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八章 不是你的错

这儿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儿像是个小朝廷。
段宝婷说那人叫做老鬼。
判论结束之后,我被白虎队给收押,这时李静静两女哭哭啼啼地跑到我的跟前来,一是因为我的离去而悲伤,二来知道自己将要留在这鬼地方,还会被当成生孩子的工具而痛苦。
她从我的背后一下子就冲了出来,冲着那家伙吼道:“我不是,我们不是,我们只是在附近登山的时候,被你们言语调戏,然后趁着我们落单给拽过来的。你们这些畜生,对我们又打又骂又威胁,我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但是却相信世间一定会有正义、有公理,你们作恶,一定会受到惩罚的;就算现在没有,我变了鬼,也不放过你们……”
得到的回答都直指海贝图一伙,至于他为什么要杀人,马疯子执着地认为自己是在除魔卫道,并没有任何错误。
然而即便如此,海贝图的脸上却流露出了轻浮的笑容,冷然说道:“真的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昨天还跟我们调情说爱,现在居然弄得多委屈一样,唉……”
国主沉思,而这个时候,有一个跟段宝婷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则站了出来,冲着那国主说道:“海贝图和他们几个,到底是不是天性淳良,在座的诸位其实心里都清楚,这事儿他们也不是第一回干了。上回国相你帮着自己侄子开脱了去,这一回倘若再轻轻揭过,只怕他们还会再犯——而倘若他们下一次惹和图书来的,不只是这一个王明,而是五毒教又或者别的人,甚至将我玉龙第三国给公之于众,那又该如何是好?”
倘若不是我执意前来此处,一定要参与此事,将人给救出来,老鬼就不会出事,他也许还会在那山下的熊窝之中安然自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一想到老鬼给人抓住,并且在等候着发落的情形,我就是一阵难过。
然而就在海贝图假惺惺地自责,请求惩罚的时候,李静静却终于爆发了。
至于我,因为擅闯玉龙第三国,又有所隐瞒,为了防范外敌可能,将判流放到雪山异域,待查明清楚身份之后,将其接回,融入群体。
段宝婷叹了一口气,说你朋友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正好遇见国相爷,结果栽了,失手被擒;但是他也没有让国相爷好受,差点儿把国相爷最为满意的一把胡子给全部烧完了,刚才廷议的结果出来了,我们玉龙第三国没有死刑,所以决定将他流放到雪国异域去,让他自身自灭。
她叫得歇斯底里,却是将自己受到的委屈,给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她讲述了过后,便示意我这边来讲。
段宝婷作为整个事件的经历者和执法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讲述了清楚,不偏不倚,倒是颇有女强人的风范。
他们只不过是把人给带回了来,然后做些你情我愿的事情,只可惜事儿还没有办妥,就给马疯子给弄成了这样,对于昨天http://m.hetushu.com发生的惨剧,他表示了遗憾,并且对于自己私自带人回第三国的事情,表达了强烈的忏悔。
然而当听到李静静等人所谓“真实”的身份之后,立刻就变得淡薄许多。
而此刻……
他告诉殿上众人,说李静静等人的身份,是妓女。
我并没有目睹到接下来的争论,而是被带离,回到了之前等待的偏殿,如此又等了十几分钟,又被叫着回到了殿宇里,得到了最终的结果。
我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一棒子打死就好,至于那个什么异域,不管是什么,我都会陪着兄弟一起前往的。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说对,他就是我的朋友,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你们要对他怎么处理?
这事儿从段宝婷还有我的口中说出,并且经过马疯子的确认,本来旁听审问的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义愤填膺的神色。
李静静两女无辜被掳,又遭欺凌,实在可怜,但是因为不能透露玉龙第三国的秘密,暂寄段府收容,择良人婚配。
即便是真的到了那万不得已的情况,我必须冒死相救,也无需露出这种意图来,让人提前防范。
口中这般说,我的心中却冷冷地想着——这不是你的错,是这玉龙第三国的错,终有一日,我要将这个鬼地方,给掀个底朝天。
我差一点儿就想要冲进那殿宇里面去了,不过却知道自己即便是冲动,也于事无补,还不如回头让段宝婷帮我打听和_图_书一下,迂回一些。
我好言安慰了一会儿她们,接着被押着离开了。
那段侯爷朝着国主躬身,说国主,此事对于玉龙第三国来说,只是小事,癣疥之疾,但是海贝图等人不安分于此,屡次三番地出去行凶作恶,必定会给这里惹上麻烦,不给点教训,只怕玉龙第三国难存许久,这才是心腹大患。
我说我还有一个朋友,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处于失联状态,所以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
他的这一句话,终于打动了国主和大部分的人。
老鬼!
李静静伸出手,指着他,恨得直咬牙,破口大骂,而海贝图却只是冷笑,殿中一片吵闹,不得安宁。
听到这话儿,我整个人顿时就是一阵心慌意乱,老鬼去了一夜都没有露面,其实我是早就已经有所预料到的,不过心中到底还是存着幻想,想着老鬼或许见机不对就离开了,毕竟他可以化身蝙蝠,无论是机动性,还是灵活程度,都远胜于他人。
而听到海贝图的这些解释,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起来,知道海贝图的身后,一定有高人在指点。
泪流满面。
我心中觉得荒谬,不过却也不敢表现在脸上,与李静静等人恭恭敬敬地跟在座列位行礼,然后被引导在了左边候着,这时五花大绑的马疯子,还有海贝图等一众纨绔都给带了过来。
马疯子在玉龙第三国公开杀人,罪不可赦,判流放到雪山异域,永不接收,自身自灭。
http://m.hetushu•com她走到了我的跟前,跳下白虎,一脸无奈和尴尬地对我说道:“对不起,我没有能够完成对你的承诺,真的对不起。”
另外还有对段宝婷以及白虎队的一些封赏,我便都没有再记。
说是大殿,其实跟一般的庙宇差不多,里面大概有十来个人,大家的穿着十分奇怪,有点儿像是戏文里面的角色,老头儿居多,也有年轻力壮之辈,正中间坐着的人是国主,仙风道骨,像个老道士。
说到最后,她已然泣不成声,整个人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如此又等了十几分钟,段宝婷终于走了过来,找到了我们,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跟我走。”
美髯公国相冲着国主说道:“这个王明出现得也很可疑,首先玉龙第三国十分隐秘,他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溜进来,这一点就让人疑惑;其次他曾经跟宝婷说过,那李静静是他的妹子,结果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姓,后来又开口是表妹,不过感觉还是满口胡言……贝图、苟智几个孩子,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虽然调皮了一点,但毕竟还是天性淳良,只是一时受了蛊惑,至于这外人……”
不过世间没有童话,他到底还是给人逮住了。
最后,轮到以海贝图为首的纨绔子弟进行答辩。
我站起身来,招呼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姑娘跟着,然后与她攀谈道:“段姑娘,刚才审问的那个异族闯入者,大概是什么模样?”
他们觉得既然是那种女人,死了也没和-图-书有什么。
海贝图对于前面的一切指控都揽了下来,表现出了十二分的配合,然而谈到李静静三女的身份时,他却不承认是自己强掳过来的。
他话里有话,明里暗里地替海贝图开脱。
当瞧见后面这两帮人进来的时候,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女孩儿吓得瑟瑟发抖,躲在了我的身后。
玉龙第三国并不是一个法制的地方,这些围在一起办家家的老家伙们心中,道德远远要比法律来得重要许多,如果从源头将李静静等人的身份进行栽赃诬陷,问题就能够由大变小,由小变无。
我心中打定主意,便也不多问,跟着段宝婷走进了那大殿之中。
我笑了笑,说没事,这个不怪你。
对方的言语说得实在太过于激烈,直至本心,美髯公国相顿时就恼了,说段侯爷是说我在包庇海贝图他们咯?
走了一段路,押送我的人被叫住,我回头一看,却是段宝婷赶了过来。
我将昨天与段宝婷的说辞,在这里重新称述了一边,至于那两位受害者,因为情绪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所以并没有发言,紧接着一位留着如同关公一般美髯的老者开始对马疯子进行质问。
海贝图、寇然、苟智和阿莫干四人私自出山,掳掠妇人,并且聚众淫乐,罪孽深重,判流放到雪山异域,自身自灭,若三年尚且存活,视悔过的情形考虑回归。
段宝婷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盯着我说:“那人跟你是一起的么?”
或者说一帮人围在一块儿过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