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三十章 你在桥上看风景

没二话,杀人灭口,妥妥的。
这个地方太狭窄,我害怕被人给堵在了洞子里。
我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炁场波动,下意识地脚步一止,然后身子就朝着后面狂退而去。
我杀心浓烈,不过却也知道这两个纨绔子弟并非一无是处,我如果突然袭击,或许能够得逞,但是正面冲突,不一定能够保证自己全身而退。
不过跟寻常所见到的狼所不同的,它的体型很小,也就才五十公分不到的长度,不过满嘴獠牙,看着的确可怖。
真的,自己的伙伴就这般活生生地死在了自己的眼前,而凶手也就在当场,他不但没有生出报仇雪恨的决心,反而是毫不犹豫地逃跑了去。
我操!
而且还是用那么珍贵的符箓,简直是……
我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让苟智在一瞬间产生了恐惧,他全神戒备地看着我,又惊有疑地说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到了后来,他们所说的一大堆话语,我都没有听进去,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不断地盘旋着。
轰!
我没有再跟他多废话,足尖一用力,整个人就朝着那家伙冲了过来,而就在这时,苟智从腰间摸出一张符箓来,朝着我猛然一掷。
我提着带血的刀,缓慢逼近,口中应道:“我啊,一个小人物而已。”
而像我这种什么准备也没有、啥也不知道的家伙,除了布袋里面那一堆剩菜,够我苟活两日之外,妥妥地在雪地里等死啊。
我按照和*图*书地图,对照着周围的景物,在雪地里穿梭,很快来到了相隔不远的一处藏身之所,小心翼翼地观察一番,发现没有情况之后,我进入了其中。
满满当当的野外生存工具,考虑周全得很。
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
那地图绘制得很精细,能够找到很多的参照物,并且对于此刻我身处的这种地洞,也有重点标明清楚。
我心中犹豫了一会儿,而就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身后突然一阵腥风吹来,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避,瞧见一个浑身白毛的畜生与我擦肩而过,重重地扑到了洼地里去。
瞧见这个,我的心中一阵狂跳,赶忙把地图给摊了开来。
总共有二十七个藏身地点,而在永冻湖的附近,还有一处物资中转站。
他身子依照着惯性,朝着前方冲了好几米,方才重重跌倒在地,而趴在了雪地里之后,他的口鼻之中则有大量的鲜血喷了出来,洒落在了周围,染成一片黑红色。
瞧见这些,我忍不住骂起了娘来——那些家伙说是惩罚海贝图这一帮纨绔子弟,结果这些东西都给备得整齐,但凡有些手段的家伙,未必不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
杀了阿莫干,除了地图和背包之外,我还缴获了一样东西,也就是他们的滑雪工具——那是一种类似于滑雪板的东西,应该是精心制作的法器,能够随着人的重心偏移而自动产生炁场落差,带着人朝前飞速前行。
我没有理会他,和*图*书而是冲到了倒在地上的阿莫干跟前,伸手将他手中的一把乌黑发亮的弯刀给拾在了手里,先是给阿莫干胸口补了一刀,确定他死了之后,方才回过身来,冲着苟智微笑道:“嗨,好久不见了,听说你想我了?”
咔嚓……
我大致打量了一眼,感觉里面应该藏不住人,于是便拖着那两副背囊走出了洞子来。
听到这动静,苟智兴奋地大声喊道:“在那边,那边应该还有几个,快点儿去。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要在这个鬼地方荒野求生了,就得学会自己捕猎,阿莫干,看你的了!”
我听到有匆忙的脚步从洞口处那里传了过来,当下也是深吸一口气,瞧见一个身影朝着左边的方向扑来,丝毫没有留意到在这拐角处,还藏着一个人。
我将自己藏在了拐角处,后背靠着积雪,然后用手轻轻地敲了敲那墙壁。
我有充足的信心能够将这家伙给拿下,那么就没有必要去冒险,天知道他们那些权贵家长们,给他准备了些什么鬼东西呢。
我没有跟着雪狼缠斗,而是跑到了拐角去,刚刚躲好,那苟智就冲了出来,瞧见冰棱子上滑落下来的雪狼,不由得惊喜地喊道:“阿莫干,快过来,今天晚上的伙食有着落了,这玩意应该是雪狼犬,肉质鲜嫩得很……”
我安置完了阿莫干的尸体,然后远远地走开,过了一会儿,就瞧见刚才的那种雪狼犬从四面八方地汇聚而来,然后冲到那尸体和_图_书的跟前不断地撕咬,一个人,没一会儿就给撕扯成了碎片。
我这边骤然出手,苟智却是瞧得分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惊恐地喊道:“你怎么可能找得到我们?”
他刚才掏出来的那张符箓,并不是用来攻击或者别的,单纯只是为了逃跑。
回到了外面的雪坑,我走到了被我杀死的阿莫干跟前来,蹲下,在他的身上搜了一番,找出了一个黄色的符袋来。
我这一路疲惫,在此暂歇,盘腿而坐,心中一动,下意识地运行期了轩辕内经。
我思考了一下,决定带一个背包即可,另外一份,搁在这洞子里藏着,至于阿莫干的尸体,则被我拖到了雪原上面去。
他手中有一把弯刀,朝着那小东西的脑袋一挥,唰的一声,狼头飞起,却是给他斩落了下来。
这事儿是我没有想到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们呢?
两人说得意犹未尽,而附在洞口处的我,却听得一阵怒火中烧。
配合着五毒教祭坛之上的龙脉图,一经运转,我吓了一大跳。
怎么办?
我退回了刚才藏身的拐角处,刚刚避开,突然间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炸响。
一大股清晰而磅礴的龙脉之气,陡然冲进了我的体内来。
他们想的,也正是我所想的。
然而十几秒钟之后,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谈到这个,两人就忘记了此刻的处境,忍不住嘿嘿坏笑,讨论和回忆起了昨天对李静静等三女进行和_图_书强暴时的情形来。
“是你?”
死不瞑目。
我忍不住骂起了脏话来,跳上了雪坑,左右一望,没有瞧见有人影在,然后又钻进了他们刚才藏身的洞子里,瞧见地上搁着两个鼓鼓的背囊,而在更深处,则有厚厚的皮毛铺地,显然是一处很不错的居所。
轰!
待那冲击波稍减,我立刻露出了头来,却见刚才苟智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大坑,而那家伙居然消失得无踪无影。
我把符袋打开,里面有三张不知用处的符箓,还有一张手绘的皮质地图。
里面依旧是一个藏在雪原之下的洞穴,有着厚厚的皮毛和流通的空气,温度比地面上要暖和一些。
我蹲在人家的洞口外面偷听,心中本来就有些忐忑,这突然的袭击让我一下子就心慌意乱,但很快我就回过神来,瞧见这居然是一头雪狼。
我开始检查起了背包里面的东西,毯子、火柴、工具包、药品、棉纱、盐包……
苟智突然间就发疯了一般,手往怀里摸了过去,怒吼道:“去你妈的,小人物能够一下子弄死阿莫干?你这个麻风鬼,是不是五毒教派来的人?”
瞧见那几十条的雪狼犬,我的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恐惧。
地图并非用汉子书写,而是东巴文字,所以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却能够从图上大致了解了一下这雪山异域的地形,瞧见这儿由好几大片的雪林、雪山、雪沟、雪原和一大块永冻湖组成,而在更远的地方和-图-书,则是一片空白,显然绘制这地图的人,也没有去过那里。
昨天给我一下子撂倒,更多的是因为没有防备。
这个鬼地方,做什么都无人知晓,不用负责。
炁场一片紊乱,我的心中陡然一跳,想着还好我避开了去,要不然被来这么一下,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啊。
我的身子绷得紧紧,脊骨就好像一张弯弓,在阿莫干从我身边冲过的一瞬间,长手而起,一把抓住了他的脑袋,然后使劲儿地朝着反方向的地方,狠狠一拧。
瞧见苟智的这刀法,就知道他的本事,其实并不算差。
那就是苟智他居然跑了。
一边是毫无防范,注意力集中在了前方,而另一边,则是蓄谋已久。
两人得意洋洋地谋算着,说这个鬼地方什么都不好,只有一件事情最是爽快,那就是做什么都不用负责任,杀了那家伙,他都没地方说理去;只可惜那帮老头子不肯把两个小娘们也给弄进来,不然这两年咱哥几个儿可就性福了。
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奇异地转了过来,一脸惊诧地瞧了我一眼,然后朝着上面翻了过去。
苟智宰了那头雪狼犬,意气风发,说阿莫干,瞧见没有,小爷的这一刀快不快?
这个鬼地方,并不简单啊。
这玩意在冰棱子上面砸出重重的响声来,里面的苟智和阿莫干听到这动静,下意识地往门口里赶了过来。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用了什么秘法隐形,快步冲到了大坑跟前来,提着刀,用炁场感受一切。