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六章 愤怒,救人

呃……
我哪里有心情理会他,直接挤入门中去。
虽然不是李静静,但是我的腹中却凭空生出一股怒气来。
不过我浑身的皮肤如同得过麻风病一般,着实不好看。
白虎背上的她瞧了我一眼,冷笑一声道:“不错啊,手段挺厉害的。”
那人伸手来拦我,我回手就是一个大摔碑手,把他给过肩摔倒在地,然后冲到了里面,瞧见床上有两个不着丝缕的女子,满脸泪水,浑身青肿,两人裹着一条窄窄的被子,正在那儿瑟瑟发抖地往外瞧呢,而屋子里,则布满了一股洗衣粉和苦栗子混合的怪味。
我虽然恨不得一刀捅死这家伙,不过却也知道不能够在这里跟他发生冲突,于是身子一偏,避过了这一下,然后奋力前冲。
真的,我愤怒了。
海贝图伸出双手,说你要么离开,要么踏着我的身子进去!
我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这种恶念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了,上一次还是被龙泽乔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心中不由得晃荡起来,想着这女人不会是忽悠我吧?
那老头儿怒气冲冲,口中大喊道:“我砍死这些贱货,你们这帮家伙把第三国弄得乌烟瘴气,我要清理……”
瞧见她此时的模样,我的心中差不多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不由得一阵懊恼,早知道如此,就不等老鬼,直接进来了。
我擦,这白虎骑士段宝婷跟我面前的这海贝图两人之间居然有婚约在身啊,难怪www.hetushu.com她刚才听到消息之后火冒三丈,原来还有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
段宝婷一听,更觉得有事,强行朝着里面冲了过去,我也背着小米儿,跟着往里面冲,那海贝图事情败露,恼羞成怒,伸手过来抓我,说你特么的是哪一根葱,跑来这儿捣乱?
我的拳头捏得喀喀直响,不过心却很快冷静下来。
李静静大声哭着,而这个时候,那门口突然闯进了一个人来,瞧见这床榻上面的两女子,疯狂地大笑道:“终于找到了,我杀了你们这些贱货!”
里面的人听到,信以为真,把门一打开,瞧见一张不认识的脸,顿时就愣了一下,一脸戒备地说你是谁?
他奋力拦在门口,而段宝婷主意已定,便再无犹豫,那白虎一直逼到了海贝图的跟前,她方才冷冷地说道:“让开。”
不过这小两口子吵架,不会吵着吵着就和好了,把我给搁外面了吧?
他如此强硬,段宝婷越发地觉得有问题,强行往里面一挤,而就在两人在门口争夺的时候,突然间又有一个青年从里面跑了过来,大喊道:“海贝图,不好了,马疯子突然闯进来,提剑就砍人,已经有一个妹儿被他砍死了,你快过去瞧一眼啊!”
海贝图脸色一变,怒声吼道:“马疯子这个时候跑过来添什么乱啊?”
我一激灵,冲到了那园子里面,瞧见之前在祭堂之前祷告的那老头子,居然真的提着一把和图书刀,正在四处的追杀着,而有几个衣衫不整的浪荡子则在旁边拦着,口中大喊道:“马疯子,你别乱来,要出事情的。”
这一回她终于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就都伴着泪水涌了出来,她咬着牙,嚎啕大哭道:“王明哥,救救我啊,求你了,快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我听到,没有二话,直接冲到了那边的厢房前,抬腿就是一踹门。
海贝图满脸不忿,说哪有的事情,你别听旁人谣传,那是在挑拨离间,段公主,你放心,在完成你我之间的婚约之前,我一定会守身如玉的。
段宝婷指着我说道:“你跟他讲,你妹子叫做什么名字?”
婚约?
我毫不畏惧,说李静静是我表妹,从小青梅竹马,而我也是亲眼瞧见被你们给掳进来的,你若不信,只管进去查看,若是我说谎,当场自绝于你的面前便是了。
我跟着段宝婷越过好几个院落,一路来到了一个园子,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一片嘈杂声。
我得冷静,这仇我肯定帮那无辜女子报,不过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我最应该做的,就是确认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女子的安全。
从在金沙江边的洞穴之中吸收龙脉之气镇压蟆怪儿起,一直到这些天来不断地用南海降魔录磨炼那股妖丹毒气,我身上恐怖的燎泡已经减轻许多,一开始的时候皮肤上有着一串又一串如同葡萄一般的血瘤子,坑m.hetushu.com坑洼洼,而现在那些血瘤子已经消减许多。
正寻思着,那段宝婷突然对我说道:“王明,你稍微往后一点儿,别太靠近我。”
两人骑着白虎,在那村子里飞速行进着,即便是夜里,也能瞧见有人在走动,而且还是能够瞧见好几个骑着老虎的家伙在暗处瞄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
她喊了两声,里面并无动静,段宝婷顿时就恼了,双腿一夹,座下巨大白虎立刻发出了一声吼叫,而段宝婷则威胁说道:“你再不开门,出来见我,我就带人闯门了……”
虎啸三声,从门内传来了一声疲懒的回应:“段公主,你没事管好你的白虎营就好,没事跑我这儿来晃悠个什么劲儿?”
唉……
海贝图幸灾乐祸,说你看看,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过来找我麻烦吧。
我心中担忧,而那段宝婷则怒声喊道:“人家苦主都找上门来了,你还在这里跟我睁眼说白话?”
我冲到跟前来,仔细一打量,瞧见左边那披头散发、一脸恐惧的女孩儿,可不就是李静静?
我翻身而下,落在了地上,瞧见面前是一处还算是比较大的宅院子,里里外外,不知道有几进几出。
我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一下,知道自己是被嫌弃了。
我说得严肃而肯定,那段宝婷也终于信了,嘴唇一咬,下了决定,骑着那白虎就冲入门内。
段宝婷目光凝聚,说你是不是带着寇然、苟智和阿莫干他们去山外掳人了?
www.hetushu.com来人确实马疯子,他提着一把长刀,纵身就朝着这边扑来。
我走到不远处,定睛一看,却见他手上居然提着一颗血肉模糊的脑袋,仔细一瞧,居然是被海贝图等人掳来的女子之一。
海贝图诧异,说什么苦主,这麻风病?
我不敢靠近段宝婷的身子,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量后仰,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白虎突然停下了,前面这女人说道:“下来吧。”
海贝图瞧见段宝婷居然硬闯,一下子就慌了,说你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啊,段宝婷你还没有进门呢,别跟我在这里耍狠啊——这是海府,玉龙第三国的世袭公府,你要是敢跟我来硬的,信不信我回头就去国主那里弹劾你?
段宝婷开始喊门:“海贝图,海贝图……”
我知道这会儿肯定是不能退缩的,只有硬着头皮说道:“她叫做李静静,就是被你们给掳过来的。”
我话儿刚一说出口,段宝婷却愣了,说你不是说你妹子么,怎么姓李?
他陡然一惊,手中的长刀一转,却是朝着我的脖子处割来,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出手顶着他,而这时一阵腥风扑面,那段宝婷却是乘着白虎挤入房中,将我和马疯子给一齐按倒在地。
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女孩瞧见这凶神恶煞的马疯子,吓得搂在一块儿,惊声尖叫,而我则一肚子的火,回身过来,踩着罡步,一记南海龟蛇术之滑蛇缠树,一下子就锁住了这个家伙。
那李静静许是吓傻了,脑子和_图_书都没有反应过来,我转过身,指了一下在我背上熟睡的小米儿,说记得了吧,我是王明,我们之前见过的。
那庭院的侧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一个头发散乱的青年走了出来,目光从那白虎骑士的身上,移到了我这儿来,不由得笑了,说哟,这什么情况,咋还带一麻风病过来找茬呢,什么事,我忙着呢,有事赶紧说。
啊……
做完这些事,我再跟这帮王八蛋死磕。
那人杀意浓烈,并没有防备我,而且我这手法十分纯熟,一下子就将那马疯子给锁在了地上去。
在我看来,无论是奸淫掳掠的海贝图等人,还是滥杀无辜的马疯子,都他么的该死!
王明?
我急中生智,大声喊道:“苟智,我是海贝图喊过来的,段宝婷带着白虎队的人过来压住马疯子了,你快开门。”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
那门给锁住了,里面有人在哇哇大叫,说马疯子,你敢乱来,我告诉我爹,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我冲到了那几个浪荡子的跟前,冲着他们喊道:“人呢,在哪里?”
我是跟着段宝婷过来的,那些人下意识地觉得我们是一伙,这马疯子又凶狠,慌不择乱地喊道:“在、在厢房里,被苟智带进去了,两个都在……”
我心中轻叹,这清白是没有办法挽回了,不过性命怎么着也得留着,我冲着那惊慌失措的李静静喊道:“静静,是我,我是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