中眼睛灼灼生光,说这怎么可能,我们第三国的人,绝对不会干这种龌龊事的。
老鬼说对,而这些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后代之中,男女比例不协调了,男多女少,所以才会从外界和-图-书强掳女子过来,进行婚配。
她的脸色陡然转冷,恶狠狠地骂道:“真是一帮没心的豺狼,狗改不了吃屎,去年刚刚被阿姆惩罚过,居然又犯了这毛病——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海贝图哪里,如果找到你妹子,还你便是;但如果找不到,那我可就不得不执行第三国的戒律了!”
有人,这并非一个荒凉的村子。
这脚步声并非人类所发出来的,就好像脚掌下面生有肉垫,蹑手蹑脚,缓慢靠近。
当我将耳朵贴在墙壁上面的时候,能够听到里面有均匀的呼吸声响。
她再次打量了我一会儿,突然说道:“你真的确定海贝图掳走了你的妹妹,回到了第三国?”
而在它的背脊之上,则骑着一个穿着白衣黑裤的女子。
这个时候,老鬼站了出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得了,还是让我为你的滥好心买单吧,我进去了,你在外面接应,一旦有什么不对,立即转身离开,知道么?
但是如果止步于此,那么李静静她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
我开始犹豫了,开始怀疑了,还是惊慌了起来。
她一脸惊疑地望着我,说你是怎么知道海贝图的?
什么意思?
我顺着那口子进入,然后迅速接近了一栋房子的边缘处,靠墙而立。
然而现在却不行,我明明有办法帮助她们,但是因为畏惧和恐惧而退缩的话,我要这一身本事又有何用?
我想起打开了那石壁法阵的情形,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伸出右掌,缓缓释放出龙脉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